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区修炼法轮功的博士、硕士遭迫害案例(1)

更新: 2019年04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综合报道)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在一九九二年五月开始洪传中国大陆,社会各类精英纷纷走入大法修炼。生命在不断的升华中,他们所掌握的知识技术,也更加娴熟精湛。

有这样一个特殊的人群,他们具有博士、硕士的高等学位,是高等院校的佼佼者,是活跃在各个尖端科研领域的学术带头人。他们被称为“天之骄子”,因为在九十年代末,中国大陆具有博士、硕士学位的人寥寥无几,而其中有相当数量具有高学位的人修炼法轮功。如一九九八年,清华大学各系选出免试的十二名研究生中有九名是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中共恶党江泽民集团,对这样一个修炼真、善、忍而德才兼备,对社会进步、社会文明起重要作用的精英群体十分惧怕,不遗余力的进行残酷迫害。这些博士、硕士,他们有的被迫害致死、致疯、致残;有的被开除学籍、中止学业;有的被开除公职、阻止出国;停发工资、生活费,还有被绑架到洗脑班疯狂迫害;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等等。本文从明慧网搜集整理了北京地区为数不少的博士、硕士高学历人才的迫害案例,中共对他们施行的酷刑迫害,手段残暴;开除学籍、中止学业、注销户口,延伸至精神及心理上一种持久的迫害。然而这些都没有能够动摇他们对大法的正信,失去学业、失去工作的“天之骄子”,坚定信念,以大善大忍的胸怀,向世人,甚至是正在伤害他们的世人讲清着真相。

目录

一、中共迫害在读博士及具有博士学位的精英人才
二、中共迫害在读硕士及具有硕士学位的精英人才
三、被迫害致死、致残的博士、硕士
四、二零一八年被非法判刑的三位博士
五、他们被开除学籍、中止学业、开除公职

一、中共迫害在读博士及具有博士学位的精英人才

博士,人中的佼佼者,他们的选择令人思考。一九九九年中共恶党开始对法轮功的迫害,使他们失去了应有的学位、工作、家庭等。酷刑中、魔难中,他们没有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法轮大法深深扎根于心。他们中的很多人,出走海外后,依然学业有成。

中科院博士

1、张文革,男,四十多岁,中科院博士毕业,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优秀青年学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他多次上访,对法轮功坚定不移,遭劳教迫害二次。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四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的警察绑架抓捕,宿舍被抄,起因是二零零零年二月,张文革去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受的不公平对待,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日,被海淀区公安局的人绑架到看守所和抄家。十二月把他关押到“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的一个单人囚禁室,外面有武警站岗,二十四小时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他被限制大小便,大小便时后面也是由武警看守的酷刑折磨,最长时一天只准大、小便一次,给他身体造成了巨大的伤害,造成后来想大、小便而很难立即就能小便出来的后果,需要身体适应很长的时间。

二零零五年,在张文革不知情的情况下,中国农业大学把他非法开除,连张文革临时住宿的宿舍也给收回。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他又被北京市石景山区八宝山派出所警察绑架,一个月后,非法劳教二年零六个月。

留学英国回国博士

2、郑旭军,男,三十多岁,留英回国博士,原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工作。

一九九九年一月公派赴英国利物浦大学从事合作研究,是国家电力部科技进步三等奖获得者。曾在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郑旭军被电科院非法开除,并注销户口。他还遭受了非法关押洗脑班、非法劳教等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郑旭军在地铁上遇到非法搜包,翻出法轮功真相资料,北京市国保给他套上黑头套秘密押送到“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在那里度过了七个月,头发和胡子都很长了。在洗脑班,为了逼他写保证书,警察不让他睡觉,并指使“帮教”人员毒打他。警察对他叫嚣:“打你是为了让你思考。” 郑旭军当时被关押在一楼中间的一个房间里,编号是B2,关在里面的人,只被喊代号,不叫姓名,警察都叫他B2。郑旭军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八年非法劳教二年零六个月,经北京劳教所调遣处卖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清华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

