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的“不可能”变成了现实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七岁那年,偶然看到亲戚买回家的《法轮功》,我拿着书指着书中的照片高兴的对家里的人说:“这是我师父,这是我师父。”从那一刻起,我真的有师父了。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之后,失去了修炼的环境,渐渐迷失在红尘之中。但是,面对这个复杂的世界,我时常问自己,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人生的目地到底是什么?

二零一三年七月的一个晚上,我坐在电脑前,凭着自己模糊的记忆,寻找着明慧网。在没有任何提示和任何破网工具的情况下,我很快的就找到了明慧网,并下载了自由门和无界浏览!

当我登录到明慧网的时候,我感到如此的亲切,就象一个迷失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坐在电脑前,悲喜交加,泪如雨下。我把这件事情告诉母亲(同修)时,母亲沉默片刻,哽咽的说:“师父,一直在管着我们。”

就在我找到明慧网几天之后,父亲突发脑血栓压迫脑干,医院下了好几次病危通知书,我表姐也是一名医生,她偷偷的把我拉到一边,神情凝重的说:“做好思想准备,最好也就是植物人。”那时虽然刚刚回到修炼的路上,但是我心中并不害怕,因为,我不再是一个普通人,我是修炼的人。母亲告诉父亲,只有大法才能救你,心里一定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后二十三天出院,虽然现在还在恢复之中,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奇迹。

就这样我们从新走回了大法修炼中。我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了会计证书,对于一个从来对数字不敏感的人,对数字一看就头疼的人来说,这是大法赋予的智慧。之后应聘到一家医院。

一年之后,我来到了现在的工作单位,一家培训机构。刚刚来到单位的时候,我还不自信,因为较之前而言,新单位的工作量比以前的大很多,当时压力很大,怕自己做不好。母亲引导我应该向内找,而不是只看事物的表面。当我冷静下来之后,我发现自己有很强的求名之心,表面上是怕工作做不好,影响整体部门的配合,不想给别人带来困扰,为他人着想,其实这些都是借口,最根本的执著是怕别人说自己不好,没有能力胜任这个岗位。这是一颗求名的心啊,自己还在找借口掩饰。

现在回想,那时的向内找也只是停留在表面的向内找,并没有深层次的认识,或者说表面上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内心深处的执著并没有被触动,这是由于学法不深的原因造成的。那时,我对自己说,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师尊说:“名是不能圆满的强大障碍”[1]。当我试着放下这颗心的时候,我发现那些我担心的事情是根本不会发生的,而那些我觉的在自己知识范围之外的难题,也迎刃而解,变的很简单。有一次同事对我说:“你比郝姐的业务能力强多了,你没来之前每个月交财务报表的时候,经理都要求她反复修改,而你却没有。”郝姐是我的前任,而且是一位有近二十年财务经验的会计,而我只有不到两年的财务经验,我意识到这是师尊对我的点化,我的智慧源于大法。

在来到公司的一年之后,神奇的事情又一次发生,再一次见证了大法无所不能。 因为单位里有很多外籍员工,所以专门有一个处理外籍员工事宜的外事部门。在二十多位同事即将入境的前一个月,外事部一位重要员工提出辞职,搞得整个团队措手不及。人事部发出内聘通知,我很感兴趣,但是我并不是十分有把握,因为我不是英语专业,担心我的英语水平不能够达到要求。这时,我身边跟我要好的同事鼓励我去参与竞聘,与此同时,外事部主管也对我发出了邀请。我意识到这是师父安排的路,因为在这个岗位上我可以接触到更多的来自于不同国家的人,并可以向他们讲真相,所以我决定走下去。

说来也巧,一天晚上同事都下班了,只有我和外方校长在办公室加班,就在他准备下班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对他说:“我们可以谈谈么?”校长很惊讶,说,当然可以。我对他说我想加入外事部门,从他的表情看出他很惊讶,之后他对我做了一次面试。这是我此生第一次跟外国人用英文交流,我全程一直紧张的几乎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那天晚上我回到家中感觉很沮丧,我觉的我的面试很失败,我很有可能不会得到这个职位。

我的母亲告诉我说,这就是在考验你是否相信师父,如果是师父安排的路,那一定能行。我告诉自己一定要信师信法。当时有的竞争者是英语专业的,他们的英语水平都远远高于当时的我,并且还有工作经验。就在校长要做出决定哪位员工可以得到这个岗位的前一天晚上,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感觉到,似乎这个职位是为我准备的,所有的一切障碍师父都已为我清除,我只要相信,我能够做到,我只要勇敢的往前走,一切的一切都早已安排好。

