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中展望光明路 修得善心化冰山

更新: 2019年04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我少年时期,父母相继去世,是由哥哥、姐姐抚养长大,一九九三年,从姐姐那里了解到法轮大法后开始修炼。一九九四年与丈夫结婚。

一、迫害下,亲人结怨成陌路

二零零一年,我進京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反遭中共绑架,被非法拘留了半个月,罚款二千元,后来又被单位无理开除。丈夫的单位领导也给他施加压力,让他看管我,说如果我再次進京上访,就将丈夫的工作也开除。派出所的警察也不断上家、骚扰并威胁我说:继续炼功,就将被送進洗脑班。

丈夫实在受不住来自社会上、经济上、精神上的巨大压力,气急之下,对我破口大骂,拳脚相加,我被打的鼻青脸肿,头部鲜血直流,我默默忍着伤痛,牢记师父的教诲“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我的哥哥、姐姐闻讯赶来,看到我的样子心疼不已,哥哥拽着丈夫要去派出所报警,被我给拦住了。他们吵了起来,而丈夫则埋怨姐姐教我炼法轮功。哥哥斥责丈夫家庭暴力,又劝我放弃修炼大法,否则他也不认我这个妹妹了。

面对亲人间的矛盾,我想这一切都是中共邪党发动的这场迫害造成的,我对哥哥说: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我学大法做好人并没有错,我是不会改变的,他打我也不是他的本意,是他的压力太大了,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会变好的。哥哥说:他这么打你,你还替他说话,以后无论他对你啥样,我也不管了,就当没有这门亲戚!说完生气的走了。

我内心陷入了深思,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告诉我:我的丈夫有一天一定会站出来支持我修炼,大法的超常与神奇一定会在我的家庭中体现,终究有一天亲人们会在和谐的气氛中相聚。

二、修炼人的宽容让丈夫迷途而返

中共邪恶之徒的迫害手段之一就是株连。二零零一年,我進京上访后,单位领导让几千名工人在法轮功的问题上签字。二零零二年,为了让单位党委书记明白真相,我送给他一张真相光盘,他由于害怕利益受损,把我构陷到派出所,我被非法劳教二年。期间,丈夫每到换季时就带女儿去看望我,可想而知,他既要工作又要照料女儿,日子过的多么艰辛。

二零零四年九月,丈夫从劳教所把我接回,当天晚上,他的三个好朋友安排我俩去饭店吃饭,为我接风洗尘,期间丈夫不安的接着电话,跟我说有急事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后来是他朋友开车把我送回家的,他自己彻夜未归。

他在朋友面前这样做,我感到很没面子,但想到自己是修炼人,爱面子的心也得去掉。直觉告诉我:他有外遇了。从人这儿看,两年的漫长等待使丈夫耐不住寂寞出了轨,是这场迫害造成的。从法上看,可能有什么因缘关系需要了结。我是修炼人,必须得忍,不能揭他的短,一定要宽容他,善待他。

我从不问他上哪了,尽管我知道他去哪了,我从不问他什么时候断,因为我知道他一定会断。

一天深夜,丈夫正在家休息,那个女的突然闯進家来,拉起丈夫穿衣就走,非得去她那不可。我忍住了,没有与她发生口角。第二天丈夫羞愧的回来了,看到他深陷其中,无法摆脱纠缠的样子,我感到很痛心,并没有责怪他,而是更加关心他、体贴他。

丈夫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想疏远她,与女方一刀两断,她不同意,向丈夫要精神损失费,丈夫不给她,她再一次上家来闹,進屋就开始砸东西,把电饭锅、暖瓶都摔在地上,米饭、开水洒落一地,丈夫气愤的要打她,要报警,被我给拦住了,那样只会激化矛盾。后来她家亲属来把她劝走。我收拾着打坏的物品,一点也没有埋怨丈夫,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丈夫很受感动。我们一起去超市买新的换上。

因为丈夫拒接她的电话,她又一次上家来。丈夫让我出去躲一下,我没走,我示意丈夫回避一下,我来面对。我热情的招待她,因为天气炎热,她满脸是汗,我给她切西瓜,拿冷饮,看她生气的样子很可怜。

我说:姐,你别生气了,有什么心里话跟我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你。她惊讶的说:你不恨我这第三者?还帮我?我说:我是炼功人,无怨无恨。她说,想找我丈夫的朋友帮忙,订个饭店,为儿子办宴席。我说:正好我在宾馆酒店工作,我可以跟老板说一声,给打打折。她说:你咋对我这么好呢?以前都是我不好,真是对不起了,等孩子升学走后,我就去南方,再也不会来打扰你们了,祝你们三口之家幸福!