3、俞平,男,四十多岁,清华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在校时发表多篇国际水平的学术论文,获得“西门子奖学金”等荣誉。一九九五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本科,同年攻读热能工程系硕士研究生,一九九七年提前攻读博士研究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清华大学强制休学遣送回家两次,学位于五年以后才被授予。他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劳教两年零六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俞平和赵玉敏夫妇被北京朝阳区三间房派出所警察抢劫并绑架。俞平被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遭受种种迫害,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天津茶淀)。在前进监狱,俞平遭遇强制洗脑、连续“熬鹰”、穿约束衣及野蛮灌食等折磨。

四月十九日下午四点,俞平夫妇再次遭到了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东华门派出所警察的绑架。俞平被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俞平的妻子赵玉敏,被送到湖北武汉女子劳教所。岳母秦秀娥老人也被绑架,被劳教二年,送到山西太原女子劳教所。家中只留下了儿子和一岁多的女儿,成为无人照顾的孤儿。

俞平在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被警察毒打。俞平不屈服,凶恶的警察把他拖到调遣处集训队,施以电刑,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俞平的颈部、胸部、腹部、后背、腰部、胳膊、大腿、小腿、脚心……多处皮肉被烧焦,腰部、背部、胸部都是拳头大的血泡,最大的一个血泡有碗口大。

清华学子俞平,以一文弱书生之躯,坚定信念,直面强暴,始终诵念“法轮大法好”!

北大哲学系宗教所九八级博士生

4、罗翔,男,二十多岁,北大哲学系宗教所九八级博士生。一九九八年因为成绩优异被保送到日本正大学习,

一九九九年初因病回国治疗,后经医务人员介绍得法修炼,术后康复很快。因是法轮功修炼者,数次被工作单位拒绝接收。

二零零一年二月罗翔在学校宿舍深夜被抓到海淀分局,被无理判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

劳教期满后,罗翔回到北大哲学系学习,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写完十多万字的博士毕业论文,论文优秀。当时武汉大学哲学系的博士后导师来信希望罗翔去做他的博士后。罗翔申请了武汉大学博士后,面试时还获得第一名的好评。八月份正准备去读博士后时,武汉大学以法轮功不被接受突然拒绝了。

二零零四年,罗翔受湖南师大的邀请去面试,当时师大很高兴聘用他,并且安排了下学期的教学课程,后调查到罗翔是法轮功修炼者,就拒绝了。当时温州大学的一位负责人对他说,你的档案里有关于法轮功方面的档案,哪个学校也不敢要的。

中国科学院化工冶金研究所博士后

5、张勇,男,三十多岁,中国科学院化工冶金研究所博士后。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国家安全部警察闯入张勇宿舍非法查抄。十二月三十日,又将张勇在中关村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张勇去天安门打横幅,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半夜,张勇被警察绑架抓到中关村派出所关押两天。二零零零年八月一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关押期间多次遭到围攻、强制洗脑、熬夜、体罚,并强迫制作各种奴工产品。

二零零一年五月,科学院又强迫单位送张勇去洗脑班洗脑。张勇为抵制迫害出走,流离失所。

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博士生

6、闫晓华,女,时年三十多岁,原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博士生,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开除。

二零零四年一月,因外出和朋友吃饭,在餐馆被安全局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洗脑班(北京法制培训中心)。北京市洗脑班是邪恶的黑窝,长期关押着许多大法学员。一个人一个房间,与世隔绝,每个房间门口有两个武警把守。这里的迫害手段极其残酷卑鄙,长期剥夺睡眠、酷刑、体罚、高压电棍、性虐待等等。

7、沈应柏,男,四十多岁,博士,林业大学教授,系主任,优秀青年学者,发表学术论文数量全校第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因信仰法轮功多次被抓进看守所、洗脑班。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日,他被海淀区公安局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抄家。绑架的理由就是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功。

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博士

8、王永谦,男,四十多岁,博士,山西人,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在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从事尖端研究,是优秀的青年科学家,科研骨干。

二零零零年,北京地区“新世纪法会”在王永谦的家中召开,因此被当时的工作单位中国科学院无线电研究所开除,被剥夺了分房等一系列职工应有的待遇。

二零零三年,非法劳教二年零六个月。在绑架时被非法抄家。在劳教所被强制洗脑、强制奴工。中国科学院配合“六一零”不法人员将王永谦博士绑架后,已下令禁止单位所有被记录的法轮功学员出境,甚至港澳地区旅游也不行。

