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在法轮世界

更新: 2019年04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三日】我原是某大学的一名汽车专业的老教授、处级干部,今年已经七十七岁了,一九九六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

退休前我自学英语通过了托福考试,考上了加拿大访问学者,获得了去加拿大学习汽车专业的机会,進修了一年。回国后,想再研究汽车专业,以后再去加拿大。没想到大学领导却让我到图书馆当馆长。我百般不想去,因不是我的专业,我费劲儿自学努力钻研为的不是这个,所以心里特别难受。

在梦中我回到了天上,我的家在法轮世界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在一大片海滩上一卷红毯缓缓展开通向海边,两个神圣的穿着黄袈裟的僧人接我踏上红毯。走到奇景美丽的海边,我看见两艘非常漂亮、晶莹剔透华丽的神船,象玉雕刻的又象琉璃瓦做的,又有点象古代的富丽堂皇的宫殿,反正是很难用人的语言来形容,真是漂亮极了。

两个神圣的僧人搀扶着我上了其中一艘美丽漂亮的神船,神船开始缓缓前行。不知走了多长时间,金光闪闪的海市蜃楼般的仙境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们踏着红毯上了岸,岸上的房子都是闪闪发光的,有透明美丽金碧辉煌的宫殿,有光彩耀目的楼亭仙阁,还有许多许多非常美妙奇异的花草树木等等等等,美妙漂亮的景象无法用语言来描绘。

两位僧人引我来到一个金光闪闪的凉亭,有桌子有凳子。坐下后,有位僧人送过来了茶,还送来了黄色的琼浆玉液,我感受到这仙境般的环境,受宠若惊般的待遇,我内心深处的震撼难以言表,激动的无法形容。一僧人问我:你看这好呢?还是加拿大好呢?我说:这好。僧人说:你看这儿好,那你就回去好好修吧,这是“法轮世界”,将来你要回到“法轮世界”。

两个神圣的僧人用红毯又把我送回到大海边。从那以后“法轮世界”的景象就一直印刻在我的脑海里,铭刻在心里。好象就发生在昨天,因为感觉太真实太真切了。这个记忆是无法抹掉的,用尽人间所有的语言都无法形容得了。

每当想起这个梦我都会激动的流泪——我是法轮世界掉下来的孩子,我是法轮世界掉下来的孩子,师父,我一定要回家,我一定要跟您回到我真正的家。

我跟老伴(同修)说了这个梦,老伴跟我说:你修大法了,师父管你了,师父都给你安排好了,搞技术钻研技术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到图书馆有时间学法炼功。

第二天我高高兴兴的去了图书馆,上任当馆长了,后来我还经常组织大学的同修去图书馆学法炼功,坚定的走在了修炼的路上。

自己家也开了一朵小花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妒嫉,疯狂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大法与师父都被恶意的诬陷,众生被谎言毒害而仇视大法,我心里难过极了。不能让邪恶这样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危害众生,我得让老百姓知道真相。我买了机器、耗材、打印机开始做真相材料。那时每天除了上班外一有时间我就自己做真相资料自己发,并负责供给我们这一片的同修小册子、光碟等。有一次我和老伴拿了一百多份真相资料(神韵光碟和小册子)到两个大食堂门前当面发给学生。当我和老伴发了一半的真相材料时,原汽车专业系书记和主任直奔食堂而来,老伴赶快告诉我:书记来了。我一动不动没有反应。我那时就想着救学生、快救学生,继续发真相材料,直到书记主任在我面前走过去都没发现我。在师父的保护下,真相材料全发完了。

修炼小故事

有一次天不太黑,我到学生宿舍楼发真相资料,谁知保卫处警察正在大学巡逻,还有市、区公安督察也在巡逻,结果被三个警察看见了。有个警察从学生楼窗户里拿出小册子、光碟说:这是你发的吗?大白天的你就敢往学生窗户里放,外边那么多人,你老爷子胆也太大了。

他们把我带到保卫处。问我是不是发法轮功的东西?我说:是。我没有害怕,心想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我还挺高兴的,因为这些都是我做的。心想:你们看吧。他们说:发法轮功的东西得惩罚你,把你送个地方。他们把我拉上警车,往看守所方向开去,可是到看守所大门时却没停,继续拉我到郊外没有人家的地方停了下来。这时天已经黑了,警察说:就把你放在这儿下车吧。我下车一看不知是什么地方,四周没人家,我幽默的说:在这儿我不得让狼吃了,家里不得朝你们要人吗?给警察说乐了。一警察说:可也是,他要走丢了咱们还有责任了,就说:上车吧,拉回去再给送个地方。我上车了,等拉到大学家属区门口就说:老爷子,这回丢不了吧,下车回家吧,这就算惩罚你了。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谢谢师父。

省工委诬陷法轮功的图片发到大学,被做成展板挂在图书馆二楼,是学生、教工来往过道的必经之处。大学里的同修们看见了都很着急,怎么办?怎么办?谁也不敢去撕,只能是在家发正念铲除邪恶。

