湖北省应城市国保大队队长聂么山遭恶报毙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聂么山,男,1959年出生,湖北省应城市人,老家在应城市三合聂山茶场附近。2019年11月5日,因迫害法轮功,聂么山患喉癌遭恶报死亡,时年60岁。

自1999年7月20日至2008年12月的九年多时间里,聂么山一直任湖北省应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以前称政保科)队长,一直在一线亲自指挥、操纵迫害法轮功,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执行迫害政策,操控各派出所、企事业单位、社区等参与迫害法轮功,对应城市法轮功学员大肆绑架、抄家、拘留、劳教、判刑、酷刑、致死、致残、洗脑、骚扰、勒索、开除公职、克扣工资或退休金等,在迫害法轮功上可谓穷凶极恶、不择手段、罪恶累累。聂因积极迫害法轮功,曾多次被明慧网点名曝光。

聂么山在任职国保大队队长的九年多时间里,据不完全统计(据已报道出来的迫害事实统计,还有很多迫害事实没有报道出来,所以实际数字只会比统计数字多得多),应城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7人;被绑架286人次(含绑架未成);被非法拘留186人次;被非法劳教50人次(含劳教未成);被酷刑折磨50多人次;被非法判刑9人;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人;被非法抄家59人次;被非法拘禁(不含拘留)55人次;被非法扣除工资或退休金37人次;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64人次;被非法开除公职9人;被非法勒索“押金”或“担保金”39人次,共计18万多元;众多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期间被勒索“生活费”,共计3万多元;被迫流离失所13人;湖北双环公司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克扣改制转换身份的钱,每人三万元左右,共计14万元左右。还有更多的人受到非法跟踪、监视居住、限制人身自由、强行照相、强令交大法书籍、强迫写保证不炼功、逼交身份证和房产证、工资降级、子女考上大学不让上大学、子女征兵合格不让当兵、警察不分白天黑夜的敲门、警察唆使家人毒打、频繁打电话骚扰、打毒针等。

聂么山任职国保大队队长的九年多时间,应城市成为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

一、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1、詹炜进京上访后在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遭虐杀

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詹炜因信仰法轮功,被非法拘留三次、劳教一次、骚扰多次。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日,詹炜登上天安门城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北京天安门警察抓捕。应城市公安和他单位的人去北京领人,北京警察向他单位要了一万元钱才让他们把詹炜劫持回应城。回当地后,城中派出所所长杨建桥等人将他劫持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在看守所,城中派出所警察、国保大队警察、看守所警察及关押的犯人对詹炜百般折磨:用脚镣、手铐铐手脚不让他炼功;在他喊“法轮大法好”时,恶警就把他拖出去毒打,或拳打脚踢,或用棍棒抽打,或吊起来打。恶警不仅自己打,还唆使刑事犯人将他往死里打。数不清他被打了多少次。詹炜不配合邪恶,不穿号服、不签字。他在看守所里关押的三个多月时间里三次绝食绝水抗议。最后一次他绝食八天,在他身体已经很虚弱时,警察强行将他按在木板上暴力灌食,致使他的内脏受到损伤。二零零二年元月二十日晚上八点,看守所突然通知他家人去接他。他被接回家后,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拉的尿里带血块,两手指甲瘀紫,两眼深陷,浑身是伤,人瘦的只剩一副骨架。他对家人说胃痛的厉害。二零零二年元月二十三日,他含冤离开人世,终年32岁。

2、宋华平因挂小喇叭讲真相在看守所遭虐杀

宋华平,男,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一日被迫害致死,终年四十三岁。

宋华平因修炼法轮功,曾先后六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应城市城中派出所所长杨建桥、李京波等将他劫持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五日,他因挂小喇叭讲真相,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遭周涛等人的刑讯逼供。他绝食抗议,生命垂危时才被释放。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四日,他被国保大队恶警劫持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他遭受了野蛮灌食、打毒针等迫害,身体出现全身浮肿、双腿不能并拢、经常晕倒、体弱不能行走的症状。在他生命垂危时,看守所怕承担责任才将他送回家。宋华平在回家一个多月后去世。他死后,公安人员恐吓他家人不得走漏他的死讯,否则就不让他儿子上大学。