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博士

9、郁思夏,男,四十多岁,博士,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工作。十三岁入读武汉科技大学少年班,十七岁考入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科研工作非常出色。

二零零一年,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被强制洗脑、强制奴工;不让睡觉、体罚、不让上厕所。

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博士研究生

10、许志广,男,二十七岁,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九九级博士研究生,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曾获优秀学生一等奖学金,担任过班长、系科协主席等职务。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后免试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因上访反映有关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北京市公安局无理扣押一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因坚持法轮功的信仰被强令回家六周,并被告知“不从思想上脱离就不能回校”。

二零零零年六月被告知“若再有行动立即休学或退学”。

二零零一年四月被校方强行绑架至洗脑班,后即被迫离开学校,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在网吧被绑架,其后曾在“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被非法关押半年之久,并被送入在团河劳教所的洗脑班强制洗脑,辗转多处关押后,最后被关押于北京海淀分局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五月左右被非法秘密非法判刑一年零六个月。

11、王欣,男,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九九级博士生,曾获校优秀干部奖学金、优秀学生二等奖学金、好来西校友奖学金、细越育英奖学金,并担任过班长、系科协副主席等职务。本科毕业后免试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

一九九九年十月被清华大学强令回家休学,并被告知“不从思想上脱离就不能回校”。

二零零一年四月被抓,后被关押于七处。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三日被北京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九年,送到辽宁省南关岭监狱迫害。

12、王为宇,男,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博士生,一九九一年因品学兼优免试就读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一九九六年获得学士学位。同年,在该系获得清华大学硕博连读免试推荐资格,攻读博士学位。王为宇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两次被清华大学强制休学,被非法关押,被迫放弃博士学位。

二零零二年八月,王为宇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被强制洗脑。在“北京法培”洗脑班,对王为宇施以酷刑,被多根电棍长时间电击全身,包括头顶等敏感部位。事隔半年多之后在朝阳区看守所时,同号犯人还能看到他浑身被电焦的黑斑。之后在前进监狱时,还经常感觉到头部疼痛难忍,头顶整整脱掉一层皮,留下严重的后遗症。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前进监狱曾遭受长达一整夜的高压电棍电击、曾遭殴打、单独关押、“坐小凳”等酷刑、右脚跟腱断裂、被强制洗脑。被迫从事奴工生产。

13、黄奎,男,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博士生,一九九九年毕业于北京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并于同年免试保送入清华大学研究生院直接攻读博士。曾获郑格如奖学金、优秀学生一等奖学金,并获清华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本科毕业后免试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曾遭秘密绑架。一九九九年十月,因修炼法轮功,学校强迫其休学三个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因在校园内炼功,被派出所警察在校园内当众殴打,后被清华大学勒令退学。曾被国家安全部人员绑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他在广东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后来改控“破坏法律实施”罪名,被关押在珠海第二看守所。珠海市香洲区法院于二零零一年十月进行非法庭审后他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广东省四会监狱。在看守所和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黄奎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在二零零五年底他被释放,目前在美国俄亥俄州攻读博士学位。

14、张存满,男,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博士研究生,一九九九年十月因坚修法轮功被迫回家休学,于二零零零年六月被再次休学。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二日,被警察无理拘留近两周。

清华大学热能系在读博士生

15、刘文宇,男,热能系博士生,男,一九九七年进入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攻读硕士研究生,一九九九年提前攻读博士研究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遭受迫害长达五年之久。曾被当地警察非法抄家一次、软禁两次,非法关押二次、非法洗脑一次。二零零一年,非法判刑三年

清华大学建筑学在读博士

16、王志强,男,四十多岁,原籍吉林省长春市,清华九七级建筑学博士研究生。清华大学建筑系九七级研究生,在吉林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任教师。

他的研究生毕业论文已经完成,清华大学因他坚修法轮大法未与通过;一九九九年十月被学校强制休学。

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被非法判刑八年或十年(具体时间不详),曾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老残区。

北京市协和医院博士

17、闫洪彦,女,现三十多岁,博士学位,北京市东城区协和医院麻醉师。二零一七年二月,闫洪彦在单位上班期间,因跟同行下属讲法轮功真相,被人陷害,于三月一日被建国门派出所警察抓捕。

