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福益我家四代

更新: 2019年05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我是一名小学教师,今年七十六岁,紧跟师父修炼二十二载。在这修炼历程中,师父不但看护着我,保护着我,也给我家四代人带来福益。

大法护佑,母亲延年益寿

我和大姐、大姐夫在一九九九年前修炼法轮大法。母亲见证了大法给我们带来身心健康,相信大法好。母亲不识字,只会讲本地方言。我们一字一句地教她用普通话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一遍又一遍地用心念。她还看“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及大法真相影视片,虽然似懂非懂,但她喜欢看。

一九九九年,法轮大法和师父在大陆被江泽民构陷,大法弟子遭到迫害,我到北京上访被关進看守所。我为抵制“六一零”(江泽民为专门迫害法轮功而建立的非法机构)对我的强制“转化”(暴力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而离家出走。学校在“六一零”的压力下,派人开着汽车到大街小巷盲目的到处找我,甚至还到我母亲家骚扰,想从母亲那儿得知我的下落。我母亲虽然很害怕,但她不配合邪恶,始终支持我修炼。

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成了母亲晚年生活的一部份。因而她生活质量高:心态好,记性也好,生活能自理,不拖累晚辈。晚辈们也很敬重她,亲戚、朋友、邻居都说她有福气。母亲明白她有福份是因为大法在受迫害的环境下,她支持三个子女修炼,自己还每天念“法轮大法,真、善、忍好”,是师父给予她的福份,她很满足。

母亲九十五岁那年不小心摔倒,但安然无恙。

有一次弟弟和弟媳在卧室突然听见从饭厅传来“砰!砰!”的声音,发现母亲连同椅子摔倒在瓷砖地上,摔得够狠的,当时意识不清。我接到弟弟的电话后赶回家,马上搂着她说:“妈,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心里急不知道她是否听清楚了,我就自己不停地念起来。我念几遍后她一下子清醒了,问:“我怎么了?”我说:“您摔倒了,没事!您有师父保护!”我给她喝了点水,扶她到床上躺下,动动她的手脚,她说不痛,看看她的皮肤也没破。我便对她说:“您继续念!”我一讲“念”,她就明白我是叫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开始张嘴念了,念着念着睡着了。第二天她身上什么不好的感觉也没有,我们也没送她上医院检查。

母亲去世前五个小时还在跟侄儿聊天呢,等我弟弟叫她吃饭时,发现她不太清醒。我得到消息赶到后,坐到她的床上,一边抚摸着她,一边不时地默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她时而吃力地伸出双手向着前上方,似乎想抓住什么东西往上攀,等放下手不一会儿就安详地走了。享年九十八岁。

母亲生前年岁太大没走入大法修炼,但也得到法轮大法护佑。

母亲走了,我最大的心愿是:请求师父能安排她转生到大法弟子家中以便让她有机会修炼法轮大法,弥补她这一世的遗憾!

儿子读《转法轮》,戒掉了赌瘾和烟瘾

在黄、赌、毒泛滥的社会环境下,大儿子沾染了赌博恶习。他沉迷于麻将、彩票、网上赌球中,甚至还到澳门赌场赌过。输了,他只想赢回来,结果越陷越深,三年输了二百多万,给儿媳妇带来极大打击,家庭出现了危机。

这怎么办?我知道唯有大法才能改变他!

儿子跟法轮大法有缘份。他常常看大法真相资料,有时我没及时给他,他还会向我要。大纪元一提出“三退”(退出党、团、队组织)保平安的事,他马上用真名实姓退出团、队组织。我从看守所回来他去接我,因为他明白法轮大法好。

我跟他说,我希望他到我家学习师父讲法,他同意了。第一次,他每天只听一讲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第二次,我与他一起,每天读一讲《转法轮》。他读一段,我读一段,他读得很认真;第三次,他每天自己学一讲《转法轮》。学法时他自动关闭手机,不与别人联系。

师父在《精進要旨》讲过:“每当看完一遍《转法轮》,明白了一些就是提高;哪怕你看完一遍只明白了一个问题,那也是真正的得到了提高。”[1]一个月中,他用心地学了三遍大法书。他渐渐地明白了要按“真、善、忍”宇宙特性做才是好人;背离“真、善、忍”就是坏人;做事要多考虑别人……在大法的沐浴下,他渐渐地淡化了赌博,最后就戒掉了。他戒赌到今天已五年了。

