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帮助我发现和清除执著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来自墨西哥的大法弟子,已经修炼九年。我想交流一些在配合神韵推广中累积的经验,以及神韵如何帮助我发现和清除一些深层次的执着心。

我第一次听说神韵是在辅导员的车上看到一本介绍神韵的书,那时我刚开始修炼,对神韵还一无所知。

两年后,二零一二年,我搬到另外一个城市,那里没有同修。我决定开一个炼功点。本以为这是很简单的事情。后来发现这需要承担很大的责任,我就加紧学法。那是我修炼过程中一段非常精進的时期。期间我认识到,师父用神韵救度世人的洪大慈悲;但我还是无法想象神韵演出的实质意义。

不久后,我得知神韵将第一次来墨西哥演出。我喜出望外,但我住的地方离演出城市很远,而且生活拮据,所以我想是没有可能去看神韵了。然而,有一天,一位平时很少跟我接触的同修打来电话,她说要送我一张演出票。我简直无法相信,但还是接受了她的好意。我当时在常人中的工作是做销售,但业绩不理想。而师父巧妙安排了一切,我奇迹般得到一个大单,得到的奖金足够买飞机票到墨西哥城看演出。

我在演出上演前几天到达墨西哥城。送我票的同修邀请我参加大组学法。跟这么多同修在一起,对我而言这是全新的经历。我当时在自己的城市还没有扎实的组织好炼功点,所以,只有几个人时不时来炼功点,但他们都还没有确定要走修炼这条路。

在大组上,有一些从其它国家来的同修,大家用三种语言轮流读法。我感到心中充满愉快。当发正念的时候,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我感受到自己是无量粒子的宏大光芒中的一个粒子。

后来我被安排做神韵后勤工作,那是一个很好的经历。初始我感到不知所措,因为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以及如何做。但好在有其他同修的帮助,使我完成了那份工作。对我而言,这是一段神圣的时光,我非常感激师父为我提供的这个机会。

我也最终能够欣赏神韵的美妙演出。正如师父在诗中所描述:

“大幕拉开是天堂
神佛菩萨彩云祥
钟鼓齐鸣仙乐起
天娥起舞神带扬
金刚罗汉众天王
天幕如虹气势磅
法光慈悲溶观众
五千惊目能量强
不觉是戏如梦倘
身在意境神佛旁
感恩此行如得度
明年再来日太长”

观看神韵演出的体验让我此生难忘。然而,看到剧院里面那些空位子,想到错过观看演出而失去被救度的众生,我内心被深深触动。

在接下来的一年,由于一些复杂的因素,神韵未能重返墨西哥。而由此引发当地学员之间激烈的冲突,使得我们认识到,同修们必须在修炼上精進提高,才能达到法的标准,以迎接神韵归来。

幸运的是,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下,神韵于二零一五年重新莅临墨西哥。而我也奇迹般的从新工作中得到假期批准,能够前后两次来到墨西哥城,参与神韵票务销售。

那是我第一次参与销售队伍。期间的多次奇妙的体验,让我感佩至深的一次是,在商场销售刚开始的一个早晨,一对年轻夫妇向神韵摊位走来,我递给他们传单,还没来得及介绍太多,那位年轻的女士已经被感动的落泪。她的男朋友是一位音乐家,当场决定买票和她去观看神韵。

就我而言,起初我以为自己常人工作中的销售经验,可以帮助自己发挥大的作用。后来发现卖神韵票完全是两码事。事无巨细,总有修炼上的考验伴随,时刻也都有修炼的机会。由于自己的幼稚和对法理解不透,我犯了不少错误。但也知道这都是自己修炼的过程。我也发现,对本地同修而言,一切都是新事物。我们都有着助师救度众生的纯净心态,但源于对法理的认识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处理事情的方式。这也是曾经引发矛盾的因素,也是本地同修形成整体,学会配合做好神韵的过程的一部份。我感到自己开始从法的角度看待问题,对任何事情首先保持正念。

推广神韵中平衡好不同的角色

二零一六年神韵演出推广,我的经历不同。那个时候,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得以有两个月在墨西哥城参与神韵售票。同时,我开始在大纪元报纸做义工,并且尽最大努力把两个项目都做好。

我感到压力和考验比之前要大。绝大部份时候,我能保持正念。但随着在墨西哥城呆的越来越久,我更多和更深入的参与本地(讲真相)活动,也介入到本地同修的一些矛盾中。因为我从其它城市来,我想当然的认为应该这样做。然而,我经常评判同修,觉的她们不够精進。同时,我自大的认为,自己对法理解的更好,在学法上也更加精進。那段时间,我总是从表面上看待事物,认为这些矛盾都是源于同修们的执着心。然而,我却亲自见证了,同修们之间的矛盾,也有很多来自另外空间的压力和干扰。即使如此,我还是没有认清自己的问题,总是向外找和指责别人。

