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代人感谢法轮大法救命之恩

更新: 2019年03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初喜得大法的大法弟子。在这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中,我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伟大,深切感受到师父救度众生的良苦用心。这里把我及我家人修大法的神奇经历与大家交流。

一、修大法 晚期肺癌痊愈

一九九五年,刚过而立之年的我,已经是一所公办学校的校长,正是春风得意、如鱼得水的时候。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九九六年下半年,我因身体不适,到省医院检查,确诊为肺癌晚期。医院里的专家教授除了为我惋惜外已无能为力,建议到省肿瘤医院去做放疗或化疗,尽可能延长时日。

面对突然降临的灾难,我虽然有些意外,但并不十分害怕,我认为我根本不会年纪轻轻就这样死去。回到家里,我安慰整天以泪洗面的妻子和父母说:“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就这样死去的,我天性善良,一定会有神佛保佑的。”冥冥之中感觉自己会有贵人搭救。

那时我两个孩子还小,都在上小学。看着两个天真可爱的孩子,深感自己作为父亲的责任重大,活下去的愿望愈来愈强烈。我自小身体素质就差,读小学一、二年级时就两次感染血吸虫病,加上家庭条件不好,读中学时常常饥一餐饱一餐,到参加工作时已经浑身是病,最让我痛苦的是神经衰弱、胃溃疡,让人吃不好睡不香,以致身体弱不禁风,面黄肌瘦。除此之外,还有慢性肾炎,肝大,双脚浮肿,走路无力。

那时,我为了解除疾病之痛,尝试过各种气功。后来,一位退休老教师给我传了他自己密修独修几十年的一种功法,但练功几年也丝毫没有改变我的身体状况。老教师死后,他教的功我也不敢练了。

从医院回家后,我什么药也没吃,每天早上起早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有一天小儿子放学回家告诉我说,有人在学校门前发介绍法轮大法的传单,带回来一张叫我看,并说:“爸爸,你也去炼法轮功吧!”我满心欢喜,接过传单就看起来。当天晚上,我就参加了同修组织的九天班,主要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九天下来我学会了五套功法。就这样,我正式成为了一名法轮大法弟子,成为了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这时是一九九七年的元月。

修炼法轮大法后,慈悲的师父很快就帮我净化了身体,一个月后身上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 ,不要说什么晚期肺癌,就连最顽固的神经衰弱也没了踪影,胃溃疡也好了。以前,身上老感觉象背着一个沉重的包袱,让你伸不直腰,抬不起头,走路提不起腿;睡觉时只要头一挨着枕头,心里就发慌,心跳就加快;如果突然有什么响声,心似乎就要跳出胸膛,心情一夜都将难以平静下来;吃饭时,只要看到饭菜里冒出的热气,浑身就会冒虚汗。修大法后,我浑身轻松、有劲,真有要飘起来的感觉;一上床就能入睡,睡眠效果极佳,做梦也甜;饭量大幅增加,荤的素的,辣的清淡的,吃什么都香,体重由原来的九十多斤增加到一百三十斤。

我的身体健康了,开始了正常的上下班,家里也恢复了往日的欢乐。工作中,我遇事都能用“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心性提高很快,似乎真的没有了私,也没有了我,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记得有一次我去街上办事,一辆马车从我身边疾驰而过,一个坐在马车上的人,由于马车起伏颠簸,他裤子口袋里的一卷钱掉到了地上。我连忙用脚踩住,并大声呼叫。那人来到我跟前,我把脚移开,对他说:“你的钱掉了。”他捡起钱,说:“谢谢,谢谢!这是去购买农药化肥的钱,这可是命案钱啊!”每一个大法弟子所经历的这样的事例应该是不胜枚举。

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精心呵护下,二十余年来我身轻体健,虽然已近耳顺之年,但与同龄人比较却显得年轻。期间,虽偶有身体不适,但只要用法对照,仔细向内找,一悟到病业假相就会象一阵风一样立即消失的无影无痕。

二、父母信大法 八十仍健朗

单位的同事从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有十多人相继加入到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我的家人也有多人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的母亲一字不识,学师父的法有困难。她在家学法时,就要父亲为她读师父的法。父亲开始不乐意,说耽误时间,但他看到母亲学大法后身强体健,红光满面,特别是母亲曾因患风湿关节炎瘫痪过,腿脚一直不灵便,而现在完全好了,父亲对大法产生了兴趣。于是,他天天陪母亲学法。后来,他只要有时间就自己读《转法轮》。他只学法,从来不炼功,他实际上还没有修炼大法,算不上是真正的大法弟子,但他却得到了大法的福报。

二零一四年七月的一天,母亲给我捎来话,说父亲在家里睡了一个星期,不吃也不喝,叫他去看医生也不去。我连忙赶回家去,只见父亲睡在床上,人已处于半昏迷状态。经医生诊断为尿毒症,导致双肾衰竭,浑身浮肿,马上有生命危险。送县医院急诊科,医生拒收,又转往市医院。

市医院专家会诊后,告知因病人在家拖的时间太长,双肾功能完全散失,还有胸腔积液,肺气肿,加上年纪大(当时已七十五岁),随时有生命危险,家属要有心理准备。入院当天晚上,医生就安排做透析,计划做四小时,但做了不到一个小时,因凝血功能差,插管处大量出血,透析不得不终止。后来医生尝试通过动脉继续做透析,但在透析过程中多次漏针,父亲承受痛苦到了极限,效果也不明显。父亲在实在难以承受的情况下,请求放弃治疗,出院回家去。医生也建议尊重病人意见,继续治疗已经毫无意义,还会加剧病人痛苦。我问医生,出院回家后病人会是什么状况,医生说大约能维持一个星期吧!

