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大法恩泽中

更新: 2019年02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以前母亲体弱多病,是当地出了名的老病号,骨瘦如柴、脸色发黑,全身上下没有几处没毛病。五十多岁时又得了类风湿,到处托人大包小包的带回所谓的特效药,药吃了不少,也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手指关节肿大变形。

后来母亲的老姐妹让她炼法轮功,母亲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结果从来不相信神佛的母亲有了全新的改变,体验到无病一身轻惊喜。从此母亲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炼中。

一九九七年四月,母亲来我家小住,给我推荐《转法轮》。我和家人看到母亲天翻地覆的变化,都感叹大法的神奇,发自内心的支持母亲修大法。也许是机缘未到或干扰,每次我拿起《转法轮》看不了几页就犯困睡觉,每次放下书时,我都要看看封底的莲花花苞。

一九九九年一月,母亲再次来到我家,当我听到静功音乐中的木鱼声,莫名的喜欢,当时就请母亲教我炼功,随后看《转法轮》再也不犯困了。从此我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炼。二零零一年新年,我去北京证实法回来,看见封底的莲花花苞已经开放了,有十三片花瓣呢,很是神奇。

一路走来,修炼中磕磕碰碰,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我的身心都发生巨大变化,从一个自私、狭隘、计较、得理不饶人的世俗之人,渐渐变的开朗、豁达、遇事为别人着想、能吃亏的好人;我主动和小姑、婆婆冰释前嫌,和睦相处。家中亲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也都在师尊的洪恩浩荡中改变着。

儿子小时候一直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时常以大法小弟子自居。有时我做的不好时,他就对外婆说:我妈层次不够。上初中时,政治课老师利用“天安门自焚”伪案污蔑诽谤大法时,儿子问老师:为什么全身烧伤要包裹着?政治考题中问法轮功到北京上访对不对,他回答:对!因为他们没有其它的办法。后来儿子忙于学业,只是偶尔读法、听法,但大法已经在儿子心中扎下了根。

我丈夫对大法也是心存善念。二零零一年我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被绑架到洗脑班,临行前我安慰他说:没事,我们先苦后甜。他说:好,我们先苦后甜。而那时他是公司未来主管的几个候选人之一。有人向上级反映他妻子是炼法轮功的,意思是想把他拉下来。上级来人考察时,他坦然回答说:这是事实,没必要隐瞒。结果丈夫的升迁并未受到影响,他的正念给他带来了福报。

这些年来,丈夫虽未修炼,但他的所为渐渐的越来越象个不修道已在道中之人。他经常能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不管什么情况都能本着对事不对人,尽力解决好问题,甚至一些背后说他坏话的人,只要对工作有利也要重用他们。他待人和气,单位上下对他的评价也很高。

丈夫对师父非常尊敬,这几年来,只要是在家,坚持每天给师父上香,出差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向师父请安上香,工作上有了好的進展,也会向师父汇报和感念师父的恩泽。

他对利益看的很淡。在这个全民向钱看、不择手段捞钱的时代,他这个工作岗位要捞钱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有人私下说“他家产能过亿”,事实上他除了的正常收入外没有任何不正当得利。凡是利用职务之便能得到好处的,他都不沾边。例如,单位因为工作关系在一景区附近得到一块地,按规定可以私人建房,好多领导都去了,我们没去;又如,有机会特殊员工可以低价优惠购房,很多领导都要了,我们也没要。很多人不长时间就卖了,还赚了一笔。前年在单位的楼盘锁定了一套房,结果去年房价翻番。领导说有关系户看上了这套房,如果不要的话就以我们的名义按市价转让,赚的大概二三百万都归我们。他回家与我商量此事时,我说:“我们又没付钱,凭什么要赚这差价呢?你当领导的这样做了,怎么给员工交代呀?”我们决定不要房,丈夫高兴的说:这下单位也能多赚几百万了。很多人知道这件事以后,都说太可惜了,其实画外音就是觉得我俩太傻了,到手的钱都不要。

二零一八年大年初一清晨,丈夫突然呼吸时喉咙发出“呼啦呼啦”的怪声,气短、呼吸不顺畅,他因此非常紧张。我稳下心来对他说:没事,我们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吧,师父是无所不能的。他看了师父的广州讲法仅仅半小时,就一切正常了,非常神奇。他双手合十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我们沐浴在大法的恩泽中。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