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说:是真的,这么好,就炼吧!

更新时间: 2019年02月2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女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一多岁。得法前,我一天好日子没过,贫穷、坎坷、疾病,从我出生就伴随着我——母亲常年有病,父亲赌博、喝酒、跟母亲打架,家无宁日,穷的吃不饱饭,我只有一双布鞋,下地干农活舍不得穿,光着脚去,脚常被扎破。为了照看弟弟妹妹,我一天学没上。还总有同龄的孩子欺负我,一次,有几个孩子骂我,我就赶紧跑开,没等跑太远,他们拾起砖头,就砍在我的后脑勺上,血一下就流下来。

长到二十岁时,母亲说我有理的事都说不清,还是找个本村的婆婆吧,穷点也行,嫁远处,不放心。可是结婚后,命运更遭,不但穷,我还添了一身病,三叉神经痛,经常头痛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血压血糖低,时常在地里干着活就昏过去。阑尾炎一年犯三次,每次打针输液,十天半个月才能好。心律不齐,心跳的使自己害怕。鼻子经常流血不止,很吓人。经常皮肤过敏,起满身疙瘩(俗称起泛),奇痒难忍,总之全身没有好地方,神经衰弱整夜睡不着觉,精神上非常痛苦,总想活着有什么意思,时常想到轻生。

一、从一身病到无病一身轻

就在我感到前途无望的时候,我得法了。得法的第一天,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在炼冲灌时,感觉手很麻,象有电一样,当炼打坐时,突然感到肚子痛,到厕所又拉又吐,回到屋还吐,吐的人家满地都是,等到晚上十点多回家,一切都正常了。从那以后,所有的病全部消失,(后来的这些年也没有病业关)修炼大法后,我一直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刚走進修炼的门,师父就把我所有的病都给拿掉了,我心里那个高兴劲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庆幸自己从小到大吃那么多苦,受那么多罪,经受那么多魔难能活过来,原来有天大的好事等着我哪,我激动呀!

来到炼功点,每天听人家念书,我一天学没上过,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人家都有书,知道我不识字,人家也不给我书看,我非常自卑,心里着急,也不敢说要请书,怕人家笑话。可自己总想得到一本《转法轮》。有一次,到外村去开法会,有人说:“谁想请书,到外边屋里来,”我一听机会来了,马上跑了出去,请了一本《转法轮》和一本《精進要旨》。

回到家,手捧宝书,心情激动,我也有自己的书了,心在呐喊:“我终于有书了!不认字,我也要天天看!”就这一念,奇迹出现了!师父看到了我求法的诚心,就把大法的神奇展现给了我,我手捧宝书,看着看着,耳边就听到师父的法身给我念法,我听着,看着,看到哪儿,师父的法身就念到哪儿,每天我看书,都是对照书,听师父念,就这样,所有的大法书,我都能念了,每次学完法,我都泪流满面,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不知道自己跟师父和大法有多大的缘份,师父把福份送给了我,穷困的生活随着我得法也改变了,我丈夫是个泥瓦匠,干建筑活,受大累,挣的钱不多。自我修炼大法,他承包建筑活儿,收入一下子翻了多少倍,我家还盖起了楼房,我也不用再为生活奔波了,孩子上学一走,我每天在家学法时间很充裕,一天起码学两讲《转法轮》,还背下很多篇《精進要旨》。

二、从不识字到通读所有大法书

我每天沐浴在大法的佛恩浩荡中,懂的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生活中处处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内向、自卑的性格也慢慢改变了,原来愚笨的我变的乐观、健谈,头脑清晰,还神奇的会算账了,说话有条理,尤其在证实大法讲真相时,师父把我加持的思维敏捷,滔滔不绝,有人说我的水平是大学毕业。

有一次,我在外村跟人讲真相,旁边一个人听了说:“你怎么变的这么能说,这么有学问,你还认识我吗?”我说:“不认识了。”他说:“我跟你孩子爸在一起干活,前几年,我在你们家吃过饭,那时你端菜都不敢抬头,也不敢说话,你孩子爸还直数落你。”我说:“这都是大法给我的智慧,我一天学没上过,原来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于是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众人听了都佩服大法的神奇。

特别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蒙难、师父蒙冤,我们乡的大法弟子被叫到派出所和乡政府洗脑,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我说我是本村娘家,俗话说撒谎瞒不了当乡人,我一天学没上,学大法使我从文盲一下子就认识了所有大法书。那时有派出所的警察、也有乡政府的干部拿着大法书多次考我认不认识,有的还把两边的字用手捂着,就露出两个生字让我认,我不慌不忙都准确无误的念出来,使在场的人心服口服,有个警察说:“是真的,这么好,就炼吧!”

