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矛盾一定要向内找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我和同修A在明慧站内信箱一直保持着联系,十年多了,虽然互相没见过面,也不知道对方在哪个城市,但由于在证实法的项目上早期一直有合作,彼此还是信任的。

年初时,有一件事情,同修三次问我,我三次给他解释。由于平时很忙,所以每次回复都比较简短。我觉的自己把问题说的很清楚了,但同修仍然问。其实第三次回复时我心里已经不耐烦了,加之最近两年与同修的联系少了很多,所以开始怀疑起同修的身份了。当他第四次又问我同一个问题时,我不客气的说:“你这样没完没了的反复问,都使我怀疑你的身份了?!”同修的反应可想而知,他很生气的回我:“之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不愿意跟你联系,就是觉得你负面思维太重。”

这一下惹的我气血冲头,愤怒的回了他一句:师父讲了:“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1]是不是你自己负面思维太多了?!

发完信件后,我余怒未消,坐在那一个劲儿的往上翻他的不是:总是自以为是,觉的比别人强,说话总是高高在上的,够了,不论跟他说什么,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什么都想知道,象个“侦探”似的,够了,越想越气。

一方面心里气的够呛,一方面脑子里很清楚想起师父的讲法:“如果别人冲击了你的意见,冲了你的气管,你觉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别人针对你哪个问题对你提了反对的意见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见、你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要起来反对、辩解,因此造成跑题与不顾,哪怕是最善意的辩解,你都是在证实自己,(鼓掌)因为你没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时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2]

我想我得向内找,强压着怒火,我找自己到底这件事情触动了我什么,竟然让我这么生气。不能被人说的心?怨恨心?疑心?……找出了一堆心,我尝试发正念消除它们,但不起作用。表面上是在发正念的样子,可脑子里想的都是同修如何不好,一刻都消停不下来。一直持续到晚上我要学法的时候,还是在不停的翻,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我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找找到底自己为什么这么“恼怒”?触动了我的哪颗心呢?我开始从头梳理,想找到到底是什么引起这个恼怒。忽然想起诱因是在看到同修说我“负面思维严重”时,马上火冒三丈的。是我无法接受他的这种说法,因此而生气,认为他在诬蔑我。

找到这个问题后,我告诉自己:就接受同修的说法吧,同修说我负面思维严重,那今天我就去去这个“负面思维”。当我冲破其它的思想干扰这样想时,仅仅几分钟,我发现折腾了我整整一天的各种各样的不好的杂念戛然而止了,对同修的怨气一下子全没了,心静下来了!这让我非常震惊。

我这才认识到,一天来导致自己愤愤不平、生同修气的思想根源原来就是“负面思维”呀。因为它被同修的话触动了,它被同修暴露在我的面前,它怕我意识到它,消除它,所以就拼命的往我的思想中返出来同修不好的各种念头,离间我和同修,引诱我向外找,而不去正视同修说的话是不是正确。虽然我也向内找,但因为我没有发现根源是这个“负面思维”,所以就不能排除干扰。就象看到了那些杂草的叶子,就抓着叶子拼命去割,却没有拔掉它的根,所以叶子还会拼命的疯长,当我找到它的根子并将它拔掉时,叶子自然也就没有了。

这件事情使我认识到,面对批评,接受并根据这个批评向内找,承认自己确实有这样的执著并坚定去掉它,而不是排斥批评的时候,就一定能够提高。

不掩盖,坦荡面对失误,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

我习惯于在看到比较好的明慧交流文章时,顺手在站内信箱中把链接转给同修A。有一天我打开信箱,看到他一封信,感觉语气很生硬的告诉我:“你要实在忙就别给我发推荐文章了,不忙的话,发文章请发可直接点开的链接。”看到他的信,我当时就动气了,觉的他太不可理喻,不再想理他了,没有回复便直接关闭了信箱。

过了大概十分钟,我明白了:我转给同修的是文章下面的那个链接,那个链接在天地行可直接打开文章,而在站内信箱是不能直接打开的,要复制贴到地址栏后才行。我以前每次都注意在两个地方发不同的链接地址,以方便看的同修能够直接打开。但最近几次我确实忘记了,以致在站内信箱中转的是能在天地行直接打开的链接。是我疏忽了。

