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神迹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年七十岁了,在魔难当中,我的体会就是,作为修炼人,无论出了什么事,我们信师信法、按照大法的要求向内找,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为他人着想 却是自己受益

我刚得法时,很多同修在我家里看师父讲法录像,当时是冬天天气寒冷,我家里也没有暖气,寒风从门缝吹到屋里,同修们都很冷,为了同修们能安心看师父讲法,我就坐在门后挡住寒风,我在修炼大法前,因为在坐月子时受了凉,很怕凉,夏天我都要把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起来,腰上还要再多围上一层,我这样怕冷的身体在门后坐了一个半小时,却越坐越暖和,甚至地板都被坐热了。从那以后,我怕凉怕冷的毛病就好了,再也不怕冷了。

得法早期还有一件事,我和同修们在村委炼功点炼功,当时是夏天,蚊子很多,叮咬同修们,我就发出一念“蚊子都来叮我吧,不要叮同修们”,从我发出这一念后,蚊子再也没有叮过我。

有一年冬天,天很冷,外面还下着雪,那天晚上我突然开始发烧,盖着被子都冻得浑身发抖,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我跟大家讲啊,我没有传法之前,没有那些高层的因素来之前也没有旧的势力,那时对于冷我有另外的办法。我就这样想:你冷,你对我冷,你要冻我吗?我比你还冷,我冻你。(众笑,鼓掌)说你叫我热,反过来我叫你热,我把你热的受不了。我就是说的这个意思啊,你们不一定做的到,但是呢,你是正念对待它,你不是怕它。”[1]我想:不是让我冷吗,我冷你,我把你冷得受不了,我出去冻,我只穿着秋衣秋裤在院子里站了十几分钟,我回到屋子里时,不冷了,身体也不抖了,我完全好了。

正念正行 魔难烟消云散

零几年时(记不清具体哪一年),我和姐姐到公路边给世人讲真相、送护身符,路边有很多民工在干活,我和姐姐就沿着公路一边走一边讲真相,正讲着,从远处开来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开到我面前停下了,从车上下来三个年轻人,我走到一个年轻人跟前,说:“年轻人,给你一个护身符,你看那么多人我都给了,也给你一个吧,祝你平安。”他说,“你知道我是谁?我是六一零的,你还敢发给我。”我说,“我不管你是六一零还是什么零的,你首先是个人,我师父叫我们救的就是人。”三个年轻人都愣在那儿不会动了,我们就继续向前走,给前面的农民工讲真相,我们都讲完后要走时,回头一看,他们还愣在那儿一动不动,被定在那儿了。

二零一一年的一天,我和姐姐到公园给世人讲真相时,被人构陷报警,我看到一个警察一边用对讲机对话,一边快速向我们这儿跑来,一直跑到我的面前,我的心一定,豁出去了,一点怕心也没有了,我迎了上去,拿出了一个护身符,他问我,“你在干什么?”我说,“我给人送护身符,也给你一个吧。”他伸开手,我把护身符放到他手里,他就放开我,转身去追我姐姐,我想我还没给他讲大法真相呢,我就去追他,一边追一边喊:“年轻人,停下。”他回过头来说:“干什么?”我说:“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我记住了。”也不再追我姐姐了,走了。一场突如其来,气势汹汹的魔难突然烟消云散了,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我和姐姐平安回家了。

信师信法 正念破除魔难

刚得法不久,有一天,我在院子里踩着高凳摘葡萄,一不小心,从凳子上摔了下去,左手腕向里弯着手背先着地,倒在了水泥地上,我听到咔的一声,我的左手腕不能动了,骨折了。不一会同修来了,按照约定来教我炼动功动作,在学炼第一套功法时,我不管疼不疼,按照动作要领使劲抻,在抻的时候,听到左手腕咔嚓咔嚓的响,学完第一套功法后,我的手腕就好了,能正常动了,甚至连淤肿都消了,第二天,我就能洗衣服、蒸馒头,一点事都没有了。

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我和丈夫架起一个大铁炉,我们抬着铁炉挪动,不料铁炉下面沉重的底座掉了下来,砸到了我的脚上,脚面的骨头陷了下去,我就喊“有师在、有法在,没有事、没有事”,我感到我的脚一阵冷一阵热,很舒服,两个小时后,陷下去的地方恢复了,我的脚好了。

