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惊”后的向内找

更新: 2019年05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八日】“惊”是常人七情“喜、怒、哀、思、悲、恐、惊”之一,我曾在常人中因名利突遇变故而有过几次受惊,症状是小腹处“唰”的一下,然后就是全身有木麻的感觉。而就在前几日的一次本地协调人交流会上,我却又出现了受惊的症状。

那天,我们本地八、九个协调人开交流会,在我谈到个人实修与同修现状时,A同修突然打断我的话题,话语犀利,说我讲得混乱,一会说个人一会说同修的,不知所然。我多年未有的受惊状态突然又再现了。B同修又紧接A同修的话题,说我看到的都是假相,等等。我当时真是发懵了。尽管同修讲完后,我还表面上谦虚,表示如果我错了就改过来,就按照同修说的。但还是难以掩饰当时的窘态。

后来,C同修发言,A同修也对其提出了异议,当我听到A同修说,“修炼中,修一思一念是阶段性的”,我未等其发言完毕,便打断了他的发言,给予否定。看到我和A同修争执,紧挨着我的E同修马上提醒我换一个话题。

会上,只是表面上过去了。会后,情绪低落,心情沉重,心里堵得象压一块石头。脑袋里还是在回放着当时的情景。修炼毕竟不是演戏更不是变魔术,无意识的情绪流露那才是卸妆后真实的自己。那么点事儿竟会受惊?但当时自己的状态就是这样,此时方知自己修炼的竟是如此的差劲。

慢慢的沉静下来,意识到必须向内找一找了。

我开始问自己,为什么会受惊?究竟是惊动了哪颗深深掩藏着的执着心了?不断反思,并与同修交流,请同修帮助。方觉察到:自己高高在上自以为是而不容置疑的那颗虚荣心突然受到了冲击,它就吃惊了。工作上,在当地自己学历最高,从事语文教学工作几十年了,在党文化的浸泡中养成了巧言善辩,无理也要搅三分的恶习。这么多年中,对于学生来说老师讲的就是金口玉言,不容置辩,也从未有过质疑。自以为说话不跑题、简练、有条理,因为这是自己的老本行。修炼中,自己是当地的协调人,参加的交流切磋法会不管是本片本县的,还是外县的,省城的,也不知有多少次了,讲起来总是滔滔不绝,这么多年从未被质疑过。潜意识中慢慢的就滋生滋养了那颗目空一切,妄自尊大,非常虚荣的心理。这颗膨胀而又脆弱的心一经碰撞它怎么还会安然呢?再加上自己负责着本地的技术问题,同修这方面有了困难,往往需要自己去解决。过程中听到的都是赞扬,很难听到对自己的异议。这就更助长了那颗越来越膨胀的自我了。

我又问自己,为什么不等同修讲完就突如其来打断他的话呢?其中夹杂了多少是为了挽回自己刚才颜面受损,而对同修发出的回击呢?这不是怨恨心,报复心吗?这是掩藏多么深的肮脏的心啊!找到这儿,我大吃一惊。

我接着再问自己,为何要与同修争辩呢?進一步再向内找,意识到自己争就是有争斗心,争斗的目地还是为了证实自己,显示自己。辩是为了掩盖自我过失,维护自我,保住那个放不下的自我面子。找到此我想到了师父的诗词中的“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身心一下子轻松了。

可能是师父看到了我向内找了,又让我经历了一件事来点化我。

办公室,我旁边靠窗的位置刚换了一位新同事。冬天,其他同事嫌暖气不暖和,还要开空调。而这位新同事无论天气多冷却喜欢开窗透气吹风,往往开一阵子,他就走人了。今天,他又打开了窗户,一阵子后他叫我让一下道,他要走。我一看他又要大开着窗户走人,就说:“关上窗户吧。”他呵呵一笑说:“我还不走呢。”我看他耍赖皮争辩,就说:“你真麻烦。”别的同事开始数落他了,这时我突然醒悟了,他不就是我的影子吗?这不是师父借这位同事的表现在点醒我吗?用争辩来掩盖过失。是啊,自己是应该吹吹冷风清醒一下了,执着被掩盖的太深了。

有天晚上,因事找D(参加那天交流法会的一位)同修,D同修就和我交流说,那天别人也许没注意,她看到我表情非常难看,问是不是触及到了我深层的东西了。我便和她交流了我的真实的想法及体悟,那时的感觉格外轻松,原来修炼向内找真好啊!

后记

文章写完后,让妻子同修看,她看完后,笑笑说;“我也说不好,你还是让别的同修看看吧,因为我比较了解你。也许我是带着观念在看,总感觉说不上的一股劲。觉得有点假惺惺的。”我说:“这可都是真的呀?”她说:“知道。”“那你觉得不真吗?”“我知道是真的,只是一种感觉。”“不善吗?”“也不是,说不上,好象你向内找的还是有点浮。是做给同修看的。”

我平时学法很少能看到法的内涵,也许是思想上有所提高了,第二天,学《休斯顿法会讲法》,学到“我跟大家讲就差那么一念,人和神的区别就差在那一念,能放下就是修炼人,你放不下你就是人。”[2],我对这段法突然有了新的认识。我觉得自己写文章的念还是不纯、不善、不真、不正。那么,自己写这篇文章之念中究竟还隐藏了什么呢?我忽然察觉:自己的这篇文章表面看是在向内找,其实那个自我还是有点憋屈,不服气,有那么一点想在明慧网发表,来证实自己的微妙心理。隐藏着利用这片纯净的圣地棒喝自己的同时,却也有潜意识的指向同修的一颗难以察觉的极为不好的心。这不就是“假、恶、斗”的邪党文化吗?在自己心里掩藏的多深哪!

我再和妻子同修交流时,她高兴的说:“对,是这样,这次好象找对了。”

从开始向内找完成初稿到如今成稿,二十多天过去了。向内找、向内找,几易其稿,向内找到此,我才醒悟自己受惊的原因原来是:师父看到我总是夸夸其谈,大谈特谈要修一思一念,可是自己根本不去实修,就借同修的话语来棒喝我,点醒我啊!

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的慈悲点化,使我在修炼中得以升华。谢谢A、B同修的无私与正直,使我能向内找实修自己,谢谢这么多天来一直不厌其烦帮我向内找的那些同修,使我能够不断的深挖自己。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