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发短信讲真相中修好自己

更新: 2019年04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五日】二零一七年五月,纽约法会期间,一个熟悉的同修和我说,有一个RTC平台现场短信的项目要让我参与,我说没有时间,先给自己摆了一堆的“难”,不会手机手动操作,也不会电脑和手机连上操作……时间拖了两、三个月,也没有参与这个项目。

项目协调人是一位台湾同修,等着我参与。他找到我时,我说我没有手机不会操作,一拖再拖,同修还在耐心的等待,时不时问我一下,我还是上不来。

同修的宽容感动了我,我下了决心,可能该我做的,动了要做这个项目的真念。我们当地同修在大组突然对我说,阿姨,手机给你开好了,你拿去用吧。突如其来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没的说,做吧。

协调同修耐心教会我手机的使用和一系列的应用程序,终于能把信息发出去了!协调同修还和我说让我值班,我又拖起来了,我说我不熟练,一堆的理由又上来了。

协调同修说,好吧再等等,又有一个月过去了,我自己也真是不好意思了,主动说我参加值班吧。就这样在同修的帮助下,手机短信终于学会了。

现在回忆起做这个项目的当初,自己是那么的被动,好象给别人做似的,每当一个项目碰到手中时,就应该悟到是自己应该做的。在这个过程中,协调同修的宽容、耐心很令我感动,也看到了自己的修炼差距。

一、在发短信中修去自己的怨气

有一段时间,有些用打电话讲真相的同修说,对方退了,但真相没讲,不听了,也不接了,让我发短信。我在想不讲真相,光讲故事,把讲真相的部分全都推到短信组发真相,那么我们的工作量该有多大呀!太费心思了。

我就把这个现象和项目协调同修反应,协调同修说:我们就是配合,无条件的配合。我在想我和同修有一个差距,什么是修炼有素,我似乎明白了就是默默的配合。

从此我的抱怨情绪没了,做好自己该做的,思想扭转过来了,救人的效果也发生了变化。有几次,打电话讲真相的同修一次劝退了十二个、八个,让我把起的名字发过去,让他们每人领到一个名字。我顺利的发过去了,打电话讲真相的同修又打过去,说收到信息没有,对方很高兴,说收到了,我也很欣慰。

还有几个打电话讲真相的同修和我说,我讲了十二分钟、二十多分钟,对方就是不表态。我把短信发过去,短信内容说:“如今法轮功学员再次放下生死这一壮举,真的是在唤醒人的良知,唤醒人的本性善念。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真的需要良知善念。认同与遵循 “真善忍”的理念做人,从内心向善才能给社会、给民族的未来,带来祥瑞与安稳,也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受益无穷。希望您抓紧有限时间多了解法轮功真相,那是解开你心锁的钥匙,天象变化,事态发展定格在瞬间,请你认真严肃思考我们的劝善,抓紧时间做出您的选择,我们等待您的觉醒的喜讯”等等,还有免费翻墙网址、微信号。

打电话讲真相的同修再打过去,很顺利的,对方痛快的就退了,这就是配合救人。在那一刻,我就觉的师尊在看着我能不能去用心把那个人救下来,我用心去做了,他才能退。深深的体会到师尊对弟子的良苦用心,我们真的没有理由不去做,更没有理由不去做好。只差一步,而这一步是师尊留给我修的。

还有一位电话讲真相的同修让我发短信,发过去后,她再打过去电话说:开始和你讲了,你没听明白,给你发短信,你收到了吗?对方说:收到了。那就帮你退了吧?对方说好,谢谢。其实我们只要用心去做,师父会加持我们,配合起来做,会救更多的人。

二、修去欢喜心、显示心

在做的过程,有了点点的成绩,不由自主显示心和欢喜心冒出来了:我的短信作用大!意思是我怎么有能力。和协调同修反应,我的短信怎么怎么作用大,一下就能退了,高兴的沾沾自喜。

在反映情况的过程,我发现欢喜心、显示心出来了,是它自己钻上来的,是我要修去的,不能有,不然我们做的神圣的事情就不纯了,再说,我们没有资格显示,没有理由欢喜,因为救人的是大法、是师父,我们在常人中修炼能有什么本事呢?我们只是动动手。

师尊说:“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因为你们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因为你们用正念证实了大法,因为你们在巨难中没有倒下。大法弟子正法,历史上从没有过先例。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的伟大壮举中,完善着每一个大法弟子圆满的路。在历史的伟大时刻,稳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辉的历史见证与无比伟大的威德。这一切都将在宇宙历史中记载。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1]

在做短信的项目中,也总是不断的归正自己,在和同修交流中,协调同修也说,我们有(执著)就去掉它。

三、修去色欲心

有一段时间,身体突然出现了不舒服现象,象是常人的痔疮,都翻出来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躺不下,坐不住,痛苦至极。我就和项目组的同修说:你帮我值一下班。她说,你查一查自己的色欲心。

我不屑一顾的宛然一笑,我都近古稀之年了,而且一个人生活几十年了,不可能有色欲心。她说我们大组交流过一篇文章,一般下身出现问题,是这个问题引起的。

身体上的痛苦让我不得不认真想了一下,发生在我身上的种种迹象:一个过去的大学同学,打过电话,说某某男同学,老伴最近过世了,你是否有意思?我想如果不修炼还可能考虑,就还了一句:这个年龄别开这个玩笑。

转念我又想,我身上肯定还有这种物质,不然不会在我身上发生。再往下想,有时看到别人一家人在一起,不免有一些凄凉和酸楚;还经常看到车上或走路时,男女之间的搂搂抱抱,没有感觉到反感。

我仔细的查了一下我的一思一念,断定色欲物质的存在,那怎么办?同修告诉我,经常念、背:“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2]

我就时时刻刻不断的念,三天后,症状消失了,而且身体比以前还好。一个大的执着心、不易察觉的执着心去掉了。今天写出来,也是彻底曝光这一个隐蔽很深的、难以启齿的执着心。从那以后,就觉的我的空间干净了,同学打电话什么也不提了,出门已看不到那些色的东西了,专心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四、提高救人力度、配合整体

在平台和同修在一起,对个人修炼真的提高的很快,现在已经离不开这个平台了。师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做的几个项目都能通用,节省很多时间。比如发短信的内容可以在校对文章里索取;接热线电话时,需要发短信的,自己直接就可以发过去了,原先都是我找别的同修发,依靠别的同修。

又比如有一次接个电话,是北京的一个学生,他需要退党查询号和上网的网址。我很快给他发过去了,他回我短信说 “谢谢您,这么晚了,还回复我的短信,我非常欣赏您负责任态度。在国内太多身边的同学,态度敷衍。如果我出国留学的话,我也会来退党中心做个志愿者、义工。祝您晚安。”现在无论谁找我发短信、针对什么样的内容,我都能得心应手发出去。

不仅是RTC平台的短信,其他营救的同修找到我,或手动平台的,我也给发。有的是自定内容,有的存在不合适的地方,我也帮助修改发出去或加一些内容;有时用我自己亲身经历编写一些短信。

比如说,需要发支持大法得福报的短信,去哪找呢?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就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所以不用怎么想,就写出来,发出去了。

不管结果怎么样,我觉的都是我份内的事,我觉的我们是一个整体,做着同一件事情。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都是最好的,天衣无缝的。我们需要踏踏实实的修下去,做好我们该做的,完成使命。

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