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做不真实的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二零一七年的一天,我到市里看望一个同修,去的早了点,就想找人讲真相劝三退。恰巧,在一个大门口,看见两个五十多岁的大姐,我就跟其中一个唠了起来。

这位大姐从小是信神的,所以沟通起来比较容易。我跟她讲了“文革”时期中共怎么武斗杀人、怎么批判孔子、怎么毁坏神佛的罪恶,又讲到中共的腐败糜烂,都能引起她的共鸣,有些事还是她多少经历过的,或者是听说过的。而且,她从小相信善恶必报的道理。

这时,感觉火候差不多了,我问她入过中共的什么组织,她说小时候入过少先队,我说,那咱们为了自己将来平平安安的,退出少先队吧?她说行。我正要说给她起个化名,还没来得及呢,这位大姐因为什么事急匆匆進了大门。当时我心想,问题不大,反正她同意了,随便给她起个化名就行了。

当天晚上,我上动态网,通过退党窗口,给那位大姐发了一个退出少先队的声明。因为当时没起化名,我就给退党网站的义工写明了情况,请在发表声明时给起个化名。为了查询这个声明是否发表,我复制、保存了查询号码。

第二天,当我查询声明是否发表时,得到的答案是没有发表,而且网站义工向我说明了没有发表的理由:“对不起,不能帮着起化名,我们不做不真实的事。象这种情况就是没做到位,吸取教训吧。”

大姐的声明没有发表,让我感到深深的歉疚和遗憾;而“我们不做不真实的事”这句话,更是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相比退党网站的义工,我在修“真”这方面还有很大的差距呀!

今天把这件事回忆着写出来,是因为我最近遇到了与此有关的一件事。

前两天去同修家,同修给了我一份三退名单,这份名单是手写的,是一位老年同修甲一周劝退的成果汇总,交给同修乙,乙同修传给丙同修,然后才传到我这儿,由我来上网传给退党网站发表。名单上注明一共34人。

我在上网传递过程中,发现这34个人名,有3个存在无法确认的问题:其中有的字象某字,但又不是某字;有一个名字只有一个单字的姓氏,而没有名字。如果硬要上网,那就只能是猜着、估摸着了。

从前,我也在上网传递三退名单时遇到过这种情况,也猜着、估摸着那么几次。但这一回,“我们不做不真实的事”这句话,让我决定不能再那样做了。劝三退、救人命这么大的事,必须得严肃认真!丁是丁,卯是卯。

于是,我来到丙同修家,跟她说明情况,交流看法,并跟她讲了本文开头的那个小故事。最后我俩决定把情况和想法反馈给甲、乙同修,并向她们建议避免这情况再次出现的一些想法——

一、从根儿上做起,请甲同修把好第一关。甲同修是个老年人,文化不高,偶尔有些字拿不准是难免的。但她可以准备一本字典哪,汇总一周的三退名单时,遇到拿不准的字,可以用字典查一查。

二、请乙同修把好第二道关。方法是:在从甲同修手里接过名单时,当场仔仔细细逐个过一遍,发现哪个字有疑问,马上问同修甲,当面问,当面改正。

三、请丙同修和我把好第三关,发现问题绝不放过,及时反馈给甲、乙同修,直到把名单核实、准确无误为止。

这些年,在劝三退的第一线上,老年同修占的比例很大,而且劝退的人数很多。估计各地都会遇到本文反映的类似情况,希望大家都能严肃认真的对待这件事情。

从大法修炼人的角度上说,这是检验我们修“真”的一面镜子。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