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成都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

更新: 2019年12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是非法关押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廖群芳在任二监区副监区长期间,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乐山夹江法轮功学员李玉华被监狱迫害致死,就与廖脱不了干系。

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地处成都平原龙泉山麓,距成都市区四十余公里,龙泉驿区二十余公里。监狱创建于一九八四年一月,始称成都劳动改造狱警支队,一九九五年更名为四川省滨江监狱。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按调整要求接收川西监狱女子监区,将成都市区狱部机关整体东迁至洪安镇龙洪路200号,成为一所独立关押女性罪犯的中型监狱,二零零七年七月,更名为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残酷迫害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包括:毒打、电击、吊铐、背铐、跑步、冷冻、曝晒、罚站、罚坐军姿、注射毒药、暖瓶下慢性药物、捆绑、野蛮灌食、强制训练、强制验血、针刺、淋水、撞墙、限制上厕所、关禁闭严管、剥夺探视权及生活虐待等等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据明慧网报道,成都女子监狱至今已迫害致死:李蓉,郭启蓉,史晋秦,黎孟书,曾素琼,李玉华、李桂香、陈莲英、祝艺芳、林凤、陈世康、何朝芬、黄丽莎、胡霞、严红梅十五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之前,法轮功学员主要集中关押在二监区和六监区,其它监区也有,但很少。之后,法轮功学员就分关在其它监区,让全监狱的人都被卷入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中。只要法轮功学员被劫入监狱,她们就把学员叫到警察值班室谈话,查看学员的判决书,了解你的基本情况,然后给你下马威:到了这里必须转化,不转化期满也回不了家,最后把你安排到有帮教人员的监室,日夜用邪悟、谎言对你狂轰滥炸,进行有目的的精神洗脑。如果此招不灵,她们就立刻撕下伪装,上报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

狱警把法轮功学员单独关押在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或盥洗室,由犯人和邪悟人员轮流值班看守,不让学员睡觉、背经文和炼功,进行各种体罚,只要学员合眼,看守人员就弹眼睑或拉着在室内跑圈,就是从精神上、身体上、心理上折磨、搞垮其意志,迫使法轮功学员就范,达到转化的罪恶目的。有的学员在身体承受达到极限、处于意识不清的状态下,帮教就强行拉着学员的手在事先写好的转化书上签字按手印,就算“转化”了,以此欺上瞒下获取减刑分。

监狱每个监区都配有专管法轮功学员的狱警,每个分队至少有二人。

廖群芳在任二监区副监区长期间,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不但经受唆使犯人迫害坚定的学员,而且还亲自出面羞辱、查房翻法轮功学员的衣柜和整理箱,发现有经文或食品就没收,扣互监(包夹)的分;还强迫法轮功学员穿囚服,并叫犯人用黄漆在学员的便衣上打上记号;如果学员不配合,就把所有的衣服搜到保管室存放,甚至在大冬天叫人把衣服泡到水里打湿,冷冻法轮功学员;还窜到监室,当着学员的面挑唆犯人不要给水喝、不准与之说话,企图孤立学员。二监区的专管狱警卢巧霞、周桂芳、魏某就直接听命于她的指令,卖力迫害大法弟子。

监区为了让转化的学员不“反弹”(清醒),就经常定期组织她们看一些邪党读物、文痞写的诽谤大法的邪书和一些佛教视频,以此混淆视听麻痹学员;有时买些水果、糖类食品,叫转化的学员品尝,有时叫她们排队在监区花园、绿化地带走一走,让她们在红色高墙内有些所谓的自由,这些手段的背后都是见不得人的卑鄙伎俩。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左右,监狱办洗脑班一个多月,迫害八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地点在入监队。每天九点至下午三点,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观看王志刚等的污蔑音像和资料,逼写所谓“体会”,狱警命犯人参与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

参与洗脑班迫害的人员有:副监狱长张蓉萍,主持所谓“开班仪式”;教育心理科科长李玫所谓心理咨询师;二监区狱警:廖群芳、卢巧霞;六监区狱警:田莉,赵红梅等。

廖群芳为了捞取政绩,十分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被监狱贴上“警花玫瑰”的标签。

廖群芳后调狱部任教育改造科副科长、督察长后,手段更加凶狠毒辣、变本加厉,恶招不断,指挥各监区警、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胡霞和严红梅在二零一七年十二月被迫害致死,廖群芳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廖群芳罪恶累累、举不胜举,以下收集的是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一、女教师严红梅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严红梅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四十五分在成都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家人接到通知到金堂殡仪馆,监狱方直接火化后,把骨灰让家属拿回了家。

