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获新生 不忘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七日】我家是农民。我今年就是八十五岁的人啦,老伴七十七岁了。我俩是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我患有肺结核、头痛、泌尿系结石等病,常年吃药打针,是医院的常客。

开始炼功后,一位法轮功学员借给我一本《转法轮》,说不能光炼功,还要学法。当我看第二遍《转法轮》时,看到书上的字放着金光,我想,这书真不一般,是一本宝书。看到书中讲了善恶有报及做人的道理,知道这是一本教人如何返本归真的修炼的书。于是我和老伴一起走上了修炼路。

修炼一个月后,有一天我的小腹和腰疼痛难忍,疼的我满头大汗坐卧不宁,好象是泌尿结石病又犯了,因以前泌尿系结石病从没治好过,小腹和腰部时常隐隐作痛。老伴说:“不行就去医院看看吧!”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着哪!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往出推旧病哪。”果真疼了两天第三天早晨去厕所,结石化成了浆状随着尿道排出去了,从此我的小腹和腰再也不疼了。

修炼前,我去医院输液、打针、吃排石冲剂没有排出结石,炼法轮功一个月,一分钱没花,顽固的结石就排出去了!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把我的病根摘掉了,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我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残酷的镇压法轮功学员,在中国,修真、善、忍的好人竟然受到无端的迫害!

当地派出所和“六一零”办公室的人不断来我家骚扰,要我交出大法书,我告诉他们:“我没钱,我是借书看的。”他们还强迫我把身份证交出来。

有一天派出所、“六一零”办公室的人又来了,我说:“你们可真‘关心’我们老俩口。那就请你们坐下来谈吧。”我老伴给他们搬来凳子请他们坐下。

“你们可能是为了我炼法轮功来的吧?”我抢先问他们,他们说:“是的。”我对他们说:“我先跟你们说一下我为什么炼的法轮功。我是一九五六年参军,是国家第一批义务兵,那时国家一穷二白,因为三年内战三年朝鲜战争折腾的不但家中一贫如洗,就连部队发的棉衣都是从朝鲜战场上的士兵穿过的旧棉衣,洗后再发给我们穿,上面还有血迹哪!没有衬衣,棉衣里面光腿光肚,穿上那硬邦邦地棉衣都磨肉。北方寒冷,刺骨的冷风吹進腰里和裤腿,练射击趴在地上。小腿露在外面冻得发紫,吃不饱,吃一小碗饭再盛第二碗时饭盆里就光了,可干的是重体力活,哪里有工程就到哪里去,修水库、垫大坝……

一九六零年我退伍回家,正是大饥荒,饿的我头晕眼冒花,退伍没带回好东西,只带回一身病。头痛、咳嗽、吐血,去医院拍片结果是肺结核晚期,已有空洞了。治病没钱,贷款信用社不贷给,怕我死了还不了,找民政局也无望。为国家出过力卖过命的退伍军人竟落到这种地步,你们政府里的人谁来看过、帮过我?我没有享受政府的一分钱照顾。我的命大,结核病没好,还活了下来。”

我的这一番话刺激到他们心灵的深处,他们无言以对,其中一人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说说现在吧,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事实是,就在我炼了法轮功一个月后,一粒药没吃,一分钱没花,我的肺结核彻底好了!头痛、泌尿系结石病也全都好了,走路一身轻,能去地里干活了。我过上了宁静祥和的好日子,你说我该不该炼呀?”

好象是派出所的那个人说:“这法轮功就是好!”另一个说:“好,你就在家悄悄的炼吧。”看到他们的变化,我知道他们心中消除了对法轮功的误解,并有了善念。我紧接着说:“其实我们炼法轮功对国家对社会是有益的,我们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人,遇事多为别人着想,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而且法轮功祛病健身有特效。”

他们听了之后把身份证还给了我们。

从那以后派出所、“六一零”办公室的人再也没有找过我们。

二零一八年七月份居委会让我们去体检,我们说:“我们没有病不用体检。”后来医生是来家里硬要给我俩做检查,化验血糖、量血压。结果我的高压是120,低压是80,血糖是5.3,心律正常;我老伴高压是120,低压是80,血糖5.5,心律正常。

医生微笑着说:“这么大岁数的人这么正常的太少了。”我对医生说:“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千真万确的好!”

这真是:
法轮大法闪金光,
老病秧子成壮年。
夕阳焕发晨曦显,
不怕风雨烈日炎,
田地活儿样样干。
师父救我出苦渊,
谢师将我寿命延。
修炼路上不怕险,
学法炼功真相传,
快劝三退莫迟缓,
助师正法把家还。

双手合十跪拜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