3、刘洪发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达三个月

刘洪发,男,出生于一九五七年,应城市盐矿大法弟子,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镇压后,刘洪发的家人在高压下经常干扰他修炼,二零零一年四月刘洪发被单位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达三个月之久,被强迫写三书。从洗脑班回来后,他的家人压力更大了,对他的干扰也更厉害了,根本不让他学法炼功,不准他跟任何大法学员接触,他上班回家后(上夜班也一样)不让他休息,不准他学法炼功,最后导致他高血压复发。二零零二年十月三日被家人送入医院,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含冤去世。

4、万继祥遭受“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的迫害

万继祥,男,一九六八年生,曾用名周成健,应城市工商局东马坊分局税务员。

从1999年7月23日到1999年10月下旬短短三个月的时间 ,万继祥就被绑架并非法拘留3次共47天,非法关押期间工资停发,看守所勒索“生活费”600元;派出所勒索“保证金”5000元(押金)。

2000年元月3日,万继祥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鸣冤,在北京天安门被非法抓捕拘留,后被东马坊派出所胡瑛、祝继东等人从北京劫持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个月,被派出所非法罚款5000元,被派出所勒索押金2000元,被看守所勒索“生活费”2400元,派出所警察去北京找他的费用5056元,也强迫他支付。这一次他一共被非法勒索14456元。关押期间工资停发。关押期间,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在恶警的唆使下用烟头烫他的胳膊;经常对他拳打脚踢,几个在押人员打他一个人,他的鼻梁被打断,有几次被打得昏死过去了;逼他大雪天穿灌满冰水的鞋子,或站在盛满冰水的水桶里,让他的脚长时间浸泡在冰水里冻;几天几夜不让他睡觉;逼他吃大便、喝洗衣粉水,不让他吃饭;号子里的杂活、脏活都要他干。对于犯人的这些违法行为,恶警们都佯装不知道,恶警还当着犯人和万继祥的面说:你们要把他(指万继祥)管好,不准他炼功,管不好你们家人送来的东西就不给拿进来。有干部撑腰,犯人们就随心所欲地整他。

2001年元月1日,万继祥上完早班回家正准备洗澡,突然东马坊派出所胡旭忠、邹木生等人闯进家来,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将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和袜子的万继祥绑架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周围的老百姓都说派出所的人是土匪,不讲理。他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多次威胁、骚扰万继祥的妻子和亲朋。万继祥80多岁的养父时时处于极度的恐慌之中,于2001年2月中旬含冤去世。应城市公安局不得不放万继祥回家安葬老人,他被看守所勒索800元“生活费”。

2001年9月15日,东马坊派出所胡旭东和东马坊六一零主任余炳中带人到他家中去抄家和绑架,他乘机走脱,开始了长达八个月的流离失所的生活,随后他在武汉被绑架并非法拘留。在拘留期间,他遭到刑讯逼供:恶警不准他睡觉,对他拳打脚踢,用手铐将他悬空吊起来,一吊就是一个晚上。他左耳朵被毒打致没有了听觉。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判刑送往琴断口监狱迫害。在监狱,他遭受了长期剥夺睡眠、被恶警唆使的犯人毒打、从事强体力劳动、长时间蹲军姿和跑圈、逼迫放弃信仰等迫害。

万继祥在应城被非法拘留过六次,六次拘留的时间累积长达十个多月,每次非法拘留期间的当月工资单位一分不给,每次被非法拘留后的月工资单位只给他三百元,比正常工资少发几百元;最后一次离家出走后,流离失所、非法拘留、非法劳改时间长达三年零四个月,期间的工资单位一分不给;他被东马坊派出所、看守所、拘留所以“担保金”、“生活费”、“差旅费和车费”、“罚款”等的名义非法勒索二万零八百五十六元,令家庭经济十分拮据的他雪上加霜;他被监狱迫害致鼻癌、生命垂危时,被保外就医回来,应城市政法委、市“六一零”、应城市工商局、东马坊派出所不仅不帮他解决生活危机,还落井下石合谋非法开除他的公职,令他生活无着落。在巨大的肉体病痛和精神压力下,头发花白的他于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四日清晨含冤去世,时年三十七岁。

5、杨艳红被“车祸”身亡

杨艳红,一九七二年出生,家住应城市水产公司职工宿舍院。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和讲真相的权利,屡遭中共邪党迫害:被非法拘留五次;被非法劳教一次(二年);被非法关押时间累计长达一千零四十六天;被以各种名义勒索一万零一百元钱;电话长期被监控。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六日,因拒绝向警察提供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而被非法关押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七个多月。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二日晚八时四十分在应城市汉宜公路三结路段被“车祸”身亡。

