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九零后的八年修炼路

更新: 2019年04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四日】我是二零一一年正式走入大法修炼的九零后青年大法弟子,在八年的修炼中深深的体会到,走的每一步,都渗透着师父的良苦用心与慈悲保护,正如师父在法中讲的:“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1]。

修大法去怨恨心

我读完初中就外出打工了,因不喜欢读书,想着还不如早点出去做事,不给家里增加负担,不满十七岁的我,充满着美好的幻想来到了广东打工,因为没有一技之长,所以一直在找工作与换工作之间徘徊。表姐夫看我年龄小,不容易,就问我:“有没有兴趣做预算?这是改变你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我如果想做这一行,就必须要先读相关的专业才行。于是,表姐、表姐夫出钱让我学了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后来我已把表姐、表姐夫给我读书的钱还清),读书三年。

我觉得在这三年里才真正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因为表姐生了小孩,表姐、表姐夫开了一间做房建预算的工作室,经常忙不过来,所以让二姨在她家帮忙带小孩。每次只要我放学回来,二姨看我总是不顺眼,她就会用各种刺激性的语言来教训我、讽刺我、嘲笑我,而我每次都会感觉心里总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眼泪哗啦啦直流,委屈、怨恨、不公等等全都涌上心头。

有一次,夏天很热,晚上睡觉我把风扇打开,她就关掉,我打开,她就关掉。后来,我直接跑到客厅去睡,因为客厅也有风扇,我就把风扇打开,她跑过来,又把我的风扇直接关掉,风扇这个事情,我们没有沟通过一句。我终于受不了了,那时候是凌晨,我飞快的跑到楼下,心里真的太委屈了,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带着种种这样对我不公,我感到怨恨、悲愤。我该怎么办?真的不读书了?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吗?

终于,在这时候我想到了大法(因我妈妈是修炼的人),从小受妈妈的影响,但从没有正式走入大法过。听着师父的讲法录音,真是如雷贯耳,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明白二姨对我这样是有原因的。师父说:“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2]知道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慢慢的放下了对二姨的怨恨。

给同学们讲真相

刚得法不久,我就经常被师父的法理感动的流泪,我觉得自己太幸运了。这么好的功法,竟然被迫害,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二零一二年,中专同学组织老师和同学聚会,开始,我想我就不去了,我在家抓紧时间学法,转念一想,我可以去讲真相呀!去之前,我跪下给师父磕了三个头,然后就带真相护身符出发了,一路上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聚餐的过程中,老师和同学们都很高兴,都有说有笑的,就我心里象敲鼓似的,渐渐的看到同学和老师们都吃的差不多了,我还没开始讲真相,心里非常不稳,一下担心自己讲不好,一下又担心因与众不同而没面子,就这样打了好久的心理战,最后吃完了也没讲真相。我心中懊悔不已,对自己太失望了,就在这沮丧中,突然有个同学提议说:“我们去唱歌吧。”我知道,是师父给了我讲真相的第二次机会。他们唱的很开心,而我没有唱,心中想到的是如何给同学和老师讲真相,各种心又出来了,我最后坚定一念,我是来给我的同学和老师讲真相的。

我鼓起勇气走上前面的唱歌台,拿着话筒说:“我今天要跟你们讲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老师和同学们都竖起耳朵问道:“什么事?”我说:“你们听说过法轮功吗?”同学们都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我说,“法轮功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是法轮佛法,是一部能使人修炼并提升人内在与外在修养与境界的高德大法。我们家好多人学,我妈学了法轮大法之后,十几种病不翼而飞;我学了之后,暴躁的脾气变温顺了,自私的我会替别人着想了,身体也比之前更好了,这么多改变全都是在学了法轮大法之后改变的。共产党宣传法轮功是×教是假的,它利用国家的宣传机器造谣、诽谤,自导自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想欺骗全世界人,只要你自己去看一看他们播放的那段视频,你们马上就能找到破绽。江泽民独自一人发起了对法轮功的镇压,他是罪魁祸首,他们还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卖钱。”

