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提高后的轻松、坦荡

更新时间: 2019年04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五日】在这些年的修炼中,虽然从法理上明白向内找是法宝,但是我发现在有些事情中,还是有条件的向内找。有些事对我来说印象很深刻,今天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如有不在法上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1、引炉子的故事

我结婚后一直和公婆在一起生活,至今已经快三十年了,我们从没吵过嘴,多数时候我们都能互相理解、包容,有很多同修都很羡慕。虽说家庭一直和睦,但是也有提高的因素。有一天我们夫妻和婆婆在一起包饺子,等快包完了,我就引炉子准备烧水煮饺子。我把炉子引柴装好后,蹲下拿打火机引炉子。

婆婆说你先把引风机插上再引,我习惯性的总是先引着火后再插引风机。我就没吱声,但是脑子里就想起来以前很多事情,婆婆以前总是偏向儿子,个性很强,总是喜欢高高在上的指挥别人,总觉的自己的主意是高的、对的。而我呢总认为谁干谁说的算,我不管你怎么干,你们也别管我。就象今天我把炉子引着,把饺子煮熟就行了呗,你管我怎么引干啥?心里就不高兴了,但是碍于情面,面对老人,我不能不尊重。这时我丈夫看我没吱声,还蹲在地上引炉子,就把引风机插销插上了,嘴里还说:“让你先插引风机,你怎么不听!?”我一看他也说我,心里的火就更大了,这时我强忍着心里的火,嘴里小声的、平和的说:“你别说我了,我火已经顶脖了!”我的意思是你再说我,我已经忍不住要发火了。

丈夫听我这么一说,当时就火了,把擀面杖一下就摔在面板上,大声训我:“咋地,让你先插引风机不对呀,你还有理了,还一点都不让说了咋的?”我一看丈夫发火了,我一声没吱,因为我知道我只要是一张嘴,就得忍不住发火,我俩就得干起来(我以前顾及老人的感受,从不在老人面前和丈夫说过头话),所以我不能吱声。

引完炉子,煮熟饺子放到桌上,让丈夫和公婆吃饭,我就回到屋里,心里堵着吃不下。

第二天有同修来家串门,就和同修提起这件事,同修说你太坚持自我了。当时我没理解,心里还想着:虽然我当时火已经顶脖了,但是丈夫那么和我吵,我都没吱声,我忍的不错呀。还觉的自己挺委屈的。

过了几天和几个同修在一起交流时,我又提起这件事,有一个同修当时对我说,你太坚持自我了。我当时一愣,两个同修都是这样说我,那一定是我有问题了,同修为什么说我坚持自我呢?这次我发自内心的找自己,矛盾到底出在哪?摆正了基点,我一下就明白了,丈夫和婆婆都告诉我,要我先插引风机后点火,而我偏要按着自己的方法做,这不是坚持自己是什么呢?这么点小事我都不能退一步,执着心得多强啊,不找自己,还觉的自己挺委屈呢。

师父说:“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1]

通过这件小事给我启悟很大,在我这个层次上明白了什么是坚持自我,证实自我,以及怎样才能放下自我,包容别人。同时也知道了,为什么有的家庭成员都是同修,但是却矛盾重重,我个人理解就是不能无条件找自己,修自己,都坚持自我,放不下自我,而且都是在用法理要求对方,不能包容理解别人,嘴上都说找自己,但是我发现找自己都是浮于表面的,找别人却是挖地三尺的,而且不能把修炼溶入到生活和工作当中,心胸狭窄,不能宽容才造成家庭不能和睦,家人同修有间隔。

2、“我们不缺领导”

我们地区同修较多,头些年经常有农村同修被劳教或者判刑迫害。我们县里同修为了证实法,反迫害,同时替被绑架同修开创家庭环境,每到秋收时期,我们就主动帮助被迫害同修家秋收,一家干一天,少则二、三十人,多则六十多人,这些年一直这样。一些同修家属对大法弟子从开始的抵触、反对,到非常的感谢。有的常人邻居非常羡慕同修家,对同修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咋那么好呢?心太齐了!”还有的常人坐在拖拉机上老远就伸出胳膊高喊:“法轮大法好!”在当地起到了很好的证实法的作用。

头两年有一天,已邻近秋收了。同修乙来我店里,我们提起秋收的事,他说:“今年不用你去了,我们不缺领导。”我一听就动心了,我说:“敢情是说我每年都是当领导去了呗,你们一家干一天,五家你们干五天,我就得忙十天,因为头一天得联系、安排人和车,你们五、六点出发,我四点多就得去市场买菜(我们自己带菜,买馒头,自己做,不麻烦同修家属),每家都得花一百多元钱,都是我自己掏腰包,而且几十人的饭都是我一个人连烧火带做(农村都是烧柴的大锅),你们吃饭的时候,累的我都吃不下去了。我有时还装车,从不闲着。你可好,去年谁谁家,你中午吃完饭就走了,谁谁家你下午才来,谁谁家你根本就没去,还在这说我当领导了……”

同修和我就象没事似的又唠了一会就走了,可我的心就不平衡了。关店后往家走的时候电动车都不能骑了,推着走,边走边生气,愤愤不平。走到半道的时候,我一下清醒了,从自己的思维跳出来,无条件找自己,看看自己心里都在想什么呢?自己都被自己的心态吓了一跳,我是修炼人吗?这得有多大的怨呢,怪不得同修这样说我,是因为我有埋怨心、不平衡的心。我做了什么,得让人理解,得让人对我有个正确的评价,不能冤枉我。这是多强的求名心呢!

