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得法随师还 正念解体迫害

更新: 2019年04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四日】师父在法中讲:“有很多人想往高层次上修炼,有这样的想法,有这样的愿望,但是修炼不得法,结果造成了很大的困难,还出现了许多问题”[1]。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我练过两种气功,其中一种气功一次要一百五十元钱。也在我国某名山住了一月。结果练杂了,我忽然肚子痛的不行,有时白天痛,有时晚上痛,吃饭比原来也少多了。医生检查不出来什么病,痛的我大汗淋淋,医生给我打一针杜冷丁也止不住痛,吓的我再也不敢练了。不练慢慢的就不痛了。但还在佛教中徘徊。

一九九六年六月份的一天,我单位的一位同事对我说,她家下午放法轮功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问我去不去看。我说:去。下午我准时去了。我双盘着腿,恭敬的听师父讲法,师父那洪大的慈悲,瞬间熔化了我,我身体暖融融的,我被强大的能量包容着。一会儿,我眼前出现一只大眼睛,双眼皮,我一看这不是我的眼睛吗?就是大了点。一会儿,我看到满屋子象核桃那么大的圆圈,上下左右转。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后,我把我看到的情况跟同事说了,她说:那是你天目开了,你也学法轮大法吧!我说:行。

我感受到了大法慈悲法力,感受到了身心轻松,我一定学。从那一天起,我喜不自禁,不再迷茫,不再恐惧。我把家中其它法门的书全烧了,像也砸了。没几天,考验就来了。有一天夜间我睡的正香,忽然听到轰隆轰隆的响声,夹杂着叫声:你师父来了。我急忙跪在床前,那声音又说:你骂我。我一听就坐在地上说:你不是我师父,我师父不会是你这样的举动,我的师父是李洪志,我和你一刀两断,从此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短短的几天,大法已扎根在我心中,师父在我心中。 我每天早晨、晚上都到炼功点去学法,炼功 。白天学法、洪法,让更多有缘人得法。通过学法,我知道这是修佛大法,我跟师尊回家就必须得照师尊说的法去做。 我除了每天通读《转法轮》外,还背《精進要旨》、《洪吟》

正念正行,解体迫害

那十多年,我一有时间就学法、抄法、背法,不论怎样的修炼环境,我得从这环境中修出来。老伴中午看孙子,我就和同修去救人、挂真相条幅。修自行车的人看到大条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还说:法轮功的人真行。阳光下黄底红字的条幅非常醒目。

二零零二年八月份一天下午,同修到我家告诉我说:听说咱派出所要抓你,你赶快走吧。我说:谢谢你,师尊说了:“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2]我对同修说:我不走,我要面对他们讲真相。第二天上午八点钟又有人来告诉我说:某某叫我来告诉你,说你被派出所全天监控了。当时我不懂什么叫监控,我说我不走,我就做我该做的。我听到这两次的消息,心中没起一丝涟漪,继续出去发资料,发正念:让邪恶监控看不着我,我在另外空间。当天下午我出去的时候,我单元对面坐着派出所的副所长和五、六个警察,我问他们:你们在这坐着干啥?他们愣了一下,其中李警察用手往楼上指说:我们在上面喝酒呢。我说你们上班还喝酒?他们问我:干什么去?我坦然的说:给我父亲买药(那次确实是买药)。他们说:你去吧。我悟到,大法弟子心中时刻装着法,就能堂堂正正,不被邪恶干扰。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办事处副书记带几个人几次找我老伴,说是要把我送洗脑班。我跟老伴说:他们再找你,你就象板上钉钉子一样,无论怎么样都不去。我老伴明白很多真相。有一天老伴出门,看见办事处副书记带一帮人正在楼下堵着呢,他问我老伴,送洗脑班行不行?我老伴说:不行,学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你们凭什么叫人家洗脑。他说:几天就回来了。我老伴说:一天都不行,一个小时都不行。李说:你这个态度不行,那我们就来硬的。老伴说:“我看你们谁敢?谁碰我家老太太一根汗毛,我都不干。”他们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又跑到我厂退休办。第二天上午八点钟,他们叫会计以长工资的名义打电话给我,叫我带上身份证、退休证去退休办,说是长工资的事。我说:今天上午我要出去办点事。会计问我几点能去,我说:九点吧。我办完事在去退休办的路上,脑子里想起师尊的一段讲法:“尽量的在一切环境中,在一切发生的事情中,能够做的堂堂正正的,宽容大度,能够理解别人,能够尽量的全面思考问题,那么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会做的很好。”[3]我仔细一想:长工资是阴谋,不能去。

