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对情的执着 否定病业假相

更新: 2019年04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我今年八十一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平时认真做好三件事,多学法,发好正念,基本上天天出去发资料,讲真相救人。一直做的比较平稳。

二零一七年初夏的一天早晨,起床时,感觉身体有点不太对劲,我一看床单上有一片血,我想我是炼功人没事,不用管它。结果第二天、第三天血越流越多,身体也越来越虚弱。心想可不能叫孩子知道了,就尽量的隐瞒着。后来饭也吃的少了,走路也困难了,脸色苍白。终于被孩子发现了:妈,您怎么瘦了这么多?去医院看看吧?我说孩子你不用管,我过几天就会好起来。我没事儿。孩子还是不放心,再三的劝我去医院,后来还是被我说服了。

我夜里做了一个梦,非常清楚。我走在一个大水坑的边缘,坑边坐着一个黑大个子,面露凶相,我走到他跟前时,他突然站起来,双手用力往水坑里推我,他推了我三次都没有推动我,把我也推醒了。醒来后,我就向内找,这么多年三件事一直做的都很平稳,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修炼的人没有病。怎么被魔钻了空子呢?为什么魔要往坑里推我?还是我哪里不符合法了,师父想帮也帮不上。

又过了几天,血流的越来越多了,身体出现休克状态,说话都很吃力了。有同修来看我,我说不上几句话就又休克了,休克后孩子把我送去了医院。醒来后,我跟孩子们说:这不是我待的地方,我要出院,一定要回家,说不上几句话,又休克了。一休克就是三、四个小时。醒来后,我好象听到医生说不给我治了,已经是什么癌症晚期,没有多长时间了,让我们赶快走。

孩子们都很孝顺,又把我送到了省城医院去看。省城医院的大夫说:癌症晚期,已经扩散了,肿瘤已经溃烂,都大开花了,血止不住,赶快回去准备后事吧。回家后,孩子们给买了送老衣,做好了一切送终的准备。

我们村的人都知道我学大法,也都知道我天天外出发资料,讲真相。我都给他们讲过真相。我可不能给大法抹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能影响了救人,不能破坏大法啊。我坚定的信师信法,一切都交给师父。我记起了师父说过的一句话:“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1]。我修炼这么多年,身体早被高能量物质代替了,怎么会有病?早走出三界了。什么癌症晚期?全是假相,全盘否定。孩子们也都相信大法,都不反对。都知道大法好,一直都很支持我。同修们也经常来帮助发正念。我也加长了发正念的时间。

有一次我发完正念就睡觉了,又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我前边是一条大河,桥被水漫过了,只露出一点点桥栏杆。我扶着桥栏杆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向前挪,一直走,一会栏杆也被水淹没了,全是水了。上边出现了一个滑轮,一根绳子顺了下来,我就抓紧绳子想荡过去,可是又荡了回来,眼看身体支撑不住将要掉進水里,朝下一看,同修们都在下面发正念,我就喊:同修们快帮我呀,就有一个力量,把我一下就推到了河的对岸,荡过去了。

病情稍有好转,但是过了几天,病情又在加重,流血不止,我由一百三十多斤的体重瘦到了仅有八、九十斤,一天休克好几次,无力说话,不能吃饭,只能勉强喝点稀粥。我不能看书就听师父的讲法,能听多少是多少,尽量的去听,只要神志清醒就听法。不承认病业假相,向内找修自己。

似睡非睡时,师父又叫我看到,我已经在泛蓝清澈的水里,感觉象是天上的水,而不是世间的水。那是一种非常透明清澈的蓝,水已经淹到了我的下巴,不一会就漫到了鼻孔,感觉马上就要被水淹没了,我就大声的喊:师父救我!水立马就没了,我得救了,在喊声中我醒了过来。孩子问:妈,您没事吧?我说孩子我没事了,这次我真的闯过来了。师父又救了我!

我在想:为什么师父这几次的点化都是和水有关系呢?我对名利方面不执着了,我突然想到,对,一定是情的问题,我终于找到了,就是自己对情看的太重了,对子女的情太重了,他们之间的经济往来,谁欠谁多少钱我也要操心去管,有一次我做事也做的太过火了。可能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对我迫害

那是二零一七年的春天,一天早晨,我去女儿家,恰巧在路上碰到了她,看到她脸色很难看,我就问道:孩子,你一大早准备上哪去?她说我正准备去你那里。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说:她儿子儿媳给她气受。不孝顺,还欺负她。我说:那还得了,谁都不能欺负我女儿,咱去找他们去。女儿说:算了,我去您那住几天消消气,事情也就过去了。我说:不行,咱们现在就去找他们。就硬把女儿拉走了。

如今想起来,那时我还象个修炼人吗?还不如个常人了。到了女儿家,我把外孙,外孙媳妇都叫了过来。我说:你们俩惹你们妈生气,都给我跪下,跪三个小时!满院子都是看热闹的人,谁来劝我,我都不听。就这样,我数落了他们三个小时,他们也跪了三个小时。我这才罢休。

如今回忆起当时,哪还象个修炼人做的事?太强势了,争斗心太强了,对女儿的情看的太重了,哪里还有善?慈悲更无从谈起。我太后悔了,对这个情看得太重了。情难去啊!这世间的情就象水一样把人都浸泡在里面,人人都在其中难以自拔。但是对修炼人来说是必须要去的,不只是情啊,其它的执着也找出一大堆。我泪流满面,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向师父承认错误,决心修去情,修去显示心,争斗心,修去高高在上心等等。都是师父为弟子承受了,不然早就没命了。谢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第二天就不流血了,能吃饭了,又过了几天,我还和往常一样又骑上我的三轮车慢慢的走在街上,街坊邻居们看到我都惊呆了。有人悄悄的说:这个老太太不是去世了吗,怎么又能出去发资料了。还有的说:不是她吧,认错人了吧?怎么可能会活过来?医院里都说活不了几天了。不可能,不可能!又有人说:人家是修大法的,可不是一般的人。

是的,师父又给我第二次生命,病业假相全都消失了。我现在又恢复了体重,红光满面,无病一身轻,精神状态很好,感觉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又能出去发资料了。我一定要做好师父叫做的三件事,多救人,一切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