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会】大法洪恩造就修炼人

更新时间: 2019年05月3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一、得法

我于二零一三年移民来香港。一九九九年三月三十日在中国大陆得法,同修介绍我去看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当时同修就教我试一下打坐,我一盘腿就能双盘了。同修说打坐能坚持,可以消业。我当时一边听师父讲法一边坚持双盘,第一次打坐四十五分钟,脚很痛、很麻,很闹心,出了一身汗。同修说师父管我了。我听了一个晚上师父的讲法,印象最深刻是听到师父说“真、善、忍”,心想真善忍太好了,我想学,向同修借了一本《转法轮》,我一个星期看完。

在法中,我学到:“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1]

第一次看到师父法像感觉见到自己的亲人,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一样。看完《转法轮》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修炼返本归真,明白法轮功是性命双修,能使人道德回升,身体健康,是非常好的功法。我当时拉肚子一个月,我知道是消业清理身体。

二、证实大法 否定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我每天坚持早上四点起床到公园参加集体炼功,晚上也集体炼功,参加集体学法和洪法,早上炼完五套功法去上班,每天很踏实,脾气改好了,身体旧患痊愈,发生问题懂得向内找自己哪里没有做好。遗憾的是七·二零镇压铺天盖地般的来了,所有电视、电台、报纸都谎言报道,感谢同修鼓励我,让我信师信法,我很相信自己学法轮功没有错。

我得法受益也想家人得法,我对姐姐说:“《转法轮》是一本宝书,很珍贵的,不能用任何价值来衡量。”姐姐很好奇,把《转法轮》看完也得法了。大法书是无价之宝,常人间亿万黄金也换不来的。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六一零”上门骗我和姐姐去鹤山派出所说几句话,一到派出所就问我们还炼不炼法轮功,炼就关押,不炼就马上放人回家。我和姐姐说:“坚定修炼法轮功,法轮功教人向善修心做好人,炼功身体好,一定要炼。”当晚关押我和姐姐在拘留所不同监室,理由是“修炼法轮功”,我们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和几个同修转了很多次车,避开跟踪便衣,转了很多城市走上了北京天安门护法,我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横幅,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当时天安门广场上全国各地很多同修来了,有炼功的,有打横幅的,“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响彻了天安门广场,警察不停的抓我们。因为我没有经验,拉完横幅站着等着警察来抓我,之后我被关押在北京平谷县平谷看守所十天,因为不报姓名,不报来自何处,被毒打了几次,强制拍照按手印。我绝食九天,被插管从鼻子灌白米水,流了一点血,第十天放我回家,当时给我名称编号。回到家,因为我坚持炼法轮功,工作单位解雇了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再次上北京护法,在广州火车站被警察阻拦,我被当地派出所押回,迫害借口是“妨害社会管理秩序”,并托词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将我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四日,“六一零”上门绑架我与姐姐,我们盘着腿,他们强制性从五楼拖拉我们到楼下,我们不停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抓好人”,很多人在楼下围观,“六一零”停了一下,马上推我们上车送到新城派出所,当晚送鹤山拘留所,迫害借口是“非法集体炼功”,拘留我十五天。因我不放弃炼功,三十天才放我回家。姐姐被非法关押一年,在三水妇女劳教所。因姐姐在拘留所绝食抗议,被他们折磨得骨瘦如柴,只剩半条人命,两脚分开八十公分,上几十斤的锁。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六日,我从拘留所回家后,才知当地十几个同修在二月十四日全被绑架,全被劳教,我被迫流离失所。期间我一直写真相信给当地人民,以使他们了解法轮功真相。当地“六一零”怕人民了解真相,想尽办法拦截真相。

因为写真相信,又因我一直坚持修炼法轮功,我被绑架到江门戒毒所洗脑班,“六一零”逼我写转化书。我心想,要写就写好的,我写着“法轮功是最正,最好,最伟大,最殊胜,有百益而无一害,用我生命维护大法是我最大的荣幸,我坚定修炼法轮功”。我当时没有怕心,也没考虑非法关押我多长时间,只想着信仰自由,炼功无罪,一切由师父安排,洗脑班一个月放我回家。其后,我流离失所在外。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三日,我刚回家,被“六一零”上门绑架,当晚非法关押在鹤山看守所,其后在三水妇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在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才释放。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被当地“六一零”定为所谓“黑名单,积极活跃分子”,禁止出境。