由于东城区公安局长期对她强制洗脑未达到目的,东城区公安局将案件移交东城区检察院,最后移交到法院。

中国科学院化工冶金研究所博士生

18、王斌,男,三十多岁,中国科学院化工冶金研究所博士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因上访被中关村派出所强行关押四十八小时,警察要求其保证以后不再为法轮功上访,被其拒绝。之后,警察将其家人从家中找来,从各方面施加压力强迫其放弃修炼,均未达目的。十二月三十日,将其在中关村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他从宿舍被带走,劫持到海淀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二零零零年四月,他被科院和所里强行关押封闭洗脑多日。七月十九日半夜被警察绑架抓到中关村派出所关押两天。毕业前他的单位还以学位相逼放弃修炼均未得逞。二零零一年三月,他又被非法抓捕,关押在北京市海淀看守所。

19、关小涵,女,四十多岁,博士后,大学老师。

二零零二年,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被强制洗脑等。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

20、王亮清,男,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毕业,原是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工程师。

一九九九年八月至二零零零年五月,王亮清因去信访办及天安门为法轮大法鸣冤而遭到绑架,先后三次被非法关押在丰台区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七月至二零零一年十二月,王亮清被劫持到团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王亮清被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非法开除公职。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在单位上班时被昌平南口派出所警察绑架,同时还被非法抄家。北京昌平区“610”与昌平区公安分局编造构陷王亮清的“黑材料”。因证据不足,案卷二次退回公安。现非法关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

王亮清博士,在国家重点企业单位“三一集团重机研究院”工作,一直在该研究院盾构所从事技术工作。王亮清工作兢兢业业,技术 过硬,所以得到该单位重用,成了该单位少有的技术人才。曾主持或参与过多项国家重点项目技术工作,为项目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和成果做出了贡献。这样一个杰出人才,被绑架、构陷,参与迫害的单位是在制造冤情、冤案。目前检察院多次退卷,说明王亮清案件是拼凑证据,纯属构陷的事实。后被非法判刑两年,罚金:二千元。

中科院遥感所在读博士生

21、薛巍巍,女,三十多岁,中科院遥感所98级博士生(委培)。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薛巍巍与其丈夫一起去天安门和平反映法轮功真相,被抓后押送回原籍济南,遭非法拘禁四个月。其中头三个月不许出房门一步,(当时她已怀有身孕)。后来被单位(部队)非法开除军籍,随后北京大学也将她非法开除。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学博士

22、张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学博士,因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被非法抓捕,后押送到北京航天大学校保卫处关押。张磊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六日离奇坠楼身亡。

北京师范大学在读博士

23、王国兴,男,系河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院教师。二零零四年,王国兴在北京师范大学在读博士期间,因讲真相被楼房监视系统发现,二零零五年元旦趁王国兴返回石家庄休假时,北师大保卫科及当地有关人员私自撬开他的宿舍门,进行违法搜查,发现房内有法轮功真相传单,王国兴遭绑架。

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工学博士

24、须寅,男,一九九五年在北京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获得工学博士学位,后在北京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留校工作,任副教授。曾被非法监控、限制人身自由、扣发工资、非法抄家、非法劳教二年。被强迫“坐小凳”、剥夺睡眠、强迫从事奴工产品生产。

须寅教授因其在本职工作中的优异表现,数次获得清华大学先进工作者、优秀青年教师奖等荣誉,并因他在科研领域对科技进步做出的重大贡献数次获得北京市及国家级的学术奖励,受到清华大学师生的广泛赞誉和爱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四日,须寅教授被海淀公安分局从家中绑架,四月十三日,被非法劳教二年,理由是在他的家中发现法轮功资料。仅仅因为认定在他家中有法轮功的资料就剥夺其人身自由,剥夺其为学生们“传道、授业、解惑”的工作权利,实在让人不可思议!完全违背了中国宪法,政府践踏法律。

须寅教授以自己非法关押的亲身经历,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令人发指的迫害。须寅教授说:“清华是中国最高的学府,是国家栋梁的摇篮,知识份子应该是国家的宝贵财富,可是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为了阻止人们修炼真、善、忍,连这种最宝贵的财富都肆无忌惮地迫害,干出令人发指的事,实际上它是在毁中国、毁中华民族。中共不代表中华民族,我们爱国不是爱共产党,是爱我们的国家,中共永远是老百姓得到幸福和光明的障碍。”

