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从后背碾过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我今年八十二岁,一生劳苦。我年轻时帮人干活,水泥板倒下来砸伤我的头部,住医院一个多月,头部缝了十几针,医院确诊是脑震荡,从此留下后遗症,经常头痛。

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早晚参加炼功点的集体炼功、学法,从不落下一天。不认字的我能熟背师父的一些经文了。

我曾参加邻县的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同修说:我们在大法中修炼,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坚定不移的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到敬师敬法,遇到危难时师父会保护我们。同修们在修炼中已经证实了信师信法,师父就会保护弟子。同修的发言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也启发了我的悟性。下面谈谈我遇到几次车祸,信师信法过关的经历。

车子从后背碾过

一九九八年五月的一天早上,我背着背兜去买化肥。走在环城路上(滨河路上)正要转身上百门桥时,突然被从身后开来的一辆四吨小四轮货车撞倒在地,车的前轮从我的后背碾轧过去,我背上的新背兜被轧的粉碎,当时我就昏迷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司机和围观的人把我扶起来坐在石条上。这辆车是县交通局的,刚好这时交通局的书记上班经过此地,见况要送我到医院检查、治疗。我想起师父的话:“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1]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说:“我不去,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不会出事的,我回家炼功就会好的。”

当时有人通知我老伴,老伴来把我扶回了家。我睡在床上,感到身上很痛,尤其翻身时特别痛。我对师父说:弟子一定要正念过关。我叫老伴读《转法轮》给我听。当晚,我梦见师父把我的肉一块一块的连在一起,不觉的痛。

第二天,交通局书记带着糖果、饮料和两百元钱来看我。礼品我收下了,但钱我不收。我说:大法师父叫我们修炼人时时处处都要做好人,要为别人着想。司机不是故意撞我的,我要了你的钱,我就不是炼功人,就没有听大法师父的话。当时书记很感动,说:“现在象您这样的人太少了。”

炼功点的同修知道了都来看我,看到我的前胸后背有很大面积的青紫色。可几天后我就能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了。

这件事在当地影响很大。有个目睹车祸现场的人对我的子女说:“你妈了不起。车子从她身上轧过去,没去医院治疗,几天就好了。她的福份太大了,可能有神人保护她。”我子女对他们说:“我妈是炼法轮功的。我妈说了,大法师父了不起,讲法不用稿子,讲的法录下来就成书。”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开始了,中共的谎言欺骗了很多世人。我就以亲身经历的神奇事讲真相,证实大法好。特别对偏远乡村的娘家人讲的多。我说:你们想一下吧,车子碾轧人的身体,不把人碾得粉身碎骨吗?而我只有皮面伤,骨头都没有断,这不是师父在保护我吗?我信师信法做好人,没有要别人一分钱,几天就好了。你们一定都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

司机说遇到好人了

一九九九年上半年的一天,我去豆油厂上班,一辆一吨半的小四轮空车从我的身后驶来,把我撞倒在地上,我的右膝盖被撞流血了,右脚的踝骨处肿起来了。

司机吓坏了,要送我去医院检查。我说:不去,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你以后开车慢点,你走吧。司机说:“谢谢您,我遇到好人了。”

当时我厂会计坐在摩托车上看到我被车撞倒在地的情况。她到厂里把我被车撞的事给厂领导说了,厂里很多人都知道了,都为我担心,不知我被伤成什么样了。这时大家突然看到我走進厂里来了,很惊讶,问我为什么不去医院治疗,为什么不找车主负责?我借此机会给大家讲了大法的美好,讲修大法的人时时都有师父的保护。

二零零零年,我搭家人的摩托车到亲戚家,因乡村的马路上很颠簸,我从车上摔了下来,没有大碍,只是胳膊肘磕在一块尖石上,掉下小指大的一块皮肉,流了一些血。我用手纸将伤口盖住,很快到了亲戚家,找了一块白布包扎好,当天返回家我也没有去医院处理,创伤没有感染、溃烂,几天就好了。

我得法修炼直到现在,坚持到学法小组学法,每天在家还要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自学,在邪恶的迫害下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二十二年来我没有吃过一粒药,脑震荡后的头痛也没犯过,身体很好,我还能挑七、八十斤的粪担子浇菜园。

我遇到的几次来取命的车祸,都是在师父的保护下过去的。千言万语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弟子唯有听师父的话,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蜕掉人这层壳,圆满随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