我对父亲说:“只有李洪志师父能救你啦,您求师父吧!”父亲说:“回家去吧!从现在起我就求师父,我的生死由师父定。如果我阳寿到了,死了,也无悔了。”在回家的车上,父亲一直不停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两个小时的车程。回到家里,父亲的双腿肿到了膝盖处,两脚肿的象两个大馒头,脚背上的皮象要撑破似的。我们不得不开始准备父亲的后事。回家的第三天,父亲的双腿就肿到了大腿根。虽然这样,父亲只要人清醒时,就念九字吉言,精神稍好点就听师父讲法录音,不把自己当病人,无论怎么痛苦,都不哼一声。

到第四天时,双腿有消肿的迹象,到一个星期时,只是双脚还有一点肿,而且开始排大小便。大便拉出的全是一块块漆黑的东西,小便成酱油色,人开始有了食欲,睡眠也有了改善。半个月后,人就正常了,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父亲今年已整八十岁了,身体硬朗,每天骑着脚踏三轮车忙里忙外。

邻居及亲朋好友见父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治好了在医院治不好的病,无不啧啧称奇,都称法轮大法是真正的高德大法,是救命的大法。

三、儿子、儿媳明真相 得大法福泽

我的小儿子结婚几年了没有生育小孩,儿媳着急。在医院检查身体都健康,可就是怀不上。儿子媳妇都明白大法真相,很相信师父。他们郑重其事给师父敬香、磕头,跪求师父。

二零一七年八月的一天,我在给师父敬香跪拜时,突然感觉到我家将有喜事临门。不久,儿子来电话说,媳妇怀上了,是一对龙凤胎。我那激动的心哪,简直无以言表,连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知道这可是师父赐予我家的两个大法小弟子啊!

好事总是多磨。两个小宝宝出生后,经检查小孙子肠梗阻,第二天就做了手术。术后,小孙子身体恢复不好,住院一个月,体重由出生时的4.9斤降到4.6斤,而且查出有严重的肝胆疾病,最终要做肝移植。医生认为继续治疗已无意义,儿媳有放弃治疗的想法,儿子打电话来征求我的意见。

我知道,对我的严峻考验来了。我来到儿子所在的城市,到儿童专科医院去陪护孙子。坐在高速列车上,我就在想,从很多吉兆看,孙子孙女应该是师父所赐,他们是与师父有很大缘份的,兴许他们是带着使命,与师父履约来了。小孙子不可能就这样匆匆而来,又这样匆匆而去。半睡半醒中,师父的的法打入我的大脑:“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师父的法让我突然明白,小孙子的确是为大法而来,他目前的状况一是在考验我信师信法的成度,二是师父要我带好小宝宝,让他得法,带他学法,成为真正的大法小弟子,师父才好救他。

围绕小孙子还救不救,怎么救,结果会如何等问题,家人及亲属的意见各异,所有人的目光全聚焦在我身上。在我举棋不定、犹豫彷徨时,师父的的法又打入了我的脑海里:“一个不动就制万动”[2]。是的,我们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小孙子在医院住院治疗,只不过是为了符合常人社会状态,满足家人的心理而已。小孙子目前的状况只不过是一种假相而已,既然是假相又何必被其所困、所累、所扰呢!师父说:“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3]。我的心情豁然开朗。

在医院陪护孙子四十多天的时间里,我百般安慰儿子与媳妇,尽可能尊重他们的意愿,继续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真相,要他们诚心敬念九字真言。孙子打点滴时我就用耳机放师父的讲法给他听,不打针时,我就抱着他,在他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他听大法弟子唱的歌曲。孙子虽小可很乖巧,听师父法时,不哭也不闹,神情还很专注。

这期间,孙子的病情没有丝毫好转迹象,有两次医生提出要孙子办理出院,回家去调养。这正是我所期待的。因为我想孙子回家后,我带着孙子学法、听法更方便。但两次都因为意外的变故而没有出院。我反思,是我自己生了欢喜心,邪魔故意干扰所致。我索性放下一切心,在孙子耳边念师父的诗:“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4]“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5]。我对小宝宝说:“宝宝,我们就放下一切心,生死有师父定。”

后来,医生建议转往上海儿童医院去做手术。但当时孙子的状况是,牛奶一吃進去,马上就拉出来,身体根本无法吸收营养。两个月大的孩子体重只有四斤多,且严重贫血。这样的身体上手术台后,人能否活着下手术台都很难说,手术后成活的几率也很低,费用昂贵。在这样的情况下,儿子、儿媳决定办理出院。

出院后,我把孙子带回了老家,由我和他奶奶照看着他。我每天除了时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他听外,还给他放师父讲法录音,给他读师父的《洪吟》诗词,帮他发正念,清除邪魔的干扰。

孙子现在五个月大,在没有用任何医药的情况下,由于师父的慈悲呵护,体重已长到了十三、四斤,而且天真活泼,天资聪颖,我跟他说“你是大法小弟子,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时,他“咯咯,咯咯”地笑个不停,我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时,他就两手合在一起,做合十状。当孩子晚上睡觉有点吵闹时,只要念九字吉言或师父的发正念口诀,小宝宝马上就安稳下来,一会就入睡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路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