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二零一八年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较严重,据明慧网消息,有六名学员被非法庭审和判刑,八人遭绑架和非法关押,十人以上遭到上门、电话等各种形式的骚扰。五十二岁的柳艳梅因为邀请民众旁听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而被绑架,在通州看守所遭受虐待折磨,被非法判刑四年,伤痕累累的柳艳梅被劫持到北京女子监狱,仅两、三个月的时间命危,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

一、柳艳梅被迫害致死

柳艳梅家住顺义澜溪园小区,为人非常善良,她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当别人伤害到自己时,她就谨记法轮功师父的教导,没有一句怨言,默默地宽容忍让,以致别人跟她在一起时常常受益,感受到她的善良。她经常说:“无论人家表现多么不好多么恶,咱们一走一过都要把善留给人家,就是对他善,就是对每个人发出善念,不要有不好的念头。”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柳艳梅到通州某小区散发请柬,邀请民众去旁听通州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庭审时,被通州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

在看守所,柳艳梅为了争取炼功而遭残酷迫害,被戴上脚镣,穿上约束带,致使上半身不能动,还必须在中午和晚上值班,并遭到值班人员黄姓女警及女犯的谩骂殴打。据悉,有五个月她一直被强制戴手铐和脚镣,全身伤痕累累,头发被揪掉很多,头皮化脓,精神受到刺激。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镣

二零一七年七月六日上午九点,通州法庭非法庭审柳艳梅。律师辩护说,发个请柬,构不成犯罪;更何况,请柬内容只是邀请民众旁听。通州区法院没有当庭宣判,随后不久非法判柳艳梅四年。

伤痕累累的柳艳梅被劫持到北京女子监狱,仅两、三个月的时间命危。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柳艳梅的家人接到北京女子监狱狱政科电话,说柳艳梅病危。家属急忙赶去,看到病历上写着:患者主因水肿、乏力伴血尿,病情较多,病情较重,多脏器功能衰竭危及生命,急性心功能不全,随时可能出现心脏骤停,目前药物治疗已不能缓解患者病情,还说有宫颈癌。

估计柳艳梅在二零一七年九月左右离开通州看守所,之后到中转站,十一月左右应该到北京女子监狱,每到一处必然有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有理由推论:北京各相关的司法机构在草菅人命,柳艳梅不仅受到非人的虐待,而且没有及时治疗耽误治疗,到肾衰竭没有造血能力,血色素只有三克随时会死人时,才要推给家属。

监狱医院要求保外,家属拒绝接回。柳艳梅在经受了不可名状的痛苦之后,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离开人世。家属赶到的时候,柳艳梅已经不认识人,后背溃烂,勉强穿上衣服,也就是说明生命的后期在监狱医院根本无人照管。

二、遭非法庭审和判刑的学员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七日,顺义区法轮功学员程小富被顺义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遭罚款勒索二千元。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四日程小富及其家人开车到马坡一带发放真相资料,之后警察通过监控查到了车牌号,马坡派出所绑架了夫妻二人,并前去抄家,警察闯到学校,将他们的小儿子带至派出所非法询问,孩子受到很大惊吓,外地年迈的父母也被骚扰。十八日丈夫被取保回家。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程小富被非法庭审。程小富从公安医院被转到顺义看守所后,一直被服用治疗头晕的药品。后来她感觉越来越难受,表示坚决不再服药,狱警就每天二十四小时强制给她戴手铐和脚镣进行迫害,同监室有一个人为她讲了一句情,竟被罚一天坐板。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顺义法轮功学员曹凤英遭非法庭审,同一天顺义区法院九点开始先非法庭审程小富,随后又对曹凤英进行非法庭审。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袁志芹、张秀梅、庞秀清、王凤德四位法轮功学员在顺义区法院被安排在同一天分别进行非法开庭,这四名学员是在不同时间被分别绑架的。

袁志芹,顺义区木林镇安心庄村新学员,被非法判刑四年。袁志芹于二零一七年九月被绑架,被非法庭审二次,因为律师是官方指派的法律援助,所以做的是有罪辩护。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袁志芹用实名手机在网上发布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北京网管查到,在家中被绑架。二零一七年五月份,袁志芹也因用实名手机在网上发布法轮功真相资料,曾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张秀梅,燕郊法轮功学员,因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三年。

庞秀清被非法判两年。庞秀清二零一七年十月六日,顺义区国保、610、顺义分局、高丽营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庞秀清家中,绑架了她,并抄走法轮功师父照片、法轮功书籍、法轮功真相光碟以及现金约八千元。