杨艳红是应城法轮功学员詹炜(被迫害致死)的未婚妻。詹炜于二零零二年一月被迫害致死后,杨艳红将詹炜被迫害致死的真相及本人在沙洋七里湖劳教所受迫害的真实情况揭露出来,应城市恶人因此恼羞成怒,伺机报复,再次将她绑架并非法关押。杨艳红正念闯出后,继续揭露邪恶迫害的真相。

2004年11月12日下午4点50分,杨艳红骑着自行车沿汉宜公路到姑妈家去,当时天下着大雨,刮着六级以上大风,她一去就没有再回来。两天后,杨艳红的父母到应城公安局要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聂么山说:“不知道。你们到车辆交管站去问。”杨艳红父母到交管站去问,交管站负责人说:“你姑娘车祸死亡,已经火化。”杨艳红父母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横祸,痛不欲生,且疑惑不解,要求立即见肇事司机。但交管站的人说这个案子公安局长周尚志亲自办,很重视,不准家属见肇事司机。杨艳红父母后去现场查看,并询问当地老百姓,但当地老百姓都吞吞吐吐不愿说。后经多方查问当地老百姓,其中有人说:“是公安局交代过的,不让我们说。”据一交警讲,杨艳红从出事地点被拖回后,送到人民医院五楼手术室不知干了什么。

不久,应城公安局及交管站多次派人催家属去拿赔偿金,并说赔偿金给十六万元,尽快了结此案。杨艳红父母坚决不要赔偿金,并强烈要求:“我女儿绝不是车祸死亡。我们要知道事实真相,还女儿一个公道。”

2005年1月10日,公安局长周尚志亲自找杨艳红的叔叔和弟弟等人,用尽各种手段逼杨艳红的亲人在调解书上签了字。随后,应城市市委书记何霞江、公安局长周尚志相继调离应城。

6、陈江红遭三次非法劳教

法轮功学员陈江红,女,一九六三年生。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被三次非法劳教。

2000年10月,陈江红被国保大队恶警徐国华、周涛等人绑架到沙洋劳教所迫害一年,在劳教所,她遭到毒打、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苦役的折磨。2002年4月,她被国保大队恶警和城中派出所李京波绑架到沙洋劳教所迫害一年。在劳教所,她被逼迫长时间一动不动的坐在巴掌大的小凳子上,不准吃喝、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和闭眼。就这样他被残酷折磨七天七夜。半年后的2003年10月,她第三次因讲真相被国保大队恶警和城中派出所李京波绑架到沙洋劳教所迫害一年。这次她遭受了“撞钉”的折磨,即人在墙边弯腰成九十度,头顶着满是钉子的墙一动不动,只要一动就被包夹抓住头发往墙钉上撞,致使她的头被墙钉扎的鲜血直流,整个头和眼睛肿的很大。

每次劳教,她都被劳教所强制注射一种毒针,致使陈江红浑身长满包疮,流血流脓,浑身钻心的疼痒,真是度日如年的难熬。

三次非法劳教使陈江红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大摧残。在中共邪党长期对法轮功迫害的恐怖中,她这样一个贤妻良母,一个同事中人人都称赞的好人,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终年四十六岁。

7、余志芳被逼跳楼骨折,又被警察脚踢和注射不明药物

余志芳,女,一九五五年生。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一日晚,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应城黄滩派出所恶警野蛮绑架,当晚就被送到应城市公安局,余志芳为了免遭迫害,被迫从公安局二楼窗台跳下,跳下后全身不能动弹。一个公安国保人员见后,不但不救治,反而穿着皮鞋朝倒在地上的余志芳猛踢两脚,随后几个恶警将受伤的余志芳拖到应城市公安局地下室关押。

第二天早上九点钟左右,余志芳被送到医院拍片,结果腰部,大小腿为严重骨折。随后,恶警们又将余志芳送到公安局地下室继续关押,下午将她弄到应城人民医院,把她的四肢用绳子绑在铁床上,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自那以后,余志芳身体病态严重,浑身疼痛,不能站,行走艰难,并且在恶警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后,伤处出现紫黑红色斑点,时而出现昏迷状态,长期腰疼、腿疼。余志芳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四岁。

