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脱险 再谢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以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修炼大法一年多,中共邪党对大法的疯狂打压就开始了,由于我平时注重学法,面对突然发生的迫害,没有害怕,对师尊与大法的坚定信念,没有动摇,并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闻讯后,义无反顾的踏上去往北京的火车,汇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

回顾二十年的正法修炼路,能平稳的走到今天,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点悟、看护、加持与无尽的承受,虽然途中处处充满了险恶,但只要时时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听师父的话,真的体验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现在,写出自己一次神奇脱险的真实经历,证实法轮大法好,谢师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左右,我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证实法,被绑架到大兴县朱村派出所迫害,面对众多警察七嘴八舌的问话、恐吓,我并不害怕、不回答他们的问话,并向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及本人在大法中受益的真实情况。

那个时候,师父已讲过:“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2]因此已有很多同修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正念走脱,而我由于人的观念太重,失去了两次师父安排正念脱险的机会。我认为自己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怎会偷偷的跑?可能是针对我的这颗人心,警察们话题一转,议论起这个话题,并突然问我:“你跑不跑?”当时我已意识到,不应该在这里消极承受,就说:“在这屋里不跑。”接下来,我就提出上厕所,寻找机会脱险。可到厕所一看,没有任何可利用的地方,只好又回到屋里。

就在当天晚上,值班看管我的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警察,因问不出什么,就恼羞成怒,对靠墙站着的我大打出手,他甩掉外衣,甩开膀子,张开手,狠抽我耳光。当第三掌还没落下时,我已感觉到:这一掌下去,大牙就会被打掉,同时,我也想起:我是炼功人,制约常人的因素对我无效!就这一念一出,感觉脸立即变的很大,他第三掌落下,我没任何感觉,随后只听“啪啪”响声不断,而我却纹丝不动,好象打的不是我,直到他累了,才停下手。

在休息时,他又问我问题,同样得不到我的回答。在他恢复体力后,又开始第二轮抽打我的嘴巴,直到累的不行了,才住手。这次停下后,他就再也不打了。而我一直保持平静、祥和,对他没有任何恨意。

第二天,又是车轮战,说什么:你这样不配合,永远都别想出去……在这里打死你,也无人知道等等。而我就在心里背法,对他们说的话根本就不动心。就这样一天过去了,晚上我坐在了凳子上,可不知怎的眼睛就闭上了,而我根本就不困,虽然已绝食二天一夜,晚上也没休息。

就这样反复两次后,他们说:看来屋里太舒服啦,到外边吹吹风,清醒清醒。当晚风很大,我被铐在了一棵大树上,当时我就悟到:这是师父安排我走的,可这样抱着树,铐子在前边,不好办。此念一出,一会儿,他们就又从新把我背铐在房门前的一个铁管子上,并说:让你师父救你吧!当时我想:师父安排我走,就一定能走。

第二次给我铐手铐的警察有意帮我,给我铐好后,特意把左手的铐子动了一下。后来,我发现果然左手铐比较松,就试着往出抽手,可怎么也抽不出来,因为我手骨架大,我就想:手变小点,结果再一用劲儿,就抽出来了。可我离门前边看我的警察相距不到三米,他又眼睛死死的紧盯着我,没法脱身。

这时公安局长来了,我赶快把手又伸進铐子里,局长進屋,给他们交待什么,因那天晚上,派出所很多人都在另一间屋。给局长开车的小司机,二十岁左右,挺文静、秀气,却邪恶的狠,一直站在我面前训斥,我给他讲大法的美好,他根本不听,并扬言:有办法收拾你,到半夜脱掉你靴子,往你衣服里灌凉水,让你双脚结冰等,直到局长喊他走。

就这样,有人出来,我把手伸進去铐子里,没人,我再抽出手,手铐对我已没有任何作用,我的手任意進出。这时,给我戴手铐的那个警察出来,用焦急的眼神示意我快走,也许刚才局长给他们布置了什么。我想:师父催我走,可那个看着我的人眼睛就不离开我,怎么办?我求救师父:让他往后挪挪。念一出,就见他立刻往后挪半米远,可以看屋内右前方的电视。但看电视与看我的视线间隔只有一秒多时间,我就又求师父:让他间隔时间长一点,结果间隔延长至三秒钟左右。我心里又求师父:让他困,很快,他打起哈欠。我想时机成熟了,就在他刚看我一眼,我就把手抽出来,当他再看我一眼,转视线时,我象箭一样飞向门口。刚出大门,就听他喊:法轮功(学员)跑啦!

这时,我还没地方躲,情急之下,见左边一个半开门的房间,就急忙躲了進去,原来门是坏的,开不开,也关不住,刚進去,就听见警车和三轮摩托呼啸着追我去了,这时我从门缝里看到一个三轮摩托上的三个人向我藏身之处走来,我立刻喊:“师父,别让他们过来!”心声刚落,就见几个人象听到命令一样,转身跳上摩托走了。

这时看不见派出所的人了,我走出屋子,向相反方向走,结果是一堵高墙,环顾四周才发现,原来这只有一个出口,怎么办?墙高,我踮脚伸手够不着墙头,我顺势向墙后一看,是个大空场,地上厚厚的落叶,发现藏不了人,又顺着往右看,发现象是老百姓的房后,堆了一堆树叶,我过去用手一拨拉,就躺下身,又用手抓树叶往身上盖,刚盖好,警车呼啸着又回来了。

这时,有人拿手电筒和棍子来空场找,当棍子挨着我衣服时,我心里喊:“师父,他们看不见我。”结果那个人的棍子连拨拉都没拨拉,一下就退回去了,接下来,他们就在空场旁一个平放的水泥电线杆上坐下来抽烟。我大气不敢出,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躺着,结果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左胳膊一阵巨痛使我醒来,这是师父叫我快走,不然的话,天亮就麻烦了。我发现四周静悄悄的无人,可派出所的大门依然关着,只能翻墙,可怎么也找不到垫脚的东西,后来找到一根干树枝,核桃那么粗,靠在墙上脚一蹬就断了,剩下一尺来长,但挺结实。心想:借助它一定能出去,就这样往墙上一靠,右脚蹬着顶端,身子一纵就扒到墙头,身子又一纵,就上去了,用手把头一抱,滚了下去,厚厚的树叶接着我,没受半点伤。

就这样,一路背着师父的诗词《威德》,过坟地、穿树林、走田埂,天亮看见路旁有一个公交站牌,一看正好通到我暂住的地方,要不是师尊帮我,人生地不熟的,我真的不知向哪里走,感恩师尊的点悟、看护和引路。

我花了三元五角钱,坐公交车到住处,同修们找来工具,帮我打开另一只手铐,我又汇入了正法洪流。

我那时已五十多岁,刚跑走五秒钟的老太太,警察们脚跟脚就能抓到我,结果他们却可笑的发动车,开车追了好一阵,才回来搜查附近。如果先搜查附近,同样能发现我,如果不是师父安排,我是不可能成功走出派出所的。如果没有师尊的保护和承受,不可能被暴打时没有疼痛感。

再次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弟子能成为正法时期师父的弟子,真的是太幸运了!弟子一定在最后这段时间,做好师父叫做的三件事,修好自己,努力做师父的合格弟子,跟随师父回家,再次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