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轮大法 一身病不知不觉消失


更新时间: 2019年05月01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一日】我多年前从中国来到美国留学,取得学位后在美国工作。由于长期的学习工作和奋斗,还要照顾家,身体全面走下坡路,多处亮起了红灯。

一身病越医越严重

我两侧的肩部轮流在不同时期得过严重的冻结肩,剧痛难忍;膝盖半月板也坏损,每次都分别采取过物理治疗和多种辅助治疗手段。还有出现了关节炎的征兆,早上醒来时,手指关节都又胀又痛,不好握拳。我还时常有不明原因的胸痛,还因此入过急诊。长期有严重的脊椎颈椎问题,背部疼起来连轻轻按摩都受不住,摸哪哪疼。子宫几次出现非正常出血,看了三个不同的专科医生,还做了全身麻醉的检测手术,也没什么结果。还有全身皮肤干燥。

后来我的胃开始出现了毛病,吃药不但没好,反而越治越厉害。骨质疏松,用药后副作用很大,不知怎么胃也越来越不舒服。医生还让我试用不同的抗菌素来治胃病。哎,不用了。

二零一一年到二零一二年,是我身体的多事之秋。长期的电脑屏幕前工作,得了青光眼,做了手术。还患上了严重的干眼症,使我备受折磨,有几次开车路上突然眼睛刺痛,里面象有无数小石头在磨,泪流不止,几乎影响到安全开车。有两个不同的医生都给我开过同一种眼药水,说是一种新药,能缓解症状。可是要二百多美元一瓶,保险公司不给报销。想来想去,哎,算了吧,太贵了!也不见得管用。后来暂停工作,眼睛反而更厉害了,睁眼闭眼都不行,感觉干沙磨,刺痛,流泪,分泌物糊眼。我心说今后再也不可能做需要使用电脑的工作了。

那时左侧冻结肩真是痛彻骨头,活动功能受到严重障碍,连续几个月夜里无法正常睡觉,只能在躺椅上靠着打打盹,不到一个小时就会疼醒,得起来在屋里来回走,慢慢慢慢活动肩膀。早起时整个身子直不起来,只能斜吊着胳膊,好似战场的残兵败将。得不到正常休息,还要工作,出差,天天这么撑着。这次生病使我身体元气大伤。

长话短说,在这一系列的病魔之间,我洋办法、土办法都用了,能手术的手术了,能治疗的治不彻底还反复。吃药也不管用。那就采取什么按摩身体、按摩穴位、刮痧、拔罐、热敷、熏蒸、擦洗,服用偏方、保健药品、中药,泡药酒,食疗,五行针做的皮肤起泡;到国内时还专门去医院做了治肩周炎的小针刀手术;购买锻炼器械,或用自制器械锻炼;快走锻炼,等等等等。经常看病也影响到工作。后来从工作中下来有一段空闲时间,就每天去游泳,上瑜伽课,到健身房進行器械锻炼,跳舞,打太极,什么都试了,白天锻炼,晚上自我按摩什么的。再后来想起八十年代初学过的气功,我也拾起来做做。

法轮大法获健康

就在每天做做瑜伽锻炼的日子里,我拿出了《转法轮》。这本书是多年前一个朋友送给我的,我当时只是把他当作一般的书读过一遍就放下了(因我还在受着另一种气功的影响),觉的书好,但没有真正進去,对法轮功也没有什么更多的认识。但是我想那时大法的种子已经在我心里埋下了。

我每天有点时间就读几页《转法轮》,多少不等,也没固定的时间和要读多少。我读书是慢慢的读,一字一句的读,读的很认真,有时还好结合自己常人中的知识思考一番。我很认同师父讲的许多法理,比如失与得,精神与物质是一性的,史前文明等等,觉的人就应该是做好人善人。对一些另外空间和高层次上的现象虽然自己不能看到和感受到,也相信和接受。

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天,终于把《转法轮》读完了。这一天,我合上书,轻轻放下,起身去洗手间。突然间,我感觉两只眼睛里充满了一层薄薄的泪液,润润的,不是流泪,是一层清凉湿润的东西,非常舒服!啊,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以往那种两眼干涩沙磨刺痛的感觉不翼而飞了!我心中一阵激动欢喜!但转念想起书中说的欢喜心是一种执着心,要去的,马上控制住自己的心情。多年来烦人的干眼症就这样一下子去了!(不久后我又去同一个医生那里查眼睛,他说经测试我没有干眼症了!)可是这时我还没有炼任何法轮功的动作,只是慢慢的看了一遍书!那是二零一三年春天的一天。我记下了那一天,是二零一三年四月二日。

那些日子,一边读《转法轮》,还一边继续做瑜伽,后来心里犯嘀咕,悟到师父不二法门的法理,就不练瑜伽了。五月我有机会到明慧网看了许多文章,得知五·一三是大法洪传二十一周年。就在这大法洪传二十一周年之际,我下载了法轮功的教功动作,自学。从此走上了大法修炼。那时学法浅,悟性低,还受以前所学气功的影响,经常注意自己的天目以为这样可以帮助,后来想起来真是可笑!

