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的经历

更新: 2019年05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九日】我从小就胆子小,自己不敢在家中呆,晚上自己不敢出家门,做什么事情总是谨慎小心,就怕人家说自己做的不好。那时奶奶担心的对我说:“上哪找婆家呀?小胆小性,找个对像不用人家打咱骂咱,对咱脸色不好看你都活不成。”结婚后,那时生产队晚上经常开会,丈夫出去开会,我在家里不敢亮灯,怕人家知道我自己在家中,院子里有草叶被风吹的响声,我在家里抱着孩子吓的直哆嗦。

一九九六年初冬的一天下午,小姑来我家,我看到她胸前戴一个法轮章,就问:你这是不是炼的什么功啊?她说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一种功法。我一听,“真、善、忍”这三个字太好了,我也要学。就这样,我走上了修炼这条路。

修炼时间不长,我的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身体上存在的多种疾病都没有了,夜间走路也不怕了。这么好的功法,我要告诉我的亲朋好友。晚上在娘家洪法后回家,骑自行车走在离家十多里的农村小路上,我发现自己不害怕了。不但不害怕还看到在我行走的高低不平的小路上,一直有灯光照着,就象后面有车灯照着一样,我回头看看,后面也没有车灯。后来通过学法才明白,是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而且有天龙八部护法。

有一天,我自己一人在家里坐在炕上学法,突然间就感觉害怕,怕的很厉害,就觉的家中找不到一个地方能把我藏起来。当时我的天目也看不见另外的空间,可就是害怕,后来我心想,怕什么呢?我也没干坏事,我学大法做好人,不怕!一会儿就好了。

当时我们地区定期在市政府门前广场上集体炼功洪法,每次周围都会有很多人观看。有一次,炼到第二套功法头顶抱轮时,突然间就让我害怕起来了,就有那么一种感觉,想让我象疯子一样,冲出炼功场喊叫。当时我的主意识很清醒,就想我不能那样做!那是破坏大法!怕的不是我,怕的不是我……眼看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脑子里一下想起了师父,马上在心里喊:“李洪志师父!李洪志师父!”就这么两声,“唰”的一下子,一点也不怕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邪党利用各种宣传工具编造谎言毒害众生。在这种情况下,慈悲的师父为了挽救众生,让我们大法徒顶着压力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可想而知,当时走出来讲大法真相救众生,对我这个怕心重的人来讲,真是难。记得刚开始发真相资料的时候,我拿一份传单,放到田间浇水的闸门上(等有缘人去拿)就吓的心也疼,肝也疼,整个肚子都疼,回家后趴在炕上疼了好长时间。

讲真相救众生是我的使命,不能因为怕心重就不做救人的事情了。修炼人修什么?不就是修这颗心的吗?师父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1]我是大法弟子,我就得听师父的话,就加紧学法,发正念:去怕心、去疑心、去维护自我的私心。因为这些心都是和怕心连在一起的。

就这样反复的发正念,反复的去怕心,发放的资料数量也一点点的增多了。从怕的要命到后来能坦然发放资料,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魔炼。

面对面的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这对精進的同修来讲,很快就能做到了。可是对我来讲又是面对的一大难关。可是难也得做,不能眼看着那么多众生被毁掉了。开始少拿两本真相期刊到大集上去发送,可是到了集市上,一看那么多人,吓的就不敢张口说,转了一圈,一个人也没讲,一本书也没发。这时自己就问自己,你为什么来的?来干什么?不是来讲真相救众生吗?这满集市的人你不救,如果他们被淘汰了,你作为大法弟子是什么心情?就这样又回过头去,硬着头皮,走到集边上,人少的地方和人家通过拉家常的这种形式,和人家讲真相,最后达到把这个人救了。这种状态也是持续了一年多,在这段时间内,我不断的抓紧时间学法、背法、发正念,有时候还对着另外空间说:我不怕,怕的不是我。我是冒着天胆跟随师父下来做这件事情的。我拥有天胆。这样也能好一段时间。

就这样反复的魔炼,最后达到了能在人多的地方,大大方方的和有缘人讲真相,送资料。在这期间,在家中折资料时也出现过多次怕心,有时真让人感觉不想出去了,在家躲起来;有时走在去讲真相的路上突然间出现怕心,真想把车子调过头来回家,不去了,可是每当这时,师父的法都会及时的打入我的脑中:“讲真相我救人急 大道一路通天去”[2]。也就在这时,瞬间真让我感受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随着不断的加紧学法发正念,去各种执着心,心性也渐渐的提高了。二零零八年春天,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说开花容易,但是当机器搬到家的时候就不容易了,怕心、顾虑心都上来了。还有几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在家中正做资料,突然间就让我怕起来了。有时感觉心里不稳;有时就吓得坐不住站不稳的,可是越心里不稳越害怕的时候,身边的打印机也不稳了,表现出来的症状就是带纸或塞纸或其它不正常现象。每当吓的排不掉、压不住的紧要关头,脑子里都会及时的打出师父的法,或是“只为众生来一场”[3],或是“生生为此生”[4],出现这一念的一瞬间,身体就会“唰”的一下,一点怕意也没有了。身边的打印机也象接到指令一样,一切都正常了。

要说的事情很多,修炼这么多年,每一个提高,都离不开法;每一个难过的关,都是师父牵着弟子的手走过来的;每一个危险时刻,都是师父的加持使之化险为夷。弟子对师父的感恩,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弟子只有按照师父说的去做,精進实修,不断向内找,完成自己的使命,才能不辜负天国众生的嘱托。

个人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唤醒〉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下尘〉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生生为此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