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路上的点滴

更新: 2019年03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俗话说“忍字头上一把刀”。在修炼中,“忍”对我来说是最难的,常常“忍”得难受,“忍”得委屈,“忍”得心里不平衡。但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下,我终于能忍了,并体会到了能“忍”一身轻的感受。

一、我修“忍”的经历

我以前遇事不能忍。有一次,丈夫叫我帮他去银行取一万元钱,我排了两个小时的队都没能取到钱。本来轮到我取钱的时候,柜员让我去另一个窗口办理。而当我到另一窗口排着队好不容易又该我取钱时,窗口的人又说我该到我刚排队的窗口取钱。我心里很不舒服,说:“排我前面的二十几个人和我后面的十几个人都办理了,为啥不给我办?我存钱的时候你们就马上帮我办好,这次为什么这样?”工作人员马上对大堂经理说,“你来帮这位大姐办一个伪号”,我一听说办一个“伪号”,火气一下就上来了:我不取钱了,你们太过份了!然后,气冲冲的离开了银行。

回到家,我跟丈夫说:“钱没取到,你自己去取”。丈夫说:“我现在需要用钱”。我火气更大了:“你让我帮你取钱,耽误了我两个小时的学法时间,我要少学一讲多法了。”惹得丈夫说了我几句也不理我了。这时我才想到,我没有用大法来严格要求自己,心里真后悔,真对不起师父。

师父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1]在矛盾中,我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这个关就没能过得去。

其实,在取钱之前,师父就已点化过我了,自己还不悟。早上,我发完六点正念后,躺下准备再睡一会儿,当时我意识很清醒,还没有睡着,就看见一个很大的莲花在上面,我就往莲花上爬,然后坐在莲花盘上面,觉的很舒服,心里美滋滋的。突然,莲花不停的旋转起来,转得很快,我两只手把莲花盘抓得很紧,生怕转下来。过了一分钟,还是把我转下来了。要在莲花上坐稳,就要把自己修好,提高上来。

在银行,我没有做到“忍”,回家还对丈夫发脾气,说的话根本就不是修炼人应该说的,我后悔极了。我提醒自己时时要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要“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告诫自己“我能行,我能忍”。我开始学着要“忍”了。

后来,我再遇到难忍之事时,我就用善来对待一切。当丈夫出口骂我时,我做到了高高兴兴、乐呵呵的“忍”了。在我真正做到能忍的时候,我感到一身轻,整个身体轻飘飘的往上冲,肚子上、背上、手上、头上、腿上都是法轮在转,还看到《转法轮》里的字金光闪闪,字变成了师父,心中的那种美和舒服的感受不能用语言来表达。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和加持我。

二、讲真相救人

因公公婆婆爸爸妈妈怕心重,不准我到外面讲大法真相,我就跟他们讲大法真相,但他们不信也不听,并说些不好的话。不管他们说什么我都不动心,在家我就用师父的法来要求自己做一个好儿媳、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在外面做一个更好的修炼人,让他们和世人看到大法的美好,最终得救。

爸爸是个老党员,很不认同“三退”,我花了三年的时间,终于把他和全家人劝退了,家人还联名起诉了江泽民。现在送爸爸真相资料,他自己都要连续看四、五遍。我为他们的得救感到高兴。我曾在亲人两次住院期间用大法弟子的言行向婆婆和两家人证实大法好,并让他们明白了真相得救。

1、婆婆念“法轮大法好”,半个月出院

二零零八年,婆婆得了脑梗塞、糖尿病,从此,每年都要去大医院住院几次。二零一五年,婆婆又住院了。医生说,婆婆有可能瘫痪。婆婆腰痛,痛得不能起来,不停的呻吟,吃喝拉撒都在床上,吃饭都让我喂。我就跟她讲大法的美好,讲我在大法中受益的情况。前几年我送了真相护身符给她,她戴在脖子上,后来外人跟她说了些大法不好的话,她就害怕得不得了,把护身符扔了。在医院,我鼓励她,不要怕,谁也动不了你,叫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身体有好处。在师父的加持下,发正念解体了她背后的怕心,她马上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到了第三天,她就能下地自己上厕所了。

医生说,婆婆最快要一个月才能出院,但婆婆十四天就出院了,从出院到现在,她再也没有去过医院了。公公和婆婆都知道是念大法好得了福报。后来,公公给婆婆准备了200颗花生,叫她每天每拿一个花生就念一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完就休息。婆婆现在每天早中晚一共要念600遍呢!

