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一定是烧了高香”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我不到五十岁时被查出乙肝大三阳,几年发展到肝硬化,从本地医院转到武汉肿瘤医院,是医生放弃的老病号。一九九八年三月,我有幸遇大法,修炼几个月后,无病一身轻,从一个有名的药篓子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还是我地有名的土地承包户,并乐意帮助他人排忧解难,这里不表。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家庭也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更涌现出许多神奇的事。一位附近村的老村长说:“你家一定是烧了高香,得到神佛的保护。”在这儿说说发生在我的两个孙儿和我老母亲身上的神奇事情。

一、两个孙儿化险为夷

我生有五个女儿,两个大女儿早年出嫁,妻子疾病缠身,五十多岁去世,就在老岳丈的村庄,选了一个招郎女婿,把三女儿留在家中。他们生了两个男孩,家中出现了朝气和欢乐。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十时左右,女儿带着孙儿在村里小卖部里玩,和几个女人碰在一起,正好玩起扑克来,不知是谁叫道:“曙光,你的伢(方言,意为小孩)哪里去了?”一句提醒,大家环顾周围,不见了两周岁的儿子,大家惊慌了,都帮着找,屋前屋后,大路两侧,不见孩儿的踪影,“哪里去了?”女儿急的哭起来,最后问到在屋外玩的一个小女孩,她说:“我把他推到水里去了!”女儿向水沟里一看,水在流淌,哪有儿子,再俯身下望,儿子倚着墙边根站着呢。

原来是这样:小卖部建在路边一条排灌两用渠上,沟渠底宽约三米,沟的两侧用砖垒墙,上面放上水泥板块,离沟底大约一米多高。在小卖部侧面架有四尺宽的板桥,没有栏杆,两小孩在板桥上玩,为争夺一个玩具,大女孩将他推入水中,此时正是灌溉晚秋稻田,水约两、三尺深,小孩落水后,直接淌到建墙时的一小堆泥土砖砾,站在了上面,就象是有人把他抱在那上面。在场所有人无不惊叹,真是不可思议。

二零零九年农历三月初九,也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大孙儿读二年级,这天是双休日。二女儿开基建房,我去她家看看,因大孙儿在家无人照顾,就把大孙儿送到姥姥家去,女儿外出打工,就把小孙儿寄养在姥姥家,到家后与小孙儿亲热一阵,他以为我接他回去,非常高兴。与亲家母寒暄一会准备要走。推个车子来到村外,亲家母也来到村口目送我,小孙儿要跟我回家,跑到我前面十几米。这时正好一辆机动三轮车進村卖菜,司机只顾开车,就没注意到另侧有一个两岁的小孩,车斗箱角擦着小孩身上,立即扑倒在车下,车轮正对准小孩的腰部。只听“哇”的一声,就没听到哭声,亲家母看见倒在车底下的孙子,惊叫起来“天呐!”我回头看时,吓的魂不附体,司机也以为孩子压坏了,跪在地上磕头,并双手击打自己。姥姥跑过去,抱起孙儿,一看小孙儿好好的,身上一点伤也没有。顿时轰动全村人,个个惊叹不已。一位老爷爷说:“你家一定是烧了高香,神佛保佑啊。”

是大法恩泽我家啊!女儿和女婿也深感大法的神奇。

一次,女婿与他年龄相仿的青年共同粉刷屋山头墙时,突然跳板的横木栓断了,另一青年摔成重伤,半年没有上班,房东也付了一大笔医药费,他却轻轻落地,象有人带了一把,没受一点伤。

全家深感师恩,过年全家人都要给恩师拜年,贴真相对联。每年外出打工,临走时给师父上香叩头,深感大法的美好。

二、两次被撞,老母亲无碍

老母亲生有五男一女,七十多岁了,因家中孙儿都大了,近五、六年一直住在武汉女儿家,看护外孙。女儿和女婿都是工程师,国家直属机构。苦了一辈子的母亲本以为现在可以安心享受晚年,事不如愿。一天夜里,突然抽筋麻木,就起不来床了。女婿和女儿就积极为她治疗,上下楼,進出医院都是姑爷背上背下,从无怨言。两三个月,跑了几个大医院,好转不大,药一停又是原样。我们兄弟几次要求把母亲接回来,他们夫妻俩总深感愧疚,认为母亲是健康来的,许多年把外孙看护大了,也没给一分钱保姆费,现在母亲病了就推回去,良心也过不去,再说家庭条件比我们好。三个月过去了,不见效果,我们兄弟坚决把母亲接回家。

到家后,看着不能走路的母亲,我说:“妈呀,现在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你跟我们学法轮大法吧!”老母亲悟性好。早年就皈依佛门,她很乐意听师父讲法,不多时慢慢就能站立起来。一天夜里,母亲感到肚子坠胀,总要大便,解一点轻松一下。第二天早上一看,便桶里全是黑紫的血块。覆盖桶底有一寸多厚,她喊我来看,我高兴地对母亲说:“师父管您了,师父给你清理身体了。”半个月后,母亲就与我们炼功,很快丢了拐棍,还能做一些日常家务。

在一年的秋收季节,我们比较忙,母亲到我家来,回家时我的小女儿就手挽手送她回去,快要到她家时,忽然身后一个骑摩托车人一声惊叫,她们无形之中松开手,小女儿顺便撇向右边,奶奶下意识就撇向左边。因为几米远就是她的家。刚好正被摩托撞中,一下撞飞在路边的沟沿上。沟沿与路面1.5米高左右,只听得“啪”一声,母亲连哼一声都没有,就昏死过去,一动也不动仰躺在沟边,车主立刻下车抱起我母亲放在路上大哭,小女儿哭喊着,“我奶奶死了,我奶奶死了。”

一会儿围上来几个人,都认为奶奶断气了。那时母亲将近八十五岁了,好大一会儿,母亲慢慢睁开眼说:“你们都莫哭,我没有死,我是学大法的,有师父保护我,不会有事的,把我扶起来坐会儿。”歇了一会儿,她说:“你把我送到我大儿子家去,也有一个交待。”来到家小女儿诉说了经过,我也惊呆了,车主颤颤抖抖,认为我会对他怎么样的,我说:“你不用害怕,我妈今天从路上一下撞到沟下,一般人会被撞个半死,因我妈是修法轮大法的,大法师父保护了她,不会有事的,更不会讹你的钱,以后开车慢点,你走吧!”他感激不尽,他硬要拿两百元钱给奶奶买点东西补补身子,被我拒绝了。第二天,母亲告诉我说头晕玄的,肩背上很疼。掀开衣服一看,肩背上青肿了一大块。通过十几天学法炼功,母亲完全恢复了健康。

还有一次,老母亲从镇上回家,走到铁路桥下,正好一辆摩托车下坡,摩托车不偏不斜地撞上了她,连车连人一下把她压在下面,老人也没有伤一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