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我修炼的老伴也受益了

更新: 2019年03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三日】我今年七十五岁了,修大法已经二十一年,体会很深,亲身体验法轮大法师父如何救我、救我的家人、救众生。现在我每天做好三件事,看见我的人都说我白白净净、神采奕奕。

我家境贫苦,是家中老八,从小体弱。“文革”中赶上知青上山下乡,从江南小城给弄到四川内江,水土不服,落下一身毛病:全身肿痛,食道炎,心肌炎,关节炎,颈椎炎、脂肪瘤……年纪轻轻就药罐子不离身。二十八岁回城,在工厂里做工人,钳工、车工什么都干过。因为我木讷,只会干活,厂长都说:看你娇滴滴的,没想到挺能干。那次车间着火,只有你一个人动作最快,拿起灭火器,翻过楼梯就上去灭火,我们男人都比不上!也正因为这样,一辈子招来不少妒嫉和欺压,委屈、受气,身体更糟糕了,严重的时候站都站不住,治疗仪器都得背在身上。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我在公园看到有人在炼法轮功,就向学员借了一本《法轮功》回家看。才看了半小时,就感到小腹部位在旋转。我想,这是真的啊。第二天我就找到炼功点开始炼功啦。炼到第四天,原先一点力气都没有的左脚就可以站立起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种种疾病都不翼而飞!几十年里,第一次尝到“没有病”是怎样的滋味!

通过修炼,身体好了,心情也打开了,明白了为什么以前会有那么多受气的事,原来都是在还债。原先欺压过我的人,我不但不觉的委屈了,反而主动去接触他们,关心他们。他们看见我这样轻松自在、心境宽阔,不得不由衷敬佩。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我突然出现肛门黑肿,很快就站不稳也坐不住了。去炼功点炼功,同修看见我行动困难的样子,也劝我回家休息。回家了,老伴看见我臀部黑肿成这样,吓坏了,逼我去医院。虽然肉体痛苦,但我的小腹转动的厉害,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呢。我对老伴说,我不去医院,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于是,我再艰难也爬起来炼功,上午读两讲法,下午看两讲师父的讲法录像,一个月后全好了,我又开开心心的去炼功点上炼功了。

就这样,师父把我从生不如死的处境中救了过来,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老伴支持修炼人也得福报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及江泽民开始对大法和大法学员的疯狂迫害,家人被吓住了,把我关在家里,不许出去,也不许炼功读书。那段日子,我看着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深深的感到,生命离开了大法,就离开了根本,一切都没有了意义。心坚定下来以后,我平静的对老伴说:我要看书炼功。老伴竟然没有阻挡。我明白了,纯净的一念,可以制约住环境。

十几年来,我被非法拘留、关洗脑班、抄家好几次,两个白发苍苍老人的小屋被恶警匪徒们抢劫的就象地震一般的狼藉。在如狼似虎的恶警面前,我抱定不配合的态度,只要有邻居、路人在一旁,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审讯的时候,不管怎么侮辱我、讽刺我,我都不动心,不回答、不配合,顶多就是平静而严肃的几句话,制止犯罪。从我这里什么收获都没有,恶警只好放人。二零一四年又一次绑架我后,邪党专门开了三次会议,最后还是把我放了。

老伴一路上担惊受怕,尽管这样,他还是尽力帮助我。在我被绑架后,他去派出所要人。邪党要从他这里打听消息,他一概回绝,头脑非常清醒。老伴因此得福报,几次逃过鬼门关。

有一次他开小轿车出门,旁边一辆大卡车撞过来,一下把小车撞飞了,整个车身都散架了,水和油洒了一地。路上行人都惊呆了,大车司机也吓傻了。老伴从小车废墟中钻出来,一点没有受伤。当时他身上正戴着护身符呢;还有一次他在路上走,被一辆电瓶车挂住拖出去二十多米,除了破了一点皮,也是什么事都没有;还有一次他兴奋的告诉我说,上桥时,不知怎么回事,人和自行车都飞出去了,等回过神来,一看人站在地上,正扶着自行车,平安无事。

一人修炼,全家得福报。发生在我家里的事,验证了这句话。尤其在邪恶迫害的压力下,大法学员的家属能正义支持,那对这样的生命来讲真是难能可贵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