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伴在法轮大法中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八岁,年轻的时候是做建筑的,在工地上和男人一样搬重物、抬石头,落下了些病。到我得法之前,患严重膀胱炎十多年了,发作一次要打针打半个月都不好,血管都打硬了也不好,有时一两个月发作一次,有时半年。

还有胃下垂、胃疼、吃东西冷了或热了都疼。我做过胃镜、直肠镜检查,检查出来说,我还有浅表性胃炎。我平时都要用一根带子勒着胃部,好不让胃下坠,否则就感觉胃往下坠。多年了,打针吃药都没有用。还有脚后跟静脉血管曲张,得法之前一年多,穿鞋磨到那个地方就流血,去医院看病,但是没给检查出来什么。那些年为了治病,医院跑遍了,各种偏方我也试过,但都没有用。

一九九七年五月份的一天,我去寺庙烧香,烧完香等车回家,可是等了半个多小时车都不来。我还奇怪:今天这车是怎么回事?我就想干脆我走路回家吧,于是我就走路,路过了邻居家开的商店,在店门口就刚好碰到她,她喊我说:“大妈,你去干什么?”我就说:“我去敬香,哎呀,我有病啊(膀胱炎发作),去打了半个多月的针,血管都打硬了,针都难得扎了,也不好。一身的病,咋办呢?我来敬敬香呗!”

她一听就说:“现在的庙里都是狐黄白柳,你不要去拜了,你来炼法轮功好了!”我就问她说什么是法轮功。她就说:“法轮功太好了,我的膀胱里原先长了个瘤,一直都没有好,炼了法轮功就好了,我现在药都不吃了!一点也不疼!”我一听就说:“要是这样,那炼呀!我烧香拜佛都不好病,那我就炼法轮功吧!”她说她送一本《转法轮》给我,才九元钱一本。我说:“我字都不识,我怎么看的懂书?”她就对我说有炼功点、学法点,让我去跟着人家炼,拿着书听着人家读。我就答应了。

第二天,我就到家附近的炼功点去,跟着人家炼,辅导员义务教我炼功。早上六点钟开始炼,炼两个小时,到八点钟。晚上在辅导员家里,有时读《转法轮》,有时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大家都是自愿去。我第一次炼完功回家,就感觉浑身上下都是法轮在转,簌簌的,脸上、手掌心、两条腿,都象通电流似的,胃也热乎乎的,全身都热乎乎的,非常舒服。那晚我就去辅导员家里学法了,我不识字,就听着其他人读《转法轮》。

一天我在床上躺着,看见屋子里到处是红通通的,还看见五颜六色的法轮在旋转,正转、反转,就象教功录像里的法轮旋转一样,非常美妙。

我家的邻居两天后给我送了一本《转法轮》来,我非常高兴。我对我的老伴说:“我不识字,你读给我听!”我老伴就读给我听。那段时间刚好他下岗在家,也没什么事,他就读给我听,我就越听越想听,虽然我不识字,但是我就是听的懂,也爱听。老伴对我说:“这本书太好了,不是一般的书,你先炼着,我也要炼的!”

老伴天天都读给我听,几天就读完一遍。他读了半个月的《转法轮》后,他说他也要炼了,于是就跟着我一起炼功了。这下早上我就有伴儿了,两个人一起去炼功点炼功。我也给老伴请了一本《转法轮》,晚上一起去集体学法。逐渐的我也就跟着大家一起读《转法轮》。开始时,人家都读了几行了,我还没找到那个字,看看别人都读到下面了,我又赶紧跟上。在家里时,老伴教我读《转法轮》,我不会的字就问他,他不在我就问儿子,有时候才问的字回过头又忘了,我又去问。儿子还说我是猪脑筋,才说的又忘。我也不气馁,我笑着说:“是的,是的,我就是猪脑筋,快教给我!”

这样慢慢的,我认识的字就越来越多了。得法后一年我就可以自己独立的读《转法轮》了,现如今我早已能通读李洪志师父所有四十五本大法著作了。你们说神奇吗?