想明白后,心里一下就轻松了。如果没有他说我的那些话,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还有这么强的执着心,这时我心里对同修乙非常的感谢。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触动很大。在法理上明白了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发生,遇事跳出来,不能陷在事情当中,就事论事。无条件找自己,修自己才是关键。

3、对同修有分别心

通过不断的找自己,我还发现自己有个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同样的事得分谁说,我才能接受,有分别心。假如我有不足,如果是经常和我在一起配合的同修说我,我马上找自己,从不反驳;如果是换了不经常参与整体协调、配合的同修说了,我就不愿意听,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有逆反,其实这就是有条件的找自己了。

前段时间,关于病业同修的事我又一次暴露了自己的抱怨心、不平衡的心。我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一个病业中的同修,和她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同时经常和她在心性上交流,同修夫妻都很感谢我。但是也有一些不怎么参与的同修,知道我在帮助病业中的同修,她们就凭着自己的想象,告诉我你应该怎么做,怎么做。她们说的方面其实我也一直在注意,一直在这样做。

因为我们地区同修很多,这些年不管是遭遇病业的还是被绑架的同修,我经常参与并协调帮助同修,可以说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吧。但是当不参与或者是很少参与的同修告诉我该怎么做时,我发现自己的心里就不平衡了。嘴上不说,可是心里却想着:我经历的比你多,这些法理,我能不明白吗,还用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自己来做呀?我认识到这是严重的妒嫉心,看不上别人的心,有爱听好听的、不愿意听不好听的心。还有就是不能够无条件找自己,其实真正应该做的是看同修说的对不对,对我们就无条件的接受,而不看是谁提出来的。师父讲过这方面的法。这样才是慈悲的,心性高的,容量大的状态。

4、吃饭为什么没请我?

有个外地同修甲,在我们地区打工已经好几年了,前年夏天,甲写真相标语,被警察绑架。我和另一个同修听说后就去国保大队找大队长要人,那个大队长表现的很邪恶,拿手机给我们照相,态度非常不好,把我们撵了出来。我们准备请律师营救他,但需要家属配合。

我们就去了同修甲的家乡,通过很多人的介绍,才找到他的家人。我们几次请律师见他,给他增加正念,同时协调大家形成整体,用各种方式营救,过程中一直把同修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而且还给他买了很多换季的衣物,存了不少钱,有同修拿的,还有我自己拿的。

在师父的保护,同时整体配合下,同修甲在看守所四个多月正念闯了出来。前年年底他离开了我地。

过后有个同修告诉我说:他临走时请了几个同修吃饭告别。我当时就问:“他为什么没请我呢?”同修说:“他为什么要请你呢?”我一下明白了,是啊,为什么要请我呢?

说完哈哈一笑,因为我一下就找着自己的执着在哪里了。在他出事后,我为他付出最多,我觉的他不请谁都应该请我,这不是严重的求回报的心吗?我这不是把营救同修的事当作了人对人的帮助了吗?这不是情吗?和我修炼没有关系的事情,怎么能让我遇到呢?遇到了就是应该无条件的找自己,修自己,就做自己该做的。这是我修炼的路啊,我却把它当作了人对人的事情了。心胸太狭窄了,真的应该好好感谢这位同修,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

有一次同修和我交流时提到,她说有同修问她:学完《转法轮》后,你悟到什么了?她说她悟到的是担当!她就问我悟到什么,我连想都没想就说;责任!是啊,这些年来我一直觉的自己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上的责任太重大了!就是这份责任心,促使我这些年修炼中遇事总是想着应该怎样为法负责,为整体负责,无论是在迫害最严酷时期还是现在有些宽松的时期,在证实法的项目上和营救同修中从不退步,逆流而上。

同时这些年修炼中,摔摔打打的走过来,也发现自己有太多的遗憾和不足。但是有很多时候,我发现基点站对了,或者是遇到问题时,心里想的都是怎样为法负责,为整体负责,或者是怎样对别人好,怎样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时,结果就是好的。而且我觉的修炼人心胸必须得宽阔,真得有大海一样的胸怀,能包容一切。

这些年我有好几次化险为夷,都是因为心里想的是别人,当然什么时候都离不开师父的保护。而且在这些年的修炼中,通过无条件找自己,我真正体会到了心性提高后的豁达、轻松、坦荡!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