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更新: 2019年12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女子监狱共十二个监区,集训监区(原九监区)和八监区(原十一监区,号称魔鬼监区)仍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监区。黑龙江女子监狱是十恶俱全、扭曲人性的黑窝,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的残酷折磨。现任监狱长孙玖杰,副狱长史庚辉、杨丽斌。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所有被非法入监的法轮功学员都先到集训监区,五楼是专门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一组到八组。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分配到九组到二十组中间,和“新收”(应该是新入监的犯人)在一起,不允许与“新收”说话,由包夹单独看着。其中十五组有一位法轮功学员未转化,包夹就趁该学员上厕所或洗漱时,偷偷往该学员的水杯里下药,白色小药片。该学员喝水不长时间后,就呼呼睡着了。有一次打饭,该学员说菜多了,吃不了,就给了一位刚来不久的“新收”,让包夹看见了,赶快抢过来给倒了,又重新打了一份菜给“新收”。由包夹的紧张神态,可断定该学员的菜里被她们下药了。包夹的药从何而来,一定是大队、警方给她们的。包夹用酷刑毒打法轮功学员,警察示意她们要躲着点监控。有很多“新收”都看到过包夹毒打法轮功学员,可谁也不敢说话。集训监区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长叫王姍姍(大家都称呼她“小王队”)。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原十一监区二零一八年末改为八监区。原来的大队长王晓丽;副队长戈雪红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犯人中最残暴、最恶最狠的,都能被戈雪红看重,选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无期吸毒犯人陈洋、高清艳,杀人死缓犯人范秀梅,经常在晚上,把新进去的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弄到库房严码、坐小凳,并强制看污蔑大法的录像,不看不听就扒眼睛,拳打脚踢逼迫写三书五书。法轮功学员孙淑杰在二零一七年七月被这样严码半月迫害。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现改为八监区的大队长姓岳,副队长牟宁、郭林林、所媛媛 。杀人犯范秀梅,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杨立华所在楼道的道长。新来的八监区警察,不了解犯人的情况,都听范秀梅恶人的。违纪的犯人也讨好范秀梅,给她买吃的买穿的。此人经常连蹦带跳喊着“我就不怕下地狱,我打你了,骂你了”,还告诉其他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打别留痕迹,狠狠的骂,骂的想不开,死了算自杀。她的恶行反受到警察的怂恿与奖赏。

一、精神上的迫害

1 强迫穿劳改皮:带斑马条的劳改皮,上衣裤子的前后都刻印上(犯)字。法轮功学员不穿,就遭受毒打,包夹吸毒犯人李莎莉,用衣袖子猛勒法轮功学员孙淑杰的脖子。法轮功学员杨立华每天被犯人包夹,给她上衣套两层劳改皮,外面一层扣子在后面系,被反穿着。上厕所包夹按着她的脖子,拽着她的袖子,使杨立华脱不下衣服。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着。

2 利用电视迫害:自一七年,每天五或六点得随范秀梅的心情,至晚十点16个小时不停大声放电视。监狱还规定每晚六点,严码坐小凳,听邪党新闻。法轮功学员不听不看不坐小凳,必遭犯人毒打。李莎莉用笤帚打在孙淑杰的头顶,五天后鼻子还在流血,(一八年七月,监狱组织检查身体,发现她头内有裂痕,并低血糖很重。)在这一时间里,经常听到隔着墙壁,杨立华正在被犯人殴打声。

3 利用相互隔离迫害: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准见面,厕所与洗漱间,只允许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另一个有便得憋着,也不许上。否则,就遭犯人的毒打和谩骂。每天都是这样。

4 关起门来的迫害:犯人包夹已习以为常的,每当看到组长一点头,马上领会立即关门,这就开始打法轮功学员了。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并不是怕警察听到,而是怕其他的监室里的法轮功学员听到,引起集体反迫害。在这种情况下,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洗漱的权利就没了。这也经常发生。

5 利用点名迫害:每天早晚两次点名,点到谁谁就得低着头蹲下,法轮功学员没有罪、不配合,就被犯人毒打。杨立华每天都经受挨打。

杨立华
杨立华

二、肉体上的迫害

小仓库严码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的任何无理的要求时,就被犯人包夹扭送到小仓库,遭受更大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迫害。画地为牢坐小凳,听看邪恶谎言录像,否则,狠毒的残暴的打骂不迭:抠眼睛,拽耳朵,脚踩头部,踢阴部,踹肚子,嘴被胶带绕头缠一圈封住,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五书。卖淫吸毒杀人犯对法轮功学员任意谩骂毒打,不堪入目入耳。法轮功学员孙淑杰在二零一七年七月被迫害半个月,脸被打肿了,腿也肿了,腰痛的直不起来了。

孙淑杰
孙淑杰

蹲小号的迫害:经过小仓库严码的迫害;再经受蹲小号的迫害。在小号吃不饱,半个馒头半碗粥,又潮又冷,还上刑具。法轮功学员谭桂英被非法关了五次小号。身上的伤痕一茬接一茬。

体罚的迫害:犯人包夹可任意随意,对法轮功学员施用迫害手段:不让睡觉,连续几日几夜不让睡觉是常有的事。常有发生。

三、经济上的迫害

监室的组长陈洋拿法轮功学员孙淑杰的钱卡给其他人买水桶;孙淑杰的衣物被监室的组长陈洋送到仓库说保管,后来用的时候和陈洋说取出来,陈洋却说找不着了,其实就是不给了,直到出监时也没给。

每个人每月补助12元钱:孙淑杰的补助费在二零一五、一六、一七年的上半年,被警察赵翰娇扣留,给了监室组长陈洋,说陈洋替交医疗保险用了。

警察来上班,监室组长要提前给准备好,水果啊早餐啊各种好吃的东西。

法轮功学员不准传递东西,吃的东西有的时候委托犯人传递时,不小心被范秀梅或组长发现了,就要被扣留吃掉。

法轮功学员的钱卡,不给自己保管,出监时钱卡中的钱,会被所在监室的组长扣留或被转账给其他人。孙淑杰的卡有一千七百多元,出监时仅给一千二百多。犯人范秀梅所为。

法轮功学员谭桂英(二零一八年出监), 李爱英(二零一九年十月出监), 孙淑杰(二零一九年六月出监),杨立华,这些法轮功学员一直坚持反迫害,受尽了凶狠残暴的监狱犯人肆无忌惮的迫害,罄竹难书。李爱英被打成股骨头粉碎性骨折,不能自理瘫痪在床,四年坚持绝食反迫害,经常挨打受骂;谭桂英被罚蹲五次小号,脸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一茬接一茬;孙淑杰被打的嘴常流血,昏厥在厕所多次。杨立华被迫害致死,她所在监室的道长范秀梅、组长王书、组员以李立那为首19个犯人包夹,主要打手还是这三人。邪党的监狱变成了,犯人随便行恶的黑社会,对法轮功学员越凶越狠越残暴的犯人,能得到警察的奖励。这是中共邪恶集团毁灭人性的真实罪证。

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杨立华后,所有的那些迫害行径一直都在继续进行着。吸毒犯人高清艳、李莎莉已出监,其他的责任人还在狱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