我再次登陆站内信箱给同修回信,我想让他知道我不是有意的,所以就回了一封:“怎么回事?我转的是能直接打开的链接呀?”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我没觉的自己的回复有问题,我只想到他看到后,就会知道我不是有意的了,这样就不会生我的气了。然后我退出了信箱,这个事就算暂时过去了。

又过了几个小时,我在看明慧网的时候,忽然又想起了这个问题,不知为什么,我感觉事情好象没有解决,我心里似乎没有完全过去。问题在哪儿呢?我忽然意识到:我给同修回的那封信多么狡猾呀!我已经知道了问题的原因,但在回复同修时,却还是假装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这个过程中,我在掩盖什么呢?掩盖不是自己的错误?想让同修内疚错怪我了?抑或是别的?如果同修看了那封信,再回信给我说:自己试了,那个链接不能直接打开文章,打开的是明慧首页。然后我再假装试一下,这时再承认是自己错了。在这个假设的过程中,我期望的是什么?对证实法有什么意义呢?浪费双方的时间,对自己的提高有什么好处呢?

我很惭愧,赶紧打开信箱。幸好同修还没有看到那封信。我毫不迟疑的立即删除了那封信,然后给同修回复“对不起”,并坦诚是自己“考虑不周,以后会注意”,同时简短说了一下原因。

第二天我收到了同修的回复:“多谢!对不起,误解你了。”

真奇妙啊!和这个同修信件往来十年多了,他几乎是从来不道歉的,以往每次不管什么原因发生一些不愉快,基本都以我的道歉、认错作为终结。居然这次他主动道歉了!以前好几次我很生气的责备,说什么事情都是他的对,从来不道歉,即使这样,也只是勉强得到过他一两次道歉。可这次他居然主动道歉了!遇到事情向内找,真的很神奇。当我向内找,而不是指责对方或掩盖自己的错误时,在一个平和的状态下,对方就会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从而真正的发生变化,提高自己。

调整自己的心态就又给他回了一封信:你能够道歉很难得。事情看起来很小,但掩盖着很大的问题。另外,还想起师父的一句讲法:“修自己把你认为的自己的痛苦、感情的冲击、心性干扰等这些事当成好事。”[3]不管多小的事情,只要动心了,高兴也好,生气也好,抱怨也好……如果真能找自己,会发现是自己空间场中的败物的存在导致自己出现不符合法的想法和行为。 把自己放得低一些。凡事向内找,才能快速提高。我并建议他看师父《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他又真心的向我表示“对不起”,并感谢我能够这么点他。

其实,应该是我向他表示感谢,在这件微小的事情中,让我意识到自己那种“狡猾”,喜欢掩盖自己错误的一种心。让我体会到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向内找、修自己有多么重要。同时,这件事情也促使我最终能够善意的指出他的问题,从而使他愿意接受。想想以前,觉的他自私、不会向内找时,总是很苛责的、劈头盖脸来一通,不管他能不能承受,只管往外扔。结果每每导致他不能接受。而我呢,时间久了,就越来越不愿意跟他多说什么了。

真能直面执著就能消除败物

我觉的自己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遇到批评或者问题找不到执著的根本,就象我在上面提到的,总是围绕着叶子去找,而挖不到它的根,其实就是因为不敢也不愿意正视自己的问题导致的。

《转法轮》中,我知道妒嫉心是一个非常邪恶、非常不好的心。我发自内心的讨厌它,不愿意要它。但我不是真正修下去了,而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有这个东西,觉的这个东西太邪恶了,在自己身上、空间场上不应该有它。我不去承认它,也就从来没有去修过它。也因为如此,我一直认为自己没有这个心。

直到几年前,在和同修们合作一个项目时,才意识到这个心在自己的空间场中有多么强烈!虽然意识到了,却仍不敢承认它、正视它,因为觉的承认自己有妒嫉心那太可耻了,修了这么多年了,自己怎么能还有这颗心呢?直到后来由于这个心(当然还有其它的心)的干扰,使矛盾越来越激烈,以至于让自己不能和同修们配合下去了。