二、聂么山操控和指挥了五次大规模的绑架事件

(一)为防止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绑架二十多人

聂么山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猖獗时,顺着中共的邪劲走,在中共炮制的自焚伪案出笼前两个月,为防止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过安稳年,大肆绑架和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仅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一月的两个月的时间内,绑架进第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就达十九人以上,被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的也有几人。有的是从家里被绑架来的,有的是正在上班时被绑架来的,有的是在北京上访时被绑架来的,有的是讲真相时被绑架来的。

被非法关押时间大都在两个月以上,有的长达十几个月。有的被长时间关押后又被非法劳教或判刑;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大都受到经济迫害,如被勒索“保证金”和“生活费”;有的被非法扣发了关押期间的当月工资、退休金、当月奖金、年终奖;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警察的拳打脚踢、电棍和警棍的暴打等酷刑;众多学员因在看守所炼功和学法而受到毒打、长时间戴脚镣、手铐、辱骂、大冬天向身上淋开水等迫害;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经常突然非法搜监,目的是抢夺法轮功学员携带的大法经文。

(二)七位法轮功学员因发放有关江魔头的资料而被绑架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至十七日,在聂么山的操纵下,应城市东马坊镇七位法轮功学员高文霞、黄红英、艾慧新、王平、严三明、张祥发、左荣子,因印制和散发有关江魔头的资料,被派出所警察相继绑架到双环宾馆、东马坊派出所、新集派出所刑讯逼供后,又被劫持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五个多月至一年多不等,拘留后又都被非法判刑或劳教。其中,严三明、张祥发都被非法判刑三年,高文霞、王平分别被非法判刑四年和七年,其余三人被劫持到沙洋劳教迫害未成(体检不合格)。
列举部份案例:

1、王平被警察用铁衣架毒打出四、五寸的血口子,浑身是伤

法轮功学员王平,女,腿有残疾,在湖北双环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轨道衡上班。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日上午八时左右,新集派出所一帮警察到她家非法抄家,抢走打印机、电脑、复印纸等价值一万多元的私人物品,将她绑架到新集派出所刑讯逼供。新集派出所警察陈靖、邱贤波等三个警察在派出所用铁衣架、拳脚、电棍毒打她一夜,十几个铁衣架被打得变了形。她的头部被打得浮肿,手臂被打出四、五寸的血口子,浑身是伤,鲜血淋漓。新集派出所当时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头目是何忠平、肖海波、黄国英等。第二天新集派出所警察将她劫持到应城第一看守所迫害,看守所见伤势太重拒收。警察肖海波等只得将她劫持到应城法医门诊就医。六天后警察见她伤势有所好转,又将她劫持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多月,随后将她秘密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六日,她被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迫害。

2、严三明被警察用烟头烧眉毛、打耳光、警棍毒打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五日,他被应城市东马坊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双环宾馆刑讯逼供。警察祝继东用烟头烧严三明眉毛,之后警察祝继东、何建设、景斌三人轮番打严三明耳光一百多下。下午几个警察把他按住企图给他“背宝剑”,在他的正念抵制下没有得逞。警察又气急败坏的用警棍毒打严三明的腰部、臀部。他的臀部被打的青紫。他被警察折磨到晚上十一时后又被劫持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他在看守所炼功时,所长汤竹青对他拳打脚踢。他绝食抗议迫害,五天后被释放。回家半个月后,应城市“六一零”伙同应城市法院将他绑架到应城第一看守所,所长汤竹青打了他两耳光,踢了他两脚。严三明身体非常虚弱,晕倒在地。他被戴上脚镣手铐送进医院,两天后被释放。他回家后暂住亲戚家。单位保卫处的张建军便把严三明的妻子、儿子劫持到看守所逼问他的下落。一个月后,三辆车十几个恶人将他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后,又将他绑架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三年。