修炼前我是个很胆小的人,不敢走夜路,得法后,就迫不及待的想多听人家读《转法轮》,所以只要哪里有集体学法的,我就会去,有时深更半夜一个人走路也不怕,精神头十足。

而我的身体更是感受明显,从我一开始炼功就感觉浑身轻,都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些病了。不管吃多吃少、吃冷吃热,胃都一点没有感觉了,膀胱也不疼了,脚后跟的暴露的血管也自己长好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就是个完完全全健康的人。半个月的时候我就把我的几大抽屉药,中药、西药各种药,连着药罐子,全都扔了。从那时到现在,六十八岁的我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非常健康,在我家里找不到一片药。

记的我得法两个月的时候,象师父说的:“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我以前有病的地方又给翻出来了。我就开始便血,膀胱疼的象被开水烫着一样,疼的在床上打滚。小便憋不住,一去厕所,便出象水管喷出来一样的血块。那次两天时间就过去了,我也没当回事,我心里还高兴呢:师父给我消业了,把我这些坏东西都给排出来了!

半个月后,又有一天出现了相同的状况,只是没有第一次疼,也没有那么多血块了,小便中有些血,一天以后就好了。这两次之后,我的膀胱再也没有出现过问题,到现在二十多年了,一点毛病没有。我的胃从炼功后就再没疼过,一直都很好。

得法后我有一次是拉肚子,拉了三十几次,饭都不想吃了。拉出来的都是布料一样的黏糊糊的东西。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我的肠胃。

我从小皮肤还有个毛病,我们农村叫作“冷饭疙瘩”,就是浑身长又红又痒的包,皮肤上厚厚的一层,一抓就长一片。农村的治法是用冷饭在身上搓,搓了以后把那个饭给狗吃,说这样才能好,可是我从小就那样治,也没有用。还是得打针吃药,只是每次能消下去,断不了根。一直到修炼前我都会长,有时一冷一热就长一身,我就得去打针,不打就消不掉。得法后的一天晚上,我本来是要去集体听讲法录音的,无奈我身上又冒出了这个“冷饭疙瘩”一身的大红包,又红又痒。我提着录音机走到半路就赶紧把录音机给了一个功友,我说我这样静不下来,我就回家了。回家后把衣服裤子都脱了,因为又热又痒,衣服也穿不住,我想脱了给它消吧!结果第二天就好了。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出这个“冷饭疙瘩”,从那后,我的皮肤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皮肤病。

下面是我的老伴,他也说说他得法的神奇事:

我今年七十三岁,十九岁时去当兵,服了三年的兵役。那时是通讯兵,技术型兵种,每天都戴着耳机,裹的严严实实,有时还背着电台,通过电台接收和发布各种军事命令,大量的电磁信号辐射,所有的通讯兵基本上都得了脑贫血、脑神经衰弱。

我的脑神经衰弱非常严重,晚上都睡不着觉,睡在房间里连门口过了一只老鼠,走几步都听的见。也因为这个,原本五年的兵役,三年我就提前退役了。在部队时我在部队医院治疗过,退役后也在县城的医院治疗过,还吃了很多补脑的药,但是都没有作用,长期睡不着,造成我头疼,头昏,精神虚弱,整个人很消瘦,体重骤降,一米七一的身高才有四十八公斤。

我们一个排里二十多个战友,普遍都是消瘦,有的贫血皮肤煞白。在部队时,我还患上了肠胃炎,到我得法前二十多年里,我每天要上四、五次厕所,肚子一疼就要去,每次去厕所肠子都扭着疼。因为整个人长期没有精神,看着病怏怏的,也没力气,所以在我和老伴结婚后的那些年,家里的活基本都是她干,加上三个孩子的负担,老伴压力很大,有时也有怨言,说我是不是不足月生出来的(指早产儿)。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的老伴请回《转法轮》来,因为她不识字,她让我读给她听,我就读给她听,读的时候,我发现,《转法轮》看起来表面文字很浅白易懂,但是内涵却很深。我就对老伴说:“这本书太好了,不是一般的书!”半个月的时间,我给老伴读了三、四遍《转法轮》,我就决定正式走入大法修炼。开始和老伴一起,早上去炼功点炼功,晚上有时集体炼功,有时集体学法。

