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反迫害 堂堂正正和警察对话

更新时间: 2019年04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

一、堂堂正正走進派出所 向警察讲真相

二零一五年八月初,一天上午,我接到一陌生电话,他自称是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叫我去,有话问我。我心里有数,这一定是为“诉江”之事找我,我非常干脆的答应了。

那年六月,我就开始写起诉江泽民的诉状,写诉状的整个过程,我感到身心在血与火中魔炼。回想自从九九年邪恶迫害法轮功以后,我被非法抓捕、拘留、抄家、送转化班、开除公职,内心有了怕心和顾虑心,还有怨恨和委屈。有几天,我感到内心的挣扎与痛苦,真不愿意再回忆那些痛苦的岁月。

有一天晚上,我静静的默诵师父的著作,当我读到:“慈悲是神永恒的状态”[1],我反复的默诵这句话,大法的高深内涵深深的震撼着我的内心,我禁不住泪流满面。师父化解了我心中的怨和恨,只留下在大法修炼中的喜悦,我觉的当师父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太幸福了,心中升起要救曾经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世人,要兑现史前助师正法的誓约。现在诉江正是在挽救那些公检法的世人啊,我很快写好诉状,七月初,我把起诉江泽民的诉状很顺利的寄给两高院,两天后收到回执。

我努力做到静心学法,加强发正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告诉我们:“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2]

大法的法理改变了我的思想观念,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是我们来时的誓愿。这里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我们才是正法中的主角,不能再把自己放在受迫害的位置上了,师父给予我们无上的荣耀,谁也不配迫害大法弟子!

在人间,法轮功是合法的,我们修炼法轮功无罪,起诉江泽民是公民的合法权利,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才是真正的违法和犯罪,他们才理应受到法律的惩处。随着心性的提高,大法的神威改变了我的修炼状态。从此,我见了警车、警察再没有了怨恨心,更没有了怕心,心里十分平和,只想在机会合适时,赶快讲真相救他们。

那天听完电话后,我想机会到了,我要赶快讲真相,救有缘的警察。偏巧那天家里有急事,我还必须得到场。我赶快骑车不到二十分钟就来到当地派出所。我直接進了接待室,里面有十几位警察。我大大方方的朝大家问:“请问是谁找我?”一名警察问:“你报案了吗?”

我说:“是你们打电话叫我来的。”

这时从旁边楼房走出一名中年警察,他是我们小区的片警,我和他因常人的事见过一次面,他笑着跟我打招呼说:“是我找你呀,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片警把我带進他的办公室,室内还有一位年轻的警察正在工作。片警招呼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我没等片警开口我先说道:“兄弟,我今天家里有急事,请你有事抓紧时间讲。”

片警说:“你要配合,我要问你几个问题。”说着打开电脑做笔录。接着问我:“叫什么名?年龄?”

我没有直接回答他,我笑着说:“请问你贵姓?”

片警笑着说:“我姓h”

我首先主动说明:“h兄弟,你看你一叫我来,我马上就到了。先说一下,我能回答就回答,不愿回答就不说,我不会签字、按手印的,这都是为你好。”

片警笑了,然后说:“你为什么炼法轮功?国家已经定了是×教(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我说:“法轮功不是×教,是江泽民胡说八道,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佛家大法……”

还没等我说完,他抬头看看对面的同事,然后赶快打断我的话说:“你为什么炼法轮功?”

我说:“是为了祛病健身,做好人啊。”

片警又一连问了几个问题:“你骂共产党吗?你在网上发表骂共产党的文章了吗?发表骂国家领导人的文章了吗?”

我说:“共产党太腐败了,不得人心,老百姓没有不骂的,连路边买菜的都骂共产党。我不骂人,也没有上网发表文章骂共产党,更没有发表骂国家领导人的文章。”

片警说:“你家的网络我们一直监视着,你家网上经常向国外发表文章。”

我笑着说:“我连QQ都没有,哪会发文章。”

片警说:“是不是你儿子发的?”