(三)十六位法轮功学员因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被绑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上旬和中旬,在聂么山的操控和指挥下,应城市公安局政保科(恶警聂么山、周涛、杨应威、詹华学、何建设等)、新集派出所(警察何忠平、肖海波、邱贤波、张三平等)、东马坊派出所,对东马坊地区参加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修炼心得交流会的十六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大抓捕和刑讯逼供。恶人把此事当作大案要案来抓,企图制造事端,邀功请赏。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至十三日,因修炼心得交流会之事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向洪新、褚四春、陈明、汪珍荣、刘新英、熊继伟、詹利平、许玉玲、张静玉、陈青枝、熊小德、陈明的父亲、陈运华、杨文明、黎国平、曾菊香(云梦人)等十六人。其中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双环宾馆刑讯逼供,褚四春、汪珍荣被绑架到东马坊派出所刑讯逼供。张静玉、陈青枝、刘新英、曾菊香、汪珍荣五位法轮功学员被刑讯逼供后,又被绑架到应城拘留所非法关押十至十五天不等;熊继伟、许玉玲、向洪新被刑讯逼供后,又被绑架到应城一看非法关押。熊继伟被当作“法会头目”冤判四年。

列举部份案例:

1、向洪新被警察刘强用铁衣架毒打,头被打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向洪新因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被新集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湖北双环化工集团公司的双环宾馆。政保科警察周涛用脚踢他,新集派出所警察刘强用铁衣架上弯钩打他的头,他的头被打破,鲜血流到地上和他的衣服上,上衣都被血染红了。随后他被绑架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向洪新绝食抗议迫害二十八天,生命垂危时才被释
放。

2、褚四春左耳被打聋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的一天,东马坊派出所警察将他骗到派出所,应城市政保科警察詹华学和杨应威对褚四春进行刑讯逼供,大打出手,詹华学将他左耳打聋,杨应威从下午四点一直到晚上八点,毒打褚四春四个多小时。

3、陈明被警察重拳猛击锁骨及前胸后背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的一天晚上,他和他父亲被徐国华、何建设、周涛等警察绑架到双环宾馆,借口是他们参加了本地区十月三十日的修炼心得交流会。他父亲被非法拘禁到下半夜才回家。他不配合恶人的逼供,遭到东马坊派出所警察程峰、邹木生两人的毒打。程峰专门用重拳猛击他的锁骨,邹木生打他的前胸后背,打的都是内伤,他的锁骨和胸腔疼了十多天。周涛一晚上都没让他合眼皮。第二天警察们向他姐姐敲诈五千元钱,姐姐只得凑了三千元钱才把他领回。

4、熊继伟被警察拳打脚踢、吊铐、“背宝剑”、木板抽打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日,他被应城市新集派出所何忠平、李房修等绑架到双环宾馆迫害。由于他不配合恶人的逼供,政保科警察周涛采用勾拳不断猛击其头部,直到打累为止。周涛气急败坏地咆哮,“你的案子由我来办。”晚上不准他睡觉、上厕所。政保科科长聂么山叫人把他吊起来。又命令手下将他非法关进应城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常遭受警察拳打脚踢、吊铐、“背宝剑”、木板抽打及死刑犯毒打等酷刑迫害。他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何忠平向他家人勒索所谓的“保证金”一千五百元,被看守所敲诈所谓的“生活费”五百元。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午,新集派出所警察肖海波、吴斌等将他绑架到应城第一看守所。恶人认为他是总指挥,于当天将他秘密诬判四年。

5、张静玉被警察吊铐在窗户用铁衣架毒打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晚上八时,双环公司盐厂书记王元雨、新集派出所警察刘强等人把她从家里绑架到双环宾馆刑讯逼供。在双环宾馆一楼,警察用手铐将她吊铐在窗户上不能动弹,然后一边用铁衣架打她的脸、嘴、头、脚、手及全身各处,一边不停的逼她说出十月三十日的交流会是谁组织的?有哪些人参与?她的嘴被打的鲜血直流,手被打紫了,四个小时后松铐时手又肿又紫。何忠平使出他惯用的土匪手段从张静玉身上抢走钥匙,到她的单位办公室非法翻抄,抢走了她的大法书籍若干。第二天中午警察把张静玉劫持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警察何忠平向她勒索了二千元的所谓“押金”,至今未退还。

6、刘新英被警察打耳光,嘴巴被打的鲜血直流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她正在上班,何忠平带了两个年轻的打手,把她绑架到双环宾馆一楼北边的房子里,逼她说出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参加心得交流会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字。她没有配合,何忠平就唆使政保科警察周涛打骂她,用手打她的脸,把她的嘴巴打的鲜血直流,不准她哭喊。他们见她不说,就气急败坏的将刘新英戴上手铐拉到车里,劫持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她回家时,被看守所勒索所谓“生活费”三百元。当月工资被双环公司非法扣了五百元,奖金也扣没了。

