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缘何成为“无名氏”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一个犹太小女孩在被推入深坑活埋的时候,睁大漂亮的眼睛对纳粹士兵说:“请你把我埋得浅一点好吗?要不,等我妈妈来找我的时候,就找不到了。”纳粹士兵伸出的手僵在了那里……

而中共“610”和国保们的恶手却从未迟疑过,在江氏集团“打死白打死”的政策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

原胜军被活活打死后被冠“无名氏”

原河南省济源市物资局局长、法轮功学员原胜军,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给江泽民写了一封公开信,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诬判三年,二零零五年十月七日又被诬判六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五点半左右,原胜军在绝食数天后,趁警察不备,从医院走脱,跑到济源市承留镇南桃村一村民家。之后原胜军被警察团团围住。警察强迫南桃村大小队干部在原胜军还未死亡的情况下签字证明原胜军已死亡。然后将原胜军拉往火葬场,一路上,警察不停地折磨他,直至死亡。

原胜军
原胜军

据知情人讲述,原胜军死亡后两天眼睛未闭,嘴巴大张,一只手和胳膊及指甲是黑的,脸上伤痕累累,背上全部呈黑紫色,其中一条腿青紫色。

原胜军被活活打死
原胜军被活活打死

显然,警察在抓捕原胜军之前就已经接到了指令,就是将他处死。而且为了推卸责任,让村干部签字证明他已经死亡。人未死,逼迫他人证明人已死,而后直接送往火葬场,路上再将他打死……

济源市当局下发文件,规定二十四小时必须将原胜军遗体火化,如果原胜军家人不愿意,就强行火化。当时中共恶人把原胜军冻在殡仪馆的冷冻柜中,写的名字是:“无名氏”。显然,他们是为了掩盖迫害致死的真相而故意这样写。

沈立之离世时被冠“无名氏”

辽宁省沈阳的大学毕业生、托福教师沈立之,离世时被冠以“无名氏”是恶人为了封锁消息。

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法轮功学员沈立之与妻子罗芳在四川省成都坐75路公交车时被警察搜查,声称两人携带法轮功资料,被成都金牛区营门口派出所绑架,关入成都看守所。沈立之遭受严重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三月三日下午就在成都市青羊区医院去世。这是成都看守所的指定医院,除沈立之外,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受过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罗芳被释放后就一直寻找沈立之,但成都警察和看守所蓄意隐瞒沈立之之死,均一口否定没有此人。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罗芳再次被乐山警察抓捕,遭受酷刑折磨,并非法判刑十二年。

成都“610”、警方一直封锁沈立之死亡的消息。直到一年后的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才通知沈立之在沈阳的父母。一年多之后,父母见到的是儿子的骨灰,而且是沈父四处打听儿子消息、并直接将儿子照片拿给成都市“610”要求寻找儿子之后。如果没有沈父坚持不懈地努力寻找,也许我们就不会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在警察手上死了,警察称其为“无名氏”。

沈立之八十多岁的父亲沈铨悲痛地说:“他们给我一个名单,说是处理无名氏后事人员的名单。他们把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害死后,说是无名氏。”

高大英俊、年轻健康的沈立之,怎么会在一个多月内就出现“肝衰”并死亡?由于只见到骨灰,家人无法要求尸检并寻求法律救济,沈立之的真实死因至今是谜。

熊正明被致死后被冠“无名氏”

四川万源市职业中学的电脑专职教师熊正明亦死因不明。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已被看守所非法关押九个月的熊正明,突然被四川达州市万源市公安局国安头目叶旭东、国安副队长王强等四个警察强行押上一辆说是开往绵阳劳教所的警车。

第二天即十二月五日晚七点,叶旭东却突然打电话给熊正明的家人,说熊正明“自杀”身亡,要家人速到德阳办理后事。熊家人连夜驱车赶到德阳黄许镇殡仪馆时已是十二月六日清晨五点多。熊正明遗体穿着衣服,盖着单子,面部没有伤痕,脑后有个洞。叶旭东等人声称此洞是熊正明“自杀”所致。可一个戴着手铐,左右两旁都是警察,已完全失去自控能力的人怎么自杀?“自杀”得了吗?在熊家人的质疑下,叶旭东等又将熊正明的死因由“自杀”改口成了“车祸”。可既没有车祸现场,也没有交警处理车祸事故的记录;熊正明坐的警车也完好无损,同车的警察、司机毫发未伤,这可能吗?

电脑教师熊正明死因不明
电脑教师熊正明死因不明

叶旭东声称“车祸”后在德阳一家诊所对熊正明实施了抢救治疗。而在所谓的病历的“姓名”处却赫然写着“无名氏”三个字!叶旭东会不知道死者姓名?十二月四日上午九时离开万源,当晚就可到达绵阳劳教所,为何要在德阳监狱过夜?

宿宝兰被抓到洗脑班死在小河里

三十七岁的山东省潍坊安丘石堆镇石人坡法轮功学员宿宝兰,二零零一年十月在家被石堆警察、安丘“610”、安丘警察劫持到安丘“610”洗脑班,十几天后尸体出现在金冢子乡三合村的小河里,遗体被三合村人当“无名氏”埋葬,后来家人才打探到消息,宿宝兰之死至今仍是谜。而她的父亲和两个妹妹宝云、宝丽亦横遭冤狱,母亲周淑芬长时间被迫流离失所,一家人修炼却惨遭迫害。

宿宝兰一家人惨遭迫害
宿宝兰一家人惨遭迫害

岳春华被冠“无名氏”遭非法劳教

重庆法轮功学员岳春华,原是重庆标准件设备制造厂的工会主席和劳工科长,曾两次被非法劳教折磨。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日,岳春华在荣昌公共汽车上遭人恶告,被荣昌国保大队恶人王力军等非法抓捕到荣昌国保支队。在审问中,岳春华不配合,不说一句话,不写一个字抵制迫害,恶人王力军就抓着她的头发朝墙上猛撞,用书猛劲的朝她头上打,将她背铐的双手使劲往上提,连续迫害好几次,威逼口供未得逞,当天晚上就把她押送到荣昌看守所。

在看守所岳春华仍然不配合,并绝食抗议,被荣昌国保支队和县公安分局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五日强行非法劳教两年。岳春华说:“处理决定书上的姓名,出生年月日等情况与我本人完全不相符,连姓名处都是写无名氏,这样处理决定根本不符合法律规定,在法律上是无效的。”

二零零九年五月五日,岳春华又被非法强行押送重庆石马河女教所四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岳春华说:“恶人企图想掩盖非法劳教我的罪证,我自己保管的处理决定书,被劳教所收了,至今都没有还给我。大队长舒畅欺骗威胁我说:你岳春华隐姓埋名,乱说姓名。我马上说,我没有隐姓埋名,说什么假名字,审讯我时,我根本就没有说一句话,这无名氏是强加给我的罪名,劳教我的执法人编的。”

很多法轮功学员被以“无名氏”遭迫害

很多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以“无名氏”被非法拘捕,甚至劳教书上写的就是“无名氏劳教”。其实,在很多情况下,恶人是故意这么写,因为这样更容易逃脱罪责。按照法律规定,从拘留、开庭、判刑、死亡通知、尸检、火化,都要通知家属,而“610”们假装不知道姓名,就可以谎称不知道家人在哪里,更不会有家人来追问迫害真相,不会被追究施暴的责任,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干他们想干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