中科院物理学博士后

25、黄永畅,现年六十多岁,物理学博士后,北京工业大学应用物理系教授。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黄永畅和材料系研究生邵明恒等人正与外地学员交流时遭绑架,刑事拘留,被关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炮局)。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又被绑架到北京地区第三期““转化”班”遭受洗脑迫害。以后又多次受到当地派出所骚扰。评职称时,多次被要求写保证书,以不写就没有资格晋级为要挟。

北京师范大学博士

26、邵明学,男,三十七岁,北京师范大学博士后。二零零零年十月毕业后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工作,仅因修炼法轮功,在他所有的就职手续都已办妥的条件下,北航要将其辞退。

二零零一年二月,邵明学在家中被国家安全局警察绑架。二零零一年四月,邵明学的父母和岳母,都是五、六十岁的老人,从山东和甘肃来到北京,要求见孩子一面,安全局的人不让见。据悉,他被判刑,具体情况不详。

中国科学院生物所的博士研究生

27、曹凯,男,三十二岁,中国科学院生物所的博士研究生。曹凯本科就读于兰州大学。他上学时品学兼优,曾获一等奖学金。后考入中科院发育生物所攻读硕士学位,期间曾获“地奥奖学金”,获“优秀研究生”称号,并在发育生物所攻读博士学位。

一九九五年五月,曹凯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并在兰州大学帮助建立了第一个炼功点,并帮助周边地区建立了辅导站。得法前他患有严重眼疾,眼底每月出血二至三次,严重时每周一次,视网膜随时都有脱落的危险,天天要依靠药物维持。疾病导致他不能看书、不能跑、不能跳,无法进行正常的学习生活,痛苦不堪。每次出血时,只能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如同废人一样,因此学校特批他休学两年治疗。医生建议他做手术,不要继续学业,如果眼睛再出一次血,就要双目失明。无奈之中他向中、西医多方求治,又练了许多气功,均无明显效果。修炼法轮大法后他病症全消,精力充沛,有时连续工作四十八小时小时也没问题。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后,曹凯即被中科院发育生物所、知春里派出所和中关村派出所重点监视,要求他“交代问题和幕后主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曹凯被邪恶之徒秘密从家中带至科学院基地非法关押,后被监视居住一个月左右,逼迫其说出大法资料来源。

一九九九年九月,曹凯因公开炼功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后被勒令休学。发育生物所党委不顾曹凯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患有多种先天疾病,强行收回所里租给其夫妇居住的房屋,致使其夫妇长期流离失所,最终孩子不幸夭折。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曹凯夫妇双双到全国人大上访,被海淀看守所非法拘留。关押期间,他绝食九天,用生命证实大法。第九天时,因眼底出血被送往医院检查,第二十一天被取保放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原法轮功研究会成员被非法庭审之前,邪恶之徒因害怕曹凯申请旁听,将他骗入中关村派出所关押一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北京市公安局警察非法闯入曹凯租住的房屋将其非法逮捕。曹凯绝食抗议。五天后,出现心动过速的现象。公安怕出人命,才将他释放。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二日,警察再次闯入其租住房屋欲将曹凯绑架,但因其妻子张文芳(当时正怀孕)拼死拦在警车前反抗才未被带走。二零零零年六月,曹凯在海南某学员家交流时被捕,在当地关押半个月左右。劫持回北京后,公安七处看守所和海淀看守所非法关押他将近一百天。曹凯绝食抗议达九十多天。他遭到长期强行灌食。看守为避免麻烦,将灌食的管子一直插入其胃中。由于长期酷刑虐待,他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二零零零年九月底,他因身体原因被海淀看守所释放。二零零零年二月,他在一名同修家时又被警察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判刑。

法轮大法把曹凯从病痛的深渊中解救出来,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使他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一个纯净的心灵更好的服务于社会。然而,也正是因为他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做一个放淡个人名利、完全为着别人的好人,竟遭受江氏流氓集团如此残酷的折磨,甚至几乎失去生命。曹凯的遭遇无情地揭穿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荼毒人民、虐杀善良的真实面目,给它们所谓“人权最好时期”提供了一个最佳的注脚。

