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予我宽阔的心胸

更新: 2019年03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感谢伟大的师父把法轮大法传给了全人类,使无数个象我这样生命走到绝处的人,身体得以净化,心灵得以纯净,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一、得法祛病 净化身体

我是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时三十多岁,是学校的教师。那时的我被十多种疾病折磨着,乙肝、胆囊炎、胃炎、十二指肠溃疡、肠炎、鼻炎、支气管炎、心脏病及各种妇科病,特别是肝病越来越严重,再发展下去就是肝硬化、肝癌了。

家里人为我的病想尽了一切办法。我常年靠药物维持身体,稍不注意就会住院输液,花费了许多医药费。当看到靠医院医治日久天长仍不见好转且越来越严重时,父母甚至请来阴阳道士为我驱邪治病,但仍无济于事。那时的我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每天把吃药看得比吃饭还重要,全靠各种药物支撑着弱不禁风的身体。

单位一同事见我这模样,便向我推荐了法轮功,说这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并且要讲心性。我听后,根本没往心里去,因为我信的是科学。但同事一再的劝说,我碍于情面,开始看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和炼五套功法。

《转法轮》书中讲的许多道理:关于人生、关于生命、关于宇宙的真理……许多许多都是我从小学读到大学的所有书中从来没有读到过的,大法要求每一个修炼者都要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以至更好的人。

我怪自己为何被现有的科学观念障碍,迟迟不愿接受法轮功这个功法,不早一点看到《转法轮》这本书呢?我更理解了为什么国内国外有那么多专家、学者、高级知识分子会接受这个功法、修炼法轮功,因为他是宇宙的真理,是更高的科学。

我修炼法轮大法后,在很短的时间里,所有病痛全部不药而愈。过去走路、上楼都很累,炼功后参加教育系统组织的环城越野长跑还跑在前面。法轮大法一下子把我从身体的病痛及人世间的名、利、情中解救了出来,身心愉悦。

二、道德升华 净化心灵

法轮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甚至更好的人,修心向善,提升人的道德,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

修炼法轮功后,我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过去在学校里,领导安排的工作,我能推则推,难为领导,甚至不服从分配,应付工作;为了个人的私利,我曾利用管实验室的机会,在购买药品、仪器时占便宜,将回扣装進自己的腰包。学了《转法轮》后,我知道了这些都是背离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是人类道德标准下滑后的行为表现,自己过去做错了许多。

我主动把曾经占学校便宜得的不义之财及购买仪器时的回扣买成实验仪器和药品归还给学校实验室。在教学及班主任工作中做到兢兢业业,认真对待每一个学生,不计较个人得失,尽能力把工作做到最好。在连续几年的班主任工作中,我所任班几乎年年被评为市级、县级、校级先進班集体,自己也被评为优秀教师。

炼法轮功使我身体健康,精力充沛,能自觉的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高品质,高质量的服务于社会,无论在哪个社会阶层,社会环境、家庭环境都会做一个好人,实质上对国家、社会、家庭和自己都很好,真的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三、魔难中践行真、善、忍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和共产党相互利用开始迫害法轮大法,把一亿多修心向善的好人作为打击的对像。

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我走过这风风雨雨的十九年。因为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我多次被非法关押,且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送到黑监狱“洗脑班”强制洗脑,经受了多种酷刑的折磨,真的是九死一生,这其中经历的魔难和艰辛是正常人难以想象和承受的。然而无论经受了什么样的苦难,大法修炼者都是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去要求自己,这也是修炼者必须遵循的原则。

迫害开初,丈夫由于承受不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在我已失去工作并刚从看守所出来没几天就与我离了婚。还在上小学的孩子被判给了他,我净身出户。离婚的第三天,我还没来得及把我的衣物搬走,就又被绑架到派出所拘留,丈夫便将我的衣物打包后直接扔到关押我的派出所,实际就是撵我出家,真的是一点情义也不讲了。丈夫的所为也得到他父母的支持。