我记得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当时与我有矛盾的同修是仇恨的,用“彻骨的仇恨”来形容都不为过。我知道这个状态不对,经常发正念消除这不好的状态,但很久都无大的改观。一直持续了一两年,直到有一天晚上,当我打坐发正念时,我终于坚定自己,敢于直接承认:“这就是妒嫉心、仇恨心,我不要它们,绝不允许它们在我空间场中留存。”我觉的大脑象要被挖掉一样。我发了很久的正念。

结果就在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从耳朵中掏出两条血红色的、和正常的筷子一样大小的大肉虫,真是恶心极了,同时还排出了三条一丈长的、筷子粗的大蛔虫。那蛔虫是如此长,以至于我不得不用手帮助往外扯,它们缠在我手上的样子真是恶心极了。

这个梦如此真实,以至于我醒来的当天,一直觉的蛔虫排出时的那种感觉还存在,真是难受。

在二零一七年上半年前的大概一两年里,我能够、也敢于正视自己的执著:首先承认这个执著的存在,然后毫不犹豫的发正念清除它,很多时候我都要请师父帮忙,因为这些执著心反映出来时,总使我无法静下心来,从而干扰我发正念。那段时间,当我找到执著心、并去掉它们时,另外空间的反映是巨大的,甚至直接表现在这个空间:浴室中洁白的洗脸盆里,会出现虫子,开始是比头发丝还要细的、两三厘米长的血红色小细虫子,每次两三条不等,后来越来越多,多时有十几条、一团团的;慢慢的红色虫子不常见了,又出现了一两厘米长、象小米直径一样粗的漆黑的小黑虫子,通常每次两三条不等,有时就很多。特别是有一次,当我正视自己一堆的执著心、并针对它们发完正念后,我无意中去洗手间,看到洗脸盆里居然有十来条那种漆黑的虫子。我知道这些都是师父点化我:执著心对应的那些败物在另外空间清除后,反映到这个空间就是这个样子的。我也发现,当我发完正念,执著于去看洗脸盘里是不是有虫子时,通常洗脸盆是干净的;往往在我无意当中,发完正念后,才会看到。于是,我也去掉了想通过看有没有虫子来衡量自己向内找、发正念的效果如何的心。

去掉因背会《转法轮》产生的执著

我从二零零三年就开始背《转法轮》了,除了二零零四年下半年被迫害中停止了大半年外,这些年从未间断的背诵《转法轮》及其他大法书。我受益匪浅,也写过一些文章在明慧网上发表。背法使我在修炼上有很大提高,去掉了很多的执著心,但同时因背会《转法轮》,也产生了很多很不好的心。就是潜意识中总觉的自己法学的好,比别人强;还有,因为妒嫉心的原因,很长一段时间,在看到同修在明慧网上交流背《转法轮》的体会时,会不自觉的闪出这样的念头:“嗯,同修背的太差了,没我背的好。”“我很多年前就开始背《转法轮》了。”甚至还担心同修背法背的好超过自己。这闪念太快了,以至于我从来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也就更不会去掉它。

直到不久前,在和一个同事的矛盾中,我找自己为什么产生不平衡的心时,突然意识到这是妒嫉心,我害怕别人得到好处,怕别人比我好,总想压过、盖住别人。这时我突然意识到在看到同修交流背《转法轮》体会时自己产生的那些闪念也是一种妒嫉心!这让我觉得无地自容。我开始主动去掉那些心。现在再看到同修交流背《转法轮》的体会时,自己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为同修高兴,觉的同修能够突破各种各样的干扰去背法,真了不起,我发自内心的希望所有的同修都能够早日背会《转法轮》。

就在前两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另一种很肮脏的心:我觉的自己背会《转法轮》了,我比不会背的同修强,我不自觉的在发言时就把自己摆在高处,认为自己悟的对,悟的好,同修不如自己。这让我非常惭愧,更主要的是这种心存在很久了,我到现在才正视到它,意识到它。我发自内心的想去掉它,便发正念,并恳请师父帮我去掉它们。这时会明显的感觉到头顶侧边有强烈的转动的感觉,很强的力量把头脑中的败物往外推。我知道师父在帮我,当我找对执著心的时候,总能得到师父的帮助。

感谢慈悲的师父不嫌弃弟子有这么多不好的心,依然不辞辛劳救度弟子!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