我炼功后,最明显的感受是晚上能睡着觉了,这样精神就好起来了,精神抖擞。得法后一个月的一天,我从上班的地方坐公交车回家,一路上下了几次车找厕所,就象师父讲的:“有的人还会连拉带吐。过去有许多地方的学员给我写心得体会中提到这个问题说:老师啊,我从学习班听完课回家,一路上尽找厕所,一直找到家。因为内脏都得净化。”[1]我真是感受很深,就和师父说的一模一样,我也是一路上就找厕所,这个厕所出来,那个厕所進去一直找到家。

就从开始炼功起,我就不再每天去四、五次厕所了,每天也就一次,吃的东西不好了就两次。记的很清楚,那时很准,每隔十六到十八天,我就会拉一次肚子,大概一年的时间,就没有再拉过肚子了,肠胃炎也彻底好了。我的头疼还有脑神经衰弱的症状也是一样,半个月就来一次,头疼说来就来,一次最多疼个几小时就过去了,也就不疼了,半个月以后又疼一次。这样持续了半年时间,彻底不疼了。到现在二十多年了,头从来也没疼过,肠胃炎也没有犯过。

我得法那一年,我们那里流感很厉害,我和一起上班的几个人都感染上了,我发烧将近半个月。那次也是奇怪,白天我去工地上班,不烧,晚上一回到家就开始烧,我老伴给我盖两床被子我还浑身发冷,都烧到四十多度了。我和老伴都是修炼人,我们知道是消业,所以也不拿体温计量,可是凭经验,也知道至少是四十度。我的三个儿子就不干了。因为我连续这样已经半个月了,三个儿子是轮番的来家里指责我老伴,手都指着我老伴的脑门了,说是她不给我吃药的,要是我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就不好过了。

老伴被儿子们这种架势给吓坏了,就把药和水拿到我面前,当着我三儿子的面说:“我现在问你,你吃不吃药,你自己决定,不吃药,你说出个道理来,要是在法理上,我就不让你吃了。不然呢,你就吃药,因为你这样已经是半个月了!”我对她说:“我不吃药,这是师父给我消业,每个人业力大小不同,有的人业力大,有的人业力小,我这个就是消业时间长一点。”老伴一听,觉的我说的在理,三儿子也听见了,就不再逼他妈了。

两三天过后我就好了。那一次和我一起上班的有几个都因为发烧而请假上不了班,听说有一个还花了两千多元钱上医院,也没看好。可是我却每天坚持去上班,上班就不发烧,啥事没有。别人问我为什么不去看病,我说我是炼功人,我不用看病,炼功就好了。那次过后,我整个人象脱胎换骨了一样,白里透红,到哪里人家都跟我老伴说:“嘿,你家老头这气色太好了吔!”

我才开始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时,只能单盘,每次盘五分钟。我就想起师父《转法轮》中讲到的渐悟,于是每天我把腿往上扳一点,每天时间延长几分钟。就这样,一点点的,两个月后我能双盘了!双盘也是从一开始的半个小时,到后来一次次延长时间,最后突破了一小时!这个过程我能感到自己的心性一点点的在提高,身体也在一点点的净化。

得法两个月左右,有一次我炼功,叠扣小腹时,非常明显的感到了法轮从我的右手转到两手之间的空间又转到左手,再转到左手与小腹之间的空间,最终在我的小腹处转动。清清楚楚的体会到了师父说的给每一个真修者下法轮。

还有一次,我在一天中午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师父所讲的“关于天目的问题”[1]中的大眼睛,蓝幽幽的,一眨一眨的看着我,还看到过金色的法轮,师父讲法的形像。这些神奇也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

我和老伴风风雨雨走过二十一年的修炼路,一路上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借第二十届世界法轮大法日,感谢慈悲的师父,感谢大法,愿天下有缘人都能明真相、得福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