2、种桔子老人说:法轮功“真神!”

与婆婆同住一个病房的有一对七十多岁的老年夫妻,因一个老人爬到树上摘桔子摔伤了腰,摔成了粉碎性骨折,住進了医院,由老伴护理。我在医院里跟婆婆讲大法真相的时候,他们也听到了。他们也跟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跟他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他们高兴的接过护身符。老人还说要让家里的人都来念“法轮大法好”,老人还谢谢师父,说法轮功真好。护理的老人对老伴说,家里还有一万斤果子没有套袋,树上还有一万多斤没有摘,心里很着急。他们的孩子都在很远的地方打工,不想告诉他们,以免孩子们担心。我便对老人说,“你放心回家找人摘果子吧,我来帮你照顾你老伴。”

老人高兴的回家了。第二天,老人的腰不痛了,他跟老伴打电话说,用了药都痛,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腰就不痛了,真神!第四天早上,老人就办手续出院了。

3、阿姨的丈夫说:“法轮功真好!”

二零一六年,妈妈的腰摔成了粉碎性骨折,住進了医院。第二天,妈妈同病房来了一位跟妈妈年纪一样大的阿姨,是上电梯时把腰摔成了粉碎性骨折的。阿姨说腰简直要痛死。阿姨的女儿是护士,女婿是主持人,儿子是军官。他们全家凑在一起商量谁来照顾阿姨。只听阿姨的丈夫说,他不能全天都在医院里,他说他受不了,他只能在下午一点到四点半的时间来照顾。他的孩子们也为难,因为他们都要上班。我想到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师父让我们修成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人,慈悲的师父把他们安排到我身边来,是好事,是让我来救他们的。我便对他们说,“你们放心回家上班吧,我来帮你们照顾这位阿姨,就像照顾我妈妈一样,我是修炼人,我是修真、善、忍的。”他们都高兴的回去了。

我跟阿姨倒水的时候,她拉着我的手说:“谢谢你!”我就跟她讲真相,劝她做了“三退”,送了她真相护身符。下午阿姨的丈夫来了,我又跟他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他“天安门自焚”是骗局,给他讲贵州平塘“藏字石”的故事,以及揭露中共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罪恶,告诉他“三退”保平安的事。但他就是不退。

第二天,阿姨能下地了,说腰不那么痛了。晚上她儿子来了,她告诉她儿子我对她照顾得非常好。我当时想救她儿子,就对他儿子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他儿子背后不好的因素,然后跟他讲真相,当时,他只听了几句就假装出去打电话,不進来。连续四个晚上都是如此。我不断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清理我自身的怕心、急躁心,告诉自己救人要有恒心和慈悲心。在师父的加持下,第五天晚上,阿姨的儿子和孙子一起来了,他儿子终于静下来认真听我讲真相了。我说:“你是军官,如果你遇到法轮功学员,要善待他们,保护他们。”他点头说“好”,也同意退出邪党组织了,还要了真相护身符和真相资料。阿姨的孙子也退出了少先队。后来阿姨的女儿也同意了“三退”。

第七天,妈妈告诉主治医生,这三天腰不痛了,要出院。主治医生说:“你们两位老人在这个医院是恢复得最快的。像你们一样的病人起码半个月到三个月才能出院。”我对主治医生说:“我是修佛的,我师父讲过佛光普照,所以他们受益了,他们就好得快。”医生说有这个可能。

阿姨的丈夫见我们要出院了,非常感谢我六天以来对阿姨的照顾,他说:“我看到了你是一个孝顺的好女儿,是一个最好的修炼人,法轮功真好!”他终于退出了党团队,要了真相护身符,还送了我几斤苹果。

遗憾的是,因为医院医生护士太多,我没有跟他们讲真相,错过了最好的救他们的机会。

在此,谢谢慈悲的师父为弟子的精心安排!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