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出的善感化了婆婆一家

更新: 2019年04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我是教师,修炼大法以前,我性格内向、自私、也不太懂得体贴别人。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讲孝,孩子要知道孝敬长辈,特别是女人结婚后要孝敬公婆,自从中共执政后破坏传统文化,败坏人伦道德,使人类社会道德急速下滑,当今社会不用说媳妇孝敬公婆,就是公婆整天小心翼翼的伺候儿媳,也不见得能得到儿媳的欢心。

我结婚以后虽说也不象现在这些人那样,但是因为在父母家是最小的一个,养成了懒惰的习惯,家务活不做,也不会做,来到婆家,有时想帮婆婆干点活,婆婆公公都不让我干。做饭时他们一个烧火,一个炒菜,而我也慢慢的习以为常。跟丈夫的姐妹们虽然表面也没翻脸,但总是从内心里看不惯她们的一些做法。

自从修炼大法以后,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让我看到了自己的自私,也懂得了处处为他人着想。

一、视公公婆婆如亲生父母

每次回婆家,我不再把自己当客人,而是主动承担起做饭任务,让公公婆婆歇息歇息。想到婆婆公公为了我能安心上班,从我儿子一周岁开始就把他带在身边照顾,直到儿子上幼儿园,对他们的付出我常常觉的很感激,一年四季婆婆公公的衣服都是我为他们买。

因为在城里上班,离婆家较远,不能经常回家,看到他们逐渐变老,身体也不如以前,我常常打电话问候一下他们的身体状况。婆婆公公多次住院,我陪伴在身边照顾,病房里其他人常常把我误以为是他们的闺女。丈夫虽说也比较孝顺,可是性格内向也不大愿意和父母沟通,所以婆婆公公有什么心事总愿意对我说,我也不厌其烦的劝解他们、宽慰他们。

2014年婆婆做了肠癌手术,和公公都住到我家,婆婆手术初期常常大便不能自禁,拉到裤子里;而公公做了膀胱切除手术,腰间挂了个尿袋,尿袋经常贴不住漏湿裤子。所以每天下班后,我先把屎衣尿裤洗出来,再给他们做好可口的饭菜。中午有时忙完,还没来得及吃饭就到上课时间了,婆婆公公非常过意不去,执意要回家,我就劝他们:“现在天气冷,家里没有暖气对身体恢复有影响,你们不用担心我,我修大法身体棒着呢。”就这样直到等婆婆身体完全恢复,才送他们回家。

婆婆公公常常对别人说:我这个儿媳妇比闺女都好。

二、善待丈夫的姊妹们,化解家庭中的矛盾

丈夫姊妹六人,上有大哥大姐下有三个妹妹,丈夫的姊妹们都很强势,唯有大伯哥比较老实,直到四十多岁才娶亲,大伯嫂子离过婚,带了一个女孩,而且大伯嫂耳朵有点聋,很老实,所以婆家的人都有点瞧不起她。几个小姑子对大伯、大伯嫂说话从来不称呼,背后议论的时候就称呼大伯哥、大伯嫂“那个媳妇、那个傻子”,而且回到家里支使大伯嫂干这干那,一点也不懂得尊重,对大伯嫂的女儿更是不正眼瞧,说话连讽带刺。

看到这些,我从内心里很同情大伯、大伯嫂子,师父教导我们大法弟子要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所以为了让小姑们能认识到她们这种不善的行为,我对大伯哥、大伯嫂子总是彬彬有礼,当小姑们跟我说话称呼大伯嫂子“那个媳妇”的时候,我就纠正她们称嫂子。每次回到婆家我赶忙帮着大伯嫂子干家务活,对大伯嫂的女儿也无微不至的照顾。

看到大伯哥、大伯嫂子经济不富裕,我每次换季都要给大伯嫂子买衣服,过年要不就嘱咐儿子给他大妈800元钱,要不就我自己亲自给。婆婆总觉的大伯嫂是后来的,从感情上偏向我,所以每当我给大伯嫂买衣服或给钱,她都要阻拦。这时我就笑着对婆婆说:“哥哥和嫂子没有能力挣钱,经济条件差,我挣钱多帮他们一下也是应该的,再说他俩整天在你们身边对你们照顾那么多,我也觉的很过意不去。”

去年大伯哥住所平房塌漏,需要重盖,他俩又没能力盖,我就和丈夫商量给他们拿出一部份钱,帮他们把平房盖起来,丈夫也很痛快的答应了。

大姑小姑姐们不仅强势,姊妹之间也很不和睦,经常当着我的面说另一个姊妹的不足之处,这时我总是善意的提醒她们为对方想想,学会宽容,并且尽力为她们化解矛盾。有一次我小姑姐们说大伯嫂子的坏话,因为我制止她们的这种言行,她们又对我有意见。我记住师父的话遇事向内找,找到自己说话的语气不够平和,同时也找到自己的争斗心、愤愤不平的心。我告诫自己一定去掉这些不好的心,所以不管她们怎么不搭理我,我依旧和善的对待她们。每当星期天回婆家,我都和丈夫买许多东西,做一桌丰盛的饭菜把她们叫回家,聚一聚。

在大法中修出的善良、平和、忍让,也在感化着婆婆的一家,慢慢地婆婆公公也跟大伯嫂的感情近了,我的大姑小姑姐们也懂得尊重大伯嫂子了,她们姊妹之间也变的和睦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