自始至终,我都以平和善良的心态对她,就好象置身事外,一点也没动心,在帮她排忧解难,因为我知道,我言行的本身对她来说就是真相,她被感动了。

我又对她讲了法轮大法在世界洪传的情况,以及“天安门自焚”是伪案,又讲到三退保平安,她认真的听完后说:你们法轮功这么好,我身体不好,脾气也不好,我也想学。我说:行啊,谁学谁受益。然后她留下我电话,说以后去外地后好跟我联络。走时,我给她打车送她回去。就这样,我帮丈夫摆脱了困扰多年的感情纠缠,丈夫真正回到我身边。

三、坚韧找寻中 丈夫升起善念

二零零四年我被非法劳教回家后,派出所注销了我的户口,身份证早就被没收。单位也将我无理开除,买断钱和失业保障金都失去了。丈夫经常为此事愤愤不平,痛苦不堪,我虽然也打工挣钱,但收入微薄。

如果中共邪党不发动这场迫害,我的家庭也不会陷入如此困境,为了归正这一切,我决定上访,找回我所失去的一切,减轻丈夫的心理压力。在同修的配合下,我多次去当地公安局、派出所、六一零办公室,让他们给出示证明,丈夫又去劳教所管理科,让他们给办手续。在同修的配合下,在丈夫的努力下,我终于在二零零八年落上了户口,补办了新的身份证。被迫害失去的终于找回了一点,丈夫的心里也轻松了许多,我们商量着下一步。

先是去找原单位留守处,再去找经贸局、劳动局、财政局、信访办、六一零办公室等机关单位。同修配合我,一路找,一路讲,诉说着只因炼功做好人就被开除工作,连买断的钱也不给的实情,唤醒着办事人的同情心,明白真相的人员就会告诉我们下一步该去哪里,找谁办理,最后找到主管财务的副区长,他在文件上签了字。

历经五年上访找寻,在师尊的加持下,终于在二零零九年找回了经济补偿金和失业保障金一万元钱。在领到钱的那一天,丈夫感慨的对我说:这么多年你吃了那么多的苦,付出了那么多,什么也舍不得买,你喜欢啥买点啥。我说我什么都不需要,只要你能明白真相,支持我修炼就好。

否定了经济迫害以后,丈夫的正义感也起来了。善念也出来了,开始主动了解真相,看完《天安门自焚伪案》、《我们告诉未来》等真相光盘后,变化更大了。我一给他讲三退保平安,他马上就退了,并说用真名三退,并支持我安装新唐人电视。就连我看的《明慧周刊》等他也在看,开始看《转法轮》和师父的新经文了,他的变化简直太大了,真是判若两人!

四、亲人宴上喜相聚 冰释前嫌冤怒消

姐姐从同修那里听说丈夫变了,不但不干扰我修炼了,还支持我,并买了车,下乡发资料,她把这消息告诉了我哥哥,他们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我侄女到我家来拜访,问我丈夫说:姑父,那些年你有外遇,我姑说你变好了,我都不相信,特意来看看。丈夫说:我错了,都是我不好。侄女又说:是我姑姑学大法太善良了,把你感化了吧?丈夫说:是,是你姑太善良了。

二零一二年的五月,我丈夫主动邀请哥哥嫂子、姐姐姐夫到我家来做客,他亲自下厨房,备下丰盛的菜肴,热情款待。

酒桌上,丈夫站起身来,当着大家的面向我道歉,说他以前不该打我,让我受苦了。我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别放在心上。哥姐很受感动,大家都很高兴。丈夫讲述他开车下乡发资料的过程,大伙认真的听。我又讲了国外大法洪传,优昙婆罗花盛开,贵州藏字石等真相。随后丈夫把新唐人电视打开,给大家介绍节目内容。气氛是那么的和谐,封闭了多年的心门终于被真相打开,了解了真相的亲人们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一时间,我丈夫开车发资料的善举也成为了我们亲朋好友间传递真相的素材和美谈。

中共邪党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妄图摧毁修炼人的意志,摧毁修炼人的家庭,妄图给亲朋好友间制造间隔,但是,师父伟大,大法神奇,真善忍的光辉必将照耀每个受伤的家庭。作为大法弟子,深知肩上责任重大,不管未来的路有多远,我都会紧跟师父,坚定的走在救度众生的路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