北京师范大学在读博士

28、王国兴,男,系河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院教师,二零零四年在北京师范大学在读博士期间,因讲真相被楼房监视系统发现,二零零五年元旦趁王国兴返回石家庄休假时,北师大保卫科及当地有关人员私自撬开他的宿舍门,进行违法搜查,发现房内有法轮功真相传单而绑架了王国兴。

北京邮电大学博士

29、冯少勇,四十多岁,北京邮电大学博士,在几个曾经工作过的单位都是技术骨干。

冯少勇性格朴实厚道、不善言辞,只会埋头做事。他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总是乐呵呵的,人缘很好。一九九九年在北京邮电学院读博士时,他和同事研发成功机顶盒,为此他获得了一百万元人民币奖金,他分文不取,全部捐给北邮。在学校任职期间,冯少勇负责很多公开招标的项目。很多人为中标给他送钱送礼,他都婉拒。有经销商用快递给他寄礼品,实在退不回去,他就把礼品折合成现金,捐助给需要帮助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冯少勇多次遭到非法抓捕、劳教、关洗脑班、关精神病院等迫害。

二零零二年,冯少勇在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受到酷刑迫害,主管迫害的主任苏怡杰指使恶人对冯少勇施加酷刑,在冯少勇的腰部和脚部酷刑致伤的情况下,仍逼冯少勇在操场上跑步。非法劳教期间,冯少勇被迫害得差点瘫痪,身上伤痕累累。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在深圳被绑架,二零一八年八月,深圳市龙岗区法院非法判八年。

西北师大生物系女博士

30、孔杰,女,现年六十二岁,博士,原在西北师大生物系(现为生命科学学院)工作。

在中共对法轮功自一九九九年开始的迫害,孔杰博士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劳教两年零六个月;二零一六年被绑架,后因警察在绑架时将孔杰的胳膊弄伤骨折,被取保候审一年。

二零一三年,孔杰被西北师大非法开除公职,至今没有任何的生活来源。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孔杰与丈夫回甘肃老家照看八十多岁的母亲,在北京西客站进站时,孔杰被北京市公安局铁路公安处利用身份证验票方式扣留,并被搜出随身携带自己使用的法轮功书籍、笔记本电脑、移动硬盘、真相币等。随后警察又去家里抄家。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七日,丰台区法院对孔杰开庭,孔杰当庭为自己辩护,说明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二零一八年五月,孔杰博士被诬判两年半,并处罚金三千元。

北京理工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

31、张硕,北京理工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家住北京市平谷区。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张硕因传发真相光盘,被保安诬告,遭朝阳区某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到朝阳区看守所,四天后被转到洗脑班强制洗脑。张硕的母亲和理工大学的博士生导师等曾前去探望并要求释放。之后张硕被释放回到学校。

北京师范大学在读博士生

32、姚远鹰,女,北京师范大学在读博士生。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昌平区公安分局东小口派出所警察牛晓彪等人不穿警服,不露警车,以黑社会流氓土匪手段,偷偷闯入昌平区天通苑一私人住宅,将房主和姚远鹰等多人绑架,关进昌平区看守所。后姚远鹰等人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姚远鹰遭遇“包夹”监管,狱警尽一切手段逼迫放弃修炼,强迫每天十几个小时固定姿势坐小凳子,昼夜不停的“车轮战”洗脑,剥夺睡眠,不准洗澡,强迫重体力劳动,多次抽血检查等精神和身体摧残。

清华大学电机系博士研究生

33、李义翔,男,清华大学电机系九五级博士研究生。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李义翔多次参加和平请愿被校方视为“骨干分子”。一九九九年十月,李义翔被北京市公安局七处非法拘留一个月,遭受酷刑折磨。李义翔在互联网真名公开声明退党,恶党匪首江泽民命令“一定要“转化”过来”。学校党委副书记张再兴督阵,组成了公安、宗教、科学、教授等方面二十多人的“帮教队”,将李义翔隔离软禁在清华核研院设在偏僻山村的实验基地一个月,昼夜不停的实施精神摧残和身体折磨,李义翔在巨大的压力和痛苦中被迫谈认识,写检查。最后经别人精心加工,出台了“一个博士生与法轮功的决裂”,蒙骗世人,扩大迫害舆论。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