师父说:“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2]

我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来这个城市。虽然有很多挑战和困难摆在面前,我依然愿意竭尽所能达到师父的要求。

那年给我印象最深的经历是,拜访一个重要的工会。我和工会负责文化活动的主管会面。他对神韵演出感到兴奋。当时感觉这个工会会买很多票,很多众生会得救。然而,事情并未如愿发生。我认为这源于自己修炼的漏洞,以及没有协调好团队。我相信是自己在情上的执着,比如炫耀和色欲,干扰了这次销售。过了一段时间,工会的两位成员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他们的办公室卖票。其中一个跟我说,她梦到自己观看了神韵。观看神韵后,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激动的落泪,表达了这场演出带给她怎样美妙的感受。

在演出期间,大纪元协调人希望我参与媒体的报道,那样,师父让我观看了神韵在这里的所有场次的演出。我也需要去另一城市推广神韵,那里将第一次迎来神韵。我只要按照师父的安排走,前面的路就会在我面前展开。

到新的城市推广神韵 在新的挑战中提升

二零一七年,让人喜出望外的是,神韵在墨西哥的巡演扩大了范围,增加了二座新城市。我被安排到其中一座城市推广神韵。

那座城市当时还没有同修,条件异常艰苦,气候多变,交通也不方便,但是生活成本很高。而我为了来此推广神韵,辞去了常人的工作。我当时存款有限,所以打算在当地找一份兼职工作。然而,现实很严峻,那里没有足够的学员参与推广。所以协调人希望我能够在神韵摊位全职卖票。我想可能很快会有其他同修来帮忙,但是在两个半月的时间里,只有一个学员可以在周末帮忙,另一个则在神韵摊位几乎要结束的时候才参与進来。

在神韵摊位每天要工作十个小时,我一个人坚持了一个月。这时开始感觉非常辛苦,我身上一些最不好的执着心开始翻腾。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开始担心自己经济条件,内心感到很不公平。好在协调人已经为我安排好,包括住宿、饮食、交通等基本生活所需,其它项目的同修们也开始过来帮忙。和他们在一起让我得到很多修炼提高的机缘。

这些年来,我认识到在神韵摊位卖票是很神圣的一件事情。我最开始在墨西哥城卖票的时候,感觉一切还挺简单。如今,法要求我必须在修炼上提高,以及更清楚的认识自己的执着心。

有时在神韵摊位卖票时,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来自色欲的念头。没有人的时候,我就努力背关于修去色欲心的法。这对清除这些坏思想,以及色欲带来的犯困,都大有帮助。

那一年我感悟到很多,帮助我更加认识到修炼的严肃。尽管困难重重,我依然尽己所能、完成协调人交代的工作。来自加勒比海海岸的我,本以为北方寒冷的冬天是最难以忍受的;后来发现,最大的考验是每天都能在心性的摩擦中保持正念。

师父说:“人在矛盾当中,在人与人之间那种摩擦当中甚至超过那种痛苦。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的时候,那个心是最难把握的。”[3]

和以往一样,在推广神韵与接触有缘的众生让我忘记困难所在。每天,我尽最大努力学习神韵的网站、视频、修炼心得,学法以及卖票。

在那段时间,我开始成熟,认识到,和很多同修住在一起,面对所有的压力和承担推广神韵的责任,还要在大家各自的理解和人心中协调好,是不容易的,但对我修炼有很大帮助。

跟同修们的互动让我看到几个困扰自己很长时间的执着心,主要和嫉妒有关,表现在:制造谣言和勾心斗角。而在多次场合中,我也看到反映出来的自己的自私心理,把自己的感受和声誉摆在整体之上。

同时,作为大纪元的志愿者,我也面临很多困难。我只能在晚上办公。当神韵到达时,我本想可以進入媒体团队,可不遂人愿,我还是要坚守售票摊位。我认识要清除个人喜好心,按照师父的安排做事。那一年神韵举办的非常成功,还加场。

每一年观看神韵,我都被神韵更加完美的演出折服,我经常情不自禁的流泪,感恩师父用如此慈悲美妙的方式救度众生。

二零一七年神韵巡演结束后,我回到家,静心学法。我意识到神韵推广中所遇到的困难来自于我修炼的不足。我决定精進实修,为参加来年的神韵推广做准备。我把学法放在第一位,不断向内找,清除在上一个城市因为缺乏支持,而对同修产生的抱怨。我也努力体会每位同修的角色,我们整体面对的困难,这都让我的心冷静下来。