在鹤山市看守所一个月后,我被转去三水区省妇女劳教所一区二大队,劳教期间被迫参加洗脑班,被迫参加生产劳动,曾多次被迫检查身体,两次抽血,大队长说若不转化送大西北去。我被强迫关在“转化基地”,又称“水牢”,也称“攻坚队”,十天九夜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走动,还把双手反铐上下在背上,只能蹲在地上保持一个动作,一动就用电棍电,有时一天才给一次上厕所,强迫看洗脑录像、洗脑数据,强迫听高音耳机,听污蔑内容的录音。墙上挂满了污蔑内容的大字标语,四个警察和两个犯人二十四小时轮流接力迫害、洗脑、打骂、电棍电,我曾经撞墙抗议,他们对我精神与肉体迫害,令我受到很大伤害。

在鹤山拘留所每次关押被强逼交一百二十元伙食费。我在鹤山拘留所、看守所坚持炼功,不配合背监规口号,不配合参加手工,她们不让我炼功,强制上脚镣,用几十斤重一字脚镣手铐,项铐十多斤重,脚分开八十公分,将颈、手、脚锁在一起折磨。七、八天才开一次锁,二十分钟洗澡,洗完马上上锁,也使上厕所有极大困难。睡觉不能躺下,只能半坐半仰睡在厕所旁边的水泥地上。有善心犯人愿帮助我洗脸,协助上厕所。我在拘留所、看守所讲法轮功真相,大部份犯人都明白真相。

我丈夫王斌在中国大陆,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因坚持修炼,按“真、善、忍”做好人,他曾经多次被中共邪党人员非法跟踪、上门骚扰、电话监听,甚至被抓捕关押劳教所酷刑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王斌因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被关押到三水劳教所三年,遭受多种非人的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晚上十点,王斌因坚持修炼、讲真相被人举报,江门“六一零”及花园派出所派人上门抄家、毒打、绑架,非法关押到三水洗脑班遭受迫害。当时我女儿刚满五个月,我背着女儿,与家人及王斌姐姐一起到公安局要求放人。我背着女儿和王斌姐姐去三水洗脑班要人,洗脑班不让会见不放人。经各界正义人士和大法弟子营救,六个月才放他回家。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王斌被“六一零”及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江门看守所,迫害一年七个多月后,律师发来江门市蓬江区法院《刑事判决书》。法院竟以王斌用手机注册微信号建立群组,传播法轮功真相为由,非法将他重判八年监禁,并罚款三万人民币。后来我辗转获悉王斌刚被送到韶关监狱。

我女儿十二岁,在中国大陆无人照顾,她只能暂住亲戚家,苦苦等待着与父母团聚,天天思念着父母,而我最担心的是女儿的安全。

王斌被非法关押后,“六一零”恐吓我们房东,房东逼我们二个月内搬走,我当时感觉“百苦一齐降”[2],面对一关一难,好像没有三天好日子过,一个人承担着生活上的各方面压力问题,好象一个无形的压力像大石头压在我心上,流着泪背着《洪吟》中的〈苦其心志〉、〈威德〉,就这样走了过来。

三、大法洪福

我女儿得大法洪福,她一直在大法恩泽中健康平安成长,她刚学讲话时,我教她的第一句话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出生后在医院里医生强制给她打两支预防针,回家后,我从来没有带她去过医院检查身体,没打过一次针,没吃过一次药,每次发高烧、身体不舒服时,我给她读《转法轮》,让她听师父讲法,一两天就好了。

女儿小学一年级,学校不通知家长强制把学生加入少先队,那天放学女儿拿着红领巾,她明白红领巾不好,也愿意退出,第二天我打电话给班主任,说:“老师,我们家长不想小孩参与政治,我们不喜欢这个政治组织,我要求给小孩退队。”老师说:“如果退队,很多少先队员集体活动、旅游等不能参加。”我说:“没关系。”老师说:“既然要退,把红领巾还给我。”每个星期升邪党旗,全校只有我女儿没戴红领巾、不敬礼,少先委员叫我女儿敬礼,我女儿说:“我退出少先队了,不用敬礼。”老师也说:“对,她退队了。”同学们唱邪党国歌,我女儿就唱“法轮大法好”这首歌,心想邪党国旗升不上去,升不上去。

