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凤华同修 你还好吗?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前天,看见黑龙江哈尔滨大法弟子孙凤华被迫害致死,想起了自己在四川女子劳教所(也叫资中女子劳教所、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迫害期间,认识的一位大连的同修也叫孙凤华。按当时的年龄来看,孙凤华同修应该比我大几岁,现在是六十左右的人了。

那个时候,我们都被非法关押在资中女子劳教所八中队,我们甚至没能说过一句话,但是我们的心是相通的,一个眼神、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恶警都怕。我们很难遇到,偶尔在上厕所的时候,能见着,但是都有包夹看着,我们基本上是用身体语言在鼓励着对方,利用提裤子的机会,比划一个握拳头的手势,那是坚定没“转化”的标志,就这一个动作,都给我们之间一个坚定的信念: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坚定不移。

二零零一年过年之前,寒冬已到,犀利的寒风直往衣领里灌,背脊都发冷。我们坚定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被迫在寒夜里站在寒风中受迫害,偶尔包夹受不了,就把我们弄到空房间里站,但是这样的机会很少。我自己站的腿、脚肿的家里送的42码的棉鞋穿上都紧紧的(平时,我只穿38码的鞋),脚底火辣辣的疼,象泡在辣椒水里一样,只有吃饭的时候,能坐几分钟。这样的罚站是连续的,有的同修是天天接着站,孙凤华就是接着站的,她从年前的时候开始站,到过年时,大概已经站了一个月左右了。过年时休息了三天,又接着站,一共站了五十多天。

一天,又在厕所看见了她,忽然发现她的双眼就象熊猫眼睛一样,黑黑的。我吃惊的望着她,她的包夹说,她是在一楼的带厨房的那个房间里自己倒下去,撞到铁椅子上,撞成那样的,不是打的。我看着她,她点点头,提裤子时,在心窝处,给我一个握紧的拳头!了不起的同修,向你致意!

同时,我才看见了,平时那个个头儿高高的孙凤华,由于长时间的站立迫害,她的腰已经不能直立了,成了九十度的角度。那时,我才知道孙凤华同修一直在一楼的带厨房的空房子里被迫害,还以为她早回家了。那个时候,我们被迫害的监管房间是以前警察的宿舍。

以后就再也没看见她了,有的说她已经回家了,有的说延长劳教时间后,满教回家的。

孙凤华同修一家三口都修炼,来四川成都市做生意时被迫害,夫妻同时被绑架,儿子那时只有十六岁,失去父母,也不知是怎么过的,后来又怎么样了。

二零零一年的时候,资中女子劳教所八中队的队长是李筠,此人现在可能也是六十岁的人了,在西藏呆过,丈夫也是劳教所的警察,有一个女儿。当时的狱警是李霞,其丈夫姓储,也是劳教所的警察。副队长有尹丹、刘萍,警察有杨世蓉(音)、蒋静、廖晓玲、周某某,后来调成都工作了。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所长姓王,教育科科长李志强,此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手。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