我说:“根本不可能,年轻人才不关心国家领导人的事,咱老百姓不管那些事。”(聊家常话)

片警说:“法轮功国家已经定性了,你不要再炼了,你还是老师,为这事把工作都丢了,不值得的。”

我听同修讲过,片警十几年前就在农村当警察,九九年邪恶刚开始打压法轮功,片警那时还是个小伙子,他就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有一次,在同修家里,片警一脚踢在老同修的胸口上,使老同修的胸口疼了好长时间。

今天,我一定要奉劝片警不要再助纣为虐了。我十分真诚的说:“兄弟,我觉的你是个好人,真心希望你远离此事,善恶有报是天理,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你千万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事,我真是为了你好。”

片警表情很尴尬,他明白我是真心的为他好。他又抬头看看对面的同事,然后告诉我说:“这是今天早上开的紧急会议,上面要求找你们了解情况,让你们回答几个问题,我是迫不得已,这不是应付一下上面吗。”

这时我家人来电话,催我赶快回去,我站起来说:“我家里人催我了,大家都等着我呢,我得赶快过去了”。

片警马上拿出印泥,他着急的说:“你别走,你还得签字、按手印呢!”。

我笑着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已经讲过不签字、不按手印,这都是为你好。”

片警对面的年轻警察告诉他说:“你就写上不签字就行了,让她走吧。”

片警没再说话,我就堂堂正正的离开派出所了。

二、主动反迫害,正念对待警察的“敲门行动”

最近两年,明慧网上经常报道大陆各地警察上同修家去“敲门”的事。自从二零一七年五月开始,本地警察和居委会一起搞起“敲门行动”,他们多次到当地的大法弟子家骚扰,有的同修遭到非法拘留、抄家。二零一七年他们去过婆婆家,也曾经找过我,因为我搬迁租房,一直没找到我,我也一直拒绝和他们见面。

二零一八年七月的一天,片警给我先生打电话,非得要见我,先生让他星期天到婆婆家与我见面。

随着正法的進程,在这场迫害中,我们大法弟子逐渐认识到应该把被动变为主动,全盘否定迫害,解体迫害,加大力度救众生。师尊说:“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3]

我不再回避了,我要用正念反对迫害,揭露迫害,让他们停止继续做恶。星期天正是我侍奉婆婆的日子。上午十点,我正在给婆婆腿上热敷膏药,片警带着另外两个人来了,我热情的把他们迎進门,请他们坐下。一位年轻人不坐,非要站着。

我对片警说:“我正给婆婆擦药,得忙好长时间,有事到里屋来谈吧。”我转身到屋里继续给婆婆敷药。

片警没动,他们和我儿子聊起小区的治安情况。期间,我出来拿药水,片警看着桌子上摆满了药盒,他就问我:“大姨(婆婆)不是身体挺好的吗?怎么病的这么厉害?”

我顺手拿起婆婆的病历递给他说:“婆婆自从去年五月份受到惊吓以后,一连几次住院,每次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书,现在各家医院都不收了。她的病情相当于癌症晚期了,二十四小时离不开人,随时有生命危险。”这时婆婆喊我,我赶快進里屋继续侍奉婆婆。

这时,片警问儿子:“你奶奶受到什么惊吓?”

儿子说:“去年五月的一天,我奶奶一人在家,突然来了五、六个人,有警察还有居委会的,一進门就照相、录像,还跑到我的卧室照相。奶奶开始还给他们倒上茶水,他们询问奶奶家里人的很多事,我奶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来她吓得心里发慌,手脚都哆嗦了。从那以后开始大病一场,身体再没好过,一直到现在,医院治不了了,她光靠着喝中药抹药膏维持着生命,每个月光药费近万元。”

片警急忙解释说:“我不知道,我没来,不知道这事!”

这时我出来对片警说:“说实在话,如果不是看到兄弟你这个人挺好的,要是别的警察来,我真不让他進门。你看看把一个八十岁的老人吓得病成这个样子啦,你说谁来负责啊?”

片警摇着手连忙又解释说:“我真不知道这事,我没有来!”

这时婆婆又喊我,我急忙跑進里屋继续照顾婆婆。

片警对儿子说:“你看看你妈妈忙着照顾你奶奶,你也帮着你妈妈。”

儿子说:“是啊,我经常帮着照顾奶奶。”

片警向儿子解释说:“今天来看看,是上面要求的,也没什么事,我们走了。”他们急急忙忙的往门外走了。

他们走后,儿子告诉我,那个站着的年轻人,趁我转身离开时,从我背后用手机偷偷的照了一张像。

我说:“他们也是为了应付上面罢了”。

事后,我和同修交流谈起此事,大家认识到,我们就是要堂堂正正反迫害,把他们对修炼人迫害造成无法弥补的痛苦应该曝光。当面揭露他们的恶行,不让他们继续作恶,不让他们再对大法弟子犯罪了,这就是体现了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威严。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为何拒绝〉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