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更新: 2019年02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五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我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绑架,并深陷冤狱三年。在看守所,警察强迫我在“刑事拘留决定书”上按手印,在吸毒犯代写的“保证书”上签字。他们连蒙带骗,说完事了马上放我回家。我丈夫又告诉我说在外面花了很多钱,为我托关系、找门子,只差一纸“保证书”了,女儿也痛哭流涕的给我下跪,求我配合,好早点回家。因执着回家的心切,执着于亲情,我违心的配合了邪恶,按了手印、签了字。在法庭上,邪恶又逼我认罪,在一叠材料上签字,说只要认了罪、签了字,就可以回家了。强烈执着回家的心,使我又上当,配合了邪恶。直至判了刑,我才醒过梦来,我上当了,全都错了。到监狱后,邪恶又逼我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天天面对着如狼似虎的狱警及各种各样预对我实施酷刑的刑具,我极度害怕与恐惧,感到非常的茫然与无助。当时我感到那个压力就象天塌了一样,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因此在极度恐惧、顾虑和不安等人心的作用下,又写了那个所谓的“保证书”。下到劳动监区后,邪恶也不让你轻松,要么让你听、念诬蔑大法和师父的东西,要么让你背监规,让自己选。为了逃避精神折磨,我只好选择了背监规。回来后,我对自己所犯的错误越想越懊悔,越想越痛心,都怪自己平时不好好学法,学法不入心,自身修炼不扎实,做事心强,用做事代替修炼,长时间不在法中归正自己,致使邪恶钻空子迫害。我要爬起来从新做好,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严正声明:在高压下,向邪恶所作的任何“保证”、任何签字、手印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加倍的多学法、学好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跟着师父一直走到底,直至回家。

赵桂艳 2019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得法的,得法后多种疾病都好了。丈夫看到了我的变化,也开始跟我一起学法炼功。自从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丈夫听信了电视上对大法的造谣、污蔑,就不炼了,还强烈的反对我炼功。在村里、乡里和丈夫的多重压力下,我违心的在“不炼功”的保证书上按了手印。我很后悔,经过和同修们切磋、交流,我写了严正声明。可丈夫一见我学法、炼功、发正念,就对我连打带骂。多次被怕丈夫打骂后,我不敢在丈夫面前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心性也提高不上来,更不敢跟同修们接触,带修不修的,非常不精進。2010年,我又被邪恶钻了空子,再一次在“不炼功”的保证书上按了手印。在这之前,我还和未过门的儿媳妇保证过“不炼法轮功”。2018年,我参加了中国大陆大法弟子5·13征稿,听了《忆师恩》、《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和同修们的切磋交流文章,我的心性又提高上来了。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修去怕心,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祁秀莲 2019年2月17日


严正声明

2018年11月25日,我在当地广场讲真相时被人举报,被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当晚,警察把我带到禁闭室,双手用铐子铐着紧紧的。他们要取我十指指纹,我坚决不配合,他们就打我耳光。因双手被铐着,警察就每取一个手指指纹,就把我另四个手指拼命往后搬,那是撕心裂肺的痛,我痛出一身汗,警察累出一身汗,按指纹花了一个多小时。接着,警察又强行要给我照像,我不配合,他们就又拼命打我,还是没有照成。最后在我零口供、不照像、不签字的情况下,把我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绝食两天,不穿号服、不照像、不报数、不签字,但是出来时,不修炼的家人代签了字。我严正声明:我被强行取的十指指纹及家人代签的字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走正、走好以后的路,跟师父回家。

蔡学红 2019年2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在这几年被迫害过程中,违心的做了破坏大法的事。具体情况如下:我在二零一二年被绑架到看守所时,由于当时被打,头脑有些不清醒,再加上怕心重,我喊了对大法不好的话。我在监狱时,在警察及包夹犯人的迫害下,违心的写过“四书”及“思想汇报”等。还有一次,包夹犯人在警察的安排下迫害我,并写上了骂师父的话(上面有师父的名字)。当时我心里很怕,不理智的想用脚去踩着纸,把骂师父的话用脚蹭掉,却无意当中一起踩了师父的名字。我严正声明:以上这些不利于大法、不敬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的修炼大法,直至圆满,随师父回家。

苗福 2019年2月13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大法遭到迫害后,我由于怕心,就把师父的法像包好,放在自己认为比较安全的空房子里。由于从迫害开始,我就离开了大法,不学了,时间长了,把师父法像的事就忘记了。2017年10月,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中。这时我才想起找师父的法像,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了,丈夫说可能是搬家时给弄丢了。我没有保护好师父的法像,后悔莫及。我向师父认罪,并严正声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从新修炼,学好法,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李淑华 2019年2月18日


