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更新: 2019年05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五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我于二零一一年被法院枉判七年,劫持到监狱迫害。在监狱里,警察利用刑事犯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我。我不能学法,正念不足,很多执著心都冒了出来,尤其对母亲的情放不下,很想减期早日回家。警察抓住了我的这个执著進行迫害,他们哄骗我说可以让我回家探母,我一听很高兴。有一天,警察通过刑事犯班长通知我说批准我回家探母了,让我在三张空白信纸上签了名,说是到省局办手续用,我信以为真,天天期盼着。我生怕回家还戴着手铐,那样会吓着老母亲,刑事犯班长告诉我不但戴手铐还要戴脚镣。我立刻说:“我不回家了,你到监区把空白信给我要回来。”干警都相互推诿不肯归还,后来刑事犯班长告诉我说:“已经给你写成‘转化书’了,可以记分减刑了。”按规定,减刑要走手续,写“减刑申请书”交给法院、检察院备案,还要通过庭审,警察达到目地才能落实。等到入狱的第四个年头,警察让我写“减刑申请书”。为了减期,我写了一个东西应付。由于当时正念不足,对大法的认识很低,我以为大法造就了宇宙,共产党也在宇宙中,就错误的认为是大法造就了共产党这个邪教组织,所以我就写了对大法不利的话,这样,我心里骂的是共产党,他们以为我在骂法轮功,通过了邪恶的庭审,得到了九个月的减期。我这是在玩游戏耍滑头,这种卑劣的欺骗手段是党文化在我身上的具体体现,是亵渎大法的犯罪行为,与师父要我们讲清真相背道而驰,是对众生极大的不负责任。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玷污了大法弟子的神圣称号。我严正声明:以前在邪恶的高压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深挖自已为私为我的肮脏执著心,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圆满随师还。

仝瑞卿 2019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1999年,江魔头发起迫害法轮大法的时候,我深知邪党的流氓与邪恶,怕被迫害,主动把《法轮功》等书籍交给公安局,讨好自己认为的这些领导,用常人中养成的狡猾等肮脏思想对待大法修炼,现在想想真是可耻至极。2001年元月,我没能因为讨好了公安局而免于被抓捕。在拘留所期间,我心里只想快点出去,没多久心脏病发作,邪恶怕承担责任,把我送去医院。居委会书记到医院找我,希望我能配合她写所谓的“保证书”。我因为有怕心和想快点出去等人心,于是写了“不炼法轮功”和“不串联”等保证。回家之后,邪恶不停的骚扰,当时我想配合了它们的要求,以后邪党就不会再找我麻烦了,就主动的给邪恶写了“解脱书”。我严正声明:我给邪恶写的“保证书”、“解脱书”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胡振明 2019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2015年6月中旬的一天,两个警察来我家找我和我女儿,当时女儿不在家。警察進门就说:“你俩胆不小,敢告江××”。他们拿出两张纸,叫我签字,我不签,警察就拽我的手在纸上按了手印。警察要求我女儿回来后给他们打电话,并留了电话号码。第二天,我家亲戚知道此事,来我家,让我给警察打电话,把警察约来,我就给警察打了电话。警察来后,又拿出两张纸,我家亲戚就冒充我女儿签了字。过后我想,我给警察打电话,我家亲戚冒充我女儿签字,我这不是帮了邪恶的忙了吗?心里很愧疚。这几年我学法没入心,三件事也没做好,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警察拽我的手在复印好的纸上签的字及以前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多学法,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努力弥补损失,跟上正法進程。

李秀英 2019年4月26日


严正声明

2005年5月,我被辖区派出所警察、610人员伙同单位保卫部人员绑架到洗脑班。由于邪恶的迫害和自己的法理不清,我在执著心和怕心的带动下,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给邪恶写了“不再炼功”的保证书,在邪悟人员的诱骗下,说出了其他同修的名字。从洗脑班出来后很长时间里,我都以为在洗脑班里被灌输的那些想法是对的,却不知已偏离了大法,离道越来越远。近几年,我从新系统的学习了《转法轮》和师父的全部讲法著作,法理渐明,后师父又多次点化我,使我意识到“转化”是错的,这问题太严重了,我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严正声明:曾经给邪恶写的“不再炼功”的保证书及说过的不符合大法的错话、做过的错事全部作废。从新修炼法轮大法,努力做好三件事,随师父回家。

黄克明 2019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自1999年江××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進行疯狂迫害以来,我被非法拘留两次,办洗脑班、判刑三年半,于2012年6月出狱。由于我没做到真修实修,没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在邪恶的高压下,在怕心和各种人心的作用下,多次配合了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在当地电视台公开表示“不修炼大法”,写下了背叛师尊和大法的所谓“四书”,对师尊和大法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通过学法和同修的帮助,我现在意识到修炼的庄严神圣。严正声明:我过去在邪恶的高压下、在人心的驱使下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以法为师,谨遵师尊教诲,做好三件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跟上正法進程,珍惜这万古机缘,抓紧救度众生,圆满随师还。