十二月二十五日,严红梅家人到金堂监狱二零一医院见到严红梅,她全身已经浮肿,监狱还是不给予办保外就医,拒绝放人,“理由”是其居住地的社区——成都市金牛区沙河源街道泉水社区及户口所在地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街道大湾社区不接收,说严红梅是政治犯,比杀人还严重。监狱医院称严红梅死了也只能在监狱就地火化,不能把尸体拉走。

严红梅女士是成都市天回第二实验小学校美术教师,因在课堂上给学生讲法轮功真相、播放《九评》光盘,被学生家长诬告。二零一四年八月四日,严红梅被天回镇派出所绑架、抄家。

二零一五年三月七日,金牛区法院对严红梅非法庭审,法官王萍(女)于三月十一日对她宣布判刑四年。严红梅不服,于三月十四日提交了上诉状。严红梅的二审辩护律师多次到成都中院要求阅卷,却被告知,没有这个案子。当律师再次询问时,中院说再查一下,就没有音讯了。律师事后才得知,中院已将该案宣判结案。

严红梅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遭严重迫害。据悉,一次严红梅在车间炼功,被人发现,警察知道后,就把她捆绑起来迫害,不准她洗澡,警察田丽发现她洗澡,马上将洗澡盆踢得很远。监狱里的奴工劳动任务很重,早上七点半出工,晚上七点收工,完不成任务,就坐监规,九点半,十点半,十一点半,他们说了算。

严红梅被迫害出现癌症,二零一七年九月二日就住进监狱医院,地址在金堂监狱二零一医院。家属要求办保外就医,据监狱方声称:严红梅父母居住地(洞子口168号源上金府3栋2单元405)的社区不接收,后又联系严红梅父母户口居住地(天回镇大湾社区六组)也不接收。严红梅在监狱抵制所谓“转化”,监狱方要求回去后要有单位接受监管。

严红梅病情严重,监狱方却以没有单位接收为由一直拖着不给办保外就医,直至把其迫害致死。

二、善良妇女胡霞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成都崇州市羊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五十五岁左右)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早晨五点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遗体已经被火化。据悉,她女儿去把骨灰盒拿回来了。

胡霞是一位贤妻良母,她勤持家务,无微不至的照顾丈夫、女儿,自己还开了一个门市,一家人过着平稳的生活。胡霞于一九九八年五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原则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身体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生意也越加红火。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胡霞在自家开的铺面,被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绑架,非法抄走了打印机一台、电脑一台、大法的书还有真相资料。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被崇州市法院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五月左右,胡霞被劫持到四川龙泉女子监狱,不为高压、恐吓所动,拒绝在“四书”上签字“转化”。杀人犯、牢头姜利(音)在恶警指使下,在监室里将胡霞闷水。姜利命几个被监管的刑事犯抓住胡霞的头发、胳膊,把她往盛满水的大塑料桶里闷。然后又推倒在厕所里暴力殴打。胡霞全身是伤,被打得已经站不起来了,姜利还照胡霞的腿一阵猛踢。胡霞高喊“法轮大法好”,姜利与在其他犯人就用内裤野蛮的塞进胡霞的嘴里,胡霞的门牙被弄掉一颗。胡霞被弄到监室门口淋水,从头淋到脚,全身湿透,说是“灌顶”,等衣服稍干又淋。五月份天气还很凉,湿淋淋的胡霞被强迫坐在小凳上,坐在四楼过道风口处挨冷受冻。

中共酷刑示意图:溺水——把人头按进厕所凉水桶里憋
中共酷刑示意图:溺水——把人头按进厕所凉水桶里憋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左右,胡霞狱中反迫害,抵制参加每周集体洗脑,不写揭批,监室在押犯奉命找茬说她立掌发正念,狱警冲进监室,大嚷:马上报材料,加刑。胡霞被弄到办公室铐在没人看得见的窗户护栏上,外面有人听到里面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随后胡霞被弄到六楼严管折磨。后来胡霞转到六监区,躺着不能动了。有曾接近过胡霞的人悄悄透露说,胡霞身上穿的那件黑色的毛衣,领口、胸口全是血,小臂,手背,挠出很多血痕,自己挠的。不知胡霞是否被注射了有毒药物。二监区一狱警就曾对一法轮功学员说:“不转化,硬是要给你打不明药物的哟,你考虑一下吧。”后来有人到医院看见胡霞躺在医院里,戴着眼罩。