回到家中,我开始审视自己的内心,我悟到,怕得不到这个岗位是怕别人笑话,怕听到别人说,你看某某还是能力有限所以去不了外事部,怕听到同事的嘲笑和讽刺,而早已忘记了当初那个为了向更多的人讲清真相的愿望,我不是在证实大法,我是在证实自己。此时我感觉到那颗求名的心又在蠢蠢欲动,我感到很苦恼,明知道自己有这颗肮脏的心,为什么去不掉呢?我发现了另一颗肮脏的执著心——安逸心,安逸于某种状态不想改变,因为一旦改变就会冲破现有的平衡,而自己并没有主动的去做出改变,而是每次都需要一个外部的事情作为诱因来迫使自己打破这个平衡。这是被动的在修炼,而并不是主动的在向内找中修去执着,我对自己说,不管这个心有多么难去,我一定把它去掉。不论结果怎样,对我都是最好的。

第二天,校长告诉部门主管,最终他的选择是我,他同意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来适应岗位。如果一个月之后我不能胜任这个岗位,那么我就要离开公司。

十天之后,来了二十多位来自于不同国家的同事,全部入境,虽然大家都是用英语交流,可是一些同事,口音非常重,还有一些语速非常快,与我从学校里学的完全不同。第一天,我几乎没有听懂他们在说什么。回家后我与母亲交流经验,母亲告诉我你可以,这点事情怎么能难倒大法弟子呢,放下执着,你就可以。后来我发现,如果我在与同事交流之前正念很强,心里想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与同事的沟通基本上没有障碍;当我紧张或者害怕听不懂的时候,就几乎不能沟通。

一次,我带一位同事去医院开药,这位同事是一位来自于新西兰的同事,说话语速非常快而且口音很重。我的其他同事也很怕与她交流,要知道我的同事都是英语专业八级以上的水平,对于我来说这又是一个考验。一开始我很害怕听不懂她的表达,可是当在医生面前的时候,她虽然说得很快,口音也很重,我感觉我的大脑马上就能很快地知道她的意图,并作出准确的翻译。从医院出来后,我知道,这是师父打开了我的他心通功能,我的泪水再一次流了下来。

之后,为了更好的能同外国同事讲清真相,我就登录到明慧英文网站,下载了一些资料,试着背下来,以便日后讲真相使用。一次我在跟同事聊天时,我有意的提到了“佛”这个词,这时我发现这位同事的眼睛一亮,他对我说,他曾经在伦敦的一些类似于佛教的庙里打坐,他对修炼很感兴趣,我马上给了他一些资料,包括英文的《转法轮》,我对他说请给自己一个机会好好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法轮功不仅可以治愈身体上的疾病,更能洗净我们的灵魂。他很高兴的接受了。

之后,这位同事结束了在中国的工作回到了英国。临走时,我对他说如果看到法轮大法的展位,可不可以签一个请愿书,来帮助我们结束这场迫害。他表示非常愿意。一个月后,他告诉我说他找到了大法的展位,他签了请愿书并且也让他的朋友也签了请愿书。我对他表示非常感谢。我知道,看似我在请求他的帮助,其实是师父让我去救他,是伟大慈悲的师父不愿放弃任何一位众生。那一刻我感觉到,世界是如此的渺小,我感觉到所有的大法弟子不论是在海外还是在国内,我们的心是在一起的,我们也许远隔重洋,也许我们隔着万水千山,但是我们都在努力做着三件事,因为我们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通过修炼大法,有太多的不可能变成了现实。现在身边的朋友都很羡慕我,可我深深的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源于大法。

近两年来,我越来越感到时间的紧迫,同时也认识到自己还有很多执着心没有去掉,我知道自己有很重的怕心,总是喜欢给跟我关系好的同事讲真相,这是正念不足的表现,我要去掉这颗心。通过学法我知道了,助师正法是我的使命,而修炼大法是我来世的唯一真愿,我不能错过这万古机缘。我也意识到,当用人心做事的时候就会留下很多遗憾。无论怎样,这些年的修炼使我越来越坚定了走在这条通向神的路上,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都会更加坚定我的修炼意志。

记得在一次对一位年近八十的老奶奶讲真相的时候,老奶奶得知我是一位修炼的人时,惊讶的看着我说:这么年轻就修炼呐?我知道是老奶奶明白的一面在发出感叹。是啊,我是宇宙大穹中的一个粒子,一个大法的粒子,沐浴在无边的佛法和师尊的无限慈悲之中,我真的无比幸运,修炼中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瞬间都弥足珍贵!

个人认识,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