朱黎亮 2019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由于过去我不重视学法,在面对邪恶迫害时,有怕心、维护自己利益的心及各种执著心,在监狱里为自己找各种借口,接受“转化”,并去“转化”其他学员,干着助纣为虐的事,破坏着大法,迫害着学员,同时也给大法在常人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从监狱出来后,在去派出所办身份证做笔录时,警察问我对法轮功的认识,由于怕心,我违心的说了不该说的话。那时片警让我每月写一份“思想汇报”,我也顺从了。在这期间,我被转到社区司法部门,在那里他们让我在一张表上签字,我没看内容就签了,还被录了像。我严正声明:过去在邪恶压力下为写过的“保证书”、“决裂书”、“认罪书”及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多学法,做好三件事。

孙媞 2019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6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曾两次被邪恶的610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两次被警察绑架到公安局及派出所威胁迫害,两次被抄家。2012年7月3日,公安分局警察从我家抢走真相资料、光碟、真相币等,并强行绑架我到看守所,后非法判缓刑5年。在严酷的高压下,我在无正念的迷糊中,向邪恶道出资料来源处,写过所谓“认识”、“保证”等,家人也为我写过“求情”、“担保”、“认识”等之类的材料。所有这一切都是我没有实修,没有正念,被旧势力钻空子造成的。我严正声明: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早日功成圆满,跟师父回家园。

何金翠 2019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从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魔头邪恶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以后,我由于去北京上访、去天安门维护大法,遭到北京公安派出所的非法关押迫害,后来被本地公安系统非法劳教迫害,后又二次被非法判刑,关入监狱迫害,总计有九年半时间失去人身自由。在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由于有放不下的执著,我被邪恶“转化”,还被迫参与“转化”其他同修。在压力下,我对师父及大法说过不敬的话,写过“三书”等。过后我非常痛心,悔恨自己。严正声明:我在邪恶的压力下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写过的“三书”全部作废。我决意从新走入法轮大法中修炼,努力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弥补损失,信师信法,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

潘德庆 2019年5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6年4月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被冤判三年,于2017年6月送到监狱。在监狱期间,我做过两件错事。第一件:2017年7月,在我心脏心动过速的危急情况下,帮教不让我休息,继续码坐小凳,在身心承受到极限情况下,违心写下了“四书”。第二件:在黑窝里,我有幸得到了经文,遗憾的是在我身处的环境中,即学不了法,又给不了别人,于是临近回家时,我把经文处理掉了,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愧对师父,反思自己,还是有怕心、正念不足造成的。我严正声明:违心写的“四书”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以后要静心学法,信师信法,去除一切人心执着,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

王淑英 2019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2015年11月4日,本市、区、镇、国保警察及综治办20多人非法闯入我家,将我家各处翻个底朝天,抢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电脑、打印机、刻录机、无线上网卡、耗材等等物品。当晚我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零二个月,被非法开庭4次,诬判四年。在监狱被迫害期间,我由于放不下人的东西,没有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四书”上签了字、按了手印。严正声明: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所签的字、按的手印全部作废。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学好法,精進实修,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胡玉根 2019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五一前夕,派出所、街道和社区来了三个人到我家骚扰,问我什么时间炼的法轮功,炼多少年了,现在炼没炼。当时由于有怕心和对亲情的执着,我没敢堂堂正正的说从得法到现在二十多年了,而是随声附和的说“炼一年功,现在没炼”的假话。他们还在一张表上写上我的名字,写上“炼一年法轮功,现在没炼法轮功”。我说了不该说的话,给大法抹了黑,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我严正声明:当时我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梁玉玲 2019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喜得大法的,7.20之后被非法关押多次,先是被看守所关押,之后又被本地“610”办学习班,几天后地区又派来几个“犹大”帮助邪恶做转化工作,在他们强势而又狡猾的欺骗下,由于学法不深,我被他们忽悠的转化了。后来我又从新走回来开始修炼,知道那是旧势力想以此毁掉我,我真的很后悔。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我郑重的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做好大法弟子该做好的一切,弥补过错,加紧赶上正法進程。

杨小华 2019年4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开始学大法的。1999年江氏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后,有一天大队干部到我家,要求交出大法书,不准我们再学了。当时我也没有想为什么不能学,丈夫也劝说,就交了三本书,把《转法轮》偷偷留下。由于丈夫受中共宣传毒害很深,不准我学法、炼功,我自己怕心也很重,觉的书放哪都不安全。有一次,我把书放在米里面,还是被丈夫找到了,又把《转法轮》交了。我严正声明:以前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谢钦云 2019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4月15日,我在讲真相时被人举报,被非法拘留15天。当时我正念不足,配合邪恶上了警车。到了黑窝后,我又配合邪恶,说出自己的电话、住址等基本信息,在邪恶所列我的随身物品清单上签了字,并配合邪恶的要求,按了指纹和掌纹。到了拘留所后,我承认了被拘留,并且在没看内容前提下签了字。我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牟斌 2019年5月4日


