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更新: 2019年03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二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我被迫害期间,2000—2002年间,在邪恶的环境中,由于长时间不能学法,又不注意修心,意志逐渐消退,因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利用名、利、情把我往下拖。它们利用包夹、警察对我们严管,限制自由,纵容犯人打大法弟子,利用被“转化”了的学员轮番围攻,逼迫转化,利用单位领导用降职、降薪、开除公职等来威胁等等,从而我生出了怕心:怕吃苦,怕被超期关押等,因此被动的接受了所谓的“转化”,写了不该写的东西,铸下了大错。从劳教所黑窝出来后我才明白:这是污点、是耻辱,是对师父的背叛,我懊悔极了。尤其更可恨的是在黑窝里,在欢喜心、显示心和爱听好话心及怕心的作用下,被利用为其抄了黑板报和写了“揭批×××”字样的黑板报,做了有损于大法的事,犯下了难以饶恕的罪过。虽然从黑窝出来后,我也写过声明,但那时怕心还很重,也没有从根本上认识自己的问题,以至于十多年过去了,这件事一直让我深感不安。今后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坚定走师父安排的路,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并在不断向内找的实修过程中,去掉为私为我的心,不再被邪恶钻空子。同时,我从新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有损于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助师正法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张玲 2019年3月1日


严正声明

在二零一五年九月份,派出所警察上我家,问我是否起诉了江泽民,我说我是写了起诉江泽民的诉状,还问我为什么起诉他,我如实的作了回答,还问了一些话,最后让我在他们写的“笔录”上签字,我知道不该签字,不应配合,但怕自己被迫害和怕找麻烦心的作用下违心签了字,事后听说他们又在后面加上了“同意撤诉”的内容。还有在二零一六年五月份,派出所出动了两辆警车,把我绑架到拘留所拘留5天,没有别的内容,当时觉得也不该签字,那时怕不签字不让回家,怕加重对我的迫害,怕心也不时的冒上来,想快点离开,就签了字。回家后,看到这纸的后面写了由于我宣传“邪教”言论拘留五天。我知道自己错了。还有二零一八年警察到我家,问我是否还炼法轮功,我说炼,要去了我的电话号码,也是由于怕找麻烦的心快打发他们走,认为给了他们,我再换个手机号就完了。其实这三次,没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做,配合了邪恶的迫害,承认了邪恶的迫害,都是自己怕被迫害的心和求安逸心造成的。现在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郑重声明:我在这几次被迫害中不符合大法的所言所行全部作废。以后严格要求自己,不再给大法修炼抹黑,坚修大法到底,助师正法,直至圆满。

刘汉良 2019年3月2日


严正声明

2008年9月5日下午,我去同修家拿真相资料,门一开,就看见四、五个警察和派出所的人在非法抄同修的家。我一進门就被一位警察问是来干什么的,随即就要翻我的包,当时我的包里有一本明慧周刊,他们就认定我们是一起的,就不准我回家,把我们非法绑架到市宾馆。在宾馆非法关押一个星期,被非法询问。在第一天非法询问时,我给公安警察讲述了修炼的情况,由身体不好,到所有病症不翼而飞,我认定了这个功法很好,决心修下去不动摇,就被他们非法关押到市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于10月10回到家。回家一个月,又通知我去派出所搞手印、抽血、拍照等,我做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的事。现在我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修炼不能掺杂私心和杂念等。现在我严正声明:对我过去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做好三件事,做到信师信法,做师父的真修弟子,让师父欣慰,完成使命,随师父返回自己的家园。

王慧珍 2019年3月4日


严正声明

大概是2014年我去外地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我被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当时我不说话,不签字,没有配合,自己以为正念足。可是我儿子为了我不被迫害,给派出所行贿三千元钱,派出所叫我儿子签字就放人,儿子叫派出所自己签就行了,派出所叫报个名字,儿子就报他弟弟的名字,签了小儿子的名字。为了不被迫害,我当时在场没有制止,等于还是配合了邪恶。怕被迫害,没有正念,还隐藏到今天,真后悔极了。现在我严正声明:过去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念头、言行及派出所人员代签的字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多学法,走好走正修炼路,去怕心,弥补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程细庆 2019年3月1日