王凤德,在北京帮女儿带孩子的河南省太康县法轮功学员,因控告江泽民,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早上,顺义国保和仁和派出所警察冒充物业人员,敲开王凤德的女儿王彦彦的家门,绑架了控告江泽民的王彦彦和父亲王凤德。家里留下王彦彦的姐姐和瘫痪不能自理的母亲及姐姐的一个两岁多的孩子。五月十八日王彦彦被取保出来,但王凤德被非法批捕。王凤德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中旬被劫持到北京市大兴新安教育矫治所二大队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三、遭绑架和非法关押的学员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杜海华上班时,给人讲法轮功真相被举报,木林派出所警察到公司进行绑架,之后进行非法抄家,抄走法轮功书等个人物品。之后杜海华被非法关押顺义区泥河看守所。二零一五年七月,因控告江泽民,杜海华被非法关押顺义区泥河看守所一个月。二零一二年,杜海华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七日家住顺义区滨河小区的女学员孙善香和家住裕龙小区的男学员刘巍被光明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并对他们进行非法抄家。在泥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二人于十一月十六、十七日被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一八年 十月五日顺义法轮功学员武嘉琭在帮助一名学员搬家,被杨镇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在泥河看守所一个月后,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五日回家。

现年二十二岁的杨丹丹,大孙各庄镇大石各庄村法轮功学员,遭多次绑架和关押。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八日下午,正在顺义区南彩卫生院上班的杨丹丹被院长叫走,六七个警察非法把她抓捕到光明派出所。并到家中非法抄家,除了一个收音机,没有搜到其它东西,在泥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回家。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晚九点左右杨丹丹,在杨镇出租房被顺义区光明派出所警察绑架,并抄家,被抄走的有笔记本、师父照片、存有法轮功真相内容的U盘、护身符以及随身使用的三部手机等。随后被带到光明派出所非法审讯。被非法关押在泥河看守所七天,于五月三日回到家中。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九日,杨丹丹、武嘉璐发放真相资料,被南彩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进行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泥河看守所一个月后,二人于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日从顺义区看守所回家。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顺义区裕龙五区老年法轮功学员范淑文,被顺义区光明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顺义泥河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三月中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蒋素华和大姐蒋秀珍在儿媳家带孩子,姐俩在一小区的汽车上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遭车主举报,姐俩一起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后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大姐蒋秀珍体检时高血压被释放。

四、遭骚扰的学员

二零一八年顺义区学员遭骚扰较多,尤其是在“四二五”、“七二零”、“北京中非峰会“期间,部分法轮功学员被上门或者电话骚扰,仅举几例。

二零一八年北京“中非峰会期间”,顺义国保及大孙各庄派出所得知杨丹丹去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二中上学后,大孙各庄派出所警察张吉丹到武城找到当地派出所,找到学校之后说:“她是被辞退的、她是被取保的、她是炼法轮功的。”之后杨丹丹被学校退学。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日,顺义区牛栏山镇综合治理办公室的人闯到法轮功学员陈栢林、张淑兰家骚扰。

二零一八年七月,牛栏山派出所警察骚扰了法轮功学员陈栢林、蔡凤霞,参与骚扰的黎姓警察,警号:048625。

二零一八年七月九日,顺义北务派出所所长郭洪伟给李翠香的儿子打电话,叫李翠香去派出所一趟。李翠香的儿子带着母亲去派出所,警察说一年了是取保候审的事,说做个笔录,把李翠香带进小屋非法审讯,最后叫她在笔录上签字,李翠香说为了你们好我不签字。最后警察叫她儿子签的字。二零一七年七月,北务派出所绑架了讲真相的李翠香,并对其抄家,抄走了几十本大法书,之后将她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释放。

二零一八年“四二五”期间,地处顺义区农村的李遂镇派出所派数名协警,分头严密监视本镇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守在学员家门口,学员出行,不论干什么,协警就跟着,并向派出所报告学员行动。协警说,让他们休息四天,接着实施“五一三”监控。

二零一八年,顺义区南彩镇西江头村法轮功学员郝凤春、李桂珍夫妇,自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回家后,一直遭到监控。每天有人在他们家门口执勤。本来他们在东厢房开了一家理发店,家里人怕他们给人讲真相再被举报,把理发店的门给封上了。

五、已被判刑后受到残酷迫害的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九日报道,家住顺义区港馨东区的法轮功学员杨秀芝,自从被非法转押到北京女子监狱后,乳房老是流血不止。

杨秀芝五十二岁,修炼前患了肝硬化,走入法轮功修炼后,病痊愈。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晚杨秀芝在家中被绑架,被非法判刑的年限不详。杨秀芝曾于二零零四年黄历十月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又于二零零八年四月被顺义区胜利派出所无故绑架并抄家,抄走现金一万元。杨秀芝还曾被绑架到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23/2018年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3830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