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胡霞进行长期灭绝人性的迫害,致使胡霞身心严重受损,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早晨五点被迫害死于龙泉医院。

三、成都女子监狱对钟俊芳女士的残酷迫害

乐山市犍为县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钟俊芳女士,曾三次被乐山市邪恶冤判,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残酷迫害。

第一次:二零零三年二月,钟俊芳又被绑架,后遭法院诬判三年半,被劫持在成都女子监狱关押迫害,二零零六年八月回家。

第二次:钟俊芳的电话遭恶人监控,有一天她邀一位朋友出去,恶人以为她又要去北京,再次绑架了她,又非法判三年半,随后非法关押在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由于她坚持信仰,经常遭到恶人的谩骂和生活上的刁难。她的钱卡也被狱警搜走,不允她购买食品,肚子饿了也只有忍着,而且处处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汶川“5·12”大地震后,监狱搞演习,钟俊芳拒穿囚服,狱警搜走了她所有的衣服,她上身只剩一件文胸,下身一条内裤,钟俊芳仍然坚持不穿囚服,用床单披在身上,一直坚持到十一月份,在这期间狱警为了迫使她穿囚服,就煽动犯人侮辱她。

二零零九年底,有几天寒流来袭,天气骤然变冷,凛冽的寒风不断的拍打着玻璃窗,犯人们都冷得钻进了被窝,被子盖得严严实实,到了后半夜,钟俊芳开始在床上打 坐炼功,值班警察在监控器里看见了,马上气势汹汹的跑过来,把她拉到了办公室双手吊铐在窗子上冻了一夜,第二天又把钟俊芳吊铐在二楼的护栏边上。

为了抗议监狱对她这种无人性的迫害,钟俊芳开始绝食,最后狱警叫人把她抬到监狱卫生医院去野蛮灌食。每当她在监室炼功时,“包夹”张忠毅(住绵阳)就对她又吼又骂,还多次把她身上揪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使她受尽了折磨。钟俊芳不断的给监狱、监区的狱警写真相信。狱警都很害怕,为了阻止她写信,就叫人搜走了她 所有的纸和笔,也不准其他人借给她。钟俊芳又开始绝食,几次遭灌食,身体受到严重摧残,最后被迫害的住进了警官医院直到冤狱期满。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钟俊芳被非法判刑八年半,不久便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据悉,钟俊芳曾遭犯人万永裕殴打,当场被打昏,后被送医院抢救。一次犯人宋贵芝折磨钟俊芳,拿药放在菜里面给她吃,钟俊芳被折磨得精神恍惚、不能言语了。

在三监区5-8大监室关押时,包夹犯人陈蓉胁迫全监室的人集体参与殴打钟俊芳。

二零一五年以后钟俊芳在密室4—12严管迫害,二零一六年二月到六楼密室六6—1室严管迫害至今。钟俊芳在4—12室被打昏死好几次。打昏死了送医院抢救,还说是心脏病。在6—1室,白天大家出工时,或晚上收监后,在没人知晓的情况下犯人在恶警指使下涌进密室毒打钟,二零一五年以后钟俊芳在密室4—12严管迫害,二零一六年二月到六楼密室6—1室严管迫害至今。钟俊芳在4—12室被打昏死好几次。打昏死了送医院抢救,还说是心脏病。在6—1室,白天大家出工时,或晚上收监后,在没人知晓的情况下犯人在恶警指使下涌进密室毒打钟俊芳。

被判无期的毒贩韩秀敏、陈娣;抢劫犯徐桦;毒贩、抢劫犯闵含梅;诈骗犯马骁,重刑犯杨健美等,是经常毒打钟俊芳的凶手,反反复复的打,打的钟俊芳死去活来。钟俊芳至今在成都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四、成都市丁慧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精神失常

在四监区就有两位大法弟子被隔离关押了几年才放出来,据说都没有写“四书”,但是两人已经精神失常。其中有一个叫丁慧(音)的学员,成都“512”厂的会计,听说刚来时,身体高大结实,被这种“隔离”迫害几年之后,骨瘦如柴,每天上厕所七十多次,不认识自己的物品,长期被犯人欺负,每天还被包夹强迫吃不明药物。狱警在监狱大小会上诬蔑诽谤说什么“炼法轮功成了精神病”,以此作为“样板”来诋毁抹黑大法。

五、法轮功学员钟水蓉被毒打投入水池

三监区法轮功学员钟水蓉,因为不转化,每天被狱警杨泳洪安排诈骗犯马骁,贩毒、黑社会恶徒闵含梅毒打,恶徒们边打边说:“杨警官叫我用书隔着打,这叫‘隔山打牛’,只有内伤,不见外伤,打死你还无法验伤。”