说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了,放声大哭。说:请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老师赶紧跑过来抱着我,并对我说:“某某,老师知道、老师听说过,共产党太坏了,现在老百姓都知道当官的一个比一个贪,老师今天能听到你讲的这些,我们都很感激,但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回家之前,我给他们每人发了一个真相护身符,并说:“你们一定不要弄丢了,要收好。我今天来的目地就是和你们讲真相的,明白真相得福报。”我说:“我就先走了,你们玩的开心。”老师和同学们也不唱了,老师的手搭着我的肩说:“我们一起走吧。”老师和同学们都不唱了,象是护送着他们的恩人一样,都来送我。在回来的路上,我心中无比的感谢师父给我这次讲真相的机会,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在工作中实修、拒做假账

二零一五年我来到异地做房屋预算工作,都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无论对人、对事我也是本着这个原则做的。由于在工作中我都按照师父要求的真、善、忍来为人处世,所以在工作中我与同事、朋友们的关系相处的一直都非常融洽。但是不得不说社会上的不良诱惑对于年轻人来说也是非常大的,一不小心可能就沾上了,所以我觉得还是回到自己家乡来找工作吧。

师父说:“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 同化大法 它年必成”[3]。心里想到的是,虽然事业是一个人的经济来源,但是,大法在我心中是最大的,我相信师父会给我最好的安排。

回到家乡,我進了天然气公司,做资料员。资料员做的应该就是收集、整理、归档、打印表格这种工作。我不是,我接手别人的工作简直可以用一塌糊涂、乱七八糟来形容,没有人给你做交接,好多资料都是三~四年前没做完的,好多东西补都没法补,你只能自己去了解、熟悉、摸索,需要了解的情况还不知道问谁。我记得刚去的时候,同事们还打赌说我顶多做一个星期,还听说之前的资料员来了不到三天就马上走人了,所以觉得我做不长。

我心里想到的是,既然师父安排我在这工作,肯定是我的缘份在这儿了,我就静下心来,把资料整理、归档出来,再去现场看,还涉及到工程量、画竣工图等等。一次,领导让我造假工资表,想逃税。我就跟领导讲真相,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能做假账,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上面说法轮功是×教是陷害法轮功的,是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功的镇压,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学,只有共产党反对法轮功……”并对他说:“对不起,我可能无法胜任这份工作。”他说:“那以后假账归我来做。”之后,只要是做假的,都他来做。我记得一次,我越做越揪心、只想发脾气,真想不干了。突然,一个同事在我边上说了这么一句话,现在我还记忆犹新:“这里真是修炼的好场所呀!”我一震,这是不是师父利用别人的嘴在点化我呢?

也许是这里的缘尽了,二零一八年我换了工作,在房建工地做资料员。共产党就喜欢做假,表里不一,人假,什么都假!工地上的资料也涉及做假。我同样的跟老板也讲了真相,讲了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为什么我不能做假资料。最后,我跟老板说:“我是有信仰的,信仰就是我的底线。”也多次跟老板辞职,“我可能有很多事情帮不了你”。老板回答说:“没关系,你能做到的你就做,做不了的我来做。”

直到现在,老板都特别尊重我、也很相信我。做资料收到的钱从不担心丢失,非常信任我。在工作中我能吃苦耐劳,不与人争论,不与人计较得失,做什么能替别人着想,老板怎么会不信任你呢?怎么会舍得你走呢?我记得他说的一句话:“跟你在一起很放松、很舒服”。

想到刚刚得法的初期,真的可以用勇猛精進来形容,记得那时候MP3真的不离身,一有空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做什么都用大法衡量,基本上能做到能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同事、朋友欺负了我,也不反驳,都用法来衡量。甚至在梦中考验我,我都能过关。希望修炼如初,抓紧实修自己,助师正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4],跟师父圆满回家。

个人层次所悟,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得法 〉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