儿子把真相护身符放在钱包里带在身上,也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当婚丧喜庆时,儿子见我跟客人在一起,有时就主动走过来打招呼,说一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宴席间祝酒时,他总是到我跟前举杯当着众人对我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师父说:“就是一个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要保护他了,因为他喊了这句话,在邪恶中,我要不保护他都不行的,何况你们修炼的人呢?”[2]在法轮大法依然遭受迫害的环境下,他能当众表明“法轮大法好”是要有很大勇气的!他真心感受到了大法好,要用这种方式感激师父对他的慈悲救度。

大法的神奇让儿子轻松戒了烟。儿子熬夜、抽烟、喝酒等不良习惯导致他得了牙周炎,左右大牙都松动不能咀嚼。他害怕种牙手术,迟迟不去医院治疗。去年底,他终于下决心去种牙,医生检查后说难度大,有风险,只答应先种一边。当时我也在医院,我提醒儿子马上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话音一落,他立即专注地念了起来。我在手术室外帮他清除干扰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败坏物质。

手术后医生对我们说:“今天的手术没有我原先估计的那么难,另一边牙抓紧时间种吧。”手术从难到不难,就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出现的变化!就这么超常!这不是师父在帮吗!

种牙后的当晚,我把《转法轮》中有关戒烟的两段法发给他。其中有这样一句话;“在这个学习班的场上没有人想到抽烟,你要想戒,保证你能戒,你再拿起烟抽就不是滋味。”[3]过了几天,儿媳对我说:佳劲(儿子的化名)把烟戒了。还没等我说出感激师父慈悲时,儿媳接着说:佳劲说是不是他做种牙手术时,医生把他抽烟这部份神经给切断了?我听了心里真不是滋味。他们受共产党无神论的影响,又看不见神佛的存在,就用这种说法来解释。当然这也不怪他们!

我把师父有关戒烟的法又读一遍。我根据自己的理解谈了自己的体会:这段法虽然是对修炼人讲的,但对没修炼的人,只要他想戒也能起作用的。佳劲看到抽烟对自己身体的危害,决心戒烟了。师父看到他向着大法的心就帮他一下:让他闻到香烟就不是滋味,就自然而然、轻轻松松地把几十年的烟瘾戒掉了,师父多慈悲呀!他们听了恍然大悟。半年过去了,儿子把烟戒了,后来他也向别人述说自己戒烟的神奇经历。

我向内找,大儿媳变了,她的直肠癌消失

大儿子和儿媳都是猴年生人,他俩吵架就像小孩玩“过家家”游戏一样。他俩一打闹,媳妇受委屈了,常常在半夜给我打电话或哭诉或责骂,我就无法入睡了。虽然我当即或过后会向儿子了解情况,指责儿子的过错,但他俩的矛盾还是不断。有时儿媳妇向我告状时,我不顾她当时的心情,计较她带着情绪的话语,我有时生硬地对她说:这事我会找佳劲,你也想想你有什么不对。每次我都及时把儿子叫来我家,分析他不对的方面,或劝说或批评或责骂,然后要他自己去解决去弥补。

但是事后,我基本上没向儿媳妇反馈或安慰。渐渐的,儿媳妇也不直接找我了,我俩几乎成了路人。我是修炼人知道没有偶然的事,意识到是自己这儿拧劲了,但没多想。

去年,儿媳妇以为自己得了痔疮,去医院检查后确诊为直肠癌,因为癌靠肛门近,要手术切除后做人工肛门。这个结果对儿媳妇来说真是五雷轰顶。看着她迷茫痛苦的样子,我止不住泪水往下淌,不知所措。我冷静下来后,心想也只有大法能帮她度过劫难,只有大法师父能救她!