遭受毒打之后,钟水蓉还是不转化,她们就把钟水蓉投入水池里面,将她直接往水底压,还不许满身脏、湿的钟水蓉洗澡,还污蔑说炼法轮功的不爱卫生、不换衣服、不洗澡。后来犯罪人员还编了节目上台表演来欺骗世人。

六、法轮功学员罗芳遭诬陷被没收衣裤遭严管

罗芳,女,四十一岁,乐山市沙湾人,被构陷冤狱十二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当地恶警绑架到乐山市公安局,注射不明药物强行将腹中怀孕八个月大的胎儿打掉,等她苏醒后就站不起来了。在看守所和监狱遭受严重摧残,导致下肢瘫痪,目前生活已经不能自理。

直到二零零九年在成都女子监狱里,罗芳一直都是坐在凳子上不能下地行走,冬天里只允许她喝半瓶开水。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罗芳被强迫洗脑。二零一一年十月底,二监区副监区长廖群芳没收了她的棉衣、棉裤及所有外套。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犯人构陷罗芳先出手打人,身体虚弱的罗芳被恶警劫持到二监区二楼严管组,遭受长达三个多月的迫害。

七、老年法轮功学员卢光信拒绝转化被多次严管迫害

卢光信,四川雅安七十四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她拒绝写诬蔑诽谤大法的东西,一年被严管数次。她刚到监狱时是夏天,穿的少,包夹打她,掐她,犯人徐桦猛击她的胸部,她的胸口痛了好几个月,疼的厉害时碰都不能碰;衣服撩起来,手臂上,身上全是青红紫绿的疙瘩。七十多岁的人了,被严管迫害时一天站到晚。包夹辱骂她就象骂小孩一样,日子就在非打即骂中苦熬。平时她买的如营养品之类的东西她自己吃不到,都被包夹、室长及其他犯人抢来吃了。

二零一七年九月,七十四岁的卢光信再次被严管,不让她出工,一天到晚就在监室里罚站。狱警杨泳洪非要逼迫她写两句话,某某某是邪教,某某某是骗子。写就可以坐下来写,不写就无休止的站。杨泳洪知道她写不起字,就说:一笔一画的照着画都要画下来。要违心的写这两句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话,对卢光信老人来说,是撕裂灵魂的痛苦。老人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她变得沉默寡言了。

八、蒋贤凤被长时间体罚—罚站

攀枝花法轮功学员蒋贤凤拒绝“转化”,被逼从早上站到晚上十二点,双腿都肿了。警察下令,只给一点点饭和菜汤,让她挨饿。隔壁监室的人听到她“咚”的倒地的声音,后听说是站昏倒了。蒋贤凤被弄到医院去了,后来不知转到其它监区去了,还是在医院里?大家都为她担心。

九、法轮功学员焉玉明被电击乳房

法轮功学员焉玉明,六十多岁,四川省巴中人,包夹犯人冯进、“六一零”科长廖某、曹雪蓉逼迫其写诬蔑法轮功的“四书”,焉玉明不写,狱警曹雪蓉不准她睡觉,用电棍电击焉玉明的乳房及身体其它部位,打骂虐待,并强拉焉玉明的手在“四书”上按手印。

正告成都女子监狱所有还在丧心病狂参与迫害的警察、犯人,立即停止恶行,不要再歇斯底里、疯狂无度的对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否则,恶报会随时降临其身,只有真心忏悔,将功赎罪,才能躲过上天的惩罚和人间的清算。

成都女子监狱信息:

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骆利丽
'骆利丽'
骆利丽

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狱政科副科长:李阳
廖群芳(Liao,qunfang)女,汉族,约四十多岁,警号:5104281
现任职务:成都女子监狱教育改造科副科长、督察长、监狱内部刊物《新生导刊》的副编辑
工作单位: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

其它信息:
一、四川省监狱管理局领导班子:
司法厅党委委员、局党委书记:刘志诚
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肖乾华
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游柱石
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向东
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张碧贵
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青大华
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秦治国
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徐刚
局党委委员、工会主席:黄辉灿
局党委委员、机关党委书记:曾永中
二、省政府信息公开办公室
地址:成都市督院街30井
三、省政府法制办公室
地址:成都市督院街70井
四、省高级法院
通讯地址:成都市金牛区蜀汉路265井
五、省监察厅:
地址:成都市商业后街3井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