我一听就想不能让邪恶再害人害学生了,得把它撕下来。上午十点多钟我到那儿把展板一下就撕了下来,卷夹在腋下就往外走,我故意让门卫看见我夹着东西,其实我是怕门卫担责任被辞职才这样做的,我如果被抓与门卫没关系。门卫上二楼一看知道是我干的,就把我拦住不让我走。值班警察问大学六一零的人怎么办?那人明白真相说:抓他干啥?是我让他撕的,放了吧。在这之前我和老伴和同修多次给大学六一零的人讲过真相,也三退了,有了好的未来。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又一次化险为夷。

还有一次我被抓到郊区公安分局,大学六一零的人把我要了回来。还有一次晚上我和老伴与同修去郊区挂大法条幅,被绑架到派出所,之后又被送到郊区分局。我和老伴在那被关了一夜。期间给一个警察讲清了真相做了三退,第二天早上明白真相的警察给我们买了早餐,放我们回家了。

大法弟子的“姨和姨夫”

我们常去监狱附近发正念铲除邪恶。时间久了就听说有个外地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很严重,脚后跟都烂掉瘫痪了,却长年没人管没人看。我和老伴就想去看他,就是不能让邪恶这么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但又不能暴露出我和老伴炼法轮功的身份,因为那是监狱。就这一念师父就帮了我们。

到了监狱,还没等我们开口,警察就先说:你们是他姨、姨夫吧?我们说:是。警察说:没想到还有人来看他。我们的身份证警察大概看了看也没说什么。接见时他是被用担架抬出来的。

我告诉他:你记住了,我们是你姨、姨夫。我们给他买了好多吃的、用的。以后我们才知道,他妻子因不明真相跟他离婚了,儿子也不管他。迫害最严重时的一个冬天,为躲避抓捕三九天他跑到大山里,冻得实在受不了,天黑时才下山跑到山脚下一个放羊老头的小窝棚里,连冻带饿的就昏死过去了。醒来后老头给他弄了点吃的,不敢留他,就给他找了一辆车拉到了市里,找到了同修。因最冷天在大山里冻了一天一夜,两只脚冻坏了,脚后跟一点一点的就烂掉了。

后来他因做真相资料又被抓,被非法判重刑十一年。长年在监狱里没人管他没人问他,他家的亲朋好友这些年没有他的音信,都以为他死了。

监狱残酷迫害他,恶警、犯人都欺负他,致使他大小便失禁,穿不了裤子,只能用被围着。拉尿都在被褥里,犯人用自来水冲一冲,拧都不拧再用湿被子给围上。没有换洗的衣物被褥,连卫生纸都没有,还长年拉肚子,长年成天围着骚臭的湿被褥,使他下肢瘫痪不能行走。因在监狱长年的迫害加上没人看他,本来是个四十多岁的英俊男子,可现已被恶党迫害成了残废――骨瘦如柴的小老头,牙都掉光了。我们去看他时,给他存了钱,买了生活日用品,还买了里外穿的衣服、被褥和鞋子,以及方便面和水果等。犯人和警察一看我们对他这么好,也对他好了。警察还找了一个大法弟子照顾他,就这样每月我们去看他一次,一直到他出狱。

在这期间,市里大法弟子找律师讲真相想给他办保外就医。还有的同修找他妻子、儿子、哥哥、父亲讲真相(他母亲在他被抓时悲痛欲绝已去世)。他父亲明白了真相,知道儿子是被冤枉、被迫害的后,嚎啕大哭,想去看儿子但已经卧床不起了,没等到他儿子出狱就撒手人寰。

他的弟弟也不明白真相,让他去监狱看哥哥,他很不情愿的说他的误工费一天三百元谁给出,我想别耽误了律师办保外就医,当时就拿出了三百元给了他弟弟。又有一次他弟弟又要误工费我又给了他三百元。后来他弟弟明白了真相,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都是为了他哥哥好。我们在一起吃饭时,他弟弟含着眼泪说:你们都是一群好人,我还跟你们要钱,我真不是人。

他出狱那天,我们市里去了一百多大法弟子,好几辆车,还有律师也去了。大家在监狱广场发正念。当他被从监狱推出来时,我们这一百多名大法弟子一下子就把他围在了中间,围住了他。因监狱六一零和当地的六一零勾结在一起还想劫持迫害他,在大法弟子层层的保护下没有得逞。

他的弟弟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磕头,嘴里不断的喊着:谢谢、谢谢、谢谢!“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哥哥也哭、弟弟也哭,那个场面、那个震撼哪。整个监狱大楼都轰动了,就听到刷、刷、刷拉窗帘的声音,一扇扇的窗户被打开,整个监狱大楼的警察都在打开窗户往外看,有的还下到楼下看。真的是太震撼了。那一天我们把他从监狱成功顺利的接了回来。

现在我和老伴天天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还经常出去讲真相救人。每当我想起去法轮世界的那个梦,心里就久久都不能平静,并激励着我义无反顾的走在神的路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