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進京上访的那些日子

更新: 2019年12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回顾我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到现在,已经有二十三年了,经历得太多太多,体悟也很多。有做得好的时候即关过得好的时候,也有做得不好的时候。在这从人走向神的过程中,无论做得好还是不好,弟子都切身感受到师尊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看护着弟子、点悟着弟子。写出此文略表我感恩师父、感恩大法的心。

一、進京上访的那些日子

2001年1月,为了维护大法,我第二次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绑架,后被关進怀柔看守所,绝食十一天后获自由。每一天都是惊心动魄,都是正与邪的较量,都是生与死的考验,每一天都领略了放下生死的大自在的殊圣!每天天没亮我们就起来炼功,有那么一两次没被恶警发现,多数都被发现了,恶警发现了就对我们拳打脚踢,此时我们大法弟子就拼命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大法师父清白!我们无罪!放我们出去!此起彼伏,一个号室一个号室的喊,非常的整齐。当时几乎每个号室全都关的是大法弟子,全国各地来的都有,开始每个号室都关有近二十人,后来陆陆续续放走。有几次我们喊了可能有一小时,痛痛快快的发出了我们心里的最强音!

多数情况是我们一喊,恶警就叫犯人把我们打出号室到院子里冻着,有一个恶警凶恶的骂着,强制我们把外套脱掉,只穿一件毛衣毛裤或者是秋衣秋裤,脱掉鞋,光着脚,站在滴水成冰的雪地里。岗楼上的武警穿着又厚又长的军大衣都冻得难受,和我们形成鲜明的对比。狱警妄想逼我们就范,让我们说不炼了或者是骂师父骂大法,并说:只要你们说不炼了或者骂一句,就不冻你们了。有的同修由于绝食,又冷又饿被冻昏死倒在雪地里,一旦苏醒过来就立即站起来,非常的坚强。没有一个说不炼了,没有一个骂师父的。

值得一提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成都老太太,皮肤白里透红,很富有,她那一身穿戴都是很昂贵的。恶警用酷刑“飞飞机”(就是屁股朝天两手臂向后翘,头朝着地)折磨她,同样冻她,她同样的坚定。回到号室后,她非常高兴的对我们说:哎呀,跟着你们年轻人真好,我这几天心性提高得真快,我真高兴。她又说我家什么都不缺,几个儿子都很富有,而且对我都很好。老人家把吃苦当成乐,吃苦当吃补了。

我们的壮举赢得了那里善良的人们的敬佩,经常有被关押人员背着狱警竖起大拇指说:你们大法弟子特扛冻!一次我们炼抱轮,我炼得很舒服,忘了是在魔窟里,身体很轻盈、轻松,突然一声巨响,把我吓得跳了起来,我反应过来了,是恶警砸门妄图阻挡我们炼功,我告诫我自己绝不能自己把手拿下来。结果直到炼完,狱警没有再来干扰。我悟到是师父看见我们那颗坚定的心帮了我们。

又有一次我们炼静功,正炼着,听见门轻声的响后有几人進来了,半天没有动静,只听见接水的声音,我微睁眼瞟了一下,看见恶警指挥犯人正忙着接水往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鞋子里倒水,我们继续炼。每只鞋都倒满水后,恶警又开始往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前后衣领里倒水,最后一盆水从头顶倒下来,他们高兴的走了。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全身湿透,冻得上牙敲下牙,我们都只有穿在身上的一套衣服,就只有脱下来尽量的使劲拧,再穿上,用自己的体温把衣服焐干。由于我们不报姓名和地址,狱警就在我们刚去时,在布块上写了号数缝在我们穿的衣服上,然后每天到号室来点名就喊号,要求我们答“到”,但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明白,不能配合邪恶,我们就答:大法弟子到或者是:大法弟子在。就为这个,我们大法弟子也是遭了不少罪,经常被恶警拽头发连打带踢打到院子冻着。

一次,一个女狱警拿电棍挨个电我们,当时离我还远,我就和旁边站的同修在法上交流,没说两句就被她听见有声音,她提着电棍过来,凶神恶煞似的问:谁在说什么?我怕她打其他同修,我就说:是我说的。她又问:你说什么?当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我急中生智就说:我问她们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她一听哈哈大笑,边笑边骂:傻帽!一边骂一边拿电棍电我左边脸和嘴,我难受极了,咬紧牙关,但我心里非常高兴,我从法中悟道,我就想:电死一个业力做成的我,又电死一个业力做成的我,我心里不停的念,就不那么难受了,倒是女狱警有点害怕了,她不电我脸了,但她叫我脚跟、身子都贴紧墙,两手伸成一字形也贴紧墙,十个手指伸开,她就电我手心,可是电棍不响了,不起作用了,在我手里冰凉冰凉的。女狱警吓住了,一下子把头低下,不敢看我了,急忙离开了。后来这个女狱警看见我就心虚。一次她来到关我的号,她不知道我被关在这个号,她一下看见我就非常的紧张,并问我:你在看什么?你在看我警号吗?你在记我警号吗?其实我当时还没有那种意识。还有一次犯人把我弄到院子里,她一看见我就骂那个犯人:你把她弄来干什么?把她带進去。