我回家了,十一点钟他们又打电话问我老伴怎么还没到。老伴说:她早就去了啊。等我回到家就对老伴说:“你想,我是一个普通工人,他们能对我这么在意吗?关心吗?是阴谋,是骗我。邪恶的目地是骗我去洗脑班。我在回家的路上碰到我们车间的高大哥,他说我们厂不长工资。”过后我想:另外空间操控我厂退休办人员迫害我,在害我厂退休办的人,这不行,不能叫邪恶毁了退休办的人,我得去救他们。于是我在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就到了退休办。我见到会计,我说:那天你打电话骗我。会计说:我不骗你,你不就不来了嘛。她又说:那天你亏没来,都等着你呢。我又找到单位领导说:大哥我耽误你点时间,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那天蔡会计打电话给我,我为什么没来,我学大法是做好人,身体健康,给咱们厂节约医疗费。再说了,我是你的职工,你们是我的父母官,要保护我,不要和派出所警察迫害我。如果我在外地见到你,那就是老乡见老乡,我会叫你到我家喝杯热水,吃顿粗茶淡饭,咱们是一家人。我又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我又说:我到北京护法,副处长私自通知会计扣了我半个月的退休费,得给我。他说:我们商量商量。过了四天,他亲自打电话叫我下午四点钟去退休办拿扣押的钱。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解体了,从此洗脑班之事化成灰烬。

二零零四年五月,因真相光盘,邪恶又开始绑架大法弟子,派出所跟踪我到菜市场企图绑架,我脑子里出现了师尊的讲法:“既然旧的恶势力非要给我们清除它们的机会,那就好好利用它。历史上没有过,也算是难得。”[4]我想:这里人多,正是洪法的好机会。于是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修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天安门自焚是栽赃法轮功。”我喊了近两个小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派出所绑架不了,又叫来区“610”人员,我继续喊,并请求师父加持弟子。他们把我强行塞進车里拉到派出所,他们通知我要劳教两年,送我去体检,我从派出所二楼一直喊到院里:“某所长,你给我出来,你已经在恶人榜上,你不悔改,还在抓好人,如果你继续迫害我,回来后我不回家,直接去天安门打条幅去告你。”在去劳教所医院的路上,我不停在喊:“法轮大法好”,体检时师尊帮我演化身体假象,出现血压高,他们把我放回,两年劳教解体了。

大法给我力量,坚信不动,我开始每天上午学法、发正念,下午出去讲真相救人,终于堂堂正正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一天,我给一个小伙子一份真相资料,他看后,追赶我,他把电动车横在我面前说:你在宣传法轮功的东西,跟我到派出所去。我说:小伙子,咱们中国人讲缘份,我朗诵一首《你我有缘》的诗句给你听:有缘的你呀,是我心中最大的惦念,我希望你明白真相,我希望你有美好的未来,请相信我的祝福,你的善念将化作美好的……。没等我朗诵完,小伙子骑上电动车扭头就跑了。我知道另外空间的邪恶灭了。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夕,六月四号,全市大抓捕,我是其中被绑架的一个,指导员给我家属看了通知书要劳教我一年。明真相的老伴立即写信送给派出所所长,质问:“我老伴修大法做好人,家中上有老下有小,她任劳任怨,楼道卫生没人打扫,她自己买水桶、买笤帚打扫卫生,至今坚持十二年,邻居都夸她是好人……老伴讲述了我修炼前后的变化以及他看到的大法的美好。老伴最后说:你们为什么要抓好人?这封信我留原件,给你复印件,如果你们执意迫害好人,我就把这封信放到网上,让全市的人来评判一下你们这种行为,无故抓好人,你们还有没有王法?”在正义面前,所长胆怯了,之后没再提劳教的事。一天路上派出所指导员看到我老伴,还向老伴热情的打招呼。