严正声明

2003年被邪悟者把我出卖关進看守所。在黑窝里一个月时间,我不转化,不写什么保证,后来他们派人送我回家。到家后,他们拿出一个条子给我,当时我没看什么顺手接过条子放屋里了。他们走后我发现上面是恶毒诽谤师父的话。2003年村治保托我大嫂带给我一个条子让我签字画押我不干,她把我儿子骗出去在黑暗处替我按了手印。2005年我外出救人时被举报,绑架到看守所。一个月后放回时,公安分局的让我写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我不干,他们又诱骗女婿替我写了。我现在严正声明:以上三件事中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魏延芳 2018年9月18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上午,镇司法所长和两名派出所警察在村委会主任的带领下上门骚扰,问我是否往北京邮过信,是否写信起诉江泽民,信件是谁打印的,在哪印的等。我当时只承认了写信起诉江泽民的事实,其它一概没回答,后来负责记录的警察又让我签名,并骗我说他们只是走个形式调查一下事实,如属实就签字,当时我由于怕心重就违心的签了,临走他们又抢走了两张大法师父的法像。后听同修说邪恶在每个大法弟子签字的内容里都加上了“同意撤诉”的内容。特此我郑重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直至圆满。

葛艳辉 2019年3月2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五年九月份派出所警察上我儿子家敲门,他们问我是否起诉了江泽民,又问我为什么起诉江泽民,我没回答他,问从什么地方邮寄的,还问了一些别的话,最后让我在他们写的笔录上签字,我知道不该签字,不应配合,因当时怕心很重,怕被迫害和被骚扰也违心签了字,事后听说他们又在后面加上了“同意撤诉”的内容。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在修炼上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这是我应该做的,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就是来助师正法的。

宣俊玲 2019年3月2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8年11月15日被警察绑架,在看守所刑拘两个半月。2019年1月14日在法院开庭,法官逼供,不说就不放,我怕判刑不让回家,就写了“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2月1日才放我回家。我心里非常痛苦,但我实在承受不住了。我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从现在开始我要回到师父身边,好好学法,炼功,一修到底,弥补过错,跟师父回家。

李国玲 2019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在全国掀起了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在红色恐怖的笼罩下,街委配合到大法弟子家收书,出于怕心,我就将《转法轮》交了出去。当时是想应付过去,根本没想到这是助邪党为虐之事,是对师、对法的不尊不敬,甚至是背叛大法的行为。直到最近我才认识到这种行为的严重性。因此,我特写此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吕杰 2019年3月3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八月份我与同修進京护法,十多个同修住在一家旅店,由于只有一本《转法轮》,住的又是单间,学法时就把《转法轮》拆开了,拆成八讲,每人一讲,自己学,把《转法轮》第一页师父的照片和法像保存在旅店的窗户上,后来又多次换了住处,由于环境紧张没能随身带走,事隔多年心中很不安,觉的对不起师父,心中很难过。我声明:我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曲德洪 2019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曾于二零一零年七月被市610和市国保大队抄家,冤判为“取保候审”一年。事后怕心严重,屋里不敢放大法书籍及资料,便将大法书装一箱内,放在居住小区停车棚内一个柜子顶上,大约半年后,发现柜子已不在。我心中很懊悔,此行为是对师尊、对大法的最大不敬。今我严正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程桂欣 2019年3月1日


严正声明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坐长途汽车到医院给女儿陪床,被当地政府和派出所人员以奥运安保为名拦截、绑架,被逼迫摁手印,被逼迫踩师父的法像。还在其它时间未能保护大法书、甚至授意常人可以毁坏大法书,致使大法书去向不明。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炼,敬师敬法,加倍弥补过错,修炼到底。

