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更新: 2019年03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九日】从小学到大学四年级,我修炼法轮大法已经有十几年了,从大法小弟子成长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我觉的自己最大的变化就是从把学法炼功当作“负担”转变成了自己每天要求自己必须炼功学法。虽然这对其他同修来说每天学法炼功不是什么问题,但对我来说,因为心性一直没有提高,所以总在这上面摔跟头。

一、有缘份,却不珍惜

因为妈妈修炼,所以我就自然而然的得法了。因年龄小又是独生子女,没吃过什么苦,不知自己为什么要学大法,也没觉的自己有多幸运。后来当知道了有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和法正人间时期大法弟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还得这一世修成时,反而觉的“负担”太重。觉的常人知道大法好、退出党团队就可以進入新宇宙,为什么大法弟子这么难呢?又要修炼还要救人。

因此从小学到高中,我能不炼功就不炼功,能少学法就少学,师父的其他讲法没学完一遍。有时警醒了,抓紧一下,过一段时间又放松了。有时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回忆一天的经历,发现自己又没学法、浪费一天时间,内心后悔万分,只能默背一遍自己记得的《洪吟二》。每当背“精進之意不可转”[1]时,都特别后悔自己把时间都浪费在了常人中,而最重要的事情都没有完成;背神韵歌词时,都会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安与愧对师父的点化而自责。可一到白天又忘了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到了高中。

二、学法使我改变

到了大学,自己的时间一下子多了,也有了自己的手机。突然从紧张的高中到了大学轻松的环境,自己仿佛大坝放开了水闸,真想让自己轻松一把。后来发现手机不能使我轻松快乐,相反,我的脾气越来越不好。被常人中的情感支配着生活,经常去体会常人中的悲伤、快乐,觉的自己很孤独、伤感。

还好师父没放弃我,总在我摇摇欲坠最危险时,敲醒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做的一个梦:梦中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寿命只有一天了,我突然想起自己平时非常不精進、法也没学够。我马上与妈妈提出要集体学法。在读法时,我明白了许多法理;我边读边感慨,边读边后悔自己平时的松懈与懒惰。这时,突然感觉自己的灵魂正从后背慢慢的抽离,手中的《转法轮》的字越来越模糊,心中后悔不已。

这时我突然惊醒,胸口处仍然能感觉到灵魂刚進去、开口慢慢愈合的感受。醒来的第一感觉就是:原来我还活着,太好了,我还活着。

这个梦让我有了很大改变。开始在学校腾出时间学《转法轮》和经文,学法时间也一点点增加。妈妈说从我的言行中能感受到我真的经常学法了,我对自己的变化感到很开心。

三、病业关让我明白炼功的重要性

学法基本跟上了,但当时在我心中炼功才是最难的。觉的又苦又累还要出一身汗,身上黏糊糊的特别不舒服。妈妈说:“出汗是好事啊!”可是我在安逸心与懒惰的驱使下,炼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特别在长长的寒暑假期间,象现在的许多大学生一样,“宅”在家里、好吃懒做,每天象“巨婴”一样瘫在床上看手机,觉的这日子怎么过的这么舒服呢?!

二零一八年新年时,我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关。当时正是病毒流感爆发期,医院里病人很多。先是我爸爸(未修炼法轮功)开始发烧,他去打针的第二天,我突然感到全身发冷、头疼、嗓子疼。我学完法、发了正念就上床睡觉了,中午起床后,发现秋衣秋裤全汗湿了,脑袋昏昏沉沉、全身骨头酸痛。我想完了,平时不精進,这常人中有点什么自己也跟着发作。还好,爸爸也没逼我吃药、打针,只让我量体温,一量体温比他还高1.5度(39.5度)。因为以前这种情况我不用吃药,学法炼功很快就好了,爸爸只说:“多喝水,我们俩少接触,避免传染。”

但是这几天的病业可以说是我这二十年来最难受的一次。小时候得了猩红热,听师父讲法,一个星期就好了。但是同样发烧,这次给我的感觉真是太煎熬了。无可奈何之时只好和妈妈一起炼功。也就是那一天,我第一次第五套功法炼了一个小时。炼完后,妈妈很惊讶,问我:“你可以炼一个小时,为什么平时不坚持呢?”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最重要是我心里不想坚持,觉的炼半个小时就不错了。正是这些心,促成了这次有生以来最痛苦的病业关。

教训使我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性,不能对学法炼功掉以轻心;也知道平时的投机取巧只会害了自己,业力日积月累,最后还得自己偿还。这次的经历,让我感到又象“死”了一遍。要不是师父慈悲,如果病业再长几天,我就难受得熬不住、精神就要垮了,估计就会上医院打针去了。

四、以法为师,提高心性

从大三下学期到现在这段时间,我认为是我修炼比较精進的时期,虽然懒惰偶尔出现。我每天在学校读一讲《转法轮》、半个小时的经文,晚上炼第五套功法。对我来说每天能坚持下来真不容易。每天心里都象打仗一样:一会儿决定今天少学点;一会儿又想:不行,现在不学,晚上又会后悔的。心理活动就象拔河比赛。期间,明慧网上的文章和妈妈的提醒给了我不少帮助。同修们的文章提醒我一定要主意识强,学法炼功心里就静多了;当我不想学法炼功时,妈妈会提醒我:这是思想业力在干扰你,你得重视发正念。在这里也非常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让我心性提高的快一些、少走弯路。