(四)六位法轮功学员因制作和悬挂讲真相的小喇叭遭绑架

二零零二年三月至四月,在聂么山的操控和指挥下,应城市“六一零”伙同应城市公安局政保科、郎君派出所、新集派出所、城中派出所、郎君“六一零”和郎君镇镇政府,对用小喇叭讲真相的六位应城市法轮功学员(宋华平、褚四春、陈建国、詹利平、张军安、李连波)进行疯狂迫害。其中,宋华平、褚四春、陈建国、张军安、李连波遭绑架、非法关押和刑讯逼供,詹利平被逼流离失所。褚四春、陈建国、张军安被非法劳教(褚、陈劳教未成),宋华平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案例列举:

1、褚四春被恶人轮番打耳光、拳打脚踢、不让睡觉、非法劳教

褚四春,男,二零零二年三月,他因用小喇叭讲真相,被郎君镇委副书记陈春尧、单位同事彭忠勇、郎君派出所的刘名芳、冯小飞等人欺骗和绑架到应城市长江镇派出所。在长江镇派出所,郎君镇派出所的指导员裴丹平和副所长刘名芳逼问他小喇叭之事。恶人一无所获后,晚上又换了应城市政保科的警察周涛和一个叫练友春的警察来逼问,还是一无所获,他们就开始用酷刑和诱骗对褚四春进行刑讯逼供。练友春当即左右开弓狠狠的打了他两耳光,周涛用拳头猛击他的胳膊,强迫他站军姿,整夜不让他睡觉。褚四春被他们折磨的身心疲惫,神情恍惚。第二天早晨,孝感市的警察和应城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聂么山摆出一副要动大刑的势头恐吓褚四春。当天下午,褚四春被刘名芳等人劫持到了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后,又被非法定了两年劳教,先后被劫持到沙洋劳教所和襄北劳教所劳教未成(体检不合格),回来后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二年八月七日,他结束了四个多月的牢狱之灾回家,当天褚四春因身体被摧残太厉害,昏倒在地,摔破了后脑勺,郎君镇“六一零”主任范志敏不顾他的死活,逼他第二天就去上班。陈春尧和范志敏当晚还赶到褚四春家骚扰他。

2、陈建国遭刑讯逼供后又被非法拘留、劳教、流离失所

陈建国,男,二零零二年三月,应城市城中派出所副所长带领多个警察将陈建国绑架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后又把他劫持到应城城北盛滩交警大队刑讯逼供两天,逼他说出与小喇叭有关的一些事情。盛滩交警大队迫害他的警察是李京波、周涛、“六一零”恶首冯迎春等。冯迎春狠狠的打陈建国的耳光。李京波对他拳打脚踢,不让他睡觉。两天后恶人又将他劫持到应城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接着又将他劫持到沙洋劳教企图劳教一年未成(体检不合格)。李京波又将他劫持到应城拘留所非法关押。这次他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二零零二年七月,城中派出所警察两次到他家企图绑架他未成。他被迫流离失所。

(五)奥运前的疯狂大搜捕

1、奥运前的第一轮疯狂大搜捕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晚七时左右,应城市公安局邪党副政委吴小垱、政委吕山华带领公安局国保大队、国安大队、东马坊“六一零”、东马坊派出所、湖北双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保卫处等单位的三十多个恶人,开着十几辆警车,气势汹汹的扑向东马坊地区法轮功学员的家中。警察每三人一组,带着开锁匠,不管家中有人无人,恶人均命令开锁匠开门,门开不了的就砸门或撬门窗而入,象土匪一样非法抄家和绑架法轮功学员。

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熊文志、熊继伟、陈青枝、褚观元、向洪新、张静玉、詹利平、王俊平、黎国平、严三明、褚四春。

八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熊文志、杜足英、熊继伟、褚观元、向洪新、张静玉、严三明、褚四春。其中杜足英被绑架到东马坊派出所后正念闯出,熊文志在绑架的中途走脱,流离失所近两年。其余六人被绑架到应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多天,回家不久又都被非法劳教一年。其中褚观元刚从劳教所迫害回家不到十个月又遭劳教迫害。