二零一八年神韵帮我破除自我

当二零一八年神韵巡演开始时,我正在大纪元做全职工作。就在神韵推广前一个月,我被安排协调大纪元队伍。对我而言,这是全新的事物,一时间我手忙脚乱。有时候忙到连学法等每日必做的功课都不能完成,这可是很严重的失误。我以为自己今年没法参与神韵推广了,但最终我还是同意去那个城市支援。

然而,情势比之前更加艰难,压力更大,而且协调的同修无法找到足够的人力支持神韵售票摊位。和之前一样,我们一共只有四个人。看到这种形势,我开始感到强烈的不平衡。

我很担心,因为同修们的心态很不稳,许多次我都感受到负面情绪笼罩着我们团队。这次推广工作看起来难度特别大。

师父讲:“大家知道,我们现在人力很有限,证实法中大家不要光顾了这个就不管那个。就是说我们不要把力量都集中在一点,尽量要顾全整体。把我们当前所做的这些事儿啊,都做好。”[4]

我开始在大纪元和神韵售票摊位均兼半职。这样,我会根据需要做相应调整,而后在晚上继续工作,有时候工作到半夜一点或二点才去睡觉。第二天早上,很多时候我无法起来去炼功点炼功。我也尝试过早点睡觉,但结果并不理想。随着时间流逝,我开始精疲力尽,兼顾所有的事物变的极度困难。我尽量早起床学法,但是很多时候很难保持清醒的头脑。有时候我需要早起,在离开家前把一些工作完成。我也越来越不愿参加大组学法,后来干脆躲在一边自己学法。

在这种情况下,当困难出现,由于我无法达到法的标准,反而把事情弄的更糟。

师父说:“当然啦,矛盾出现时,有一些争论,我觉的也不一定是坏事,因为你在修炼中,就是要去掉你执著的心,在修炼中你就是要提高,那么就得表现出你那些个没去掉的常人之心来,把它去掉。可是大家有的时候,由于我们自己学法跟不上,就在某些洪法与救度众生的事情上象常人一样对待,就使我们许多本来是很神圣的事情,达不到那么神圣,做不到那么好,同时呢,也使社会上的人对我们产生一些不理解。这样一来,自己提高不了,还给大法造成一些个损失。”[4]

在神韵售票摊位的时候,我力求全神贯注。但是感觉越来越难做到。我和同屋住的同修也发生了几次冲突。那时,当协调人要我帮助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我感到那是很难承担的重负。同时,我的怨恨心也出来了,因为听说有同修抱怨我去年在这里的工作表现。由此,我不愿意和其他人合作,只愿意独自做,比如卖票或者贴海报。

我的内心一直在挣扎。幸运的是,与同修和大纪元的同事们交流后,协调人和同修们无条件的支持,帮我增强了正念。我下决心尽最大努力,利用好师父给我创造的修炼机会提高自己。但是当难关出现时,我又回到原先的修炼状态。

我开始对协调人感到不平。觉的她要求太多,不理解我的处境。我的修炼状态开始恶化。这也反映到了卖票上。离神韵开演还有一个半月,但是依然有许多票还没有卖出。我试图向内找,但是很困难。我开始从前来帮忙的同修身上,看到很多争斗心和嫉妒心的表现。我内心有一面希望自己和去年一样,全身心投入到神韵推广中,但是我还是做不到。

师父说:“所以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什么病都上来了。”[3]

我内心不平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感到肩上两个重担,大纪元和神韵推广,相互冲突。色欲的执着心试图控制我,我需要不断背法和发正念来对抗。但想找一个伴侣的对“情”的执着却挥之不去。

随着演出开演的时间临近,我感到很压抑,好象陷入无法逾越的难关。有一天,走在购物中心的路上,我全身心发出一念:求师父帮我。当时感到天空霎时打开,一束光照在我身上,启悟我,主要问题是对同修的嫉妒,特别是对协调人的妒嫉。这看起来讲不通,因为我和协调人的关系很好。但我发现,尽管协调人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我被负面情绪所困,内心充满对她的指责。我非常自私,只是考虑自己的处境如何困难,却忽视了落在协调人身上巨大的责任和压力。

从那一刻开始,我开始全力清除妒嫉心,而销售也开始回升。在神韵上演前几天,所有的票都卖光,剧院把之前不卖的座位也释放出来。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工作,以及因不愿放弃执着而带来的痛苦。我象是在沙漠中渴求绿洲那样渴望神韵演出。我深深的被神韵的美妙所陶醉,更加清晰认识到神韵的故事是如何帮助我消除那些负面情绪。

然而,当神韵到达时,更多的同修也来了,我却被复杂的情感所淹没。看到神韵再度到来的喜悦,以及对同修的怨恨和忿忿不平交杂在我心中。我无法理解为何那些同修看起来那么悠闲,而我们却在这个城市承受所有这一切。我不断向外看,评判他们的行为并且感到至深的愤慨。尽管我们的销售业绩创造了记录,观众们好评如潮,我依然无法压抑愤怒的心。

