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五岁的丈夫与大法师父接上圣缘

更新: 2019年05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三十日】师父说:“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1]

每读师父的这段法,我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感受,不仅是我当年曾九次参加过师父在各地的传法班,我的老伴儿当年也因工作需要,幸运的跟随师父身边一周左右的时间,这是我俩和师父多么大的缘份,多么幸运的事情啊!

我老伴在新闻单位工作,是一名摄影师,今年八十五岁,当年师父来北京传法时,为了宣传法轮功,老伴单位要为师父做一个电视专题片,随机为师父拍摄,这个任务幸运的落在他身上,随后的一周左右时间,他随师父到过戒台寺,在戒台寺拍摄了师父的教功动作,清晨他随师父一起来到地坛炼功点,拍摄师父亲自纠正学员动作的情景,在公安礼堂,拍摄师父为见义勇为基金会举办的讲法报告会……

每天工作回来,他都对我说:“这位气功师可不一般,治病有奇效,待人特别和蔼可亲,总是笑眯眯的。”在他的劝说下,我这个被中西医判了死刑的人,周身没有一处好的病秧子,没想到第一次参加完师父九天讲法班,一身病痛全无,竟神奇般的爬上了香山最高峰——鬼见愁。至今二十五年来,我从未吃过一粒药,每天学法炼功,做着三件事,至今已八十四岁了,身心非常健康。

再说我老伴儿,当年多大的缘份能让他在师父身边工作,真修大法的人都知道,但多年受邪党文化毒害太深,师父讲的法也只是听一听,并没有更深一步的理解,一直认为为师父摄好像是他的工作。但是他看到我身体的巨变,特别支持我参加师父在各地的传法班,那时我家天天坐满了人,床上、地上每天下午两点——四点,集体学法。他特支持,还给大家沏水喝。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残酷的镇压迫害,因老伴经历了邪党多次的整人运动,特别是“文化大革命”被下放到农村接受再教育,加上新闻单位的特殊性,面临来势凶猛的邪恶形势,在最紧张恐怖的日子里,他把我的大法书上交给了单位,对法轮功不闻不问,把全部的精力用在去各地拍摄美景,冬天去冬泳锻炼身体。

即使这样,师父也从来没有放弃这个和师父有缘份的他。多年来,他各种疾病缠身,严重的心梗到医院抢救、被车撞伤、几次重重的摔倒、全身五脏六腑衰竭,几次生与死就在一瞬间,但都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他自己都说:“我觉的师父在保护我,不然我早没命了。”

二零一九年二月,他又住進了医院,医院的结论是身体器官全部老化衰竭,回家吃药慢慢养着吧。老伴曾经多次病危,但每次我都异常冷静,心中总有一念:“他跟师父有缘,师父会管他的。”

二零一九年新年过后,同修送给我一个新唐人录制的《忆师恩》广播节目,老伴听完后,突然提出要看师父讲法录像、并要炼功。刚开始看师父讲法录像,干扰特别大,因为他搞了一辈子摄像,照相机从不离手,把每天拍好的照片先发给朋友圈,得到朋友们的赞赏,那天他一边放着师父的讲法录像,一边拍窗外的美景,拍完后,及时发往朋友圈内。晚上他在查看朋友们是否收到时,却惊呆了,发送失败,一张都没发出去(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此时他才惊醒过来,突然悟到大法的神圣与严肃,修炼要专一,对师父对大法要虔诚与尊重。

师父用此办法点悟了他,第二天,他对我说:从今天开始,所有的药我全不吃了,血压计也收起来了,“我要好好的学法炼功,我有师父管我了。”

三个多月过去了,老伴每天都看师父的讲法录像,而且是恭恭敬敬的散盘腿坐在床上看,腿疼的受不了,也咬牙坚持着,抱轮一个小时,全身大汗淋淋,手就是不放下来,坚持、坚持,真有毅力。

现在老伴的身体变化特别大,明显的看出他一天比一天精神,同修见他都说:这哪象八十五岁的人哪!他懊悔的对同修说:人的观念使我晚得法二十多年,后悔呀!

我为老伴儿庆幸,在正法的最后最后,在天门还未关闭的关键时刻,他又走進了大法中来,跟伟大的师尊接上了圣缘,他是何等的幸运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