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清秀在辽宁女监被辱骂毒打、剥夺基本生活权利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市第二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杜清秀,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至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受迫害。在集训矫治监区、三监区里,杜清秀被狱警、犯人掠夺私人物品、剥夺基本生活权利及身体上的迫害和语言上的侮辱。

杜清秀,女,一九六三年生,现年56岁,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市第二中学教师。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为了救度警察、制止警察对大法行恶、犯罪,给警察发彩信,被构陷。由辽宁省政法委监督,凌源市法院对杜清秀非法判刑六年。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杜清秀被送往辽宁女子监狱,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冤狱结束回家。

一、入监队里随身所带物品被掠夺一光

进入辽宁女监,第一步就是到入监队。在那里,监狱拿走了杜清秀随身所带的几乎全部物品,并强调:如果表现好,可以请示队长,让队长拿出所需物品。随后发给了杜清秀监狱里夏季穿的劳改服即薄薄的裤子一条,短袖上衣一件,板鞋一双。除此之外,杜清秀就什么物品都没有了。

杜清秀被分配到集训矫治监区,那里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二、基本生活权利被剥夺

在集训矫治监区,监区长郭晓瑞(郭小锐)、小队长李涵等警察唆使犯人逼迫杜清秀放弃大法修炼,写背叛大法、认罪、悔过的“三书”。

没有日用品、不让洗漱、剥夺睡眠、谩骂、拉扯推搡、动手动脚。一切都在屋内发生着。当时杜清秀正来着月经,由于掠夺走了杜清秀所携带的物品,没有卫生纸用,污血,就那样流满了她那薄薄的裤子。作为人生活的最基本权利,都被剥夺了。没有卫生纸,大便时,杜清秀只好用冷水冲一冲。

有一次,刘英楠与李岩妍(另一个刑事犯人,帮凶)对杜清秀叫嚷:“你再来例假,你不转化就没有卫生纸!不能让你象上次那样让血就那么往出流!如果流出来,我们就让你喝下去。是你自己身体流出来的,那么你就自己处理,你自己喝下去!”。

没有被褥,杜清秀夜里穿着单衣,睡在空空的、冰冷的床板上。

杜清秀的携带物品,在小队长李涵的手里。杜清秀多次索要,但回答是:你表现不好。如果你认罪、认错,写“三书”、转化,就给你。

三、遭受“冻刑”的迫害

转眼已到深秋,可是却没给杜清秀发秋装,每天冻得发抖。天气越来越冷,发冬季服装,棉衣棉裤,也没给杜清秀。杜清秀提出:“不给我发服装,那么把我带来的秋衣秋裤还给我吧!把带来的日用品还给我。”。李涵回答:“你必须写申请,注明你是服刑人员,才能给你。”。那么也就是说,杜清秀必须承认自己是犯人,犯了罪,才能归还所带物品,也就是给她上“冻刑”,一直要冻到写“三书”、转化。

四、花季警察的流氓语

小队长李涵经常骂杜清秀、诋毁大法。下面摘录未婚大姑娘、警察李涵,如何使用污秽的语言:“你不认罪。比如,你的肚子已经被人搞大了,已经怀孕了,还说你是处女吗?”这种败坏人伦的肮脏语言,在世界上除了中共统治下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除了中共邪党流氓式的灌输、教育下的中国警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工作人员会说出这种败坏人伦的流氓语言。

五、挑动犯人迫害

以郭晓瑞(郭小锐)为首的警察们,又增加了一招儿:挑动犯人攻击杜清秀。

一个个犯人接踵而至,软招儿硬招儿都有。用她们的话讲,就是任何一个犯人都可以找杜清秀谈来说服她。有的犯人说:“你答应她们吧!都五十岁这个岁数的人了,这么弄你。她们的意思就是这样慢慢耗着你,如果把你折腾死了,她们就说你是生病自然死亡。人哪会不生病的,这样一来,家属也就无话可说。”有的犯人谩骂:“咱们屋里有个外星人,有个大怪兽。你不和别人一样,你不洗澡,发臭味影响我们。”

有一天夜里,犯人们早已睡去,杜清秀依然被迫坐在冰冷的塑料凳子上。她的臀部上已经磨出了血茧,痒痒的,她就用手去抓。“包夹”刘英楠翻身坐起,骂她:“你这个大恶人!”。杜清秀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问她:“你说什么?”由于弄出了动静,有一个犯人翻身下床,动手打了杜清秀。