发生大面积迫害,作为修炼人我向内找,用大法对照自己,我找到自己救人起了欢喜心,证实自我的心,救人过程中有求数量的心,讲真相有敷衍的心,找到这些心,我用法及时归正自己。师尊看到了我向内找的心,慈悲保护,再一次解体了邪恶的劳教迫害。从那时至今,我一直平稳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感恩师尊的洪大慈悲,保护弟子一次次化险为夷。

营救同修 救度警察

二零一零年至今八年,我一直参与营救被非法抓捕的同修,大法给我智慧,给我力量,让我稳健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当同修被邪恶绑架时,我和其他协调同修及时与被绑架同修周围的同修交流,在法上提高认识。周围发生迫害,我们首先学法、发正念,否定迫害,同时向内找,找出迫害来了是对应我们的哪颗心,邪恶钻了我们哪些空子。对难中同修,我们不看同修哪做的不好,给难中同修加持正念,同修有漏只在大法中归正,我们形成整体,圆容师父要的,正念正行,解体邪恶,做好我们该做的。带动好周围的同修,以写真相信等各种方式给相关人员讲真相,在证实法的实践中真修、实修。营救同修的过程也是参与营救同修不断修正自己的过程,在法中共同提高的过程。

警察绑架大法弟子,警察就是对大法犯罪,是公安一个部门在犯罪。如果公安把所谓的案子送到检察院,就是两个部门在犯罪,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就多了,会给营救增加困难。所以公安阶段是营救最佳时期,要尽快和家属联系,及时到派出所要人,制止更多众生对大法犯罪。迫害一发生,同修们及时形成整体发正念,有的收集办案单位电话号码,有的写劝善信,我大多是陪家属到各部门要人、结合家中情况讲真相。

例如,二零一七年,某同修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世人举报,被派出所抄家,同修因身体假相没被派出所带走。之后我陪当事人同修去派出所,派出所王教导员接待了我们,并说要起诉到检察院。我们就以聊天的形式与他交谈,贴近他的心谈,一个同修讲,另一个同修就配合发正念。我说:王导,你的被子叠的有棱有角,请问你,你是从部队来的吗?他说他是从部队来的,我说咱仨人真有缘份,家中都有军人。王导高兴的说:是啊!你们在外面讲真相,你们也给我讲讲真相(他自己就要听真相)。我说:王导,我想请教你,她的所谓案子送到检察院能撤回来吗?他说:能。我就说:请你说说怎么撤?他说:我去找他们谈谈就行。我说:王导,这位朋友(指当事人同修)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如果你们起诉她,如有不测,你是第一责任人。我和同修都看到他一愣,好象醒悟了。我又说:王导,别给自己找麻烦了。我们交谈了四十分钟,之后派出所再没提这事,迫害解体了。

师尊说:“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因为那是历史要求的,那是未来宇宙众生生命所要求的。”[5]

回顾走过的历程,每一次提高都是师父的点化与引导,每一个收获都是师父的启迪与恩赐,每一次化险为夷都是师父的加持与保护,每一次净化与升华都是师父的承受与慈悲。在最后的时间,我要继续修好自己,信师信法,千万年的等待只为这一回,走师父安排的路,圆满随师还。

个人体会,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