女儿八岁时出现常人说的出麻疹状态,全身起满了红红的泡泡,又痛又痒。我在香港工作请假回去大陆陪她,长时间帮她发正念,让她听师父讲法。我对女儿说:“我们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没事。”她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两三天痊愈。千言万语,也难道尽师恩。

我在香港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八年四月份是做密闭空间的地盘工,曾失足摔了几次把脚都撞得全黑紫色,我第一念想“大法弟子没事”,马上爬起来。感谢师父一直在身边保护。

四、助师正法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在同修帮助下,我回中国大陆某城市在邮政局成功把诉江案信件寄出。一封寄给北京最高检察院控告申诉科,另一封寄给北京最高法院立案庭。当时在邮政局填表时,心跳加速,我的手一边写一边抖动,我意识到那是怕的物质强加给我。我请师父加持,让我不要手抖,心里背着《洪吟 二》〈怕啥〉,办完离开邮政局,手才不抖,怕心去掉了。

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我与同修一起游行到中联办(中共邪政在香港的办事处)抗议,并呼吁各界协助营救,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我丈夫王斌,尽快安排他与女儿到香港一家团聚。游行前几天,我怕心又出来了,担心如果出来打横幅,当地“六一零”知道后会不会绑架我呢?我女儿一个人在家又怎么办呢?百感交集,胡思乱想人的观念反映出来了。我就发正念清理自身存在怕的因素,铲除一切不符合宇宙正法标准的变异生命、变异物质,全部清理,求师父帮助,一切由师父安排。我想同修被迫害,我在做什么?我应该有责任走出来营救,这是我做妻子的责任、做母亲的责任,想到这,那个怕心去掉了。事件曝光之后,世界各地同修以打真相电话和发真相信的方式积极营救我丈夫,我也回大陆为他请正义律师。我想起了师父的诗词:

“超越时空正法急
巨难志不移
邪恶疯狂不迷途
除恶只当把尘拂
弟子走正大法路
光照天地恶尽除
法徒精進寒中梅
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3]

我深信这就是我们大法弟子要走的路。

在香港,我参加流动点派报,一边派一边说:“先生、小姐,请拿份《明慧周报》看看,这是法轮功真相报,法轮功教人向善,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炼功强身健体,祛病健身,全家看全家受益有福报,了解真相就是希望,人人都有权了解真相。”有很多常人喜欢听好听的话,都愿意接到报纸高高兴兴的离开,也有走过来不接,待一会又转回来接着报纸走了,也有特意从对面马路走过来拿真相报的。

有一次在市区一个街市(深水埗街市)附近,有一位女士接了报纸说:“你们法轮功报纸写的很好,我很支持你们,加油!”我说:谢谢。为她明白真相而高兴,感到师父借她的嘴鼓励我们,点化我们要走出来讲真相。

有一次在远离市区的一个铁路车站(上水站),两个邪恶团伙人员在干扰,又拍照又骂,又用大喇叭高音播谎言,我站哪里她就站我旁边,目地是不让人接我的报纸,我一直发正念铲除干扰世人明真相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心里没有怨恨她,只是感到她被谎言蒙蔽对大法犯罪而觉的她可怜。

有一次在一个街市(荃湾街市)外派报纸,一位女士特意走过来就大声骂,一直骂了十五分钟,走了一会又回来骂十五分钟,我心里发正念,铲除干扰我发真相救众生的邪恶因素。因为她骂得太大声,周围很多人都在看着她骂我,有的听到骂声特意从店铺走出来拿报纸,也有很多常人愿意接报纸。无论别人骂得多凶我也不怕,我也要走出来传真相。学法中,我悟到传真相是我们重大的使命。

我时时记住师尊的嘱咐:“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的伟大壮举中,完善着每一个大法弟子圆满的路。”[4]

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兑现我们史前的誓约。

心得体会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只为这一回〉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


(二零一九年香港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