离婚对身处迫害环境的我无疑是雪上加霜。我没有了任何生活来源,只得回娘家和年迈的父亲一起生活。那时我父亲在街上要是看见我丈夫,就想上去吐他口水,为女儿出一口气。但因为我有真、善、忍的心法来指导自己做人,对丈夫所为淡然处之。

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劳教两年,从劳教所出来不久,又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从洗脑班出来时已是二零零五年初。那时公公、婆婆已是七十多岁的人了,都身患重病,需要人照顾。丈夫只有一弟弟,单身一人远在千里之外的城市谋生,家里所有的担子都落在丈夫一个人身上,既要照顾上学的儿子,又要护理重病在身的两位老人,还有工作和各方面的应酬,这压力就可想而知了。

那时,公公刚被检查出肺癌,已是晚期;婆婆因病又长期卧床。这个时候,我想到自己是一个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师父教导我们要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要不计别人过错,不计较得失,要无私无我。我知道丈夫这个时候是最需要我去帮他一下的,但他也清楚是他自己把我撵出这个家的,所以他开不了口。于是我除了把孩子接来我照料外,经常去医院看望公公,给他带好吃的东西去,给他讲大法的真相,为了减轻公公的病痛,我叫公公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让他在心里默念。公公也相信我给他讲的大法真相而受益,他尽管已是肺癌晚期,却没了那种癌症的剧痛,一直到离世,公公都没什么痛苦。

公公去世后,本来身体就久病很虚弱的婆婆又被查出尿毒症。那个时候丈夫工作很忙,经常在外有应酬,家里请的保姆没干多久又离去了,于是我除了照顾孩子、上班外,每当丈夫不在家时,我就去护理、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婆婆,给她洗澡、做饭、喂药,当然也给她讲大法的真相。婆婆看我不计前嫌,对她这么好,非常感激我。有一次,重病在身的婆婆拉着我的手喊着我的名字说:“我知道你学真、善、忍,是好人,单位不应该因你炼法轮功就开除你的工作,希望你不计我儿子的过,能回到这个家里来(希望我和他儿子复婚)。”那种语气和表情都透出生怕我拒绝她的样子。

我也对婆婆说:你首先得感谢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我如果不是修大法,我不会这样做的。当然我不修大法的话,我也不会有今天这个健康的身体来照顾你;我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即便我有一个好的身体,我也不会这样对你们的,我恨你们家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还帮你们呢?而且是在我也很忙(既要照顾上学的孩子、又要上班维持生活),还面临中共的各种迫害的情况下来帮助你们的。是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改变了我,净化了我的心灵,是伟大的师父、伟大的大法重塑了我,把我从一个自私自利、满身疾病的人,变成了一个能为他人着想、不计较个人得失、无私无我的生命。

婆婆的病越来越重,最后只好住進了省城医院。虽然远隔几十里,我仍然每个星期抽空去看望老人,关心她的各种需求,陪她说话。尽管在医院给她请了一个护工专门照顾她,但老人仍然几次对我说她想回家去,想回去后我能照顾她。我说:等你回家后,我会来照顾你的。可见婆婆对我这个修大法的曾经的儿媳已是非常信任了。因她病太重,医生没能让她出院,最后在医院安详的去世。

周围的亲朋好友看到我所做的这些,也深深的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很难得。丈夫也很感激我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来帮他所做的这一切,从中他也见证了我们修炼人的精神境界,并对大法弟子在承受了那么大的痛苦下也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而感到敬佩。于是在忙完老人的丧事之后,他和我去办了复婚的手续,而且他再也不干涉我修炼法轮大法了。

无论是在经历的各种魔难中,还是在正常的生活、学习、工作中,作为大法弟子就是按照真、善、忍去要求自己,就能使我们的身体和心灵得到净化,从而在社会和家庭中做一个好人以至更好的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