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2][2]

回到家后,我再次试图大量学法和向内找,但这一次感到不是那么容易。

二零一九年神韵帮我清除怨恨

在二零一八年中,我搬到了大纪元在墨西哥办公室所在地。开始的时候,我遇到很多组建团队的挑战,几个月后基本都克服了。之后,神韵推广就开始了。

即使我可以平衡好大纪元和神韵推广的工作,但我在二零一八年中所经历的,对同修的怨恨心和不平衡的心,使我无法全身心溶入到当地的整体中来。我不断向外找,在很多方面否定同修们。在与同修交流后,有些同修指出我的不足。我终于认识到是自己需要提高和改進。渐渐的,我的心终于可以平静下来。

最激烈的一次冲突是,有三个同修在神韵协调人面前,指责我试图干扰神韵销售。

师父在讲法中说:“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3]

这些指责让人难以忍受,但也是一个绝好的修炼机会。我在前几年的神韵项目中,对于声誉被诋毁,对于和同修们的矛盾,对于那种孤军奋战的困境,积累了很多的怨恨心。然而这一次,三位同修则是没有基于事实的指责我。在神韵协调人面前颜面尽失,成了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愤恨难平,做出了很糟糕的反应。我以把问题澄清为借口,挑出很多之前不愉快的事情。我彻底忘记,首先和至少,如何象一个修炼人那样处理事情。

师父讲:“修炼人哪,怎么能这样啊?但是我知道,还是我那句话:别看有些问题他表现的很突出,实际上没表现出来的地方他已经修的很好了。不能够把他和常人相比,更不能觉的他们这种矛盾是单纯的矛盾,那是提高他们的机会。”[5]

师父还说:“如果你们都是一团和气,互相之间都非常平和,谁也惹不到谁,谁都使别人高兴,坏了,(众笑)真的坏了,修炼不了了。谁的矛盾也暴露不出来,互相之间不能够促進提高,这可不是修炼团体啊。我们与常人最大的不同是,有矛盾反映出来,但是我们都能找自己。(鼓掌)绝不是没有矛盾反映出来。哪方面修的不好表现出来了,互相的就会发生摩擦,意见不合、不同,那就看一看问题在哪里。每个人都找自己的原因,我是不是自己哪个地方没做好啊?别人不认同我啊?那个也想,我是不是提问题的方法有问题啊?人家接受不了?每个人都能找自己,这就是修炼,你不找自己你就是没修炼,最起码在这一个问题上你是没修。”[5]

在这次经历后我感觉很糟糕,甚至想放弃大纪元办公室的协调工作,这样我就能回到家乡。在与同修交流和学更多法之后,我意识到我犯了多大的错误。我开始去掉累积的愤怒。一次,我发正念的时候,我看到愤怒的魔从我胸前出来,表现出燃烧的愤怒的猫的形象。我感觉到我去掉了那个执着的很大一部份,之后我感到更加轻松更加高兴。我能够向与其发生矛盾的同修表示道歉,事情开始好转。

另外一方面,师父安排我去神韵演出的三个墨西哥城市,既售票也做媒体报道,这是一个让我看到和去掉很多执着心的很好的机会。

师父帮助我通过参与演出的推广,明白我必须珍视修炼的环境,包括每个大法弟子和每个我遇到的人。师父建立了那些人和我的缘份,每个人的出现都是为了帮助我修炼,同时助师救度众生。

我知道我还是需要更加勤奋努力去掉不平的心、怨恨心、色欲心、妒嫉心、愤怒、懒惰和骄傲等其它执着。我明白修炼标准一直在提高,不能在面对这种责任时敷衍了事,也不能得到小小的進步就心生欢喜。

师父说:“你说:老师讲了,修炼得慢慢来,那咱们就慢慢来。那可不行!你得对自己要严格要求,佛法修炼你要勇猛精進的。”[3]

师父告诉我们:“这一切都将留给历史,也许会永永远远的流传下去。(鼓掌)大法弟子在这个期间做的好与坏,这件事情过去了,就没有回头的机会,因为那个邪恶已经不存在了,那些邪恶逐渐的被销毁的已经没有能力了,想要再来考验你、从新让你走一遍的机会都没有了,自己做的什么样哪,可能就是什么样了。好在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作为大法弟子,无论在什么环境下,你都应该做好,做的更好,赶快把那些不足、把那些不应该有的去掉。”[6]

我感谢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尽管我犯了错,但师父一次又一次给予我机会。

以上是我在现在的层次个人的理解,如有不在法上,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观神韵〉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二零一九年墨西哥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