我第四天被强行灌食,把管子从鼻子里直接插到我胃里,然后把玉米糊之类的东西从管子直接進到胃里,非常难受。我被灌了四次,第十一天终于无条件把我放了。

二、门卫拿着手机威胁我要报警,可瞬间又把我放了

当《九评》出来后,我除了周六、周日、节假日是白天出去发放或劝三退外,平时只有下班后晚上抽时间出去发放或劝三退讲真相。因是上班族,时间紧,都是挤时间出去,快速把《九评》装成一袋一袋,有时还放点其它小册子或单张资料,一般挂在门的把手上,没有把手的就用别针别在锁眼上,再把袋子挂上。上楼道发放《九评》,我一般都是上到顶楼往下发,一路我信心满满,不停的发着正念:解体我所到之处所有世人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以及阻挡干扰我顺利发放《九评》的一切邪恶。

一次,我和A同修晚上到一个小区去贴粘贴和发资料,结果A同修在贴时就被门卫发现了,但没等门卫来得及关大门A同修就出了大门,而门卫看见是我们俩人進的大门,他就立即把大门关上了。我听见大门响,就赶快跑下楼,结果被关在小区里。我开始试着想用功能把大铁锁打开,试了几次不行。我只好请门卫给我打开,可他却说:我看见是你们俩个進来的,跑了一个,我就赶快把你关在这里。

门卫大吼大叫,立即大门外就围了很多人来看。围观的人七嘴八舌,这时门卫就说:你们看她背的包里肯定还有没发完的资料。他就拿着手机说马上报警,他又边问我是哪里的。我就说实话,我是本地某单位的。可他不信,他说你肯定是外地跑来的,你说话的口音都不是我们当地的口音,我说我老家不是本地人,但我在这儿工作。但他还是要报警,就在他打手机时我心平气和很善意的喊他一声:大哥,我们都是好人。他就停下来,又问我几个问题,如:你到这儿来干什么?你认识这儿的谁?我就说了一个人的名字,结果是和他同一个院里的人。但他还是说不行,你们在我管的小区发这发那,贴这贴那,当官的知道了还以为我们门卫是吃素的、装样的不管事那还了得。

我看劝不住他,我马上全神贯注,用意念很严肃的对他主元神说:你敢对大法犯罪我就发正念把你定住,并让你遭恶报!我这一念刚一出,这个空间我看见他好象是惊了一下,他马上说:算了,你还是快走,免得惊动了110,来了给我找麻烦。只见他边说边跑步迅速把大门打开放我走了。

我悟到:当时我是站在了正法的基点上,符合了正法时期对大法弟子的要求,理所当然就受师父和法的保护。

一次我陪同修去修车铺修电三轮车,有好几个人已经在那里修车,有修两轮电瓶车的、有修三轮的、还有修四轮的、还有给自行车打气的。我先成功的送了一本给自行车打气的人。接下来我又发现了一个穿着很讲究、文质彬彬的高官模样的人,发自内心想救他,就和他打招呼:大爷:你修车啊?你的车很气派啊,买成多少钱?他说一、两万呢,光出小毛病。我就笑着对他说:我看你是一个很有福相的人,肯定是个当官的哟。他笑着谦虚的说:当啥子官哟,已经退休了。我说你什么单位退的?答:政府。我说你看我该猜对了吧,肯定还是当大官的。他说是当过。我又说你怎么这么年轻就退休了?他说我都66岁了,还年轻啊?我说我看你才像四、五十岁模样的人。他非常开心的对我说我孙儿都十几岁了,都有我高了。我说你几个孩子,他说两个。我又笑着说,还是你有远见,生两个孩子,人才是最宝贵的,你们那个年代敢生俩个孩子真不简单。他说:是哟,差点把我工作都除脱(即被开除)。

我又问你俩个孩子都在身边吗?他说没有,一个在省城,一个在省城的一个区,都有出息,特别在省城的女儿是个亿万富婆,有几个亿。我说我一看你老就不一般,你应该国内外到处去耍耍、玩玩。他说都去了近二十个国家耍了。这时他的车修好了,他上车要走了。我马上话题一转说:你老这么有福相,我告诉你老一件大事,现在是老天爷在分好坏人,坏人遭淘汰,好人才能留下来。你看周永康这么大官,现在成阶下囚,他真的只是贪腐习就治得了他吗?也许还有更深层的原因。我送你一本奇书,你看了就什么都明白了。我说着就把书递给了他,他接过去认真看了看书名,高兴的收下了。我又补充一句:别忘了给你的一双儿女看,看了他们会得更大的福报,保平安!他很高兴的点点头,开车走了。

我能在正法中走到今天,全靠恩师的慈悲保护和点悟。大法弟子的生命都是师尊从新安排过的,不归旧势力、低灵管,在地狱已除名,只要遵照大法去做,就能遇难呈祥!我们唯有精進再精進,溶于法中,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弟子叩谢师尊慈悲苦度!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