举一个例子。二零一八年暑假中,大学老师提供了一个兼职的实习工作,工作地点离我家很近,时间是朝九晚五,结束时间在我大四开学前。面试时,面试官就是我大学老师的表姐,她表示面试的有四个人,其中两人没来,另外一个男生看起来傻乎乎的,看到我时马上就同意我留下来了。面试那天我只知道这是一家金融公司,我的工作是实习招聘助理,就是每天打电话为公司招聘员工。

面试成功后,我和妈妈都很高兴,觉的这工作就是专门为我设的:天时、地利、人和,最主要还能有电话号码,好以后讲真相救他们用。同时,因为要工作,时间不够用,我终于突破自己,和妈妈早上一起晨炼了;在面试和买上班服装时,我也去了不少的怕心、色心等,当时觉的这个工作就是师父给安排好的。

但是,正式开始上班的第一天,一切都变了。首先工作时间变成朝九晚六;工资从三千降到两千(打电话招聘一个人来应聘,就加二十元);打电话需要自己的手机,公司不设电话,公司报销话费。我想:算了,这个我不计较,公司的每个人都对我挺友善、公司环境也不错,这些就够了。可是晚上回家吃饭时,我发现妈妈的脸色很难看,吃完后,她给我在网上看了一篇文章:就是最近很普遍的金融P2P等跑路的现象。我一下就反感了,说:“这家公司不会的!它有那么多分公司,与那么多知名品牌合作,公司地点又在市里数一数二的高档地段,公司员工都是名校毕业的海归,怎么可能是那种骗人的跑路公司呢?!”

我的内心充满愤怒,觉的妈妈无中生有、杞人忧天。但还是看完了那篇文章,里面的内容和这家公司还真是很象的。我的内心充满了无奈:那怎么办?心里乱七八糟,好面子的心、虚荣心、埋怨心、利益心一下子全起来了。为了上班,买服饰、包包花了时间、精力;又是老师介绍的工作;公司的人对我非常好,教我做这做那、教了一天,白忙活了。最主要的是和上班前悟的完全相反,我真有点崩溃。

理性告诉我,这个工作肯定是不应该做的,但是现实环境中,大学老师、我的上司(大学老师的表姐)这两个人都是我不愿去面对说“不”的人(怕拒绝老师,老师会对我不好)。妈妈又提醒我:“那公司员工的收入那么高,级别越高、工资越高;用高利回馈客户,是在骗人。虽然你没直接去拉客户,但是你招聘来的人就是要去拉客户的人,那你也是间接做了坏事了。”这一点我也知道,在明慧网看过许多文章,都是平时不按法的要求做,结果被旧势力钻空子。所以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可是迈出这一步太难了。

这个工作环境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工作,漂亮的公司大楼、文化素质高的同事、温柔的上司,如果我一拒绝,这些都没有了。最重要的是,我最怕别人对我态度不好,万一我拒绝了,那个上司和我老师会怎么看我呢?所有的人心蠢蠢欲动,我泪流满面。

我决定翻一下《转法轮》,看看师父怎么说的(抱着侥幸心理:也许会有其它解决的办法呢?)。我一翻书,映入眼帘的就是:“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2]以前读这段法没太大的感受,如今再读这段法时,才明白一些师父说的“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3]。平时只觉的炼功是最苦的,今天才真正体会到自己心里抓着执着不放的时候才是最难受的。

最后,我打电话推辞了这份工作。虽然她们没有埋怨我什么,但我的老师给我谈了一下我专业的就业前景,让我顿时感到前途渺茫,导致第二天无精打采,象受了很大的打击一样,干什么都没劲。不过到第三天,我突然悟明白,其实辞掉这个工作,并不意味着前面都悟错了。正是因为这次的工作机会,我去掉了多少人心啊!我是修炼人,这个过程中我去掉了人心、提高了心性、同时也开始晨炼了,多么好的事情!大学老师说我的专业前途渺茫,那也是常人说的呀。修炼人的一生是改变的,谁也说不清,只有师父知道,我现在根本不需要想这些。

此时,我的心理状态与前一天完全不同了,甚至我觉的就算是靠捡破烂为生的人,他能通过自己的双手挣的钱也比表面光鲜亮丽、实质是骗人获取暴利的人更值得认可。师父说:“常人说好并不一定是好;常人说坏也不一定是坏”[2]。我对此有了更深的体会。我突然明白了师父安排这一切的用心良苦,也很庆幸有妈妈同修的提醒。我也体会到多看明慧网的重要性,平时对P2P、金融之类的同修切磋文章看的很少,认为自己只是个学生,专业也不是金融专业,没有必要了解,没想到这一切与自己还有这么大的关系。

五、结语

每次过关的事情现在看起来小,可当时对我而言都是一次触动心灵的大考验。通过学法,我也明白“大法弟子”这个称号的伟大,如果我们想对的起这个称号,我们自己就得以法为师、勇猛精進,在常人的大染缸中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很庆幸自己在跌跌撞撞中,师父没有放弃我,一直鼓励我、警醒我。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坚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