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七旬善良老太姚菊英被非法抓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家住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现年龄七十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姚菊英老师,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一日失踪。现在得知姚菊英三月一日被警察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金山看守所。

所谓“案件”承办人为金山分局国保处徐姓警察,电话:021-37990110 转 65919。

姚菊英老人三月一日外出时被金山警察拦截,借口是她在金山城市沙滩与人讲真相被“举报”。奇怪的是,为什么二月二十四日她在金山的时候警察不抓?其实,那天姚菊英老人只是去金山会了会老邻居(并非修炼人),一起聊天而已。警方先抓了邻居,说是邻居供认云云。

姚菊英女士,一九四九年出生,原七宝中学老师,平时对人热心、善良,在家照顾丈夫孩子体贴周到,包揽了所有家务活。在外对待朋友也是古道热肠,当得知自己一位朋友身患癌症又已离异、无人照顾时,决定将其安置自己家中亲自照顾起居。据了解她的人说,她单纯到象老孩童;真诚到可以对初次见面的人推心置腹;善良到可以在危难之中托付生命。

修大法绝处逢生

姚菊英曾是个躺在床上无力的连翻身都翻不动、不能站立、轮椅代步、病入膏肓的重病人。导致这病状的原因是她的自身免疫功能异化,产生抗体,破坏红白细胞,所以小便呈酱油色(红白细胞都从小便里排走了),当时血压已降到了零,人陷入昏迷,大小便失禁,经医院全力输血,抢救两周,总算留住了这条命。住了整整八个月院,才得以回家。医生坦言:“此病不可能治愈,须终身服用强的松才可维持生命。”并告诫她:“你是温室里的花朵,只能绝对休息,是个只能摆在那里看的废人。”

确实如此,因为病根本没好,姚菊英还是乏力得一点都动不了,连毛豆也剥不动,所以还得请保姆照顾。到了一九九四年,又添新病——更年期综合症,每次月经滴漏两周,对这严重贫血之人来说,真是雪上加霜。一九九四年八月四日上午,姚菊英又去劳保医院看妇科主任门诊,她告诉,此病无有效药物可治。

下午,有位邻居来看她,送她一本《法轮功》,嘱咐好好看。邻居走后,姚菊英就开始看书,奇怪的是,一边看一边眼泪鼻涕流个不停。当天晚上,梦见自己身上的病全好了。于是第二天,就开始学炼法轮功。到了下个月,月经又来了,奇妙的是三天立刻净,完全正常。

到了九四年九月十八日,原有的慢性尿路感染“复发”了,症状同前完全一样,于是去医院化验小便,顺便又让医生开了个血常规化验。两个化验结果出来,再次令她欣喜若狂:小便里不见一个白细胞,完全正常,根本不是尿路感染!此症状一个月内出现三次,从此断根。

更让她激动得想哭的是:白细胞从1200上升到3600,血色素从3.5克上升到10克,血小板也从五万上升到了十万,其它指标也全部上升。连接诊的医生都激动得不得了,连连问用了什么药会使血象在一个多月内全面上升?一边自言自语地说:“我们可没那本事呀!”当姚菊英告诉她是炼了法轮功时,医生一把抓住姚菊英的手,要她教她法轮功。

讲真相累遭迫害

姚菊英说:“法轮大法实在是太好了,我发自内心地就是想要叫大家都知道。”可却因此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后,多次遭受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610张一民等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丽娟,又在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绑架了姚菊英,并送洗脑班一月余。

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姚菊英、张美芳、鲁凤英、杜丽丽、老唐、老徐、老金、老潘、小英、高元贞于宝山区一同修家读书时,被上海宝山区警方“610”绑架。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宝山区法院一审开庭,姚菊英当庭否认自己有任何罪行,并明确指出这是迫害。开庭时,姚菊英脸上有瘀青。知情人透露,姚在看守所遭殴打。一审法官徐敏芳;检察官谭启敏。二月十七日宝山区法院于看守所宣布姚菊英四年半刑期,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止。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姚菊英被劫持到松江女监,随后去监狱医院体检,走着上车,担架抬回。四月二十八日因心律失常、高血压、血小板2万(正常值应该是:10万~30万)等病症被监外执行。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姚菊英再次被绑架,警方意图收监,经体检监狱拒收而作罢。

之后每逢敏感日、节假日,姚家门口及身后便常有蹲坑、跟踪的人。二零一八年十月底,进博会前夕,两神秘人又堵上了姚菊英。其后一直在跟踪、严控下。

二零一九年三月一日,姚菊英在路上被金山警方拦劫,同日搜家,抄走其个人收藏:几页纸及几张碟片。松江警方告知,姚菊英在城市沙滩讲真相被群众举报。事实是二月二十四日姚菊英去金山老邻居家聊天、游玩,并住了一夜。

这样一位慈祥的老太太被劫持、关押。若出现任何意外,参与其中的人都将无法推脱责任。世界上像姚菊英这样的好人越多,社会才能越稳定。姚菊英们所表达的,不过是一个知道感恩的生命发自内心的感恩而已。她的行为,是《宪法》明文所规定、铁板钉钉的合法行为。真正的犯法者是抓她的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