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关头 师尊救我

更新: 2019年04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三日】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得法,九八年正式走入修炼。由于对人心的执着,没能做到精進实修,导致对法认识不足,特别是近几年在恶党迫害大法的严酷形势下,又产生对时间的执着,总感觉修炼没有尽头,因此而懈怠。直到今年正月初八,经历了一场生与死的考验,才使我如梦初醒,感恩师父!感谢大法!

今年我们是在儿子家过年,准备正月初九往回走。正月初八晚上六点发正念时与以往不同,清楚的感觉头顶上被一层粘糊糊的膏状物体封住了,同时物体里有许多粘稠的气泡象开锅一样往上顶,但又顶不破,大约过了一分钟时间,感觉在我的小腹左下方突然出现一个大约有茶杯大小、灰黑色气泡一样的东西,刷一下瞬间上到我的心脏部位。当时我也没有理会,继续发完正念。

之后我开始收拾往回走时要带的东西,又给儿子洗了一件棉袄,刚洗完第一遍,突然感觉心脏很不舒服,难受极了,丈夫发现我的情况后,马上让我和他一起学法,原本很轻松就能背下来的《论语》,这时读都反复读错,有一句话丈夫一连提示了三遍我还是读错了,眼睛越来越模糊。见此情景,丈夫说:“马上发正念。”

刚盘上腿,我就支撑不住了,只好躺下。丈夫摸了一下我的脉,急了,对我说:“快喊师父救你!”我就急切的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一边喊一边想:我可不能留在北京呀!对丈夫说:“快叫儿子过来!”丈夫急了,冲着我说:“你叫他过来能帮你什么忙!”这时,我越发觉得嘴唇越来越沉、舌头越来越硬、口越来越干,越来越喊不出声来。

一直在发正念的丈夫,不时的提醒我:“跟师父走!跟师父回家!一切由师父做主!”这样在丈夫同修的鼓励和帮助下,我的正念也出来了,心想:我嘴喊不出声来,我就用心喊:“我一定要跟师父走,跟师父回家,一切由师父做主。”

就这纯正的强大的一念,我的情绪立刻就稳定了,心渐渐平静下来,心跳也恢复正常了,所有症状全部消失。一场突如其来的生死对决,在师父的慈悲保护和加持下,以旧势力的溃败而结束。是师父在紧要关头挽救了我的生命!

这件事情的发生让我如梦初醒:大法弟子对常人社会的任何执著和对修炼的懈怠都是旧势力对你迫害的借口。师父说:“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1]

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2];“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在回想起过去的一年里,自己所走过的路真是不堪回首。二零一八年正月,我接到哥哥的电话(之前已有多次),邀请我帮他带孙女,因为我退休在家,没有第二职业。孩子还没满月,要到长春侄儿家带。这一去就是一年。脱离家乡的修炼环境,独自一人昼夜带孩子,还得做饭、干家务,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偶尔学法也不入心,炼功时间少之又少,即使坐在那里也是静不下来,讲真相除了家人外,其它一个也没做,精神压力特大,完全不在修炼状态,由于吃不好、睡不好,家务活又繁多,加上又没有时间学法炼功,深感心力交瘁,寝食难安。后来肠胃又出现了问题,每顿吃很少的饭,一吃胃就痛,体力消耗非常大,原来体重一百二十斤的我,后来只剩不足一百斤了,在这种情况下,于年前腊月回到家里。

在此期间,因为胃痛,侄子给我买的药我也吃了,哄孩子不睡觉我就给唱k歌,完全把自己混为常人而不自知,丈夫多次提醒我,我总是有托辞。最终被旧势力拖下深渊,差一点丢了性命!这就是一个大法弟子不精進、懈怠、脱离法所酿成的恶果。

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不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再次跪拜师尊,弟子千言万语无以言表,只有在今后的修炼路上,修正自己,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以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