六、被毒打

在集训矫治监区经过近两个月的非人折磨后,杜清秀被分到三监区。

二零一五年八月七日,杜清秀的家属来看她。接见完了,走到值班警察的警务台处,值班的教育科长张岩要求杜清秀:“你打报告词,说出自己是服刑人员!” “服刑人员”就是“罪犯”的另一种说词。杜清秀不肯那样说,劝说张岩:“你不要这样,这样对你不好。”张岩不听:“你不说就让你学习!”所谓的“学习”,就是用尽办法折磨法轮功学员。

张岩叫来四、五个犯人,把杜清秀推到警察办公室,命令这几个犯人:“让她蹲下,不蹲就按她!”那几个犯人就按杜清秀。杜清秀说:“我没有犯罪,我不是犯人!我不蹲,你们不要这样!”张岩对四小队犯人头儿李晓玉说:“两人一组,轮流让她学习,直到她说出她是服刑人员!”李晓玉就叫来四小队犯人吴素凤、刘凤琳。杜清秀说要上厕所,吴素凤、刘凤琳不让。刘凤琳说:“不说出是服刑人员,就不让上厕所。”杜清秀实在憋不住了,就想出去上厕所,刘凤琳就用手拉住杜清秀,不让她去,结果杜清秀就尿裤子了,尿流了满地。这时进来一帮警察,张岩也在其中。张岩问:“为什么把尿尿在办公室?你是故意的吧?”杜清秀回答说不是,是实在憋不住了,刘、吴两人不让去上厕所。

酷刑演示:踢打
酷刑演示:踢打

杜清秀被他们带到车间一楼一间小仓库里,中午、晚上都没让杜清秀吃饭。晚上收工回寝室,蒋思楠、赵悦、还有“包夹”蒋雯雯,她们三个就把杜清秀带到库房里。一进屋,蒋雯雯飞起一脚把杜清秀踢倒在地,连续用脚猛踹杜清秀。这时,值班警察吴冰进来点名,杜清秀对吴冰说:“蒋雯雯打我!”吴冰没吱声,就出去了。刚一出去,蒋思楠就用拳头猛打杜清秀的脸,边打边说:“你还告状!说,打你了吗?”蒋思楠一边打,一边问杜清秀:“我打你了吗?”这时她们三个一齐打,她们喝令杜清秀蹲马步,用这种姿势让她们打。杜清秀不配合,她们就拿来两大包卫生纸,把杜清秀按在上边,两条大腿分开在两侧。她们用脚使劲踩、碾杜清秀的脚,用脚猛踹、用手拧、掐杜清秀的两条大腿。她们一边打着,一边问:“你说不说你是服刑人员?”“是张科长(张岩)安排的,明天她要检查这次的学习效果。”蒋雯雯找来一把笤帚,用笤帚把照着杜清秀的阴部,用力猛扎。杜清秀痛苦地大叫,蒋雯雯笑着说:“这(笤帚)比你老公的那个又粗又硬,你的叫声多么象老处女快乐的叫声!”就这样刺扎了不知多少次,笤帚把都坏了,就这样毒打杜清秀二、三个小时,一直到十点就寝时间。

酷刑演示:捅下身
酷刑演示:捅下身

夜深了,犯人们两人一组轮流来监管杜清秀。杜清秀坐在小凳子上,困得一闭眼,她们就推杜清秀。不让杜清秀上厕所,有尿有屎就往裤子里尿、拉。这样一直到天明。

杜清秀伤势很重,两条大腿,都是被打的痕迹,都是各种颜色的伤:红的、紫的、黑的、青的、黄的,阴部更是疼痛。她们让杜清秀到车间去,杜清秀手扶着监舍的墙,艰难地行走。走进车间路过厕所时,杜清秀对领着队的警察戚迎新说:“队长,我要上厕所。”戚迎新说:“不行!”。杜清秀说:“那我有尿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尿在裤子里吗?”戚迎新说:“对!”

她们又把杜清秀带进车间一楼的那间小仓库房,这时又轮到刘凤琳、吴素凤来了。刘凤琳说:“你快点服软吧,快承认自己是服刑人员吧!”杜清秀不答应,刘凤琳火了,就用书击打杜清秀的头、脸,用脚踹杜清秀的胳膊、上身。不时的轮换犯人来,就这样度过了一天,早、午、晚都没给杜清秀饭吃,没给杜清秀一口水喝,不让上厕所,屎、尿就拉在裤子里。

星期一(八月十日),李晓玉通知杜清秀:“张岩科长叫你去办公室,检查这次学习效果。”

杜清秀进了办公室,张岩科长和四小队带队队长潘芮琪在场。张岩科长命令:“蹲下!”杜清秀答:“我蹲不下,她们把我打得满身是伤!。接着,杜清秀就解开裤子,给她们看。张岩科长喝道:“我不看,远点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