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渝北区孤寡老人冉崇阳在迫害中离世

更新: 2019年03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渝北区七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冉崇阳是一个孤寡老人,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长期遭受迫害,饱受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恐吓,于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在兴隆镇医院离世。就在老人去世前几个月,综治办的几个人还入室威胁说:“我随时都要来,我还要喊派出所的来!”

冉崇阳,男,一九四二年生,重庆市渝北区兴隆镇永庆村人,无配偶,无子女。老人原来因车祸几成植物人,必须拄着棍棒才能勉强行走,头部不能太用力的动,否则就会昏倒;满口牙齿又松又痛,双手握拳握不拢,也握不紧。修炼法轮功后很快恢复健康。老人生前说:“第一天晚上去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时,我早早的吃了饭,带上了五、六包香烟(那时我每天要抽三、四包香烟),到街上等着看录像。一看到师父的讲法录像,烟也没有瘾了,回家酒也忘了喝。不知不觉地,我的头不昏了,牙不痛了,手也握得紧了,整个人好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首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冉崇阳老人于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送臭名昭著的西山坪劳教所关押迫害,从此开始了长期被骚扰、迫害的日子。

冉崇阳老人二零零四年四月投书明慧网说:“一天,我从外面回来,就被守候多时的邪恶之徒蜂拥而上绑架。永庆派出所所长、孔××、辛××和镇上的书记、吴××,村支书、主任黄××等恶人把我的十几本法轮功书抢走了。在大队书记家里,他们威胁我放弃法轮功,我不屈服。他们没有抓我,就把我的兄弟抓走了,现在仍然被关在重庆西山坪。第一次被非法判一年,后又无理延长八个月。回来后没多久,恶徒又把他抓去劳教三年。”

“又一次,永庆派出所的人叫我去派出所,说我在发资料和传单,要我说不炼了,不发传单了,就放我回家。我不答应。他们就把我非法关押了十多天后,送到了渝北区公安分局,分局的又叫我说不炼了,就可以回家。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后来恶徒就把我送到了劳教所。”

“在牢房里,我坚持炼功,还教那些犯人也炼功。后来牢头去告发了。看守所的所长就问我还炼不炼,我当然要炼。他们就给我戴上脚镣,我还是要炼。他们又把我的手脚铐在一起,我还是要炼。他们又强迫我跑圆圈,我回答的还是‘要炼’。一个姓何的(家住统景镇中坪)牢头和警察就用帚把打我,帚把被打断成一节节的,他们又用木棒来打我,木棒也被打断了……就这样脚镣手铐的八天八夜,我都不吃不喝抗议迫害。”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冉崇阳老人在渝北区兴隆镇茶馆讲法轮功真相,被人构陷,被兴隆镇交警平台和木耳派出所绑架并抄家,后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五日晨六时左右,冉崇阳老人在去超市打工途中被绑架。六月二十六日下午,冉崇阳又被三男一女挟持到他租赁的家中,家被抄,若干法轮功书籍被抢走,后被挟持到北部新区分局天宫殿派出所关押。这次被关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一大早,重庆市渝北区兴隆镇永兴场来了数辆警车,警察约三十人把永兴上场口一幢居民楼团团围住,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下午两点多钟,七十多岁的冉崇阳路过,警察又把老人围住,随后抄了老人的家。警察叫冉崇阳老人跟他们走,老人坚决不同意,警察才作罢。

永兴敬老院的群众目睹了罪恶的全过程,议论纷纷。一位老人忍不住破口大骂:“共产党不干好事!对我们这些孤寡老人不管,专门去整好人。”那些警察听了都不作声。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六日,重庆市渝北区兴隆镇综治办的年轻人谭林,带着一男一女闯进永兴街道冉崇阳老人家里,到处乱翻。最后抢走几本《明慧周刊》,临走时还威胁说:“我随时都要来,我还要喊派出所的来!”

以上只是明慧网报道出来冉崇阳老人遭受迫害的经历,没被报道出来的骚扰还很多,不知老人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