刚炼打坐时,别说双盘,单盘都不行,两腿翘的老高。更有甚者,上身坐直都坚持不了两分钟。由于以前病痛熬的元气大伤,坐在那里两肋酸痛的直不起身,总是窝着,扭着,龇牙咧嘴,前窝后仰,左右摇晃,腿疼脚疼就更别提了。尽管很不象样,但我咬牙坚持不松开腿,直到一个小时炼完。每次炼完都是浑身大汗淋漓,手心一捧汗水。

炼静功后不久,一天夜晚刚打坐没多久,就感到肚子里翻腾,坐不住了。刚跑到洗手间,就变成了大口大口的呕吐。奇怪的是,吐出的食物是干干的,没什么水分,四个多小时以前吃的饭菜都完整的吐了出来,一点都没被磨碎消化!等吐的胃都空了还是大口的呕,好象是从身体最深处的地方在往外呕。然后又变成了拉肚子,感到把身体都拉空了,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我心里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没紧张没害怕。在这之后,困扰了我几年的胃的毛病也不知何时消失了!

我的冻结肩十分顽固,多年来都没有完全好,还总是反复。刚炼功不久,有一天我做了几下俯卧撑的动作,想活动活动肩部。结果引起右侧的肩周炎又复发了。后来我有一次做抱轮的时候,右肩部深处有丝丝的痒痒的感觉。我坚持着没有去挠,把功炼完。就这样肩周炎走了,以后再也没回来过。

随着学法炼功,其它的毛病也都不知不觉的消失了。以前好感冒,孩子一病我也跟着。修炼后孩子感冒发烧的再厉害,我近距离照顾却没事。

自从修炼大法以来,我再也没用过一粒药,那些营养品保健药什么的也都不用了。以前四肢冰凉怕冷的毛病也没了。

我每次读法都感到头顶有什么丝丝拉拉的感觉,不读时也有。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渐渐的有时我体验到了法轮在小腹内动,有时好象全身每个细胞都在震动。有时真正感到身心从里到外非常纯净,每个细胞都那么干净,那就是真正感觉到没有一点病的状态。

逐步的我请了更多的大法书。读完一批再请一批。最后把所有的大法书都请全了。慢慢的我悟到了要发正念,慢慢的懂得了讲真相的重要性,也就在有机会的时候给身边人讲真相。回国探亲的时候就给亲戚和见到的同学讲真相,劝三退。我特意回老家去见多年不见的亲戚,给他们都办了三退,还给他们演示功法,讲自己在大法中受益。我编辑制作音像和U盘,根据情况编辑自己从大法弟子办的媒体上下载收集的大法真相资料,修炼故事,历史真相,在国内被封锁的时事分析,传统文化,翻墙软件,师父讲法等,送给身边的有缘人。

女儿那时大约十岁,有一次早上醒来,告诉我她看见眼前有一个圆东西在转,灰白色,说不清楚,象雪花或转动的风扇。后来她告诉我她以前从小就经常看到眼前或附近有很多转的东西,不是彩色的,她以为就是那样。有时我炼功或发正念时她也能看到法轮。我刚刚得法时,她看到师父的照片和大法书都感到很亲切。我想女儿是有缘人啊。她很喜欢听修炼故事,我也经常给她讲其它的修炼故事,讲大法的法理,做人的道理,她很喜欢听。女儿尤其喜欢听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听了很感动,自己还学唱,比如《婆罗花开》,《为你而来》等多首。有一次在飞机场,女儿头痛不舒服。过了一阵她说刚才明显感到手心有东西转,一下子就好了。在女儿身上以前也曾发生过其它神奇的事情。我建议女儿学读中文《转法轮》。那可真是挑战。女儿不会读中文,我就带着她一点一点的读,通读一遍很费劲,要很长时间。由起初认识很少的几个中文字到认的越来越多。刚开始是朗读,现在已经基本上能自己通读了。

和女儿一起读法也是我们共同修炼心性提高的过程,其间要去除不耐烦心,怕难的心,求安逸的心,我自己家长作风的心等很多执着心,我们之间的摩擦,还有很多思想业的干扰等等。有的法理我没悟到,女儿却悟到了。我就想,不能再以家长的身份居高临下小看她了,也许她比我还来的高呢。女儿提的我不能解答的问题也帮助我進一步在法中悟。神韵是女儿的最爱。女儿在看到神韵开场的众神下世救度众生的节目时感动的流泪,她看懂了内涵。女儿支持我炼功,还常提醒我发正念。

修大法也给我带来了福报。我本想已经从公司出来了,年龄也到了,身体又不好,就不会再工作了。没想到修大法后以前公司的老板主动找到我,请我回去工作,而且工资要比以前高很多。我想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工作环境也是修炼心性的机会。遇到磕磕碰碰同事之间的摩擦我就逐渐放淡自己的执着心,按大法的要求处理,不再象以前那样放不下,执着个人的面子得失和恩怨。

由于我住在非华人聚居区,居住分散,工作环境是在家又孤立封闭,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在附近,也没有接触到其他同修,因此一直以来是自己独修。在二零一八年终于辗转联系上了附近的同修,可以和同修交流,也参与了大法的救人项目,溶入整体。我也有幸参加了在华盛顿DC举办的法会,第一次见到了师尊。

回想自己得法修炼的过程,虽然表面上是自己慢慢走入大法的,但其实一直是在师父的引导和安排下走到今天。含泪叩谢师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学法轮大法-一身病不知不觉消失-385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