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叫我们做的一定是最好的

更新: 2019年02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五日】

一、家庭资料点里最得力的助手——我的丈夫

修大法,就要听师父的话,师父叫我们做的一定是最好的,师父让大陆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也在家开了一朵小花,十几年来,在师父的加持和保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克服了文化低、资金紧、家务重等重重困难,为一方同修提供了光碟、小册子、真相单张、挂历、台历、《九评》等各类资料,并亲自送到门上。

我的丈夫没有正式走進修炼,平时还有个抽烟喝酒的小毛病,我们之间也时有摩擦,但他很支持我的修炼,我平时有些什么不在法上的地方,师父就会借他的嘴提醒我。他看我送资料很辛苦,目标也大,不安全,他经常帮我大包小包的進出资料,送到指定的地点,稳妥而又安全。

他是钳工出身,很能干活,而且心又细,看到我在做资料方面有什么需要改進的,他都会想出新办法,他还在家里的狭小空间自己动手做了一个精制的小钳工台,使打孔、装订等工作效率提高了许多倍,同修们来看到这精制的小工作台都发出由衷的赞叹。经他的手做出来的挂历、台历比我做的更精致。

更重要的是,我们一起学会了上天地行网站,学会了在上面查找所需要的技术,丈夫如虎添翼,从此我们不再为设备故障无法排除发愁,也减轻了技术同修的压力,同修们也把他们坏了的设备拿来维修,丈夫都能耐心的把它们修好,有求必应。

最近丈夫还把家中堆放的好几台设备拆下,有用的做备件,无用的部份卖掉或扔掉,即节省了资金又腾出了空间,我们衷心的感谢天地行同修们的辛劳付出,使我们能在技术上不断的提升。

二、三次破除邪恶展板,走出后怕的阴影

二零一八年七、八月份,我连续破除了三个社区的邪恶展板,第一次在某小区,我看到在橱窗下贴了一个邪恶的大展板,我晚上就约了两位同修一起去帮我在远处发正念,我一人走近橱窗,那是一个泡沫展板,而且贴在橱窗下面,我三把两把把它扯下来销毀了,没有后怕。

隔不久,又在另一小区的玻璃橱窗内发现了邪恶的展板,我又约了两位同修晚上一起去清除,这次这个展板的橱窗玻璃门很高,无法直接打开玻璃门,我就采取了直接将油漆喷在了玻璃门上,直到现在,那个橱窗还那么样放在那里。

这两次的邪恶展板都离我们的住地不远,有同修帮忙在外面发正念,我一点也不怕,回来后也没有后怕。八月初的一天,我白天路过一个小区看到小区门房前有一幅邪恶横幅,这个小区离我家有四十分钟的车程,约同修不太方便,而我心里又搁不下这件事,当天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夜里一点钟起来打坐,仍然心神不宁,就有非除掉这个邪恶横幅不可的念头,夜里两点,我就一人骑车到那个小区去了。

保安可能已睡熟,我直接走進那个小区,头脑一片空白,毫不犹豫的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把横幅割断,快速塞進事先准备好的包里,带出小区就把它撕成小条,扔到了垃圾桶里了。

可是回来后,后怕的心起来了,是那种我从未体验过的无法控制的怕。学法学不進去,正念发不出来,心七上八下的乱蹦,这样我就跑到学法小组和大家讲了这件事,大家立即针对这事集体发正念,解体背后的邪灵烂鬼,大家一致提醒我,这两天放下一切事,不出门,就集中精力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看有什么人心被利用,放大了这个怕心。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找出了执著自我的心、显示心、欢喜心等人心,更重要的是我挖出了一颗执著亲情的心,我做这事时,什么想法也没有,也不怕,回来后,我突然想起我弟弟在这个小区,万一在录像里查到了我的镜头,被人认出,这不要给我弟弟带来麻烦吗?就这不正的一念被旧势力抓到了把柄,才发生了后来的一幕。

修炼真的很严肃,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否则就会被迫害,被干扰,感谢同修的提醒和帮助,在小组同修们的集体配合下,我终于从后怕的阴影中走出来了,这是一次重大的教训。

三、大法神奇救警察

二零零零年,我从北京证实大法回来的第二天晚上,我家附近的一位老年同修叫我去教她认大法书上的字。从她家出来下楼梯时,一脚踏空,我从顶部一直滾到底部,那是一种老式的木制楼梯,非常陡,那动静惊动了老同修,她从家出来一看,见我满脸是血,连忙進屋拿了一卷卫生纸出来,我抓起一摞卫生纸,整个往脸上一捂,拿下一看十个血手指印,血不断的流着。我一边安慰老同修,一边起身往家走,我说:“我修大法没事的,我还要赶回去上夜班呢。”

一到家,老伴吓了一跳:“你出去不到半小时,脸怎么搞成这样?”“我从楼梯上滾下来了。”仔细一看,脸颊两边从上到下被砍出好几道口子,血还在流,脸开始有点肿了,我要去上夜班,老伴不让,我说我修大法没事的,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就是坚定的信师信法这一念支撑着我。

到了班上,脸已肿的很厉害,同事不敢交班,喊来了班长,班长说:“这两个夜班算你公休吧,我来顶你的班,你回去休息吧。”同事们都知道我修大法,在单位我是大家公认的好人,在我的一再坚持下,我终于把这两个夜班顶下来了。

第三天上午,我在家休息时,管段户籍为我上北京的事找上门来了,一看到我的脸,问“你们俩口子打架啦?”我就把这两天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他不相信我没上医院缝针,也不相信我在上班。我说:“我修真善忍的,绝不会说假话。”他把我拉到楼道口,叫邻居都来看,说:“她脸上伤口不是都缝的好好的嘛?”大家一看,说:“是啊!”

结果,我的脸颊两边从上到下好几道伤口都被细密的针脚缝的好好的,天哪!这只有伟大的师父才能做到的事啊!然而,我自己却浑然不知。

管段户籍说:“我要调查清楚这两天你确实在上班,没去医院,你这事是真的,那我就不干我这份工作了!”

厂里同事领导都证明我这两天在上夜班,不可能上医院,并说:“她是我们厂最好的职工,你们不能把她送去洗脑班。”左右邻居也都证明我没上医院,这位户籍彻底服了。后来,他真的离开了这个岗位,送我去洗脑班的事也不了了之了。

因为我走的正,大法师父就化解了这场魔难,同时也救了这位警察,我的脸伤也很快痊愈,没有留下一点疤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