因为我坚持信仰,被派出所和乡政府当成重点迫害,他们嫌我给他们找麻烦,就怂恿我丈夫:连媳妇都管不了,怎么不打她?我丈夫说:“人家原来有病,炼的没病了,人家原来不认字,也认字了,原来爱生气,也不生气了,凭什么打呀?”

三、考验面前 提高心性

随着在大法中的深入实修,考验也接踵而来,一次丈夫对我说,二姐家要盖房,求咱们帮着点,我毫不犹豫的说:“帮吧。”没想到,他二姐家拆完了旧房,就打地基,两个大儿子都该娶媳妇了,地基是八间正房,东、西厢房各两间,一共十二间,这时才告诉我们他们家就有四千块钱。我丈夫哥两个,他哥哥原来也说帮点,准备给买砖,可是嫂嫂死活不同意,看来十二间房都得我们管了。丈夫到家跟我一说,完全出乎我的预料——这叫帮吗?纯粹是让我们给盖十二间房呀!

因我从小过穷日子,把利益看的很重,怎么也放不下心,越想越冤,十年谷子八年糠全翻出来了:“以前我们穷的连吃咸菜都没有,我瘦的八十多斤,他们有钱就大鱼大肉的吃,天天打牌不过日子,没帮过我们一点儿,没给咱孩子买过一双鞋一件衣服一块糖。”丈夫听了也很为难,一直跟我说着好话。那些天真是剜心透骨,难受的不行。

不过有一念,我始终没动摇:“不能给大法抹黑。”嫂嫂是常人,没人笑话,如果我不同意帮,房子真盖不起来,两个村相隔不远,马上就会知道是我在阻挠,都知道我学大法,真会给大法抹黑。我终于横下心对丈夫说:“告诉你,如果我不学大法,门儿也没有,你得跟他们说清楚,是因为我学了大法才同意的,一定得让他们知道大法好!”丈夫高兴极了,的确照我的原话去说了,他二姐一家人心服口服相信大法好。这一关总算勉强过去了,房子也盖起来了。

师父看我的心没真正修到位,又考验我,装修的时候,我去了,房子正在镶瓷砖,还差几箱瓷砖,他二姐让我们给买,我想:“差几箱瓷砖,还得找我们,真差劲。”可我马上想到是考验,立刻亲自去城镇把瓷砖买了回来,就这样,关总算勉强过去了。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惭愧,师父给我那么多,没要我一分钱,所过的关都是为了我提高,去我的执著心,自己还不想放,难割难舍,多让师父着急呀!我反复的学法,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还有一句法我也反复背:“忍中有舍,而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2]我想,如果是我前世欠的,就算还了,如果我不欠她的,那就用德补偿,一切随其自然。我的心性从法理上提高上来了,感到很坦然,很平衡。

后来师父又让我实践了这个法理,有一天丈夫说:“二姐真差劲,房子给盖上了,儿子结婚,又跟我借钱,我没借。”我心里说:“你真借给她,我也不管了。”我悟到是我的心放下了。当我真正升华上来的时候,第二年,我丈夫就把钱都挣回来了,我们家还盖了楼房。

通过这件事,我丈夫对大法很支持,我娘家有事儿,两个弟弟盖房、结婚,他都主动帮,没少花钱。我出去做证实法的事,他也不干预,有时他担心我出事儿,还跟着我去保护我。我的两个弟弟,两个弟媳还有妹妹,都听我的话,我母亲修炼大法,他们都很支持,家里始终是炼功点,给周围同修开创了很好的学法、切磋环境。妯娌嫂嫂原来看不起我,欺负我,我主动和她好,在利益上,不管吃多大亏,都坦坦然然,她真正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两家关系也融洽了,现在我婆家和娘家的人都相信大法好。

四、几天学会开电动车

为了证实法,多救人,我想买一辆电动老年代步车,一是好学,二是不用上牌照。丈夫很支持,就去给我买,可他没跟我商量,给我买了一辆加油的车开回来,他说能跑的远,我怕不好学,就埋怨他。放在家里好几天,也不想学。

有一天,他把车开到一个操场,催促我学,我心里没底,勉强坐上去跟他学,可是没想到师父看到我这颗想救人的心,又帮了我,没几天,我就开着车上了公路,平平稳稳的做着证实法救人的事,还经常带着同修一起去,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证实法,我自身形象也很主要,修炼大法使我不仅身体健康,走路生风,外观也比同龄人显得年轻,带着孙子出去,不认识我的人,没有认为是我孙子,都以为是儿子。

说起大法的美好,还有很多,一天都说不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圆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