儿媳妇虽然很早就退出了团、队组织,可是共产党对法轮大法的宣传是全面抹黑的,而且我也忽视了跟她讲大法好的真相。她感受到的是我修大法后对她的冷漠,因此对大法有了误解,也不同意她丈夫和儿子修炼法轮大法。

怎么改变儿媳妇对大法的认识?我只有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师父说:“我们还讲了,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3]第二天我到医院主动跟儿媳妇交流,诚恳地跟她说:以前我们相处还挺好的,就是你跟佳劲的矛盾,我认为不是我造成的,夫妻之间的矛盾要靠双方自己经营、善解,不应该老烦我。我没有想你遇到困难了,你把事情告诉我,是你对我的信任;我也没有站在你的角度去思考,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你的心情,我说话生硬……是我没做好造成你对法轮大法有误解。法轮大法是正法,是非常好的,如果你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师父会帮你度过劫难。

我的这些话让儿媳妇感受到我对她的真诚,她表示理解,也愿意念。隔着我们之间的墙倒了。我回家立即上明慧网给她查找对她当前有帮助的真相资料,打印了有关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人得福报的事例,以及有关“缘”的故事让她看。

过两天,我陪儿媳妇看病时知道她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为了让她诚念的效果更好,我试探着让她在明慧网上声明:“以前对大法不利的言行作废。”她也同意了,我相信她有救了,心中像落了一块大石头。

儿媳妇转院找到有权威的医生進一步做检查,还是诊断为直肠癌,但医生的方案是先治疗再手术。这样就不用马上住院。经过八个月的治疗,她的癌细胞没了!她那个激动啊,马上把这喜讯告诉我,我说:太好了!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个月后又去复查过一次,现在她完全康复了!最近我告诉她要继续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我一直在念!”她也向亲人讲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了最好的康复,我真为她高兴!她对我的态度也变了,我们能互相交流了,有时她还会来我家看望我,给我送吃的、用的。

这都是法轮大法佛光普照的见证呀!

孙子的奇迹

二零零零年,我到北京上访被迫害,丈夫身心受到伤害,过早去世。我独自生活。大儿子和媳妇就把他们四岁的儿子送来跟我一起过。孙子从小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熏陶下懂礼貌,能谦让,爱劳动,身体健康。他跟同学不争不斗,友好相处,没有大病,偶尔头疼脑热的就听师父讲法录音,有时在附近私人诊所取点药,不用上大医院很快就好了。

孙子六岁前很单纯。有一天我发现他天目开了,有一年半左右时间,他睁眼、闭眼都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法轮、莲花和另外空间的一些景象。孙子有时也炼功,有时也读《转法轮》,师父的《论语》也会背,还看过其他大法书。但是迫害法轮功在继续,他的老师还在班上对同学说:我们班上有个男孩的奶奶炼法轮功,不知道改正了没有?还有老师对我说:“你炼法轮功不能影响到孙子。”進入初中后在各种因素的干扰下,他就不再学法炼功了。

孙子的毛病是学习不专心,学了新知识容易遗忘,做事毛糙。他的学习成绩差,在班上倒数,这种状态一直让老师及家人担忧。高考前,我看他还是挺清闲的,没有压力。我每天在背诵师父新的《论语》时就让他对照书看看我有没有背错,漏字、添字的,他很乐意也很认真做这件事。我还提醒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每天也都念。高考那天,他爸开车送他去考场,路上播放《忆师恩》,就是弟子回忆师尊传法时的神奇事例。我提醒他進考场考试前几分钟思想放松,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是这样做的。

结果他真顺利地進入一所他想去的大学。这让他的老师、同学及家人吃惊不小。现在他说毕业后还想考研究生呢!

孙子书包里有一个小口袋,里面一直珍藏着真相护身符,师父也时时护佑着孙子。去年,孙子刚考取驾照不久的一天,他开着车快到一个十字街路口时,刹车突然不听使唤了。虽然他的车速不快,眼看就要撞上前面等待绿灯的汽车时,就在那瞬间,前面的汽车开动了,才没有发生车祸。等他反应过来时,第一念想到的是“师父在保护我呢,谢谢师父!”

清明节,他在烧纸钱时注意力不集中,喷起的火烧到手了,手上燃烧的一小叠纸钱没能立即甩掉,手红红的,火辣辣的,很痛。事情一发生,他马上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手好好的。他有时也看师父的经文和各地讲法,每当这时师父也会鼓励他,让他开启智慧,源源不断的灵感从他脑子里往出冒,他便顺利地完成设计,完成学习任务。

十来年了,他遇到危险、困难时,师父都在不断地帮他化解。他真心感谢师父对他的慈悲。

师尊给我全家无尽的护佑,让家人福报连连。我代表我们全家人叩谢师尊!也希望更多的世人能了解大法真相,得到大法福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