陈光莲 2019年3月5日


严正声明

2018年12月份我在集市上向群众讲大法真相,被当地派出所人员非法绑架,准备送往监狱,后因体检身体不合格而拒收,后来家属出面担保放回。由于当时我怕心重,又怕牵连家属,所以违心的在“保证书”上按了手印,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现在严正声明:我以上所做之事作废。今后抓紧时间从新做好,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郝丽琴 2019年1月20日


严正声明

去年我被非法判刑8个月。在监狱里狱警使用各种手段迫害我,我都坚决抵制迫害。最后狱警看转化不了我,就换了罚站、背抄监规和弟子规。我一时糊涂认为这些不算什么,就配合了狱警。出狱后和大法对照,觉得不符合修炼人的做法,非常内疚。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那期间我不符合大法的所作所为全部作废。今后严格要求自己,严肃对待修炼。

彭秀英 2019年3月5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邪党打压期间,自己毁过师尊的一本《洪吟》,还有一盘炼功磁带。记得当时写过严正声明。时至今日回想起来,很痛心,修炼是严肃的,法是珍贵的,觉得自己犯了大罪,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宇宙大法,我再次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过错,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以报师恩。

赵淑霞 2019年3月3日


严正声明

一次派出所的上门来问:修大法没有,我说“没有修了”。再一次,两个便衣逼我说“大法坏”,我表面上应付他们说了不该说的话,但我内心是认为大法好。我觉得自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法轮大法。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要坚修大法到底。

李英 2019年3月3日


严正声明

在迫害初期,当时邪恶非常猖狂,打砸抢大法书籍和老师的法像。当时因为我刚走入修炼,心性低,怕被邪恶迫害,我就把师父的法像烧掉了。我不应该这样做,我对不起师父。我现在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学法,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姚焕 2018年11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于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喜得大法。七.二零以后,由于怕心,我违心保证“不学法,不炼功”。同修们帮助我,我知道自己做错了,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做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王桂芳 2019年2月28日


严正声明

前段时间我在被抄家迫害中没有做好。今天我又被叫到了派出所。当公安问我:是否还修炼大法时,我违心的说“没有了”,并在“询问笔录”上签字。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大法,坚修大法到底。

何振宇 2019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2018年12月17日我在家中被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留五天。派出所警察和管教强掰我的手按指纹、照像,我丈夫在“解除取保候审书”上签的字。现在我悟到这也是配合了,在此我声明: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纪玉凤 2019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2000年我在监狱被邪恶迫害,为了早日回家,我骂师父、骂大法,写了“三书”。这是不敬师、不敬法,认识到是自己有安逸心,怕被迫害的心。现在我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三书”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付庆华 2019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2019年2月18日警察到我家非法搜查,问我炼不炼了,我说“不炼了”。现悟到是怕心使我说了对不起师父的话,我很后悔。我现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兆梅 2019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在2009年4月份我被邪恶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由于怕心配合邪恶指使背监规、抄监规、穿号服、抽血、采指纹。我声明:自己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圆满随师还。

雷洪霞 2019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2018年9月份,我地派出所又来我村進行非法敲门行动,当时只有女儿在家,由于女儿害怕,被逼替我在“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了字。现我声明女儿替我签的字作废。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蒋玉芬 2019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6年被邪党迫害,在2016年写下“五书”。我严正声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大勇 2019年2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关押期间,由于怕心,做了对大法不利的事。我现在声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勇猛精進,坚修大法到底,圆满随师还。

夏铭良 2019年2月25日


严正声明

由于在黑窝里压力太大,我们在邪恶的逼迫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论声明全部作废。从今往后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陈国志、尹姝荣 2019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看守所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书面内容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岳芬 2019年2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本人在“三书”上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不利于师父的言论全部作废。从新修炼法轮大法。

张涵丽 2019年3月6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