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转 丈夫变

更新时间: 2019年02月2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四日】我时好时坏的和丈夫过了四、五年的关,现在想想都是自己的人心招来的,一直有看不上他的心,总想离婚。

我越恨他,他越不正经,得过且过的样子,我很苦恼。我没站在法上,而是用了人心,天天和他打,越打,他毛病越多。后来,吃饭也不回家了,躲着我,天天在外赌、喝酒、找女人,再后来,欠了十多万元的债,上门要债的人越来越多,到最后,他欠了多少,我也不知道。

后来,我干脆不管他了,想怎样就怎样。他回家后,我们一句话都不说,不说还好点,一说就抬杠。他看我不顺眼,我看他不顺眼,有时学法都学不進去,被干扰的很厉害。

为了不让他出去赌,我们不知吵过多少架。欠了那么多的钱不还,一有钱就出去赌,我不去学法,在家看着他,等他睡觉后,我才出去学法。有时我一离开,他穿上衣服就走了。那几年,我心里被他搅得七上八下的,学法的时候也在想,他会不会出去赌,学完法回来,只要看他在家,就放心了。有时不在家,我就气得不行,拿起电话就找他,说话很不善(自己也想把心放下,说话语气好点),带着强烈的怨恨心、妒嫉心,说出的话让人受不了。后来,他就不接我电话了,我更气的不行,那时也忘记自己是炼功人了。我也知道得忍,可就是忍不住。这个关一拖就是四、五年。

后来,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修炼人遇事必须向内找。这一找,发现自己有很强的争斗心、怨恨心、自私自我的心。这么多年我怎么就没有为他考虑一点。其实想想迫害初期,为证实法,我上北京上访,他给我钱让我去,后来我被抓,他又给我把大法书都保护起来,凭这一点,我也应该好好感谢他,心平气和的和他讲道理。“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1]“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1]。我带着强大的怨恨、自我的人心怎么能改变呢?

当我静下心来再找自己时,我突然觉得他这几年过得真不容易,我一次次的被抓,他都跟着我提心吊胆的。有一次,我和同修出去喷写“法轮大法好”标语,一直喷到凌晨两点才回来,走到家门口时,发现灯还亮着,我知道他又为我担心了,他看我回来了,狠狠瞪了我一眼,一句话没说躺下了,毕竟那时邪恶太猖狂。

那几年,他赚钱没赚到手,反而欠了那么多的债,再加上我不理解他,和他吵架,他能不苦恼吗?以至于后来做了那么多的傻事。我毕竟是个炼功人,不能再用常人的理去争谁对谁错,我要按修炼人的标准做。关心他、理解他、善待他,不能恨他,当我的观念一转时,我真觉得浑身轻松,真象卸下了一个大包袱似的。他人不坏,可能就是为我提高的,要不我的人心怎么去呢?后来我这儿理顺了,他完全变好了,象变了一个人。有一次,他喝了点酒,借着酒劲他哭了,对我说:这几年,自己怎么这么混账,对不起你,以后还你。我也对他说:不能全怪你,我也有错,对你照顾不周,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今后你改了就好,好好过就行。我师父慈悲,让我们救人,家里人也得救啊,只要你变好,比什么都好,我不计较。我也对不起你,光想出去做事,冷落了你,今后我会好好待你,再也不会象以前那样了。其实你很善良,你以前做得很好,在迫害最严重时期,你也没有助纣为虐,仍然支持我,同修来我家,你都热情招待,还给我保护过大法书,同修对你评价很高的。让我们互相理解吧。就这样,和丈夫的关在摔摔打打中总算过去了。

其实在真正的过关当中,就象师父讲的:“其实就是帮助你消业,可是他自己不知道。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干,心里对你还挺好,不是这样的,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生气。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