二零一六年七月的一天,孙女要吃西瓜,我洗了西瓜,一只手平举着往客厅走,突然脚下一滑,我重重的仰面摔倒在地上(可能小孩把水洒到地砖上,我不知道),当时觉得我的右腿不敢动了,腰部很痛,不敢动,我就喊:“师父快救我,师父快救我。”我在心里喊:“师父,我必须站起来,我还要出去讲真相救人呢,我就算心性上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迫害,我就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我慢慢挪动着爬到沙发边上,把腿蹲着爬到沙发上,一看右腿膝盖不朝前了,偏向了一边,我想这都是假相,不承认它,我不管痛不痛,硬是盘上腿学法,坚持盘了半个多小时,学完了《转法轮》第五讲,把腿拿下来后,发现拧弯的腿恢复原样了。但是右腿不听使唤,不但抬不起来,连动也不能动了,我向内找,为什么出问题,我找到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 、利益心和对孙女的情太重等执著心。同时,我想我绝不承认右腿这个假相,我一边喊着请师父加持我,一边用力抬起右脚,慢慢的抬起来一点,再放下,再抬起来一点,再放下,抬了一个晚上,腿就好了,第二天我就能到村里边讲真相救人了。

同年九月的一天,我骑自行车赶集买菜,骑到一个货车旁时,货车的车门突然猛地打开了,把我和自行车打了出去,我被甩出去三米多远,司机和旁边的人都吓坏了,连忙把我架起来,司机着急的说,“人家办丧事的还等着我给买菜,碰人了这可怎么办?”(司机正给办丧事的一家人帮忙),司机和旁边的人都说上医院去吧,我说:“我没有事,我有师父管,我们炼功人首先为别人着想,你快去买菜吧,不用管我(我们一个村的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司机开车走了,其他人也走了,可我站那儿不能动了,一看左腿肿的很粗,腿上的皮肤都被撑的发亮,膝盖骨碎了,这边凸出来一块,那边凹下去一个窝。我在心里想:“有师在有法在,我没事,我有师父管,修炼人遇到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一会儿我看到了同修的丈夫,我就请他把同修叫来,然后他们夫妻俩把我抬到一辆三轮车上,一个在后面扶着我,一个骑着车,把我送回了家,再把我抬到沙发上。同修走后,我就想盘腿炼功,我用手把左腿盘上后,发现小腿上有几处凹了下去,就像三条洼下去的线段,我用手摸了摸,这才发现小腿的骨头断成了好几段,我在心里想,肯定是我哪儿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向内找,又找到了很多执著心,我决心放下这些执著心,我坚持盘腿近一个小时,当我把腿拿下来时,我发现膝盖和小腿都奇迹般的平复了,我慢慢的站了起来,就能挪动着走了。

下午,货车司机来到我家,要送我去医院,还要给我钱,我告诉他,我好了,不用上医院,我什么也不要他的,以后也不需要再来看我了。我还给他讲了大法真相,他很感动,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大法弟子为他人着想的善。几天后,我就能和同修来到三四里外的公园,爬上几百层的台阶去讲真相救人了。

二零一八年正月十九下午,同修骑电动车载着我在马路上行驶,骑到交警大队门口时,有一辆面包车停在路边挡住了去路,同修想绕开它,拐弯拐的有点大,骑到了机动车道上,一辆高速行驶的大货车正冲着我的后背撞上了,把我和同修连同电动车一起撞了出去,大货车没减速逃逸了,同修摔得昏了过去,脚踝也骨折了,我却什么事也没有,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我在同修耳边喊师父救救她,喊了几声后,同修就醒了,坐在地上。一会儿,交警来了,问我:“是不是撞的你?”我说:“是。”交警说:“撞的你,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围观的人都笑了,交警调出监控录像,说要找肇事司机,我和同修都说:“我们没有事,就不要找他了。”交警就没再找肇事司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同修家人把她送医院拍片检查,是脚踝骨折,同修没打石膏,回家后盘腿打坐一个多小时后就能站起来了,七天后就能出门正常行走了。

寒冬腊月 百只孔雀为大法弟子开屏

我还遇到过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二零一七年腊月初十,我和同修去一个公园讲真相救人,因为天气很冷,游人比较少,快到中午时,我们给十几名游客讲了真相,这时走到了动物园,我和同修说,咱们平时都是讲真相救人,今天走到这儿了,咱们去看看那些动物吧。我们来到孔雀园附近,看到一百多只孔雀都把头钻到羽毛里取暖,一点生气也没有,我说:“大法弟子来救你们了,怎么一点表示也没有,开一下屏吧。”

话音刚落,就听到像下雨一样,刷刷刷,所有的孔雀都开屏了,公孔雀开的屏非常好看,那些母孔雀和小孔雀也开屏了,羽毛很短,就像家里用的盘子一样,圆圆的。我们非常震惊,含着泪大声告诉它们:“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这时有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说:“这是怎么了,孔雀怎么这个时候开屏了,从来没有见过。”我们就给他讲发生了什么事,还给他讲大法真相,他非常感动,不但自己同意退出团队组织,还给他家里人做了“三退”。我们继续走,孔雀们一直开着屏,我们走到哪儿,它们就把头朝向哪儿,我们要走了,告诉它们再见,放下来吧,直到我们走到动物园门口,跟它们摆了摆手,才看到它们一个个的收了起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