2、奥运前的第二轮疯狂非法大搜捕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晚七时左右,应城市公安局副政委吴小垱和应城市六一零指挥应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城中派出所、居委会、法轮功学员单位的恶人对应城市城关法轮功学员吴振贵、田东林、张军安、陈德生等进行非法抄家、绑架迫害。

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陈德生家非法抄家和绑架,抢走师父法像和其它物品及用具。陈德生被几个警察绑架时,不停的高喊“法轮大法好”,喊声惊动左邻右舍。三个警察将陈德生强行塞进警车。陈德生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应城市第二看守所和第一看守所七十多天。他回家二十多天后,恶人又图谋绑架他未成。他被迫流离失所。

三、劫持六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迫害

聂么山伙同应城市六一零、政法委利用洗脑班迫害法轮功,目的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迫害手段是强迫学员上洗脑课、看污蔑法轮功的视频、逼法轮功学员写不炼功的保证、利用包夹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野蛮灌食、打骂、恐吓、不准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和讲话、打毒针等。

1、2001年3月,绑架二十九名法轮功学员到应城打靶场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左右

二十九名法轮功学员是艾想斌、黎国平、汪会元、张祥发、陈运华、陈俊兰、杨文明、黄纪刚、褚四春、万超、杨焕生、汪刚强、段奇、黄鹰翔、刘洪发、唐必信、黄继华、方秋萍、汪东华、吴平民、杨晓明、吴振贵、沈庆荣、赵想珍、邹金霞、宋华平、操芙蓉、(二人姓名不详)

案例列举:

万超被聂么山被用铁钉钉指甲缝、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2001年3月15日,郎君镇派出所伙同万超工作的学校将万超劫持到应城市打靶场洗脑班。“洗脑班”为完全封闭性质,法轮功学员在那里完全没有人身自由,没有言论自由,每天被强制灌输诬陷法轮功之词,强制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不炼功,违心写汇报。一天,万超仅仅看了一个与法轮功有关的纸条,应城市国保大队队长聂么山及一杨姓警察为了追查纸条来源,用铁钉钉他的指甲缝。在“洗脑班”法轮功学员每天生活在高压、强制、威胁之中,身心都遭受到了巨大损伤。一个多月后聂么山见万超拒不转化,就直接将他送往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犯人用拳头猛击他的胸部,导致他上身一动,胸部就疼痛难忍。非法关押近两个月,看守所向他的家属勒索了所谓的生活费500元后才放他回家。释放后,郎君镇教育组非法扣除了他360元工资。

2、2002年11月,绑架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到应城市短港洗脑班迫害16天

在短港洗脑班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六人:张静玉、黄红英、黎国平、熊四银、周玉喜、李连波、段奇、熊建军、褚四春、陈德生、胡素萍、黄继华、陈运华、陈新阳、陈华英、田东林

案例列举:

张静玉被野蛮灌食二次,口中不停的翻白沫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九日下午两点左右,新集派出所警察张三平等人将张静玉从单位绑架到应城市短港洗脑班迫害16天。她天天被逼着看谎言碟片。她绝食抗议迫害。在她血压为140,心跳为120次/分钟的情况下,五、六个人将她按在工作台上,用软管从鼻孔插入胃中,强行灌豆奶。她被灌食时口中不停的翻白沫,陪教不敢看,令在场的人看了都很害怕。双环公司盐厂派了一个人去当“陪教”, 单位给洗脑班1500元洗脑费。

3、绑架19人次到湖北省洗脑班迫害

在聂么山等人的密谋策划下,法轮功学员有19人次被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迫害:黄鹰翔、徐轩志、周艳华、熊小德、陈青枝、张静玉(3次)、向洪新、陈明、饶旭明(3次)、杨文明(2次)、王俊平、熊继伟、熊文德、徐建宏。每人每次被非法关押的时间一月左右,每次法轮功学员的单位都要送几千元“洗脑费”和一名“包夹”人员给洗脑班。

列举案例:

张静玉三次被绑架到位于武汉汤逊湖湖北省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上午八时,何忠平等新集派出所警察将张静玉从单位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进行精神强暴二十八天。双环公司盐厂给洗脑班3000元洗脑费,派了一个人去当“陪教”。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八日,新集派出所警察将张静玉从单位绑架至湖北省洗脑班进行精神强暴30天。她绝食到第四天,警察对她野蛮灌食。他们将她的两个胳膊绑在靠椅的两个扶手上,身子绑在椅背上,五个人分别把她的头、两只手、两条腿按着,用开口器将她的口撑开,有意越撑越大,让她疼痛难忍,再用勺子往嘴里灌食。双环公司盐厂派了一个人去当“陪教”,双环公司送6000元洗脑费给洗脑班。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八点左右,东马坊派出所警察许志斌等人,把张静玉从上班的地方绑架到位于武汉汤逊湖的湖北省洗脑班迫害十四天。张静玉遭恐吓和打骂。双环公司派了两个人去当“陪教”,出了1000元洗脑费给洗脑班。

四、聂么山整黑材料冤判九人、非法劳教50人次

(1)九人被诬判

1.骆国柱冤狱七年

骆国柱,男,应城市陈河人,二零零一年十月因讲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被应城六一零和公安局绑架,同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

2.熊继伟冤狱四年

熊继伟,男,湖北医科大学毕业。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一日,屡遭迫害的熊继伟再一次被恶警绑架到范家台监狱迫害四年,遭野蛮灌食、酷刑折磨。冤狱期满又遭洗脑迫害。

3.严三明冤狱三年

严三明是湖北省应城市东马坊九零四七厂(也称七二八厂)职工,于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被绑架至东马坊派出所,他绝食抵制迫害致生命垂危时才被释放回家。不久恶警又将他绑架至法庭对他秘密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 。

4.张祥发冤狱三年

张祥发是湖北省应城市东马坊九零四七厂(也称七二八厂)退休工人,于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被绑架,后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 。

5、高文霞冤狱四年

高文霞是应城市东马坊镇人,曾经是一名售货员。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被绑架。二零零二年七月,应城市公、检、法、政法委、六一零不经任何审判程序非法秘密将她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六日前后被送往武汉女子监狱迫害。

6、王平冤狱七年

王平,腿有残疾,以前是湖北化工双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轨道衡职工。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日上午八时左右,一帮恶警将她由上班的地方绑架至新集派出所进行迫害,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一台喷墨打印机、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台电脑、一箱复印纸及其它私人物品,价值一万多元。二零零二年六月她被秘密判刑七年。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六日前后被送往武汉女子监狱迫害。因为她的被迫害,退休工资也要推迟五年多才能领取。

7、万继祥冤狱三年

万继祥,男,湖北省应城市工商局东马坊分局税务员。只因修炼法轮大法,做一个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屡遭迫害:被绑架拘留七次近二十一个月;被非法抄家一次;被非法抄家后被逼流离失所八个月;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湖北省琴断口监狱迫害致死。

8、熊文志冤狱三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他到北京上访,回来后被非法拘留三个月,被冤判三年。在狱中,他被强迫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晚上收工后还要强迫站到午夜12点才让休息。他还被强迫在炎热的夏天出窑,刑事犯分三班,半小时轮换一次,而他在窑里一干就是六小时,还要忍受刑事犯的无端辱骂和殴打。

9、饶旭明冤狱三年

饶旭明,男,原应城市城北派出所副所长,西南政法大学毕业,曾被评为湖北“十大杰出青年”。二零零五年七月应城国安大队长聂么山带人将饶旭明绑架到应城第一看守所、湖北省洗脑班、云梦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十八个月,二零零七年元月公安局突然通知饶旭明判刑三年,应城公安局长陈显下令将饶旭明送往监狱,二零零七年元月十五日这天,几个恶警将奄奄一息的饶旭明抬上车,送往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继续迫害。2008年冤狱期满,又被劫持到省洗脑班迫害。

(2)50多人次被非法劳教:

陈建国(2次,1次未成)、张军安、艾会先、汪珍荣、万超、褚四春、程想苟、左容子、李小凤、詹利平、滕银发、向洪新(2次)、杜足英、黄红英、张静玉(2次)、陈青枝、张辉、吴振贵、杨晓明、吕异想、田东林、胡素萍(2次、1次未成)、陈德生、操俊(2次)、陈江勇(2次) 杨艳红、陈江红(3次)、韩艳红、戴希勇、熊继伟(2次)、詹炜、汪长平、高文霞、汪俊荣、褚四春、刘新英、陈德生、操芙蓉、褚观元(2次)、严三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