严正声明

2019年4月15日,妈妈在讲真相时遭到警察绑架。得知消息时,我没有第一时间发正念、求师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当警察拿着从妈妈包中抢的钥匙,要求我带领抄家时,我配合了邪恶,被他们抢走了家中的“周刊”等,随后妈妈被非法拘留15天。这期间,我出现了严重的怕心,不敢回家,不敢登陆明慧网。严正声明:我所有配合邪恶的行为全部作废。在法中归正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

牟倞倞 2019年5月4日


严正声明

2019年5月14日,为完成邪党组织下达的洗脑学习任务,单位组织所有参加过邪党组织的人员开展学习习思想和重温入党誓词的活动,我被拉去参加,虽然早就退了,心里不信那一套邪恶的说词,但是这种行为对于一个大法弟子来讲太不严肃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因此,我声明在那次活动中我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向参与的人员讲清真相。

刘辉 2019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2017年底,我被非法搜家、被监视居住。2019年3月初,派出所拉我到医院检查,体检不合格,我签了字,没有被送成拘留所,回了家。后来法院给找的律师要给我做有罪辩护被我拒绝,律师要我在不用他辩护的单子上按了手印。我严正声明:以上所写、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过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文芳 2019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今年习近平去青岛参加海军演习,派出所警察去我家中对我殴打、抄家,我被派出所强行带走。在高压迫害下,我被强行签了“不准宣传法轮功”的保证书,并扣押了师父法像,各地讲法及真相材料。后送拘留所7日,我也签了“不宣传法轮功”的保证。现严正声明,当时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更加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陈佳佳 2019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今年四二五那天,我因在街上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派出所。由于怕心重,我配合警察做了“笔录”,签了字,给大法抹了黑。回家后,我心里很难过,向内找,之所以发生被绑架之事,是因为平时没有修好自己造成的。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多学法,修好自己,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

李超群 2019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2002年秋后,我被派出所强迫带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到十来天时从看守所回家。出来之前让我签字,因我从小没有上过学不认识字,法理也不太清晰,在不清醒的状态下签字了。数年后有朋友来看我,说我当年所谓签字的内容里面有×教之词,我听到后心一震,当时感到了汗颜。特此严正声明我所有签字作废。

李春馥 2019年4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为了早点回家,写了所谓的“悔过书”。回家后由于法理不清,给管教警察送了所谓的“锦旗”。现我认识到以上行为不对,对此表示悔过。在此声明我写的“悔过书”及一切所做、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要坚修大法到底,好好修心性,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王天娲 2019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本人已经80岁,由于当年在高压迫害下,信了1999年电视上造谣污蔑法轮功的事实,从而相信电视上的事,对法轮功极力反对。现在自己走上修炼道路,现严正声明,自己当年所说、所做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大法,今后坚修大法,勇猛精進,随师父回家。

李芬英 2019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监狱期间,我被逼迫白的说成黑的、黑的说成白的。我现在严正声明:在监狱期间我所写的一切“保证书”以及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重新修炼,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

于梅 2019年1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平时学法不够精進,执着心太重,在邪恶迫害时,没能把握住,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追悔莫及,悔恨交加,内心的痛苦无以言表。我在此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冯丽波 2019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有几次被国保绑架放回家时,在“保证书”签了字。现在我悟到不对,不该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王宗瑞 2019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2018年,在恶党的强压下,我在派出所写下所谓“转化的决裂书、揭批书、悔过书”。我很后悔。现在我严正声明这些所谓的“决裂书、揭批书、悔过书”全部作废。从新开始修炼法轮功,精進实修。

闫承喜 2019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平时学法不精進,怕心很重,派出所警察来问我,我说“不炼了”。过后我后悔,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在此声明我所说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以后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

王焕光 2019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5月17日当地派出所强迫我签的“不修炼保证书”及又强迫我代妻子和大姐签的字现声明全部作废。坚修法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永不改变修炼的初衷,走师父安排的路。

武宝林 2019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下,修炼初期自己的怕心重,主意识不强,做过错事,出卖过同修。现严正声明我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决心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陆小洁 2019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压力下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严正声明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所造成的损失和挽回不好的影响。

刘玉华、徐敬友 2019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在5月17日被当地派出所强迫家属代我签的“不修炼保证书”特此声明作废。在以后的修炼路上一定走好走正,正念正行,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齐广学 2019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5月17日当地派出所强迫亲属代我签的“不修炼保证书”我特此声明作废。以后走好自己的路,严格要求自己,坚修大法。

武宝珍 2019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前两天片警和社区的人到我家,我説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我说“我怕片警”。我声明所说不符合大法的这句话作废。

任玉文 2019年4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9年5月5日被绑架至派出所。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声明全部作废。一切听师父的,坚修大法到底。

夏俊明 2019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拘留所走程序的过程中我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要更好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高玉贞 2019年5月8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