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两次延续我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日】我今年七十六岁,是一名修炼法轮功时间不长的新学员。得法前我患有哮喘病,经常咳嗽,二零一七年三月,我咳嗽的日夜不能入睡,孩子们很孝顺,把我送進了市医院住院治疗。

住院一星期之后,咳嗽未停,不见好转。这时医院对我从新進行了全面拍片检查,发现肝上有一块恶性肿瘤。医生没有跟我讲,只是将病情告诉了孩子们,并叮嘱孩子们:回家后老人想吃什么就给什么,弄点好的给老人吃。孩子们也都瞒着我,不让我知道实情。当我咳嗽好一点时就出院了。

我老伴今年七十二岁,她是修大法的。三个已出嫁的女儿,也都修炼法轮功,她们对我说:您老就跟妈妈一起炼功吧!

我答应了她们。从此以后,每天凌晨三点半我就起床跟老伴学炼功;白天用毛笔抄写《转法轮》,晚上再加班加点抄法。这样,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才抄完,又经过几天的核对修改,正式完成手抄《转法轮》。

二零一七年十月,我又出现哮喘咳嗽症状,大女婿不放心,再次把我送進了市医院。在病床上,我挂着氧气瓶子,贴着胶布,那样子挺吓人的。大女婿用手机拍下了我的照片,传给了所有的子女。孩子们一下子都回来了,沉浸在一种紧张气氛中。

医生再次对我進行了检查拍片,检查结果使大夫大吃一惊,问我:你吃过什么偏方?我说没有。大夫说,那你肝上的肿瘤怎么没有了呢?并用疑问的眼光看着我。这我才知道上次我被检查出了肝癌,孩子们都瞒着我。大家都赶回来是准备给我办丧事的。

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给我净化了身体,将恶性肿瘤清理掉了,延长寿命了!在这里,我向师父叩头,谢恩!

按理说师父给我延长了生命,我今后应该好好修炼,报答师父。可是病好了之后,人在现实生活中养成的观念和那些不好的习惯很难改掉。每天在参加集体学法之后,我回家就看电视,修炼不精進。

二零一九年黄历正月初一,我和儿子、孙子一同到老家扫墓,看到祖辈墓前的一块空地,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动了一念,百年之后我就安葬在这里。一念之差就带来了不好的后果,险些为此伤了命。

二月二十八日晚,我感觉身体不太舒服,凌晨三点半没起来炼功。早上七点左右,老伴见我呼吸声不对,又发现我小便失禁。她没有慌张,立即求师父救我。老伴大声呼叫我的名字,喊了一阵子我才缓过气来。大女婿得信后叫来了救护车把我送進了市医院。在医院里我一直昏睡不醒,医生把我送進了重症室進行日夜观察。

在重症室我昏睡了一天一夜,矇眬中有这么一个印象:孩子们怎么把我送到杭州西湖这个地方,是晚上坐飞机来的。正在疑惑之时,突然感觉自己思维清晰,念力集中,是师父让我的主元神重新回到我的身上,我清醒过来了。

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当时我感觉到自己精力充沛。我已是几天没進食的人了,按理说根本没有力气说话,可是我却用非常大的声音对我身旁的大夫说:“我没有病!你们为什么让我住在这里?我要出去!一刻都不想在这儿呆了!”我在重病室大吵大闹,把大夫吵得没有办法。我大女婿找来了主治大夫王医师。他看到我精神确实非常好,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就同意让我转出重症室,到普通病房观察治疗。

从重症室出来后,医生又给我做了全面检查,发现一切正常。更神奇的是,原来我曾经有的“高血压症状”也没有了。中午时分,我大女婿想请主治王医师吃个中饭以表感谢之意,在跟原来那个科室打电话时却无人接听,那个科室居然是个“空”的。相邻的一个科室也有个王大夫,我们以为他就是主治王医师,打电话找他时,他却说:我上午没参加重病室会诊呀?大女婿感到惊奇:这个王医师怎么没有了呢?

这次从清醒到回家,我在医院里只住了三天。感谢师父慈悲,又一次延续我的生命!在这里,我们全家再次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感恩法轮大法!我要告诉所有世人,我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