严正声明

99年后,我曾多次被邪恶绑架迫害。在邪恶的黑窝里,我在压力下,出卖过同修,写过所谓的“三书”,甚至在邪悟的状态下,助纣为虐的用邪悟的东西干扰同修的正念,加重了邪恶对同修的迫害。在邪恶后来所谓的“敲门行动”中,我又没有做好,对警察说了自己“现在没炼”的话,没有堂堂正正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到的。严正声明:我在邪恶的压力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东 2019年2月18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我在市场讲真相时,被邪恶绑架,后被非法枉判九个月,于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回到家中。我在非法关押期间,被看守所警察欺骗,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三书”,对不起师尊和大法的慈悲苦度。我郑重声明:在非法关押期间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净心学法,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葛玲仁 2019年2月18日


严正声明

2018年12月,我被国保、公安分局人员非法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面对突然出现的迫害,加上自己没有去掉的人心、执著,我各种不正的念头都往外返,同时还生出了怕心,所以违心说出了不敬师、不敬法的话和对大法弟子不好的话,写了“悔过书”、“保证书”、“决裂书”。我严正声明:所写“三书”和所有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大法,永不放弃,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淑玲 2019年2月15日


严正声明

2006年10月,我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后又被绑架到劳教所。当时由于有怕心,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我在邪恶的欺骗和压力下,写了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写了所谓的“揭批书”、“悔过书”等等,说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话,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事。我严正声明:以前所有违背法轮大法、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多学法,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周宏 2019年2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17年4月份被市“610”国保劫持到洗脑班迫害。由于学法不深,心性不稳,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执着于自我,求早日出来,我违心的向邪恶写了“保证”,做了令师父痛心的事。我深感痛悔,愧对师父。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和在派出所里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定修炼,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冯亚梅 2019年2月18日


严正声明

近几年来我被亲情所累,没重视发正念,自身空间场不干净,加之学法不入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2018年12月20日我意识不清,主意识不能控制自己,将师父法像给烧了,这是对师父和大法犯罪。我声明自己所做对师父不敬的事作废。目前加倍学好法,归正自己,弥补过错,扎扎实实修好自己,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好走正正法路。

阎雅荣 201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2018年8月13日上午,村委的人与乡镇司法人员闯入我家,叫我到洗脑班。因正念不足,我跟他们去了。到了洗脑班,按手印、照像等,做了有损大法形像的事,没有证实大法,真是愧对大法,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特此,我严正声明:以上所说、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王桂兰 2019年2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初期向居委会交过师尊的法像和大法书,在黑窝内向邪恶写过两次“材料”。由于没有学好法,再加上怕心特别重,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我知道错了,我现在很后悔当初没有按大法的要求做,我特此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徐晓冬 2019年2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3年1月被关洗脑班时,因怕心而写了可耻的“三书’,还主动交出了多本大法书和师父在1993年亲授班上的发给我的结业证,犯下了一个修炼人绝不该做的大罪错。在此向师父请罪,并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和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走正修炼路,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马锦斌 2019年2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6年7月去北京,到博物馆去参观,经过安检时,邪恶在我的包里查到了《转法轮》,后来把我带到邪恶那里,我被邪恶利用说了“以后不会炼法轮功”的话。今天特此声明:我以前说的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以后我一定好好学法,多发正念,救度众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事情。

万成顺 2019年2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晚上,片警拿了一个本子,说让我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当时自己出于怕心,应付邪党,自己也没看什么内容,就在上面写了自己的名字。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有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签名全部作废。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正法路,加倍弥补过失,做好三件事,精進不停,多救人。

王平创 2019年2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2005年,我在同修家被邪恶绑架抓到派出所,警察问我还炼不炼,因为自己有怕心,说“不炼了”。现在我认识到自己的严重错误,因此,我严正声明:以前在邪恶的压力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秀芹 2019年2日17日


严正声明

2000年我被非法关押8个月。由于我法理不清,被邪恶非法“转化”,签了所谓的“悔过书”,犯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犯的错。现在我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刘丽华 2019年2月18日


严正声明

2018年9月22日,我从洗脑班出来时,给我一张表,要我签了名。洗脑班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监狱,不能配合它。我错了,特此声明:我那个签名作废。我要用大法归正自己,坚修大法到底。

朱春莲 2019年2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对中共邪党的恐惧,在邪党的欺骗下,对大法师父不敬,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我现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姜寿鹏 2019年2月13日


严正声明

在派出所人员的逼迫下,我说“不学法、不炼功了”。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石运才 2019年2月18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